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设计价值论》:设计的哲学高度

  • Update:2012-03-12
  • 袁晓莉,海南大学艺术学院
  • 来源: 《装饰》杂志2012年第2期
内容摘要
作者:李立新
出版社: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
内容摘要:《设计价值论》一书以全新的设计研究视野,从哲学的高度阐述了设计的价值意义以及实践意义,涉及设计最关键的问题,准确地揭示了设计艺术的本质;对于设计学研究来讲,该书从价值论视角出发,不但颠覆了设计界多年来的理论界定,而且开辟了研究的新走向,这必将开拓出设计学科甚至整个艺术学学科研究的新境界。
关键词:设计、设计价值论、新视角

        由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出版的 李立新教授所著《设计价值论》一 书,将设计艺术建立于认识论的哲学基础之上,以价值论来指导中国设计的理论与实践研究,从设计价值本体、设计价值学说史以及设计价值实践三大板块,建立了一个完整的设计价值论体系,是我国第一部系统研究设计价值论的学术专著。这对于中国设计的现代转型研究、各类设计问题的解决,都具有前沿性和现实意义,并为今后的设计研究提供了新的视角和多方面的思想理论基础。
一、价值论:设计研究的新视角
        该书具有全新的研究视野,涉及设计最关键的问题,它不仅突破了传统的设计研究思路,而且拓宽了研究领域,填补了设计在高层次研究方面的空白。不只在国内设计研究领域,在国外也未见相同的设计价值论视野。特别是该书注重立足于现实生活与社会的设计价值判断,从设计价值的思辨性到设计价值的实践性,从设计价值的传统性到设计价值的现代性,从设计价值的单一性到设计价值的综合性的全面整体研究,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 和应用价值。
        作者把价值哲学理论引入设计研究领域,以新的角度准确地揭示了设计艺术的本质,从原始意识中发掘设计及其价值根源,由此下及设计各类型,勾画出中国设计价值发展的独特路径,这是一个未有系统提及,未有深入探讨的新论题。
        该书以此为开端,从思维及其发生学的角度,探及设计价值产生的必然性,并从中西设计价值比较中,对各自的独特性作出说明。设计价值的哲学研究,不是纯粹的认识或凝神关照,它不仅能够阐明设计的意义,为设计活动提供更广泛的思维空间、更丰富的文化价值资源, 同时也丰富了哲学价值论的内容,拓展了哲学的实践视野。设计价值论研究的意义:

        首先在于将设计提升到一个哲学的高度。哲学是人学最核心的精华,是文化积淀与时代精神结合的产物,它不但在认识论和本体论上表达人对世界的理解方式,同时也通过这种表达揭示着人对他所处世界的理想与追求。而价值学说一度是哲学的中心,是表征主客体相互作用及其关系的哲学范畴。因此,设计作为人类人化自然的活动脱离不了哲学的影响,设计最本质的问题就是价值问题。
        其次,反映出设计学科领域内部的学术自觉。进入21世纪,随着经济全球化和信息产业的发展, 我们熟悉的现代设计体系正在步入一个高速发展的转型期。它赖以生存的社会形态、生产基础、系统结构、运行方式都在发生着前所未有的巨大变化。这迫使我们必须对现代设计的一系列概念、方法、工具、意义重新认识,重新理解。同时,这些变化也导致设计艺术相关的价值问题突显出来。诸如设计的环境污染问题,设计资源有限问题,信息技术的负效应问题,人的内心情感的失衡问题等,成为一个时代性、全球性的设计文化问题。它们早已不再是中西文化的冲突,而是一个世界性的设计价值观的激烈冲突,不论是中国还是世界其他地区, 都处在这一深刻的设计价值观的变革、转型和重建之中。对中国设计而言,旧有的中西设计价值观的冲突未曾解决,新的矛盾冲突接踵而至。面对这些新旧交织的难题,面对错综复杂的设计现象,作者认为传统的“功能论”认知方式和“本质论”二分合一的研究方法已显得无能为力,而立足于人及其社会生活实践,寻求一种新的更广阔的理论视角,从“大设计”的宏观角度来坚持人的生活与自然的和谐,坚持设计的道德维系,坚持创造生活的终极目标和原则,以设计哲学的高度,将设计的生活价值、和谐价值、伦理价值中的精神实质具体化才能化解这些矛盾。
