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古代燕几家具“矩方”设计思想的历史考证

  • Update:2013-10-16
  • 吴 淼 重庆三峡学院美术学院
  • 来源: 《装饰》杂志2013年第9期
内容摘要
宋代黄伯思设计的燕几家具是我国历史上最早的组合家具,但是燕几设计的核心思想“矩方之法”却是来源于古代礼制文化。本文针对燕几家具“矩方”设计思想形成的问题,详细考证燕几家具的名称、形制和功能特征的历史根源和礼制基础,以及“矩方”设计思想在现代家具设计中的应用价值。

 燕几的称谓初见于礼经,此类家具的使用功能被赋予了浓郁的礼制色彩。至宋代《燕几图》专著的出现,使燕几成为中国古代家具史上最早的组合家具。燕几的“矩方” 设计是家具进行功能性组合的核心思想,具有古代礼制文化的历史特征。本文通过古代礼制文献的历史考证,阐述《燕几图》中“矩方”设计思想的形成基础,及其对现代组合家具设计的文化启示和价值。

一、古代燕几家具“矩方”设计思想的礼制基础

尽管《燕几图》矩方设计思想产生于宋代,但是古代文献中记载的有关“燕几”家具却有着更为久远的历史。譬如,在《仪礼•士丧礼》中有“缀足用燕几”的内容,同样的文字也出现在“既夕礼”和《礼记•丧大记》等篇内。因此,燕几家具主要产生于先秦礼制文化兴盛的时代,燕几设计思想的形成具有深厚的礼制文化基础。
1. 早期燕几家具的礼制要求
按照礼制要求,燕几家具的使用性质首先来自于燕礼。“燕”的第一层含义指闲暇无事的休养活动,即《论语•述而》描写的“子之燕居”。第二层含义指君王宴请公卿大夫们的行为,即“燕礼”,郑玄释为:“诸侯无事,若卿大夫有勤劳之功,与群臣燕饮以乐之,燕礼于五礼属嘉。”[1] 第三层含义指“燕寝”,即君王朝毕安神休养。在燕寝空间内,君王席地而坐,所依凭的便是燕几。
关于燕几家具的初期形制历来说法不一,或认为凭几形长五尺,高二尺,广二尺;或认为其长应为三尺;几面涂饰为两端赤中央黑,绘有云气纹装饰等,后世学者亦争论过几形结构是四足还是两足。据清代黄以周考证,凭几小巧狭长,几面长不超过三尺,宽二尺,高不超过二尺,便于行礼授受之用。燕几有四足,形若案,亦有几足曲其两端的样式。燕几的装饰应符合《周礼•司几筵》中的规定,是一种休闲用规格较低的漆几。
使用燕几家具时,一切行为都要符合礼制,如授几、拂几和置几应循身份地位和礼仪程式进行。凭几是“养尊”家具,供长者或尊者使用,将几授给使用者时要遵守的规矩称为授几;拂几就是擦拭,以袖口擦拭所奉凭几的平面,意在表示尊敬宾客,用无尘的几招待他们;国家举行大型活动时需要置几,将几放置于席上,而方位与朝向关乎礼仪规格和参与者的身份地位。
2. 燕几家具功能的发展
燕几的产生已无从可考,初为席地依凭之具,功能似隐几。[2] 但是文献中记录燕几最多的却是另外一种功能,在丧礼中处理遗体的工具。“缀足用燕几”不是供士大夫们燕居适身的家具,而是在丧礼中拘束尸体双足的辅助工具。可见,利用燕几形制的小巧,以夹持尸体足部,这是燕几功能的发展。随着席地而坐的起居方式逐渐消隐,宋代极少出现凭几家具。但是,几类家具的庋物置纳功能却延续下来,成为桌案家具的一部分。《燕几图》称燕几的功能在于满足展阅经史、陈列古玩和宴请宾客的需要,与桌案无异。明清之际的几类家具基本秉承宋代几的功能,形成了花几、香几、书几、蝶几、匡几等多种用途的家具样式。现代家具品类中的茶几也属于庋物置纳功能的衍变。
3.《燕几图》与“矩方”之法
宋代出现的《燕几图》专著主要论述燕几家具平面排列次序的产生及组合的形制,其设计目的在于满足不同空间使用功效的需求。在设计图说明中,作者提出了矩形燕几依靠不同尺度组合的形式,以满足空间大小的用途,即燕几家具设计思维中的“矩方”之法。“矩方”之法是指利用简易矩形平面组合的几何原理,将家具矩形平面的长与宽进行等比例组合排列,构成丰富的方体形态结构。其设计者黄伯思(1079 - 1118)是我国北宋时期的书法家和书学理论家,曾著有《东观余论》、《博古图说》、《文集》等。按照《燕几图》序中的说法,燕几之制并非黄伯思一人所创,还有其友人宣谷卿的功劳。营造学社创始人朱启钤先生曾对《燕几图》的版本和渊源进行过考证,并与蝶几图、匡几图合刊剞劂。朱先生通过研究燕几的图式,高度赞誉其设计是“衍古之风,合今实用”。这说明燕几图式的“矩方”设计思想不仅是我国古代家具文化的精粹,而且对于现代家具和现代室内空间陈设同样具有价值。

