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紧身胸衣——人体的束缚和人性的解放

  • Update:2009-12-31
  • 王展
内容摘要
15世纪欧洲新兴资产阶级发起的文艺复兴运动反对封建神学,提倡人性的解放;反对神的权威,以人性代替神性,充分肯定了人的价值和尊严。但在人的思想得到解放的同时,女性却用紧身胸衣将自己的身体紧紧束缚起来。这种思想的解放和身体的束缚看似矛盾,但在解放人性的层面上,它们却是一致的。本文试从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精神、不同文化时期人体审美的变化以及人类性意识这三个层面,对紧身胸衣所表达的内涵作一解读,认为紧身衣对身体的束缚和塑形,正是人性解放的一种表现。
  
紧身胸衣——人体的束缚和人性的解放
——解读文艺复兴时期思想的解放与人体的束缚
王展
 
内容提要:15世纪欧洲新兴资产阶级发起的文艺复兴运动反对封建神学,提倡人性的解放;反对神的权威,以人性代替神性,充分肯定了人的价值和尊严。但在人的思想得到解放的同时,女性却用紧身胸衣将自己的身体紧紧束缚起来。这种思想的解放和身体的束缚看似矛盾,但在解放人性的层面上,它们却是一致的。本文试从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精神、不同文化时期人体审美的变化以及人类性意识这三个层面,对紧身胸衣所表达的内涵作一解读,认为紧身衣对身体的束缚和塑形,正是人性解放的一种表现。
关键词:文艺复兴、人文主义、紧身胸衣、人体束缚、人性解放
 
 
人们普遍认为,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运动的兴起解放了人们的思想,但在这种思想解放的大思潮下,该時期欧洲女性却用紧身胸衣、裙撑等整形用内衣将身体禁锢了起来,这种身体的束缚是与思想解放相矛盾的。从表面上看,这“一放”“一收”是相对立的,但从更深的层面去分析,这看似矛盾的现象其实有着必然的联系。紧身胸衣出现在人文主义得到高度倡导的文艺复兴时期必然有与之相应的社会文化根源。
服装是社会精神的物化表现,即以具体的形式表达其所处时代的哲学思想、审美理想及宗教信仰。当我们以社会精神的视角去分析文艺复兴时期出现塑造女性形体的紧身胸衣和裙撑的时候,就会发现,紧身胸衣的出现不仅不与人文主义精神相悖,而是对人文主义精神的深层次演绎和物态表现形式。本文将从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精神、不同文化时期的人体审美变化以及人类性意识三个层面,对紧身胸衣的产生和兴衰做一番阐释和解读。
一、文艺复兴运动和16世纪西方服装造型的变化
文艺复兴运动(Renaissance)始于14世纪初的意大利,于15世纪后半期扩及欧洲许多国家,16世纪达到高潮。文艺复兴运动的兴起是以新兴资产阶级经济成长为背景。在新兴资产阶级日益壮大的时候,必然要求与其阶级利益相适应的、不同于封建文化的新型文化的产生。新兴的新文化具有反对封建神学的性质,在封建神学禁锢人们的思想长达十个世纪之后,新文化与封建意识形态展开斗争,神不再是人们思想和生活的唯一中心,新兴资产阶级文化提倡以“人为中心来观察问题,赞美人性的美好,反对神的权威,以人性代替神性,充分肯定了人的价值和尊严;他们提倡幸福就在人间,反对教会的禁欲主义,追求世间的财富、艺术和爱情的享受;他们尊重知识,崇尚理性,反对教会的蒙昧主义和神秘主义,相信自己的创造力”3,这种新思潮就是人文主义。

图一

 
到16世纪,人文主义思潮已经波及到生活的各个方面,与人类生活密切相关的服装也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从外观上看,一反中世纪的那种否定人的存在的绝对的宗教性,不再用宽大的袍服遮掩躯体 。“男子通过雄大的上半身和紧贴肉体的下半身之对比来强调男子的性感特征;女子则通过上半身胸口的袒露和紧身胸衣的使用与下半身膨大的裙子形成对比,表现出胸、腰、臀三位一体的女性特有的性感特征。男子服装重心在上半身,呈上重下轻的倒三角形,富有动感;女子服装重心在下半身,呈上轻下重的正三角形,很安定,是一种静态。”4两性的差别在这时得到夸张和强调,以鲜明的服装造型形成两性对立的格局。(图一)这种格局在后来17世纪的巴洛克时期和18世纪的洛可可时期又进一步发展,从而形成了与西方古代及中世纪截然不同,与世界其他地区的文化迥然相异的独特的“窄衣文化”。 这种造型上的剧烈变化,正是人文主义精神重视人的存在的体现,通过对男人和女人的性别特征的肯定和强调,从而肯定人的真实的存在,肯定人的世俗性,摒弃人作为神的附属品的地位,是让人性回归到人间的表现。

 