        第三,从设计实践出发,探索设计价值体系的建立。作为设计理论与实践研究的范式革命,《设计价值论》并没有把我们的视线引向玄奥的概念,引向哲思的抽象领域,而是让我们去关注现实的设计问题。全书十章从设计价值的一般理论、设计价值的冲突到设计价值的重构,全面阐述了关于设计价值的知识体系。作者紧扣主题,用价值哲学的角度透视一切的设计现象与本质,就设计价值的类型与层次、核心与边界、形成与互动、认知与实现、批评与判断、冲突与重建等问题,在纵横捭阖的历史时段与宏阔广袤的空间领域中,对建构科学的设计价值论做出了系统深入的阐述,并从哲学依据、核心观念、多元取向和生活判断四个方面创造性地建构出一个切实的中国设计价值观世界。
二、学说史:设计价值历史的构建
        李立新教授在讨论设计价值的演化时,将注意力集中在设计所反映出来的人的价值观念和社会、生活、思想以及设计所承担的政治、经济、文化的意义上,立足实践, 运用形而上的价值论阐释历经数千年、内容壮观、丰富而深厚、多变又统一的设计历史演变过程,也为设计史研究开辟了一条崭新的途径。
        该书在第六、七、八章中分别论述了中外传统设计价值观念的演变以及工业革命以来西方200年现代设计重要的代表性价值思想, 这里以第六章“中国设计史上的价值观”为例。同样是对中国传统设计史的叙述,它的章节重心和叙述方式都与以往有所不同:多元的先秦、系统的秦汉、开放的魏晋隋唐、互动的宋元以及更新的明清设计价值观。作者采取了一种大历史的框架,以勾勒设计历史的轮廓、阐释其整体特征为限,将中国设计价值观从历史的维度区分为五个渐次演进又相互关联的阶段,进而概括出中国连绵不断的设计历史的总体特征。在这个有机的整体中,读者便能俯瞰到设计历史起伏的群峰,理出清晰的脉络。这个大历史观的结构,便是以价值观念与价值取向的转型与冲突来把握,以此左右设计演进的基本规律,定位设计历史的转折与划分。并且,中国的造物设计迥异于西方,在造物制度、形制、装饰、思想等方面均有历史殊相,抓住设计的意识源头——价值观念,便可理清造物艺术的逻辑发展与动态的民族文化心理。
        作者围绕于此,在本章的每一 小节中又概括出最精炼、最突出的时代价值观,将造物传统予以解构,还原到富有流动性的思想观念与原则,不但架起造物形态的设计与非物形态的价值哲学之间的通径,还揭示了过去不曾言及的中国设计的式微机制。从先秦伊始,诸子百家借用设计实例阐发各自的政治主张,基于器物及成器活动所带来的社会效应,对器物的价值、发展的一般原则、成器观念等问题展开了多维度地深入反思和探讨,确立了先秦设计的现实基础和基本价值信念;秦汉是造物设计规范的完善时期,以儒道互补突出儒家伦理价值的方式,形成广博的设计价值思想体系,呈现出重整体、重秩序的价值模式,采取多层结构、动态循环与平衡稳定的价值取向,由此造就了秦汉雄厚、宏大、日新的设计实践;魏晋隋唐一大变,由于中国造物传统与外来民族艺术的相通交汇,造物风格发生巨大转变,设计价值思想以一种开放的状态升降起伏,使中国设计进入真正的艺术自由和生活的创造,新价值的重构冲破了一千多年的礼乐壁垒,改变着中国设计价值的走向,也改变了我们的视角。宋元上层社会与下层生活文化间的互动,不同民族价值思想的冲突与融合,使设计价值形成了一些新的特征与内容,加剧了新与旧、本土与外来之间的影响与转化。作者还将目光投放在明清早期工业化生产的一般设计价值的更新与转折,清晰地洞察到重情趣与趋俗化、大众化与商业化已消解旧有的价值观念,变为我国近代设计价值失落的前奏。
