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乔十光先生的漆与画

  • Update:2010-04-12
  • 祝重寿
  • 来源: 装饰2010年第4期
艺术最重要的两项内容就是材料和形式。乔十光先生独具慧眼,紧紧地抓住这两项重要内容。
对于乔十光先生来说,材料就是天然大漆,形式就是装饰画。
我们先说材料,乔十光先生与天然大漆及其漆工艺打了一辈子交道,对其习性了如指掌,如同终身伴侣一样,心心相印,刻骨铭心,以至于到了“漆艺思维”的艺术高度。众所周知,材料思维是少数大师才能达到的艺术境界。乔十光先生摆弄漆艺,扬长避短,得心应手,例如大漆既黑又亮,很好地解决了深沉与明亮这一对矛盾,最适合描绘夜景。对于任何其他画种来说,描绘黑夜都是难题,就是色彩最丰富的油画,也很少有人去描绘黑夜,画史上描绘黑夜最有名的惠斯勒也不过如此,而且还因此吃了官司。而乔十光漆画描绘夜景很多,诸如《太行月色》、《宏村月塘》等,都是效果极佳,而且还深沉宁静,富有诗情画意,意境深远。说完黑,再说白。
乔十光先生漆画风景中的白墙都是用蛋壳粘嵌的,尤其是那些描绘江南水乡、巴黎老巷的漆画,白墙斑驳,有的变黄、变灰,显示出历史沧桑和生活气息,也是充满诗情画意,很有意境。难能可贵的是乔十光先生还能画出二者区别,巴黎白墙是由白石砌筑,江南白墙是由白灰粉刷,前者蛋壳露地,后者蛋壳贴满,皆惟妙惟肖,效果极佳,表现出漆画的材料之美。说完材料再说形式。
乔十光先生原是学壁画出身,学于家父祝大年,对于传统装饰画自然是轻车驾熟。而中国传统装饰画是最讲究形式美的,因而也是高档次高品位的成熟的艺术,中国传统艺术正是凭借其高超的装饰性屹立于东方,为世界所倾倒,这是中国艺术的优良传统,乔十光先生就自觉地继承了这一优良传统,又广泛学习西方现代艺术,从而成为一位有“想法”的画家。有“想法”就是注重形式感,有“装饰头脑”,用“装饰思维”来观察,写生,创作,欣赏。装饰画要求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与生活拉开距离,要求“陌生化”,美化,给人以审美享受。你看他画中的傣女、藏女、苗女、女人体,以及上述江南水乡、巴黎老巷,都是那么美,简洁明快,美化加工,适合画面,节奏感强,富有装饰性,都是高品位的装饰画,给人以审美享受,显示出大家风范。
乔十光先生漆画创作都要经过两次飞跃。先是观察、写生,他一有机会就外出写生,一去数月,不遗余力,如同拼命三郎一样,每次都满载而归。回来后再将其整理成装饰画稿,这是第一次飞跃。这次飞跃主要靠“装饰思维”,简化概括,变形夸张,整理加工,力求有他自己的装饰风格,这是艺术与非艺术的根本区别。画稿搞好了,创作就完成了多一半,就能得到60、70分。可惜我们现在看到的很多漆画连画稿都不过关,稿子不过关,就匆匆上漆,必然造成浪费。
将装饰画稿“翻译”成漆画,这是第二次飞跃。这次飞跃主要靠“漆艺思维”,千方百计满足漆的要求,适应漆艺,利用漆艺,充分发挥漆艺之美,这是漆画与非漆画的根本区别。这次处理好了,如虎添翼,这幅漆画就大功告成了,能得到90多分,一件精品就诞生了。

综上所述,乔十光先生的漆画,漆要大漆,画要装饰,两次飞跃,漆、画结合,必然不同凡响,必然产生精品,这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事,用不着争论,用不着承认。你看“福建线面”、“傣女梳妆”、“泼水节”、“青藏高原”、“小桥流水人家”、“蒙马特白房子”、“甘孜寺印象”、“宏村月塘”等画,都堪称精品,一个画家能画出这么多精品,实属不易!我看到这些画,心中不禁产生“审美的狂喜”,众所周知,只有“有意味的形式”才能让人产生“审美的狂喜”,而“有意味的形式”不正是当前各国画家孜孜以求的吗?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