二、人体艺术风格流变与服装造型
服装附着于人体之上,服装形式的变化与人们对于人体的审美变化紧密相关。在西方,人体艺术有着悠久传统,始终渗透着人的情感,“在精神情态的左右下,作为生理现象的视觉也在发生变化,这种变化的主要特征,表现在它正寻找符合自身情感和精神价值需要的对应形式,并且在无意识地改变着客体”。“由于主体视觉受动于精神情感等,而情感精神价值的一个重要部分恰恰是时代精神、审美情趣、社会风貌在个体身上的表现”5,因此,在同一个时代背景下的人体艺术和服装形式是吻合的。
《西方人体艺术风格流变史略》一书总结了西方人体艺术发展演变的四大风格特征:写实的科学理性主义;理性精神主义;写实的非理性主义;非理性精神主义。西方人体艺术审美演变从古希腊古罗马的科学理性主义那种以外形的科学性为根本,侧重于一种超我的精神形态美感,到中世纪的理性精神主义的侧重精神上的审美,不注重外形的美感,一切注重理性,人体在此只不过是一种象征物,进而到文艺复兴时期写实的非理性主义的任凭情感一泻无余,强调对情欲的表现,非理性程度较强,精神美感稍弱,写实方面突出情态的描写, 一直到现代的非理性精神主义人体艺术的不注重外形的美感,而侧重于对人本身价值批判的审美。整个演变发展过程正是西方人探求精神与肉体的关系的过程。因此,在文艺复兴人文主义兴起及发展时期,西方人对于人体的审美态度不像“人类美好健康的童年”的古希腊那样坦然无邪,不带情欲色彩地审视和表现人体,(图二)也不似泯灭人性的中世纪把人体看成是罪恶丑陋的,而是强调人是有人性、有情欲的。
文艺复兴作为人文主义的兴起,人们开始认识到自己的创造价值以及在世界中应有的位置,情欲得到了合理的承认,博爱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倡,人类痛苦命运也在这个时候得到研究。艺术大师们开始在拥有情感形态的世俗化的艺术历程上揭开了人类的第一个里程碑。在文艺复兴的发祥地意大利佛罗伦萨,“从乌切罗开始,在绘画上开始运用科学的成果——透视法,于是在一个平面上,出现了自然的逼真性的三度空间,解剖学也同时运用于艺术。”6人体艺术与中世纪时期的清瘦呆板的形式截然不同,强调造型、空间和光影,其主题也都是围绕着“爱与美” ,所描绘的人体是有情感、有情欲的人体。 与这种人文精神和美学理论的相对应的是,“到16世纪,男女装都开始向横宽方向发展,男装变得雄大,女装变的浑圆。”7男装使用填充物,把肩部、胸部变得更加雄伟;女装使用紧身胸衣勒细腰肢,用裙撑使下半身膨大起来。在强调人的真实存在和肯定人的情欲以及解放人性的人文主义精神支配下,丰臀细腰的女性性感特征被刻意地强调和夸张。16世纪后半叶,紧身胸衣真正进入服装的历史。在此后的17和18世纪,紧身胸衣和裙撑虽然也曾被抛弃过,但终究还是被捡了回来。而且其形态和材料也在不断地变化,与其同时代的艺术审美取向相一致。到了18世纪的洛可可艺术风格时期,对人性情欲的表达和对女性性特征的刻意表现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这个时期的“视觉艺术强调的特点是娱悦眼睛,而不特别重视阐述概念和表现理智。……人们的身心从来没有象这个时代这样能够在自己的天地里自由舒展”8。 洛可可艺术没有浓厚的知识性内容,也不受哲理支配,它反应了道德风气的变化,宗教不再是争议的焦点,上层社会变得温文尔雅,对肉体享乐也泰然自若。这种艺术把突出肉体本身作为一个目的,“这个时代特有的人体艺术风格:艺术既不是理想,也不是不着边际的幻境,而是现实中可以触摸得到的东西。”9洛可可时期的女装,人工修饰美发展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丰乳细腰下体宽大的造型,华丽优雅的面料,繁复堆砌的装饰,这一切都成为男人们视觉享乐的盛宴。
    从这个角度说,用紧身胸衣和裙撑塑造女性身体的形态,是对人文主义精神的演绎。
三、性意识解放与身体塑形
紧身胸衣的使用,对女性的身体无疑是一种束缚甚至是摧残,在其禁锢之下,女性身体呈现病态和畸形。但在三百多年间,欧洲女性为什么会乐此不疲、趋之若鹜呢?若仅仅是为了取悦男人的眼睛,女人们没有理由任自己健康的身体被畸形地束缚了三个世纪。应该说,紧身胸衣在唤醒男人的性意识的同时,也大胆地唤醒了女人自己的性意识,“悦人”的同时也在“悦己”。这才是女人们纷纷把自己装在紧身衣里的真正原因。
这也是紧身衣会出现在文艺复兴时期的根本原因,在人文主义精神的感召下,女人们敢于显露、以致加工出极具性特征的外形,这是人类性意识解放的一种深刻表现。
女人心甘情愿地一辈人接一辈人地用紧身衣勒出纤细的腰肢,不惜牺牲健康和寿命,背后隐藏着的动机是最原始的、曾经不敢表露的性动机。“自文艺复兴以来,表现女性美时,不断地反复使用紧身胸衣和裙撑这种整形工具,许多社会学家和心理学家分析20世纪以前女装上的服饰美学心理时发现,之所以如此,其中主要原因在于其色情性和性感作用”10在思想解放之后,人类的情欲得到合理的承认,肉体不再是罪恶的,人有权享受肉体的快乐。人与动物不同,人类可以识别符号的象征意义,当男人们被穿着紧身胸衣的女性身体的性征符号诱惑的时候,女人体验到的是同样的性心理快感。德国某贵夫人有一段嘲讽当时男性的记录:“男人真奇妙,看着我们那装饰得很大的下半身步行或跳舞时妩媚的动作,他们两眼发直……所以。我们必须把下半身撑得更大。”这段话实际上表现了女人在诱惑男人之后的心理的快感。
当紧身胸衣和裙撑塑造的形态成为一个性符号的时候,承受肉体的折磨以追求精神的快乐,不再是一件真正痛苦的事情,女人们在紧身胸衣使她们呼吸困难、几乎窒息的时候,她们体验到的却是:痛并快乐着。“舒服”和“快乐”不在同一个层面,牺牲身体的“舒服”追求心理快感所带来的“快乐”,而这种“快乐”是一种更高层次的精神回报。
当我们从这个层面理解紧身衣的时候,中国女性的缠足也是对这种“追求”的一个注释。中国女性的缠足始于后唐,流行了一千年,缠足之苦,不堪言表。在现代社会我们不能理解,为什么祖祖辈辈的中国女性甘愿忍受这等折磨?但要真正理解这个畸形的产物,单从取悦男性的角度去分析是片面的。女人在这缠缠放放之中,同样也享受着性的欢愉。这畸形的脚,已经被塑造成变相的性器官,在那个时代,小脚是女人最私密的部分,男人对小脚的骚扰就是性骚扰。在男女双方的调情欢爱中,小脚扮演着重要角色。
紧身胸衣和“三寸金莲”用不同的形式阐释着同样的心理诉求,这就是女性在用性符号吸引男性的同时,也在大胆地传递着自身的性意念,当这种性需求的表达得到男人的响应时,女性也获得了同样程度的欢愉。在现代社会中,人们用各种方法也同样在演绎着这样的语言,面容化妆、高跟鞋、整形内衣、隆胸手术、千奇百怪的瘦身方法等等,都在诉说着与紧身胸衣同样的故事。
四、结语
    综上所述,紧身胸衣在文艺复兴时期的出现,与人文主义所倡导的思想解放不仅不是相悖的,应该说是人文主义思想物化的表现。
    在漫长的中世纪,人是为宗教服务的,人没有权利用自己的身体展现人性的需求,因此人体不需要修饰,反而要去掩盖人体美的形态,人性被极大地压抑着。
文艺复兴展开了人文主义的旗帜,人性终于得到了承认,用紧身胸衣对人体进行塑形,正是体现了人不再是神的附属品,体现了人有权利用自己的身体满足自己的欲望,是对神权的挑战和反叛。因此,“束缚”只是表面的形式,其精神内涵是人类对自己身体的掌控。通过身体的变形满足人的视觉需求,达到感官刺激以得到心理满足。所以,这种变形是为人服务的,是由形而下为形而上服务的。从这个意义上看,可以说紧身胸衣的出现是人类自我意识觉醒的表现,是与人文主义精神相一致的。
 
