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从月份牌中的钢管椅看中国早期现代主义设计

  • Update:2012-10-16
  • 黄佳音,北京印刷学院设计艺术学院
内容摘要
本文将月份牌置于近代上海都市文化的大背景之下,分析民国上海艺术设计群体的状况,以月份牌背景中出现的钢管椅为切入点,重点探讨钢管椅的材料和渊源以及月份牌中其他西方现代设计风格的家具,指出西方现代设计对中国现代家具的影响,以期对今天的设计群体有所裨益。
* 本文经费来源:1.2012 北京市教委人才强校骨干教师项目经费。2. 北京印刷学院研究生教育专项。指导老师:北京印刷学院副教授王艳云。


        民国时期的上海不仅是一个通商巨埠,而且也是一个国际性的大都市。20世纪上半叶,上海外国侨民猛增,1915年不足3 万,但1931 年已经超过了6 万,此后几年保持在6 万至7 万之间。[1] 形形色色的外侨将世界各国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风俗习惯带到了上海。另一方面,接踵而来的抵制洋货运动为中国民族工业带来了另一个发展的机会,当时各式现代生活产品,例如牙膏、搪瓷制品、热水瓶等家用器具,国人都开始设厂自制,一些小型的国货商场陆续开办,中国的现代工业设计就在新文化运动与国货运动的带领下开始逐步发展。当时的政府已经意识到工业设计对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性,加紧外派国人留学的同时也积极参加国外举办的各种设计博览会,如1925 年参展在巴黎举行的世界装饰艺术博览会,1926 年筹办参加美国费城世界博览会等。当时国内也出现了一批理解并具体实践现代主义设计理念的设计师,如“中国现代设计之父”庞薰琹先生早期负笈海外,观摩过巴黎博览会,在德国柏林学习期间,正值包豪斯(Bauhaus)处于迈耶的德绍时期。设计界元老郑可先生在法国学装饰雕塑期间还学习了室内设计,实地参观过包豪斯的设计,杰出装饰艺术家张光宇先生在英美烟草公司期间结识了一些英、美、日、德等国的艺术家,将西方现代设计的手法带入自己的设计创作。[2] 在这样的背景下,西方现代主义设计思潮开始涌入中国,中国艺术设计群体展开了不同于传统手工业的设计艺术活动。

1.《母子图》


2. 布鲁耶的“瓦西里”椅(1925)


3. 斯塔姆的悬挑椅(1926)


4. 米斯的钢管椅(1927)


5. 布鲁耶的悬臂椅(1928)


