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万福之地——和珅恭王府蝙蝠纹样解读

  • Update:2012-02-15
  • 吴 卫,张智艳,湖南工业大学包装设计艺术学院
  • 来源: 《装饰》2012年第1期
内容摘要
内容摘要:恭王府花园“萃锦园”在园林设计上是以“福”文化为主题,这是有别于帝王建筑的王府建筑形制及文化影响所决定的;结合园林建筑上不同的装饰构件需要,大量的蝙蝠纹样被恭王府花园选中作为福文化的表现载体,它们将中国汉语语境中福文化的代表词汇转换成各种有关蝙蝠图形的能指形式,寄予了我们民族对幸福祥和生活的渴望和追求。
* 基金项目:2008 湖南省教育厅重点研究项目:《中国传统蝙蝠纹艺术符号研究》,项目编号:08A012。

        恭王府花园又称“萃锦园”,它在园林设计上有一个很重要的特色就是以福文化为主题。据说在王府花园里有1万只造型各异的蝙蝠贯穿始终,在其建筑上的彩画、窗棱、穿枋、雀替和椽头上都可以见到蝙蝠的形象,因此也有人叫它“万福之地”。[1] 而且萃锦园中水池、假山乃至部分建筑平面形式都被做成蝙蝠形状,园中穿插有“蝠池”、“蝠山”和“蝠厅”[2],所以是一个地道的风水“蝠(福)地”。那么,王府花园缘何做成一个以福文化为主题的花园形式呢?
        在恭王府萃锦园秘云洞内藏有一块康熙的御笔福字碑,这是康熙帝为表孝心替祖母孝庄皇太后请福续寿所写的“福”字。它是一个福和寿的联体字,字形瘦长,被人称之为“长‘瘦’之福”即“长‘寿’之福”,而且“福中有寿、福寿双全”。孝庄太后为了永久保存孙子玄烨送给自己的“福”字,亲命将其刻在石碑上,后被世人誉为天下第一福字碑。乾隆年间,此碑被和珅弄到其府邸萃锦园秘云洞内,直至1962 年重修恭王府花园时才被考古人员意外发现,周总理得知后欣然称其为“中华第一福”[3]。据此,为了体现福文化这个主题,恭王府萃锦园内建筑构件上多以蝙蝠作为福文化的装饰象征符号。
        恭王府作为王府形制的建筑有别于近在眼前的帝王宫殿建筑,更有别于一般士大夫的宅子。和珅从一个自9 岁就失去父母的孤儿靠钻营善伺成为乾隆的宠臣,在建造自己的“和第”府邸上,千方百计想把“福”留住并世代传承下去,在建筑装饰上类似蝙蝠的福形象当然是多多益善。
        人类对于幸福的渴望亘古不变,关于福的主题也成为人们最为喜好的表现对象,所以包含有幸福寓意的吉祥纹样在中国传统图案中极为丰富,在表现这些幸福纹样中以蝙蝠纹最为常见。作为统治阶层的王公贵族也不例外,幸福安泰的生活更是他们所拥有并且希望长久地占有下去的,如上所述恭王府花园中出现的大量的蝙蝠纹,虽然其样式繁多,但主要表现为对福与寿的渴望,而且这些纹样都与中国汉语语境中福文化的相关词汇有关,如“五蝠捧寿”、“福寿万代”、“福从天降”、“纳福迎祥”、“日日是福”、“流云万福”等。在王府园林建筑上根据不同的建筑构件,结合上述“福语”展开了丰富的组合纹样形式,现在就针对恭王府园林建筑构件上的蝙蝠纹样作如下解读:

一、彩画包袱中的“五蝠捧寿”
 恭王府园林建筑上苏式彩画包袱中的“五福捧寿”,在中国蝙蝠纹图案中堪称为经典案例。(图1)五福之称源于《尚书• 洪范》:“五福: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这里的“五福”归纳了中国古人所能想象到的人生全部的幸福,包括长命百岁、荣华富贵、健康安宁、功德圆满、人老善终的含义。所以,《洪范》的“五福”是人对“福”字最全面最美好的解读,一旦拥有了此“五福”,自然成为世上最幸福的人了。但这五福中,人的健康长寿才是最重要的,《韩非子• 解老》有言:“全寿富贵之谓福。”只有人的生命存在,金钱、权贵等生活的幸福才有存在的意义,否则一切无福消受。因而古人对于长寿的渴望也尤为强烈,总是以各种吉祥用语和相对应的视觉形式来表达对健康长寿的祈盼。

图1. 苏式彩画中的“五福捧寿”

        恭王府花园苏式彩画包袱中的“五福捧寿”图案特色是:绘五只飞翔的蝙蝠环绕成一个圈,圈内绘制彩云,借云喻天,象征“天降鸿福”;中间一只蝙蝠从天而降含着一双寿桃,寓意“福寿双全”;寿桃下绘一金山(意指南山),山下绘三卷海水纹(意指东海),暗喻“寿山福海”(即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以五只蝙蝠来表达五福,用寿桃表达长寿,四只不同方向飞来的蝙蝠寓意“四面来福”,整个画面组合成一幅具有多重含义的“五福捧寿”图,从其画面和内涵的系统性和完整性上来说,都可堪称其为中华第一“五福捧寿”图。

