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斯蒂克利与美国艺术与手工艺运动的“工匠”风格

  • Update:2014-09-02
  • 陈 淼 郑州师范学院美术学院
  • 来源: 《装饰》杂志第6期
内容摘要
斯蒂克利家具的“工匠”风格是20 世纪初美国艺术与手工艺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本文从思想基础和实践两个方面进行论证,剖析了“工匠”家具设计风格形成的要素及背景。指出斯蒂克利注重消费者的实际需求,以实用为先并注重通过产品促进一种新的生活方式而不是艺术或个性化的表达,为“工匠”风格的实践提供了思想基础。

 作为美国艺术与手工艺运动的主要代表之一,古斯塔夫•斯蒂克利(Gustav Stickley)同路易斯•沙利文、劳埃德•赖特、格林兄弟以及路易斯•康夫特•蒂芙尼等设计师一起,主张通过(手工艺)设计的手段促成美国民众形成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和理念。文献记载,斯蒂克利对英国艺术与手工艺运动和法国新艺术运动的设计曾有过考察并提出过自己的观点,并在“传教士”风格(Mission Style)等基础上推出了具有鲜明特点的“工匠”风格(Craftsman Style)。确切地说,斯蒂克利是美国艺术与手工艺运动时期家具设计风格及审美品位的缔造者,也是一位希望通过设计改良来推动社会进步的实践者,他在思想和实践方面均区别于英国艺术与手工艺运动的倡导者。正因如此,本文试图通过文献考证的方法对斯蒂克利“工匠”风格的形成因素和来源予以辨析,进而洞悉其设计思想及主张。

1. 斯蒂克利1901 年设计的莫里斯椅


2. 斯蒂克利灯具产品中柳藤编制的灯罩

一、思想与实践的基础
斯蒂克利的“工匠”家具设计风格基于诚实、简洁性和注重品质等原则,所指向的不仅是产品,也包括对人的影响。如他本人所言:“任何人均能轻易地感受到工匠家具的诚实和简洁性。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因为当我开始从事家具制作时,就认识到建造拙劣、过度装饰和无实用意义的家具被证明不但于己无益,并且还在人们的家中直接地影响他们成为一个忠实的人和善良的居民。”[1] 作为美国艺术与手工艺运动的主要代表,他的设计思想来源于多方面,甚至是西方与东方设计理念的结合。这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的来源:
1. 对英国艺术与手工艺运动的继承及批判斯蒂克利1898 年曾到访英国,考察艺术与手工艺运动的设计, 次年回到美国后在纽约成立了工匠坊(也称Gustav Stickley Company)。他1901 年创办了双月刊《工匠》(The Craftsman ),以更好地促进英国艺术与手工艺运动在美国的传播。该刊物的首期就介绍“威廉•莫里斯、约翰•罗斯金以及中世纪行会。这本刊物的装饰设计反映了威廉•莫里斯的审美品位。”[2]与威廉•莫里斯的主张相同的是,斯蒂克利也主张利用未经修饰的材料表现自然、简洁、质朴的审美理念。(图1)他的设计也以室内家居器物为主,并开始采用“全套家具”(unified ensemble)
的模式作为一种市场营销的手段进行设计与生产。[3]
斯蒂克利也同样拒绝采用维多利亚式风格的炫耀性装饰,提倡以诚实、简洁、美观的观念来塑造美国家庭的居室。这其中,材料的自然美、工匠的技能以及敏锐的观察和表现等,成为斯蒂克利诠释手工艺设计“诚实”的核心主张。例如,斯蒂克利设计的作品大多是以橡木为材料,橡木恰恰被艺术与手工艺运动的设计师们视为坚实和“忠实”的木材。这无疑说明斯蒂克利遵循了实用、简洁和美观的设计原则。所以,他与英国艺术与手工艺运动的参与者们一样,“兴趣不仅在于美观和形式,而且功能也同样被整合到他们关于社会改良的概念之中”[4]。此外,在斯蒂克利的设计理念中,体力劳动(设计与生产)应当是生活的一部分。他在《工匠之家》(Craftsman Homes )中,刊载了爱德华•卡朋特(Edward Carpenter)著作《英格兰的理想》(England's Ideal)里的“生活的简洁性”(The Simplification of Life)一章,并明确提出设计的简洁与生活的简洁相结合:“《工匠》从一开始就努力致力于更出色的艺术、工作以及更为合理的生活方式。爱德华•卡朋特所做的工作一直是一种灵感和理念,这肇始于四海之内皆兄弟之和谐一致的构想。”[5]
但与英国艺术与手工艺运动的倡导者们不同的是,斯蒂克利并非是一个崇尚中世纪劳作方式及莫里斯式的唯美主义者,而是在工厂机器的辅助下制造其产品,并积极地走向商业化的发展方向的先行者。他认为,英国艺术与手工艺运动的不足之处在于:“该运动的领导者所宣扬的均是艺术(而不是工艺),必须来源于人们的生活。其追随者们应该在实践中认识到,这样的主张属于艺术家的表达,而人们却对此知之甚少。”[6]因此,他是以制造商的身份进入家具领域,并在设计、制造和宣传等方面注重与消费者生活相结合,并不抵制机器辅助家具生产。

