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欧洲十六世纪男子腿部装束的功能演变

  • Update:2010-01-15
  • 余荣敏
内容摘要
十六世纪欧洲上层社会男子腿部装束强调视觉装饰效果,用料华丽奢侈,工艺讲究。主要运用填充和开缝等手法突出服饰材料、造型、质地、色彩的对比,性别特征被大势渲染,体现了穿着者标新立异、显示体魄、炫耀财富和特权的心理。本文通过对十六世纪欧洲男子腿部装束装饰手法应用和变化的分析,揭示其设计的实用性、理性化的一面。历史事件、社会文化、生产技术、生活方式对装饰元素的产生和发展有着重要的影响,装饰性与功能性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欧洲十六世纪男子腿部装束的功能演变
余 荣 敏
 要:十六世纪欧洲上层社会男子腿部装束强调视觉装饰效果,用料华丽奢侈,工艺讲究。主要运用填充和开缝等手法突出服饰材料、造型、质地、色彩的对比,性别特征被大势渲染,体现了穿着者标新立异、显示体魄、炫耀财富和特权的心理。本文通过对十六世纪欧洲男子腿部装束装饰手法应用和变化的分析,揭示其设计的实用性、理性化的一面。历史事件、社会文化、生产技术、生活方式对装饰元素的产生和发展有着重要的影响,装饰性与功能性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关键词:欧洲男装、腿部装束、装饰、功能
 
 
与今天简易舒适强调穿着功能的男装相比,十六世纪欧洲男装无论装饰还是造型手法都已登峰造极,成为那一时期富有代表性的装束。而视觉效果奇特的腿部装束也在这一时期经历了数番变化,既彰显眩目,又神秘诡异,夸大了形、色、性的特征。该时期上层阶级的服装被评价为用料奢侈豪华,造型古怪,看上去“既不舒适,也不实用”[1]20,令人“不仅感到奇怪,而且很难理解这些装饰的用意”[2]372。然而,只要我们细心追究便可发现,服装中任何一种装饰手法都不是无缘无故产生的。从服饰发展的历史来看,装饰的产生和变化总是受到历史事件、社会文化、生产技术、生活行动的影响。用于日常穿着的服装,它的装饰特征如果与机能性没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是难以持续存在,为人流传效仿的。史料考察我们发现,那些装饰特征有些源自功能性的元素,有些则通过变化使服装达到穿着功能的要求。在服装的历史发展过程中,装饰美与功能美总在相辅相成,随着人们的审美价值和身体需求的变化而轮番占主导地位,为不同服装设计师操纵着、演绎着。本文通过对西洋服装史料的研究,探索十六世纪文艺复兴中晚期欧洲男子腿部装束实用元素与美学元素的表现形式及其内在相互关系,以助于我们多角度地分析、鉴赏和评价历史服饰,作为现代服装设计的借鉴。
一、十六世纪欧洲男子腿部装束的形态变化和主要装饰特征
最早期及最简单的男子下体覆盖物可追溯到公元前 2700-2200 年的古埃及王国,它由一块窄条布组成,系在前腰中部,下端悬垂在两腿之间。到了古王国末期,它演化为逐渐变长的包裹裙。公元前 77 年至公元 476 年,一种称为布力奇兹(breeches)的裤子开始覆盖男子上腿部位。长统袜霍斯(hose)出现于九世纪,十五世纪它成为男性主要的裹腿物。长统袜通常是紧身贴体并具有良好的支撑性,饰以开缝,而且经常两条裤腿使用不同的颜色或装饰。面料一般为天鹅绒、丝绸或棉布,冬天加上毛里。
十六世纪早期,新款长统袜开始流行,成为男装组合中的一个重要部分。通常这些腿部覆盖物分成上下两个部分,上部后来演变成内裤,下部为过膝长袜,它们一般是永久地系结在一起,形成从腰部到脚趾的一个整体。但与紧身贴体的下半部分不同的是,上半部分充分向外膨胀并使用极为不同的开缝方法,或在颜色、图案和材料上加以区别。那时许多贵族男子的长统袜都饰有图案,以此炫耀男人健美的腿型。填充及开缝的布面装饰手法被大量使用;性别特征被大势渲染。
布力奇兹(breeches)马裤是穿在外层的短裤,长度不同但都超过上截长统袜,且层次分明,出现平面与立体的交错,并强调造型、质地、色彩、材料的对比。它们有填充成南瓜形,有的从腰间慢慢展开,脚口呈开阔的方形,常常夸张到难以置信的大小。短裤的外层面料通常由许多宽布条组成,布条上常有精美的刺绣甚至镶有珠宝,柔软的白色丝绸或亚麻里料在布片间若隐若现,有的被故意拖出,悬挂在布条外。这些腿部装束运用的装饰手法大多属于“型”的装饰,讲求立体扩张的效果,扭曲了人体的比例。相比之下,威尼斯短裤腰部多褶,但脚口收口较平缓,常用系带或扣子固定于膝下,外形介于当时宫廷装束和现代骑马裤之间。十六世纪中期男子喜欢在膝盖附近上下袜连接处用丝巾或缎带系结装饰,有的缎带很长很宽,要绕上一圈,并互相交叉,系一个大蝴蝶结,又称交叉袜带,走路时随风飘扬,动感十足。