 
注释:
〔1〕Susan B·Kaiser:《服装社会心理学》,李宏伟译,中国纺织出版社,2000,前言。
〔2〕同上
〔3〕李当歧:《西洋服装史》,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第170页。
〔4〕同上,第169页。
〔5〕王新伟:《西方人体艺术风格流变史略》,江西美术出版社,1990,第1页。
〔6〕同〔5〕,第20页。
〔7〕同〔3〕,第170页。
〔8〕同〔5〕,第44页。
〔9〕同〔5〕,第46页。
〔10〕同〔3〕,第212页。
           参考书目:
〔1〕李当歧:《西洋服装史》,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
〔2〕王新伟:《西方人体艺术风格流变史略》,江西美术出版社,1990。
〔3〕Susan B·Kaiser:《服装社会心理学》,李宏伟译,中国纺织出版社,2000。
〔4〕(瑞士)雅各布·布克哈特:《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商务印书馆,1981。
〔5〕罗玛:《开花的身体》,上海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

评论

  • 124.64.125.*
  • 2010-04-14 21:37:24

深奥!展子现在好高深啊!厉害厉害!

  • 雨寒
  • 2010-04-13 18:46:59

顶 !!!!好帖子!!!!!!哈哈————————————————

  • 122.77.234.*
  • 2010-04-12 19:58:58

许宁说:独特的观点,详实的阐述。这篇论文绝对不是抄袭,我作证。

3 条纪录 第 1/1 页  1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