2. 对法国新艺术运动审美观与局限的认识
可以看到,尽管斯蒂克利对新艺术运动直线式风格和从自然汲取营养的观念予以了肯定。但他认识到:“这个法国的流派试图建立起长久风格的尝试已经失败,并且德国和奥地利的尝试也均证明是徒劳的。这是由于他们通过整合一些旧有的特征,很少尝试去开创其独特的内容。”[7] 显然,斯蒂克利认为新艺术运动在“推陈”的同时,并没有“出新”。

3. 流行于美国加州的西班牙传教士家具设计风格
与英国设计师的追求不同,斯蒂克利借鉴了19 世纪末在加州流行的“传教士风格”。比如,他也在家具设计中常采用平行和垂直的直线形式,以帆布或皮革作为椅面及靠背的材料等。但认为斯蒂克利本人的设计风格即为“传教士风格”显然欠妥,比如“斯蒂克利的手工艺家具,有时被称为‘传教士风格’,再次获得了较高的知名度。”[8] 实际上是,该风格源于19 世纪末在加州较为普及的西班牙传教士所用家具设计风格。在此基础上,“传教士家具”一词来自1894 年福布斯(A.J. Forbes)为旧金山的斯维登伯格教堂(Swedenborgian Church)所设计的椅子样式。斯蒂克利设计的家具目标在于促进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和理念,因而“工匠”风格一改“传教士风格”家具厚重的用材和生硬的直线形式,变得轻巧、简洁且有曲线变化。他认为:“模仿者们的缺陷就在于他们能够轻易地仿造看似‘流行的风格’,而不去探究这种风格的成因。导致许多被称之为‘传教士’家具的产品粗制滥造且存在制造上的缺陷。”[9]

4. 日本工艺风格的影响
日本的工艺风格也曾影响到斯蒂克利的设计,尤其是藤编灯罩和木质家具。斯蒂克利在著作中曾提到:“产自日本的灯罩虽然并非我们所制,但与我们工匠作坊的制作原理相同。”[10] 他除了在灯具设计中采用柳藤编织灯罩的形式之外,还在期刊《工匠》中对借鉴日本风格的灯具设计予以了这样的评价:“我们的灯具最为鲜明的特点之一就是柳枝的阴影。”[11](图2)
经过以上分析,可以发现斯蒂克利设计思想的来源不只是英国艺术与手工艺运动或法国的新艺术运动,更是受到了本国传教士家具设计和日本手工艺的影响和启发。重要的是,斯蒂克利并没有简单地模仿以上风格,而是通过论著或产品实践表达了自己的设计主张。现将“工匠”风格的特点总结如下:1. 家具设计不能脱离消费者的生活(设计作为生活的一部分);2. 不能过于倡导艺术而忽视了消费者的现实需求;3. 借鉴或吸收了日本手工艺设计的手法,结合到灯具或木质家具的设计语言中。