二、上下椽头中的“福寿万代”
        在恭王府花园的一些屋檐下有上下椽头部分装饰以“卍”字和蝙蝠寿桃组成的纹样,这是巧妙地利用了中国木作建筑的装饰特点,利用自屋顶延伸下来用以支撑屋瓦的上下两层椽子的末端截面(其截面形状分成方形和圆形,方的叫桷,圆的叫椽),结合其方桷特征绘制了“卍”字纹,在下层的圆椽上则绘制有蝙蝠衔着寿桃的装饰纹样,通过二方连续的视觉序列,给人很好的审美感受,同时“蝙蝠”、“寿桃”和“卍”三者组合在一起包含有“福寿万代”、“万世延福”的吉祥用意。

三、砖墙窗框中的“福从天降”
        恭王府后罩楼据说是和珅的藏宝楼,其外墙上有一个颇有趣味的墙窗图案(图2),是一只巨大的蝙蝠含着一扇窗框自天而降,窗框造型类似一对“铃铛”配饰,寓意着摇(咬)着铃铛告诉屋主人“福从天降”——“福到”了。“铃铛”下有一对鲶鱼,鲶鱼谐音“年余”,意思为年年有余。窗花内还绘有两只蝙蝠相对而立的形态,有“好事成双”、“双福临门”的用意。其中上面的蝙蝠倒挂的纹样,就是“福到”(蝠倒)之意,也是因其谐音而得名的。蝙蝠是有倒挂枝头的习性,古人见其倒挂的姿势而赋予其“福到”之意。


图2. 后罩楼外墙墙窗图案

四、屋檐枋心中的“纳福迎祥”
        在恭王府花园建筑的梁枋上有许多描绘蝙蝠展翅飞翔、从天而降的场景,这就是“进福”之意。在萃锦园苏式彩画两箍头之间的枋心里描绘了漫天的蝙蝠在飞扬,寄寓了“纳福迎祥”、“福盖满天”的意思。笔者观察到每个枋心里面都绘有19、20、23、25 只不等的蝙蝠群纹样,不知道有何特殊的含义。(图3)


图3. 在苏式彩画的中间包袱里描绘了漫天的蝙蝠

五、穿枋窗眼中的“日日是福”
        在苏式彩画下的穿枋中,通过变换蝙蝠体色,将蝙蝠通体染成红色成为红蝠(图3),可读作“洪福”,加上彩云(云象征天)则寓意“洪福齐天”,且红色本身是一种可辟邪的颜色,有红蝠在,暗示主人一生都将“洪福无量”。在穿枋的窗眼上下左右布置四只蝙蝠,意为“福在眼前”或“四福临门”,表示福运即将到来。在一些穿枋上由四只蝙蝠围着一个“日”构成的一组单元组成的二方连续图案,寓意“日日是(四)福(蝠)”。

六、镂空雀替中的“流云万福”
        在柱子两旁的镂空雀替中将青绿云纹和两只蝙蝠描绘在一起,而且其中一只蝙蝠还含着一个“卍”字,组合起来就是“流云万福”之意。(图4)传统图案中祥云寓意吉祥,祥云纹的云字与“运”字谐音,所以上述纹样在民间被命名为“福运(蝠云)纹”,寄托着人们对吉祥福运的渴望。


图4. 镂空雀替中两只蝙蝠和青绿云纹

结语
        恭王府花园建筑上各种蝙蝠式样的形成,是受到中国汉语系统中福文化的影响,从文字上讨彩头到祝福语,从祝福语求吉祥到图像化,是中国特有图像文化的形式特征。中国汉语系统的发达,以及文人墨客占主导地位的特点,使得匠人根据文字寓意来创作有关福文化的主题图像成为一种惯性思维,其结果使得中国的蝙蝠纹样与文字能够呈现一一对应的关系,当观者看见这样一幅纹样的时候,立即在脑海中联系自身语言知识与文化背景,很显然对于一个具有中华文化背景的人来说,只要稍作联想与思考就能较迅速地解读出蝙蝠纹的吉祥含义。
        恭王府花园为了体现福文化主题,选择了蝙蝠纹样作为主要的表现载体,实际上这也是王府的建筑形制决定的,它有别于皇家建筑的礼制和正统,体现的是王府建筑的富贵和精致,所以蝙蝠纹样的产生受到了王府建筑要极力宣扬福文化的影响,从王府蝙蝠纹样上可以折射出当时人们重生利命、趋吉避凶的世俗祈福意识,使得建筑装饰纹样与王府建筑相得益彰,实现了王府园林建筑的精神寓意与物质功能的完美统一。

注释:
[1] 洪炜:“恭王府的‘蝠厅’”,《古建园林技术》,2009.3,第74 页。
[2] 贾珺:“北京恭王府花园新探”,《中国园林》,2009.8, 第85、87 页。
[3] 王达人:“福文化的表现形式及其内涵”,《海内与海外》,2007.6,第61 页。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