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2011秋冬纽约时装周特别报道——八天过后,你还记得什么?

  • Update:2011-03-08
  • 王未末
  • 来源: 《外滩画报》http://www.bundpic.com
内容摘要
本季纽约时装周好像按下了快进键,忙于赶场的观众们根本没有思考的空间。另一方面,值得记取的看点真的有那么多吗?也不尽然。事实上,真正令人印象深刻的变化屈指可数,最值得一提的只是那些革命性的面料和装饰而已。
 
        太快了,距离发布早秋系列才一个半月,又到了设计师们递交秋冬论文的时间。太快了,上一季的色彩主义和1970年代美学尚未消化完毕,又有新一轮的潮流等着零售商们去解读,去分析。太快了,对一天要看8场秀的时装编辑来说,前一场发布会还余音绕梁,下一场就箭在弦上,哪里还有思考的时间?
  如同被按下了快进键——这就是本季纽约时装周给人的最大感想。
  作为时装周前两日备受瞩目的发布会,Jason Wu的秀在切尔西的一家画廊里进行。“巴洛克式的美式休闲装。”他这样形容一系列线条柔美的高腰裤和长袖裙。修身的大衣和奢华的用料符合Wu一贯的高标准,但因为加入了至少15种不同的蕾丝,该系列的皇家感更为强烈,灵感据说来自一本记录凡尔赛宫25年翻修史的书籍。Wu的蕾丝时而是法兰绒大衣袖子上的一段点缀,时而镶嵌在红色丝绸衬衣的正面,就像一个月前他在早秋系列里所做的那样。
  尽管在座的时尚人士离场时几乎个个面带微笑,但恐怕到了时装周的后半程,没有被他们抛诸脑后的也就只有镀金镜子铺成的伸展台,和模特头发上的金漆了。时装周越来越像是时尚界的集体记忆,里面充斥着太多被所有人遗忘的东西。
  能被人记住的,大都出现在了微博里。同一天做秀的Alexander Wang和Joseph Altuzarra先后席卷了2月12日的微博。前者的皮草支架太阳眼镜和拖着舌头的高跟鞋被广为转载,后者的“破碎”半身裙和派克外套同样不甘示弱。交情甚好的两人甚至默契地推出了类似的菱格纹衬里斗篷,似乎在进行一场无形的比赛。
  “隔天凌晨,我能记住的只有Joseph Altuzarra和Alexander Wang的各两套服装。”《纽约时报》的Cathy Horyn在评论中如此写道。“Wang的是一件斗篷和一条黑色皮裤,Altuzarra的是一件皮草边尼龙茄克衫和一条格子连衣裙。事实证明,这四件衣服足以代表两位设计师对2011年秋冬的全部想法,再多便是多余。”
  好吧,挑剔而健忘的人们,八天过后,你们都记得什么?

新鲜感只持续一季
 
  如果观众的选择性记忆只能容纳一场秀的空间,Marc Jacobs斥资100万美元的大秀肯定首当其冲。对于覆盖全场,耗费8天时间打造的塑胶材质软壁墙面和圆柱,每个观众都可以有丰富的联想:香艳的闺房,豪华的牢笼,抑或是1950年代高级沙龙的更衣间?在后台,Jacobs称新系列的出发点为今冬屡受雪灾的纽约,算是给了遍布全场的极地冰蓝色一个合理的解释。
  上一季,设计师将嬉皮奢华的风骨融入设计之中,春夏系列犹如鲜艳夺目的色彩篇章, 颇有Yves Saint Laurent和54俱乐部的味道。时隔半年,Jacobs转宽松为紧致,款式大多为铅笔裤裙、连肩袖、高腰线以及过膝长裙,配上1960年代太空时代风味的帽子,让服装极富造型感,收腰的轮廓向Cristobal Balenciaga时代的定制服致敬,奇异的搭配还有两份性虐的味道。色彩方面,酒红、松绿、海军蓝、棕褐和黑色演绎出饱满的冬季色彩。
  和以往一样,Jacobs的灵感来源从不单一,因此没人怪罪几条色彩丰富的圆点裙照搬自两年前的Marni,而蕾丝裙又和2008年秋冬的Prada撞衫。Jacobs的聪明之处还在于他使用了大量合成面料,顺利地中和掉了50年代廓型的陈腐感。“我希望这些女孩看起来严肃又守纪律,全身都被衣物覆盖得紧致完美。我不希望她们的打扮太随性马虎。”Jacobs说。每一次他都说得言之凿凿,但你知道一季之后连他自己都不会记得自己说过些什么。
  在时尚界,新鲜感往往只能保持一季之久。几年前在万众期待下复辟的Halston时装屋,如今早已卡在瓶颈不能自拔。由Marios Schwab设计的新系列,不仅和他的前两季作品如出一辙,甚至和Halston本人在1970年代末期推出的作品也没有多少出入。布置为迪斯科舞厅(伴随着Donna Summer的撩人歌声)的展示也无法为平淡的服装——象牙白的羊绒高叉裙、橄榄绿的雪纺斜肩裙——增加筹码,一动不动的模特们站在舞台中央被围成一圈,气氛不可谓不尴尬。
  Olivier Theyskens执掌的Theory平价成衣线会不会有相似的命运?为了证明自己在设计曲高和寡的高级服装之外也能胜任实用主义风格,Theyskens抑制了过去作品里挥之不去的年代感,虽然此系列的中性运动上衣、和服袖外套、宽身裤和过膝长靴依旧保持着一定的黑暗哥特味道。他将长款如僧衣般的外套和性感短裤搭配在一起,直筒光滑面料的裤子和时髦的马皮大衣都是直接在模特身上进行裁剪的。这位昔日时尚界金童能否东山再起?还需时间鉴定。