二、贡献及影响
首先,必须承认,斯蒂克利在家具设计领域的成功及美国艺术与手工艺运动的兴起,有其深刻的社会与技术背景。这是基于在19 世纪末20 世纪初,美国家用消费产品生产的机械化水平,以及不断扩大的中产阶层对于新式产品的消费需求和社会诉求——这一点也可能是斯蒂克利的“工匠”设计风格之所以成功的前提条件。斯蒂克利家具设计与生产的方式是以手工结合机器的新模式,这是他与英国艺术与手工艺运动的设计师们根本的差异之处。斯蒂克利不但认为工厂的机器生产家具是大势所趋,甚至提出了直线的设计能节约原材料的观点。比如:“温莎椅有着完美的比例、优雅的造型和车床制作的细长腿。但这已经成为过去,因为工厂必须从商业视角考虑以实现最大程度地节省材料,并考虑机器制造的局限性。”[12] 这也表明斯蒂克利已将商业利益和制造便捷考虑在面向机器生产的设计中,并且通过“工匠”风格的家具产品传播了这一理念。
其次,不能忽视斯蒂克利在设计理论方面的重要贡献。众所周知,美国的艺术与手工艺运动虽然在思想上深受英国及法国设计的影响,但能够根植于本国的传统(如对传教士风格的借鉴)和针对消费者的现实需求,不盲目追随当时欧洲的工艺或设计理论。总体来看,斯蒂克利至少通过两个途径宣传其“工匠” 家具的设计理念:一方面是通过创办的双月刊《工匠》向设计界宣传他的设计思想和审美主张。该刊物从1901 年10 月至1916 年12 月运行期间,被认为是20 世纪初期美国艺术与手工艺运动的主要理论资源,并为斯蒂克利的风格和工艺美学的传播起到了不可忽视的媒介作用。另一方面,是通过产品销售向消费者传播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因为“他试图通过一个充满和谐的、规范化的工匠机构(工匠们生产家具、金属和纺织品),向消费者销售一种生活方式”[13]。
笔者认为,斯蒂克利创建了属于美国的一种新的产品工艺美学和原则,那就是设计师不是以艺术性作为设计产品的首要标准,不是美观而是诚实、简洁和实用。要针对家庭的实用需求,去熟悉并契合消费者的生活需求。再加上出色的结构设计、形式简洁、使用坚实耐久的材料、采用赏心悦目的颜色等。斯蒂克利关于工厂机器生产家具采用直线形式,以节约材料降低成本的观点,其实是他务实而不是将美观置于首要位置的有力证明。对于工匠风格的上述特点,他本人曾这样认为:“适用于人们的生活,有着最佳的外形,形式简约,材料属于美国建筑用材,并且颜色明快。”[14]这或许也为美国家具设计注重实用而不是艺术与个性表现效果奠定了思想基础。
再次,“工匠”风格的家具带动了当时美国家具产业的繁荣。与《工匠》期刊的影响相一致的是,斯蒂克利的“工匠”设计风格也成为20 世纪初美国家具设计与制造业的流行样式,甚至出现了许多的追随者和仿冒者。以致他在1910 年版的《工匠家具》(Craftsman Furniture )中这样提到:“从某种意义上讲,模仿者们是工匠风格的普及性和稳定性的最好证明。我注册的品牌‘工匠’受法律保护,于是这些制造商们给他们各式各样的产品起了相近的名字:‘传教士’、‘手工工艺’、‘工艺美术’、‘手工艺风格’、‘罗伊克夫特’和‘古雅’等。某些仿冒者甚至经常以‘斯蒂克利’家具仿冒我的品牌。”[15] 另有记载,斯蒂克利“工匠”风格的家具尤其是在美国加州得到广泛的认可和效仿,这对他的设计理念传播及促进一种新生活方式的构想无疑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结语
从斯蒂克利“工匠”风格的形成及特点来看,这种风格不仅代表了20 世纪初期美国艺术与手工艺运动在家具设计领域的成就,也显示出了这样的设计指向:英国艺术与手工艺运动表面是针对机器产品的抵制,实质是追求劳动的快乐与个性化表达,但斯蒂克利所代表的“工匠”风格却基于产品的坚固耐用、最为简洁的形式和注重实用功能。所以实用为先成为“工匠”风格的核心观点,而不是美观和个性化的艺术表现。在理论方面,斯蒂克利创办的期刊《工匠》不仅为他设计的“工匠”风格家具提供了宣传,也成为美国艺术与手工艺运动的主要文献。值得一提的是,日本工艺对“工匠”风格家具的设计具有一定的影响,这是研究20 世纪初美国艺术与手工艺运动不能忽视之处。
注释:
[1] Gustav Stickley ,Craftsman Furniture.The Craftsman Workshops Eastwood,New York, 1910, p3.
[2]Jerry D.Meyer,"Medie valism,the Beautiful Book,and the Arts and Crafts Movement". Journal of The Caxton Club . Volume XVII, NO. 6, June, 2009. pp8-9.
[3]AlexandraL. Simpson, "Objectifying Objects:Omitting I deology in Gustav Stickley Craftsman Period Rooms".Graduate Journal of Visual and Material Culture Issue 5. 2012.p6.
[4] 同[3],p8.
[5] Gustav Stickley,Craftsman Home(Secondedition) ,Craftsman Publishing Co Ltd, 1909, p2.
[6] 同[5],p155.
[7] 同[5],p155.
[8] The Best of Fine Wooduorking.Fromtine Vctexlnor king Qtrly, The Taunton Press, 1990, p119.
[9] Gustav Stickley "Chips from the Craftsman Workshops". The Craftsman , New York, 1907, p37.
[10] 同[9],p45.
[11] Gustav Stickley, Craftsman Furnishings for the Home.G .Stickley,New York .1912. p4.
[12] 同[5],p152.
[13] 同[3],p6.
[14] Claire McCaffery Griffin, The Story and Styleof the Kalihi Catholic Orphanage . Dr. William Chapman
American Studies 690 (Fall 94) April 29, 1996,p1.
[15] 同[1],p8.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