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设计为人民服务》:北京城市公共服务设计个案

  • Update:2010-06-02
  • 海军
  • 来源: 2010年第6期


        大多数情况下,当我们讨论设计的主动性如何应对设计和服务的问题时,设计师自身也被“设计和服务”关系所质疑。就像尼格尔•怀特利在其《为社会的设计》一书的前言描述的“1980年代,我们目睹了一个设计疯狂的十年。比如,英国在这十年的过程中设计产业每年以大概35%的比率增长。在同一时期的经济收入和利润则以三倍的速度的增长。‘设计’作为一个名词或动词每天都被反复提及。‘设计师’作为一个形容词意味着声望和期待,有时候也包括失望;同时‘设计师’作为一个名词是一种新的职业名誉,和出现在无数杂志的显要位置、闲谈专栏和电视脱口秀中的明星一样。” 今天,设计评论家杰里米•梅尔森(Jeremy Myerson)哀叹这样的事实,“设计变成一种对社会进行分割、排斥的武器,大量好的物品和服务似乎这个社会中的大多数老百姓无关。” 设计的这种角色必须马上被反思。设计师E.H.K.亨瑞(E.H.K.Henrion)质疑目前普遍流行的把设计看作是“少数有钱阶级的一种雅皮式娱乐”观念,反思为什么“设计师在经济中的位置如此重要,而在社会中却并不如此。” 设计教育家约翰•伍德(John Wood)作出过这样的谴责:“••••••‘风格’和‘图像’更多的是提供直接性的、强制性的修辞而不是持久性和效率。但是对于有责任感的设计师而言,那种为粗鲁甚至危险的技术而进行美化的创造现在应该被视为不可接受的任务。从消费主义、民主和技术之间的关系考虑,这是一些根本性的问题,如果我们想要避开这种深渊,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对此作出认识。” 这些认识也被建筑师大卫•克里佩菲尔德(David Chipperfield)认同:“像美国和日本(英国),热情地追求一种自由市场体系,而放弃它的应该更加宽泛的道德和责任感。当设计师也这样干的时候,被单纯的作为消费主义的一个工具而产生作用,他们的地位就是非常值得怀疑的。当前的困境已经在给予建筑师和设计师一个重新思考他们的角色的机会。”

        帕帕奈克更是在1970年就号召设计师好好考虑他们的权力和影响力之间的关系,提议为设计发展提供有效的计划——一套设计优先发展六计划。第一优先“为第三世界设计”。帕帕耐克计算将近30亿人需要一些最基本的工具和设施,而设计对于此应该有巨大的使命感。第二优先为行动不便,身体有缺陷和丧失能力的人进行设计和培训。“为医药、外科、牙科以及医院设施进行设计”是帕帕耐克提倡的第三优先设计的领域。医院里的器具都是一些非常糟糕设计的东西——“大多数医用工具,特别是神经外科,简直是难以置信的粗糙。” 他的第四个优先设计的权力是——“为实验性的研究进行设计”——帕帕耐克持续的对于糟糕设计的工具进行了批判:“数以千计的研究实验室,大量的研究和实验工具是非常陈旧的,粗糙的、临时性的和高花费的。” 为艰苦的环境下提供生存的设计,比如南极和北极的冰川地带、水下、沙漠或者其它空间——‘为边缘条件下的可持续生命过程提供系统性的设计’——是第五类需要优先进行设计的领域;最后一个需要优先设计的领域是——“为突破性的概念、设想进行设计”——这也可能是为激进设计提供的借口,它重新思考生活系统和未来计划,而不是在守旧的路线上去对现有的产品进行重复,或者只是在越来越多的物品系统中提供一些简单的系统性的“附加”设计和添加一些额外的小部件设计,而不是重新思考和分析最基本的问题实质。

        但是,帕帕奈克的设计倡导和惠特利的反思在二十年后的今天仍然没有获得根本性的改变。不但设计在公共领域和社会层面的效应甚微,甚至设计作为一种服务所诉诸的商业策略也并未让设计占有主导性的位置。设计师既未能在商业的语境下表现出充分的控制、反思和应对商业要求的主动性,更没能在社会和公共领域实现出更多的设计效应。

        2009年7月至9月,中央美术学院许平教授和笔者第一次尝试以服务设计的理念进入公共事务的研究、分析和设计思考,这个由研究生、进修生参与的公共服务设计项目第一阶段成果为一本《设计为人民服务》的设计手册。某种程度上,这是国内目前以公共服务设计的理念、策略和立场实施的第一个项目。项目计划有三个基本前提:1、设计如何实现社会效应,在公共生活系统层面上产生它的作用和价值;2,公共服务设计的视角如何进入中国城市发展的现实与公共生活日常实践的真实;3、设计在为公众服务的立场上如何可能。
 

1 2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