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中性的包容 妹岛和世和扎哈·哈迪德

  • Update:2011-03-02
  • 方振宁

中性的包容 妹岛和世和扎哈·哈迪德

在一个全球化的时代,还强调文化的地域性,把一些文化现象分为“东与西”似乎有些落伍。但是对于日本的妹岛和世(Kazuyo Sejima)和英国的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来说,他们的建筑设计风格,在全球化的时代还没有到来之前就形成了,而设计风格的形成显然和东与西的地理位置和文化背景有关。 


我写过好几篇关于妹岛和世和扎哈,哈迪德的评论,可是从来没有把她们两放在一篇文章中写,更没有进行过比较性研究,这篇短文就算是一次“快餐”。 

在世界建筑的历史上,尤其是近代史上,女性建筑师从来也没有像今天这样左右着国际建筑的方向,或者说引领潮流,妹岛和世和扎哈,哈迪德一东一西,其风格显示为一静一动。 

妹岛从她早期的作品开始,就一直显示着静谧,朦胧,超薄,暧昧的特征;而扎哈,哈迪德则是激烈,高速,像狂飙,像海浪一样袭来。那种激情和速度显示着一种强烈的欲望,而身材彪悍,性格鲜明的扎哈,如果她的设计不是那样?那倒让人意外。妹岛瘦弱,安静,不具供人欣赏的体型。这几年的穿着开始时尚,而在此之前她的穿着总和她的建筑设计不搭调。 

如果你在扎哈面前提出她是伊拉克建筑师,她会立刻给你纠正说她是住在伦敦的英国人。而妹岛相当的寡言,即使在被迫接受采访时,也是她的搭档西泽立卫比她善言。不过这些都不会影响到外界对她们设计作品的评价。或许会与她们二位的设计风格产生某些联想。 

静与动 
单看设计,我们完全看不到扎哈,哈迪德的女性气质。这种超凡的气质,在她学生时代的习作上就能看到,而外界第一次向她投去吃惊的眼光,可能是上世纪80年代,她在参加香港的一次概念投标设计上得奖开始的。扎哈早期一些受俄罗斯构成主义影响的纸上作品,得益于他的老师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的教诲,在20多年之后的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上展出时,仍然清新无比,那些跃然纸上的激情,如今丝毫未减。我们把她的风格定为中性,那是因为把她和男性气质比较之后发现,他把男性建筑师的设计远远抛在后面。她的处女作诞生在德国和瑞士的边境---维特拉消防署,后因不好用而改成椅子的陈列馆。虽然那件作品并不大,但那是扎哈崛起的象征,而到了中标德国的科技中心时,国际建筑界才感受到她的凶猛。以后她为中东地区设计的项目,已经在气势上和当地的文化传统和习俗有了有机的链接,比如阿拉伯的书法,从来都是那样有节奏和有节制。 

妹岛和世属于“菊竹流”,这是我创的名词。看看菊竹清训和他那些追随者的业绩,就知道菊竹是一位导师。日本的建筑人和媒体人在上世纪70年带就操盘,选定主推丹下健三,认为他是日本民族风格的代表者,而谁也没有想到,1965年最先进入菊竹清训事务所的伊东丰雄继承了菊竹的衣钵,1971年自立门户,之后伊东的粉丝妹岛和世出于蓝,她从伊东事务所1987年独立,成名作是再春馆女子寮,1995年和西泽立卫共同建立SANAA建筑事务所,这是一种奇妙的组合,SANAA建立之后,妹岛和西泽还分别保持着自己独立的事务所,需要合作的时候才用SANAA的名字。 

前不久,东京有名的现代艺术名所小山登美夫画廊破例举办了日本当代建筑展“建筑之前建筑之后”(2009.8.1-8.29),参加者是:菊竹清训,伊东丰雄,妹岛和世,西泽立卫和SANAA,清晰显示了“菊竹流”这条脉络。但我觉得还应该有石上纯也,他是2004年从SANAA独立出来,其风格和妹岛和西泽如出一辙,据说,是石上给SANAA带进了新鲜血液,那就是植物和建筑的概念。 

把妹岛划在“菊竹流”中,是对历史文脉的一种审视方式,其实在世界建筑界,人们早已知道妹岛的风格是独立的,即使不说也承认那是“妹岛流”。 

中性“妹岛流” 
“妹岛流”最明显的特征是中性化。所谓中性化文化特征,本来就是东亚文化的传统。比如佛陀和菩萨都是中性的,他们的身体和器官都没有很强的性别特征。而当代日本建筑师在建筑风格上突显的中性化,是一种静静蔓延的美学。在视觉上显现为:虚无,白,无边的空旷,冥想,半透明,暧昧,无性,没有明确的边缘,恍恍惚惚,淡到极致,超级薄,飘渺如云。 

妹岛不是日本的“海归”,完全是本土派建筑师,可是她比那些日本的“海归”建筑师更国际,从妹岛参与国际性投标屡屡获胜,和2004年获得威尼斯建筑展最高奖金狮奖,以及被指名为今年威尼斯建筑双年展总策展人来看,妹岛和世已在世界建筑领域快步上升,走上世界建筑界最高奖美国的普利茨克奖(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的舞台只是时间问题。 

SANAA在海外的代表作品有:托雷多美术馆玻璃艺术中心(2006),为德国工业改造区矿业同盟设计管理学院(2006),纽约新当代艺术博物馆(2007),和正在建造的瑞士联邦工科大学洛桑分校学生中心。这个中心如同一个悬空的丘陵,利用者可以从任何一个方位走进这个空的场所,你可以走上丘陵自习功课,也可以在有斜面维合的空间里听音乐,从餐厅可以远眺湖泊,这是一个巨大的混合的空间,它在地理的高度上呈现着中性,即不是平地,也不是高山,而是居于两者之间的丘陵,中性吧? 

女性身份的设计者,其作品走向中性,那是一种超越还是自觉?在妹岛那里是自觉。那么如何界定女性风格呢?这很容易让我们想到女性喜欢装饰和诱惑,被观看和挑逗,这些都是女性天生的资质,她们最在意的是别人如何看自己,甚至是期待跨越她的作品去注意她本人,这些在妹岛和扎哈那里都没有,有的只是中性的包容。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