        设计价值学说史所透现的价值观与价值取向是一个学者、一种学说的历史观的最本质的展现,对于设计历史及理论研究中不同视野的鼎立,重要的不在于具体的分析和方法上的差异,而在于其背后的价值观的不同,如此才能站在社会变化与人类历史的观点对自己的文化与生活做出建设性的检讨与评论,使设计学真正具有鲜活的、历史的科学意义。
三、实践论:设计价值的冲突与重构
        该书一开篇,作者就指出当前中国设计艺术处在传统的价值观念几乎完全丧失,新的设计价值观还未形成,而西方的设计价值观处于一统的局面,这导致中国设计艺术缺乏自己的主导价值观,不利于中国设计在日益剧烈的国际竞争中获得成功。也就是说,作者所关注的是:面对现代性困惑和价值危机在即,中国设计如何应对,如何解决,如何转型;当面临中西冲突、传统与现代冲突、中心与边缘等冲突的文化问题,中国设计价值观又如何相容、并蓄、转化?这是中国设计艺术实践迫在眉睫的重大课题。该书第九、十章的重点正基于此,作者在分析价值冲突与矛盾的表现与实质之后,提出重构当代中国的设计价值体系,以“共生”、“互惠”、“杂陈”结束长期的矛盾对立与抗争关系,从当前的社会生活实践出发,建立一个开放的设计价值体系。
        价值观不是一种先验的存在, 而是在实践中不断被构建形成。作者犀利地洞察到在19世纪末期中西方的设计冲突中,最引人注目的不是生产方式的差异性,也不是冲突中不对称的事实,而是在竞争中的双方设计价值观的冲突,其结果导致中国设计价值观的衰落。这种衰落与冲突,在作者看来,是一种必然,也是有益的,是社会与文化转型的必需,是设计从手工业转向工业化的必要,具有积极的社会生活意义和设计实践意义,也是人类社会、生活、设计、思想发展进步的具体表现。
        而在这些重重冲突之中,归根到底还是设计价值准则的冲突,究竟是以设计的功能性还是艺术性为价值准则,是以文化的普遍性还是特殊性为价值准则,这成为价值冲突的焦点,由此产生出一个又一个实践难题和理论难题,而作者转换到价值逻辑的角度来审视判断,从实践性、辩证性、主体性和生成性寻求新价值开始,基于一种现实针对和实践意义的态度与胸怀重构中国设计价值体系。
        作者独辟蹊径,还提出了一个新的角度,即是否应该从中西设计价值观的外在关注转换到中国设计主体与时代、社会和民族间的内在关注,是否需要建立一个文化契约?这也是《设计价值论》留给我们最值得思考与启示的问题,这个命题本身就足见其立意深远了。作者经过深思熟虑做出了最为理想的文化契约与新的价值观的设定:尊重不同文化、追求社会和谐、注重伦理关怀、讲究生活情趣、建立文化上的共生互惠。这个文化契约不但抓住了价值观念从传统向现代转换这个关键,以发掘中国设计传统思想资源为基础,而且着力凸显设计价值变化所应有的方向——服务于人,重构出在新时期设计价值应该具备的终极意义与理想状态,同时也是对化解当下中国设计遭遇寻觅了一条最为适合的路径。
        设计价值学说的提出是与作者从事长达30年之久的设计教学和实践研究分不开的,李立新教授是一位富有文化责任感和时代现实感的学者。近10年来所撰著作,从《中国设计艺术史论》、《设计艺术学研究方法》到《设计价值论》,论旨宏广,思想深邃,不仅体现精深的学术涵养与独到的理论见地,而且对当代的新旧说法都能客观地做出正反面的检讨与省思,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国设计研究所达到的深度和广度。对于设计学研究来讲, 运用价值论视角,不但颠覆了设计界多年来的理论界定,而且开辟了研究的新走向,这必将开拓出设计领域甚至整个艺术学学科研究的新境界。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