国家二队与国家一队
  “今天你还当红,明天你就出局了。”每个看过《天桥骄子》的人都能把这句台词倒背如流。眼看时尚的钟摆加速运转,很多东西就和大垫肩过时得一样快。荣任纽约时装周大本营不到半年,林肯中心也已经失去了吸引力。这么说似乎言之过早,毕竟,时装周从布莱恩特公园搬来这里方才半年时间。但是,任何一个去巴黎大皇宫或杜勒丽花园看过秀的时装编辑都能告诉你,纽约这边的氛围有些让人失望。想象一下,当你穿过达姆罗希公园搭建的临时帐篷走向秀场的时候,不断地被四周的标示牌、摊位和横幅打扰,它们叫卖的不是Ralph Lauren或任何时装大牌的名字,而是Maybelline、Tresemme和(最最不协调的)DHL快递服务。更不用说随处可见的那些闪闪发光的赞助商提供的轿车,初来乍到此地的人多半会以为自己来到了一间汽车展厅。
  “总有人需要为梦想买单。”Neiman Marcus百货时装总监Ken Downing调侃道。其实几年前小卖部首次入侵布莱恩特公园时就有人这么说,问题在于,林肯中心难道不是艺术的殿堂么?当然,时装设计能否归入艺术的范畴,那将是另一个话题。可以肯定的是,商业化的洗礼令时装秀的美感大大降低,新装无论造型得多么美不胜收都被拆解为一件件商品来看待,这对自诩艺术家的设计师来说绝非喜事。与此同时,就连穿梭于秀场间的人群——不是穿着夹克衫就是一身灰——好像也不如往日光鲜了,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时装精们一夜之间都去了波西米亚的切尔西,或是投奔Milk Studios和Center 548。
  至于设计师,尽管Michael Kors、Diane von Furstenberg、Vera Wang和Carolina Herrera等纽约时尚圈中坚力量仍响应组委会号召坚守阵地,但更多在林肯中心举办发布会的都是Callula Lillibelle和Mandy Coon等你从未听说的名字。正如《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Teri Agins所言,在这里做秀的“只是国家队二队而已”。
  作为“一队”的核心人物,Donna Karan本季告别了位于西区的御用秀场,转而在切尔西一处较为宽敞的仓库举办发布会,只不过该场地闷热异常,坐在镁光灯下面的摄影师都出汗了。当模特们穿着厚重的马海毛针织裙装和饰有剪羊毛滚边的泽西连衣裙出场时,室内温度顿时骤然升高10℃。
  如同希区柯克电影里的女主角,Karan的秋冬女郎梳着高高的发髻,服装上充满褶皱的处理:雪纺或毛线衫斜剪后被装饰在细窄裙装外面,紧身连衣裙加上皮草的袖子,或者褶皱裤装从上至脚踝逐渐变细;颜色以灰色等中性色调为主,闪闪发光的珍珠如亮片般使衣服带有耀眼的光泽。和许多设计师一样,Karan在大衣上玩了不少花样,包括双面毛毡和绵羊毛的款式。在后台有记者问她此举是否与纽约今冬的极寒天气有关,她解释自己主要想做的是衬衫与及膝裙的搭配。“你在衬衫和及膝裙外面穿什么呢?”她自问自答,“大衣。”

观众记住了什么?
 