二、燕几家具“矩方”设计思想的形成

《燕几图》文本中有家具平面图、设计说明、制图规范,以及系统性的家具图例结构。其中,贯穿着“矩方”设计思想的形成脉络。若是考据“矩方”设计思想的根源,应来自于古代礼制文化,如燕礼制度中陈俎设宴的排列方式,以及周代明堂祭祀之礼而形成的几筵制度。
1. 古代燕礼制度是“矩方”设计思想的根源
黄伯思设计的燕几本为6 件,后有其友增加1 件小桌,形成传世的7 件组合式案几家具。这7 件大小不一的家具,根据每件平面的长广各异,可以组合成多种形式,却又不失矩方之度。“矩方”设计思想是指7 件家具的平面按照一定程式来组合,会产生各种矩形方阵,其设计构思来源于古代燕礼和几筵制度。
据上文述及,燕礼是君臣交流情感、相聚互动之事,但礼数不可废,燕礼首先涉及席位的摆设问题。“膳夫”负责燕礼家具的布置,需要视餐饮空间的规格、人数,及宾客等级来设计俎的排列组合形式。俎为几、案、桌类家具的雏形,有承载牲肴的功能,是燕礼中的重要器具。譬如,三俎设席中,二俎横陈而一俎纵置;俎的长度为二尺四寸,宽为一尺二寸,设俎应该三三成列,组成若干个方阵。这种方形组合的席位既适宜宾客使用,又可在建筑空间内灵活排布,并为席间行走提供方便。陈俎方阵符合聚会要求,便于家具形体的舒展和组合,这种制度要求成为燕几图设计思路的重要来源。
燕几初为6 件,即长桌、中桌、小桌各2 件,长为宽的倍数。(图1)长桌为均宽的4 倍,即七尺(约今2184 毫米);中桌为均宽的3 倍,即五尺二寸五分(约今1638 毫米);小桌为均宽的2 倍,即三尺五寸(约今1092 毫米)。燕几形制的特点是以均宽递增的倍数关系确定6 件燕几的长度,获得排列组合的构成因子。按照矩方之法将长桌、中桌和小桌纵横交错进行排布,形成20 个方阵,并针对每一个方阵进行微调,最终出现40 种组合形态。随即宣谷卿增加了1个小桌,产生了25 个方阵76 种组合形态。其中每一个方阵的组合都以几的长边和短边作为切合,以方正为原则,务求组合形式齐整巧妙。由此可见,这些不同形式组合方阵的思考参照了古代燕礼家具陈列的法则。

图1. 燕几图例

2.“矩方”设计思想以古代几筵制度为法则
单体家具的尺度成为组合模式的变数,需要科学的空间概念和数理经验。于是,古代几筵制度成为燕几图式的计算依据。几筵制度是《周礼•冬官•考工记》中所记载关于明堂空间家具陈设的原则,提供了一种以家具尺度衡量室内空间大小的方法。其文论及,度量室内面积大小可以用凭几家具来测量,而度量堂上面积则用筵席,“《考工记》里的‘度’确立了周人用家具尺度衡量建筑空间标准的理念”。[3] 具体的方法是在明堂空间内纵横并排几或筵席,以单体家具的尺度和空间内可摆放的行列数作为因数,相乘得出空间面阔和进深的具体尺寸。在燕几图的设计说明中,黄伯思经常提到“长广之积”测算原理,燕几家具的长度与宽度在不同组合形式内会得出有规律的积数值,采用了与几筵制度相同的测量方法。然而,燕几图式在处理家具与空间的数理关系时更加灵活多变。从工艺角度讲,燕几家具均为矩形,切合不关乎方圆,个中数理较简单。据黄伯思的设计说明,每件燕几宽度均为一尺七寸五分(约今546 毫米),高度均为二尺八寸(约今873.6 毫米),腿部不能有侧脚或收分。[4] 宋代家具工艺常在桌案腿部做出侧脚结构,若燕几有侧脚,排列时几面会产生缝隙,影响方阵的平面整齐,这也是矩方设计思维在工艺实现方面的要求。以变体较为繁赜的第4 方阵系列中的“卍一”为例,其几何特征为错序整一:方阵横向长度为均宽的3 倍,即1 个中桌长;纵向长度为均宽的6 倍,即1 个长桌长度加1个中桌与小桌的宽度;按照几何边长的倍数关系,方阵中虚的位置恰好是1 个纵向中桌的长宽度,这种家具组合形态的实现必须依靠细节的工艺处理。(图2)