6. 香烟广告月份牌


7. 民国摄影


8. 老上海电影《新女性》


9. 胡伯翔《在水之湄》


10. 北欧家具


11. 包豪斯钢管椅


12. 包豪斯钢管凳


13. 老月份牌画


14. 樱桃木蒙面椅


15. 民国时期的家具


16. 米斯的布尔诺扶手椅



        1905 年,英美烟草公司(British American Tobacco Company)为了创造一些配合中国人口味的广告宣传品,起用了当时著名的中国画师周慕桥绘制月份牌广告画。到了20 世纪20 年代,月份牌广告画已经风靡上海。杭穉英是月份牌画进入鼎盛期后的重要画家。1922 年,正值包豪斯成立不久,杭穉英在上海设立了独立画室,二十多年间,杭穉英画室共创作了千余幅月份牌,令其他各画室望尘莫及,在当时圈子内便有了“半壁江山”之誉。[3]图1 是杭穉英画的《母子图》,在这幅月份牌中出现很多人物,还有一个圣诞老人玩具站在一把悬臂扶手椅上,这把椅子采用了新型材料,钢管椅脚和扶手的几何造型,与包豪斯马歇尔·布鲁耶(Marcel Breuer)、马特·斯塔姆(Mart Stam) 及密斯·凡·德罗(Luo lwing mies Van Rohe)所设计的一批悬臂椅(Freischwinger) 的造型设计如出一辙。从时间上来考察,这幅《母子图》是穉英画室设立不久的1923 年至1930 年所作,这期间包豪斯处在鼎盛时期,沃尔特·格罗皮乌斯“艺术与技术的新统一”观念逐步成型,1925 年马歇尔·布鲁耶受到阿德勒牌直行车手把的启发[4] 设计了世界上第一把钢管椅(图2),开创了现代家具设计的“金属时代”,第二年马特·斯塔姆设计的第一件悬挑椅(图3)奠定了他在设计史上不可动摇的地位[5],随后,密斯·凡·德罗受到布鲁耶和斯塔姆的启发,也设计了一批全新结构和造型的金属家具(图4)。从相似程度上考察,图3 的钢管椅与布鲁耶1928 年设计的悬臂椅(图5)比较接近。布鲁耶的悬臂椅出现比斯塔姆的悬挑椅晚了两年,但更完善了这件非常类似的设计,他引进古老的藤编座面及靠背,随后又巧妙地在这件悬臂椅基础上设计出扶手椅。[6] 虽然《母子图》中出现的钢管椅相对布鲁耶的设计略显“苗条”,钢管椅脚略长,这应是画家模仿“改造”的结果,因为此时期的月份牌画家常有意识地把画面人物比例拉得很长,身高往往达到八到九个头之间,同样为了画面的和谐,不排除画家也会拉长画面其他要素。这种推测并不是没有根据,因为在另一张月份牌中(图6)也发现相似的钢管椅。这是一张民国十五年(1926年)的香烟杂货广告[7],浪漫又清新的少女坐在一张帆布面料的钢管椅上,她的背后还有一个钢质框架的长型组合柜。这张钢管椅的造型跟包豪斯风格钢管椅更为接近。
       从月份牌中出现的这些钢管椅,能否证实钢管家具已流行于上海百姓的家庭了?在月份牌的绘制中,杭穉英等画家经常会根据上海的公馆、里弄或住宅出现的家具作为室内陈设,而在当时,上海最繁华的先施公司、永安百货以及后来开业的新新公司、大新公司都设有家具部供应西式家具,一批中小型西式家具店在上海也形成规模。有史料记载,民国九年(1920 年),德国商人在上海静安寺开设家具公司“现代家庭”(Modern Home)[8],专为外国人和中国富商设计家具和室内装修,之后,许多外国设计师加入了该企业,也许当时风靡世界的钢管椅正名列在他们畅销的产品目录上。有一个例证是来自于中国的早期摄影。20 世纪二三十年代,摄影不仅被广泛运用于记录新闻、各种报纸杂志和广告艺术中,而且各种大型的摄影画报和名人肖像摄影集也开始面世。摄影为月份牌画家们的创作提供了重要的参考资料,画家们会参照一些电影明星等公众女性或美女的生活照片,然后改画成月份牌。图7 是一张来自Jon Burris 的Shanghai days 的民国摄影,画面是一位美丽的女子悠闲地坐在钢管椅上,这张椅子的钢管材质一目了然,椅背和座面采用的是纺织物材料。另一个例证是来自老上海电影,民国时期电影成为大众的摩登消遣,从中可以看到民国时期上海的摩登消费方式和独特市井文化。影片《新女性》于1934 年制作完成,1935 年在上海金城剧院正式上映,片中有一个场景是在王博士家里,由影片截图(图8)可以发现主人公家里有多把钢管椅,座面是软包,仿佛是上层社会的典型家装。
 