  显而易见,2011年秋冬的纽约会是各种外衣的世界。举例来说,Rag&Bone的学院风外套和字母卫衣,Y-3和Tory Burch的中学生格纹均有望成为各大杂志推荐的热门单品,其余的则都不太重要。忘了也就忘了。
  在纽约时装周的八天过后,你或许会记得Ralph Lauren的远东系列。当然,你可以将之视为大师对中国顾客的取悦,毕竟在征服了麦迪逊大道和圣日耳曼大道之后,Lauren很有可能将开设最新旗舰店的目光瞄准东亚市场。但是抛开这些商业考量,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是Lauren过去几季来最美的系列。模特耳戴红珊瑚,颈饰碧玺,脚蹬红漆,开场是白衬衫加羊毛裤、男士剪裁的鸡尾酒装、耀眼的绸缎女士衬衫、光滑皮革吊颈裙、卢勒克斯开司米窄身裙和平绒绗缝夹克,栗褐色羊毛大衣让人想起1920年代的上海——人们只穿黑色和白色。中场以绣有幻彩龙的中山装打破一片朴素,最后以镶有胸针或珠宝的黑色晚装作为闭场。
  对于那100个有幸参加了L'Wren Scott发布会的来宾来说,他们或者还会记得女主人提供的免费午餐,一盘美味的鸡肉馅饼。这是Scott的拿手好戏,满足观众胃口的同时,她也让他们大饱眼福:从柠檬色到天蓝等大量女性化的色彩,其他地方你看不到的那种长袖迷你裙,大衣的肩头绣着珠片,套装的一侧还装饰有漂亮的丝绒蝴蝶结。此外,Scott还推出了一系列包鞋配饰,高跟鞋的系带沿着小腿肚一直爬上去。
  但时尚的历史会如何看待2011秋冬纽约时装周?事实上,不去看那些华丽的做秀元素和潮流噱头,本季最让人欣喜的改变当属那些革命性的面料和装饰。Oscar de la Renta的东方刺绣和拼接面料,Marc Jacobs 带有闪光感的胶质连衣裙都是个中翘楚。在极简主义盛行两季后,Jacobs、Rodarte、Prozenza Schouler和Francisco Costa的新系列为时尚界打开了新思路。
  比如,Jacobs的无纺布和合成面料——涤纶衬衫,人造皮草和鳄鱼皮——都成功地为他想要的1950年代刻板紧绷的效果服务。如果你想要一条完美熨烫的水手裤,混纺军用羊毛就是你的选择。但是话说回来,面料创新对时尚的贡献不仅在实用方面,还在设计上;很多时候,新型面料的出现都为设计师的想法开拓了疆域。接受了几天层叠搭配的狂轰滥炸后,Calvin Klein样式简单的金属色背心裙让人眼前一亮。Francisco Costa不仅把当下时髦的运动元素融入设计中(羊驼毛汗衫、连衣裙上灵感来自棒球外套的棱边),他使用的面料如复古提花、丝织品和羊驼呢等还有种不可思议的质感和金属光泽。
  如果说Costa的实验是未来主义的,那么Thakoon、Rodarte和Proenza Schouler的面料研发就是将传统和革新结合。Thakoon Panichgul使用了马塞人的花纹和颜色;Laura和Kate Mulleavy姐妹捕捉到了田野草原的自然色,当然还有长裙和高领;Proenza Schouler的设计师Jack McCollough和Lazaro Hernandez则重现了印第安人的Z字提花羊毛毯。
  如今最富新意的印花和提花均由电脑打造,通过改变传统的方式,就有可能引领设计师创造出革命性的时装。而这就是大家在本季Proenza的秀上看到的。这场秀及其背后的创意过程,值得时装编辑们在去往伦敦的航班上好好回味一番——要是他们还没累坏的话。
  (实习生农羽青、王韵对本文亦有贡献)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