图2. 卍一图示

此外,燕几图式“因体定名,因名取义”[5],为每一个变体增加了文化内涵。如“函三”图式中方阵包裹着3 个小桌,取筐匣容纳三之义。《汉书•律例志》:“太极元气,函三为一。”[6] 或许这3 个小桌是天地人的象征。“卍一”毋庸费析,长桌中桌小桌的错落顺序仿佛是在书写一个“卍”字,取“致福”之义,是佛教中吉祥的标志。还有变化如卦象者,如“离宫”和“巽户”,二者皆为长桌和小桌排列出“离”和“巽”的卦象。燕几组合变体的称谓均为因形判意,赋予抽象图形以深刻的表征内容,具有较高的图像学研究价值。

三、“矩方”思想对现代组合家具设计的影响

燕几家具“矩方”设计思想的“纵横离合”排列布阵不仅解决了如何适应使用者人数变化的问题,而且以几何数理为基准,严谨地处理着家具与空间的关系。这种设计思想对于当今组合家具设计及有效利用空间陈设的家居理念有着很深的影响。现代组合家具设计往往采用板式结构,利用简约的形态和巧妙的接合部件设计出茶几、书柜、橱柜等家具产品。组合家具在现代建筑空间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以功能主义与有机主义的结合,既强调使用的合理性又主张组合方式的系统性。譬如,日本Nosigner 设计的木质桌椅组合家具作品,利用了矩方的几何形态进行组合,有效地节省了空间,将使用便利与空间转换结合起来。(图3)采用几何原理进行家具组合是现代建筑空间对陈设的要求,燕几图式的设计构思正是在科学的几何逻辑演算下形成的因人而设的“开放空间”[7],为适应人居需求、陈设便利和节省空间等功能需要,组合家具将扮演着不可替代的角色。

图3. 日本Nosigner 设计的木质桌椅组合家具

燕几图式中的各种方阵变体组合形态,顺应几何结构而合理规布矩形的特点与现代建筑空间的结构相吻合,而样式灵活的家具组合方式非常适宜现代产品审美趣味。意大利设计师Daniele Lago 在矩方原理中寻找着这些趣味,他充分利用家具边廓的几何线型进行具有象征意义的组合,将我们的家居生活变得饶有情趣。(图4)

图4. 意大利设计师Daniele Lago 设计的趣味组合式书架

结语

燕几家具“矩方”设计思想起源于古代礼制规定,能够合理安排聚集人群和有效地使用空间,其价值在于以几何形态变化应付多种空间需求,如同当今多功能组合家具一般。而“矩方”设计思想源于古代礼制要求,是合理分配礼制空间功能的一种表现,如单体几家具的空间是由3 个维度确立,即燕几的均宽、均宽的倍数(长度)及几高。燕几图中所描述的方阵及各种变体几乎都是围绕1 个均宽单位来进行。当每个方阵进行变体时,无论纵向或横向的转移腾挪,人均使用空间始终不变,其中所包含的几何学、艺术学、人体工学、空间理论等知识在现代家具设计思维中更具有研究价值。


注释:
[1](清)阮元:《十三经注疏》,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
[2] 邹清泉:“隐几图考”,《文艺研究》,2012.2,第130 页。
[3] 黄永健、薛坤:“试析明堂礼制建筑中的家具与空间”,《家具与室内装饰》,2010.11,第28页。
[4] 王世襄:《明式家具研究》,香港三联书店,1989。
[5](宋)黄伯思、(明)戈汕:《重刊燕几图蝶几图附匡几图》,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4。
[6](东汉)班固:《汉书》,中华书局,北京,2000。
[7](意)布鲁诺•赛维:《建筑空间论》,张似赞译,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北京,2006。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