        除了上述月份牌中的钢管椅,我们还可以从其他老月份牌画中发现钢管家具的痕迹。由画家胡伯翔创作的“品海”牌香烟广告画《在水之湄》(图9),印发于20 世纪20 年代初,画中一位女子坐在园林中的西式靠背椅上,悠闲自得。这个西式靠背椅同样采用了钢管材料,整体形式跟包豪斯时期的一款北欧风格的座椅(图10)和改进后的一款悬臂钢管椅相似(图11)。北欧家具以其现代化又有人情味为特点,虽然钟爱天然材料,但后期也常采用镀铬钢管、玻璃纤维等人工材料制成现代化家具,这款北欧座椅悬臂式的钢架支撑水平条纹的靠背,只不过座椅用的是钢杆而不是钢管。图12 的钢管椅虽然完全是钢管支撑,但椅背椅面重复采用条形软木,这样人体就不会直接与冷漠的钢管接触,可见,当时新兴材料在西方现代主义设计中被赋予了新的生命,设计师们有意将钢管材料与皮革、纺织物、编藤、玻璃和木材等材料相互结合。还有其他的老月份牌画,如画家金肇芳绘制的《明星消遣图》也出现了钢管椅脚的小桌凳,钢管腿在中间做了两次弧度变形,不难发现当时设计师们对这种新材料的不断实验和探索。
        作为设计史上一个风格独特的流派,包豪斯继承和发扬了英国“艺术和手工艺运动”以及“新艺术运动”和德意志制造联盟的传统,以家具设计工作坊为基础的家具设计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包豪斯的家具设计表现出对功能的重视,在椅子坐面与靠背的设计上,就采取合适的角度倾斜以减少对于人体脊椎的压迫,家具形式得到最大程度的简化。民国时期的上海家具设计,在潜移默化中受到西方现代设计的影响,除了上述的钢管椅,我们在老月份牌里面还能发现一些功能与形式高度统一的家具,如图13 中月份牌里大明星胡蝶坐的这把椅子就与包豪斯第一任校长沃尔特·格罗皮乌斯于1923 年设计的樱桃木蒙面椅在形式上相似。(图14)包豪斯风格在20 世纪30 年代传遍了全世界,对包括家具设计在内的许多方面都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这自然包括当时中国的时尚之都上海在内了。我们可以想象到,随着商品和广告的传播,这些西式现代主义家具也在天津、宁波、广州等地流行起来,西方现代生活及现代主义设计中包豪斯设计作品已经对民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20 世纪中叶,上海的国货和舶来品充斥市场,表面上呈现繁华进步的景象,其实早已形成紧张的经济形势,一方面西方及日本不断以经济侵略,另一方面民族企业、实业家正企图猛力脱离外国的经济垄断,这个时期,艺术设计被视为重要的商业手段,运用在工业品和广告宣传中。透过一张张上海老月份牌里的钢管椅,我们看到了民国时期包豪斯设计对中国悄然产生的影响,它使我们更加全面地了解西方现代主义的理念以及当时的西学东渐之风气。西方现代主义设计一开始是从建筑设计中发展起来的,但是同时期在中国只能见到极少量的现代主义建筑,与装饰艺术运动相反,西方现代主义设计在中国遭到普遍的冷遇,然而,在广告招贴领域却有不少现代主义设计的印迹,上海老月份牌广告画就是典型代表,因为它提供了丰富的视觉数据,在图像中反映了当时的时代背景与生活环境。以“几何美学”为主要特点的包豪斯家具设计在上海的流行中,受到本地文化与艺术的影响,从而表现出不同的特点。如图15 所示的钢管椅是上海收藏家潘执中先生的一件老上海家具收藏[9],造型上虽然与米斯的布尔诺扶手椅(图16)相似,但臂部增加了木质扶手。中国人崇尚温暖的自然的木材,而这种钢材制成的、具有几何体和纯粹功能化的家具太缺乏人情味,所以在钢管椅的基础上增加木材装饰也就不足为奇了。
        包豪斯等西方现代主义风格的家具是否导致了中国现代家具在设计方面的某些基本改变,这仍是一个问题,虽然不能肯定包豪斯与中国设计文化之间有着直接的联系,但是可以肯定两者之间存在许多间接的关系。总之,这些融入本地文化和艺术特点的老月份牌广告画成为包豪斯风格在东方传播的地区性差异的有力印证。

注释:
[1] 熊月之、周武主编:《上海:一座现代化都市的编年史》,上海书店出版社,2009,第300 页。
[2]《时代画报》(1929—1937),第一卷第9 期,上海中国美术刊行社。
[3] 林家治编:《民国商业美术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第109 页。
[4] 胡景初、方海、彭亮编著:《世界现代家具发展史》,中央编译出版社,北京,2005,第144 页。
[5] 同[4],第162 页。
[6] 同[4],第150 页。
[7] 白云编著:《中国老旗袍》,光明日报出版社,北京,2006,第121 页。
[8] 同[4],第179 页。
[9] 郭恩慈、苏珏编著:《中国现代设计的诞生》,香港三联书店,2007,第270 页。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