二、十六世纪欧洲男子男子腿部装束的功能性演变
长统袜上段与下段的分离,体现了十六世纪男装分离组合的特征,使穿脱和搭配都变得方便和多样化。长统袜的上端一般用系带和孔眼与短上衣连接,外面扎上腰带或围巾,成为男人们挂钱袋、短剑、军刀的好地方[3]49。手织长统袜可将图案直接织入,丝制及剪裁考究的布制长统袜常用金线刺绣装饰,刺绣图案通常沿着袜口和脚踝及小腿外侧分布,起加固沿边和吸引视线的作用。由于当时长统袜的足部与踝部的连接还存在缝制技术上的问题,为掩盖不甚美观的接口,刺绣在这些部位发挥了作用。除了用刺绣来炫耀男人健美的腿型,男人们还使用小腿垫,来改善腿部形状。膝部袜带除了可以掩盖上下裤袜连接处的接缝,同时可以防止长统袜下滑和起皱。
十六世纪的布力奇兹裤坐部宽松肥大,它的功能是能使穿着者更加舒适地骑在马背上。经开缝且向外膨胀的上腿裤流传到法国之前在西班牙极为流行,但由于它们宽得足以藏匿武器,1553 年亨利二世一道法令限制了它们的体积。它们保持流行直到亨利四世时期,为宫中童仆所穿着[4]2401540-1575年,男服的变化较缓慢,主要借鉴佛兰德斯和西班牙的特征,意大利的影响减弱。这时上腿裤的一个功能性的发明,既口袋的设计,产生区别于其它样式的特征。它被用来装纽伦堡生产的时尚手表,即实用,又气派[4]235。服饰形态一旦产生,总要被它的穿着者想方设法地利用,发挥它的额外的作用,同时不断发明和添加新的功能,达到方便生活行动的目的。
使裤子产生膨大造型的方法主要有两种,一是将宽幅布两头大量抽摺,如布鲁得霍斯短裤(pluderhose),外形肥大,带有衬里。二是大量使用填充物。填充物和衬垫最先出现在十五世纪欧洲男子紧身上衣中。男子的普尔波万(pourpoint)上衣两层布料之间衬有羊毛、碎麻、短棉或马鬃等物,外面加以绗缝,最初是穿在铠甲内起保护作用的,以便承受铠甲和武器的压力,并可防护刀枪和保暖。后来被夸张地使用,体现宽肩阔胸的男子强健体魄。十六世纪男子将填充物运用到短裤上,如被填塞紧实,滚圆的轮德霍斯短裤 (roundhose) ,与上衣的造型互相呼应。填充厚实的服装在冬季能很好地保温,但在闷热的季节和密不透风的室内显然不太舒适。“开缝”的出现,可能可以解决部分的透气问题。
三、开缝手法的应用及其实用功能
十六世纪欧洲服饰上大量出现的长开口,包括男子长统袜上的切口,英语称为 "slashing",直译为 "斯拉修" ,即撕口,切口的意思,也称开缝。形式多样的“开缝”装饰,先是出现在上衣,此时期在腿部装束中大量运用。
开缝的来历据说是 1477 年瑞士庸兵战胜勃艮底公爵后用战地上的纺织品来充塞自己划破的军服,后来被德国人仿效而得以流行的。但十五世纪早期的服饰中已出现一种长开口的形式。收藏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历史上著名的“玫瑰挂毯”反映了十五世纪早期法国男女的装束,其中男子长外套的袖子自肘部至肩头开一长口,镶毛边,露出里面紧身夹衣的袖子,热时可将手方便伸出。还有一种开口形式是在衣服肩肘等关节连接处的断开缝,由于袖子较贴身,为了方便手部活动,这些部位没有缝合在一起,而是由系带连接,并可拆卸。长统袜也是通过系带与上衣底部连接固定的,连接处露出底层服装面料。也有人认为士兵铠甲的金属片连接处的开口通常会将里层的布料透出来,也是开缝的一种较早的形式。但是据考察,最早的开缝装饰可能当属古埃及劳动者皮制围腰布(loincloth)上裁剪成条格状的连续图案,整齐美观,这种装饰的主要功能是使皮料容易弯曲,通风透气[5]27。可以认为,开缝源于一种结构的机能性设计,后来人们不断从生活和战事中受提示和启发,将这种形式通过不同手法运用到不同部位,并夸大了其装饰效果。服装发展不同历史时期和不同地域产生了相同形式的装饰手法,它们之间是否有必然的联系尚需进一步考证。然而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人类的创造遵循了共同的物质规律和自然法则,一切为了适应生活行动和审美情趣的需要,并不断发挥自己的创造力,使服饰的功能产生革命性变化。
开缝的形式一般有两种,一种边缘为光边,即边缘经过折边、贴边处理或直接采用宽条绣花织带。制作这种开缝用的布料通常为条状直纹布,开口的长度可以较长。而瑞士庸兵流传下来的开缝,英文称撕拉修,有“割开”、“撕裂”的意思,与前面提到的开口的区别是,它们通常为毛缝,直接由刀具划开或剪开,边沿为毛茬,体现自然立体美感和纤维质感。这种开缝操作简单,直接在布料中间划开,可以有规律地大面积地使用,效果独特。但为了达到切口的边缘整齐,不挂纱,裁剪时要沿斜纹方向。沿面料正斜方向切口,效果持久,洗涤或摩擦后质感更丰满。这种裁口不宜太长,以免面料变形,影响美观。在十六世纪贵族男子裤装上,通常两种开缝同时使用。长开缝的边缘还被叠加刺绣和镶珠的装饰,显得非常华丽奢侈。
开缝手法独特, 对比性、层次性强,在十六世纪男女服装中都大量应用。它除了可以使面料通风透气外,还可以增加面料的伸缩性,运用在人体的关节活动部位,活动不受牵扯。由于男子的长统袜较贴身,而它们多为机织棉、麻、丝绸制作,为解决面料缺乏弹性的问题,使其穿着舒适,行动自如,一是使用斜裁的方法,二是在长统袜上进行开缝,这两种方法都能使面料产生伸缩性。20世纪六十年代马德兰.维奥尼特(Madelaine Vionnet)夫人首创了女装的斜裁法,极有可能受到500前男子长统袜的启发。而外裤上使用开缝,能使硬挺的面料变得较柔软,容易套进盔甲。斜裁和开缝都需要高超的技巧,制作考究,价格高于普通裤袜。长统袜采用斜裁一直持续到十六世纪末,因为出现了针织机,针织长统袜越来越普及。开缝不再使用在针织长统袜上,因为它会使针织面料抽纱[5]315-316。技术的发展是装饰的形式产生变化的一个重要原因。
四、彰现性特征的饰物-“蔻得佩斯”
如果说十六世纪欧洲男子肥大的裤装体现一种膨胀心态的话,而两腿之间的“蔻得佩斯”(codpiece)—性器护套,则成了彰显男性性魅力的一种独特的装饰。这个挂在外面的小囊袋源于1371年的德国,那时男子的上衣变短,新式长统袜的上端显露出来,由于袜底左右未合拢,引起保守的教会人士的批评,认为不够雅观,于是有人便想出主意将左右袜根缝合,使长统袜有了完整的后裆部,而前裆则用了一块三角形的布覆盖布力奇兹短裤的开口部位。这块布是可以解开的,上有孔眼,系在及腰的长统袜上。[6]“蔻得佩斯”不但被填充得无比夸张,还在其上运用了精美的刺绣和开缝装饰。有人甚至用其存放钱币。“蔻得佩斯”很象原先军服上安装在下裆中部的护甲片,所以有人认为它与开缝一样都来源与骑士盔甲[4]463。早在1475年英国曾通过一个古老法律,规定只有上层社会人士才有暴露私处的特权。没有特权资格的人此举会受到处罚。[6] 贵族男子争相夸耀私处,是否也是在夸耀自己的特权?这种虚荣心伴随着宗族繁衍的生殖崇拜心理,将“蔻得佩斯”的流行持续到十六世纪九十年代。
五、结语
十六世纪欧洲贵族男子腿部装束装饰手法多样,造型奇特,装饰华丽、用料奢侈,足见穿着者在自我形象塑造上用尽了心思,迎合了他们标新立异、显示体魄、炫耀财富和特权的心理。庞大的填充服饰看上去限制了人体的活动,影响舒适,然而它们并不象人们认为的那么不可理喻。开缝的运用使男子的裤装无论装饰性还是功能性都发挥的淋漓尽致。十六世纪男子腿部装束的主要几种装饰手法,都体现了功能性的元素。从装饰手法的运用和变化来看,设计者和制作者即要迎合装着者的审美需要,又必须巧妙地发挥技巧,使实用性和装饰性达到完美结合。在裤装的发展过程中,功用激发了装饰的灵感,装饰又衍生新的功用,二者相辅相成。技术也对二者的发展起推动作用。随着历史的发展,男子的裤装逐渐向实用过渡,一条舒适的,能够适应任何时间和更多场合穿着的裤装才是真正的选择。
 
 
 
参考文献
[1]Valerie C. Exploring Costume History.London: Batsford Academic and Educational Limited, 1981.
[2]布兰奇.佩尼著,徐伟儒主译,世界服装史[M],沈阳: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1987.
[3] Christopher B. The culture of fashion-A new history of fashionable dress. New York: Manchester University Press, 1994.
[4]Francois B., Yvonne D. 20,000 Years of Fashion-The History of Costume and Personal Adornment.New York: Harry N. Abrams, INC. Publishers, 1987.
[5] Blanche P., Geitel W., Jane F. The history of costume (2nd Ed.). New York: Harper Collins Publishers, 1992.
[6] Cameron K. The History of Footwear: Hosiery. http://podiatry.curtin.edu.au/tight.html,December 2004.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