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设计领域T形人才的入侵

  • Update:2011-12-04
  • 沃伦 贝格尔著,李馨译
  • 来源: 《像设计师一样思考》

设计领域T形人才的入侵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严禁一切转载

      设计师米尔顿•格拉塞(Milton Glaser)向我们讲述了他童年时的一段经历,展现设计师们是如何看待周围事物的。那是小格拉塞生病后的康复期,当时他卧病在床。他说:“每天早上,妈妈都给我端进来一块木板和一大块粘土,而我的任务就是白天建造一个完整的村庄——我的眼前总会呈现迷人的景象。到了晚上,我又会用锤子把它们捣毁——因为第二天我将重建。我认为这事对我的康复起了不小的作用,因为它给了我期待:每天我都可以再造一个世界。”
      用自己的双手创建属于自己的世界,这在设计师中并不罕见,童年的他们常常是那些躲在地下室里修修补补的小发明家们。例如,少年时的维斯•贝阿尔(Yves Behar)想设计一款即可滑雪又可冲浪的器具,于是他就创造了一款可以在结冰的湖面上借助风力滑行的木板;特立独行的英国设计家托马斯•赫斯维克(Thomas Heatherwick)六岁时画了一个内带悬空座位的雪橇草图,多年后他解释了自己当年的想法,“为什么每次滑雪我的屁股都要受伤?”迪安•卡门(Dean Kamen)童年时就在父母的地下室里借助音频和视频设备上演了一场灯光秀(他在这方面天赋异禀,少年的他已经受美国纽约博物馆所托为其设计灯光秀表演)。
      但专业设计常常不是一个独立的差事——不像那些独立艺术家,设计师们必须常与客户会面并与生产部门合作——即使是那些内向的年轻创意人,都会成长为大方外向的成熟设计师。他们通常拥有双重性格:一面是冷酷的书呆子,另一面是深入社会的弄潮儿。
      最优秀的设计师对所有事物都有兴趣,这有时会使他们看起来不够专心。罗得岛设计学院(Rhode Island School of Design)的教授约翰•梅尔达(John Maeda),同时也是一位著名设计师,他说自己在上学和事业前期,“一直在做不同的事。”——梅尔达喜欢平面设计、计算机科学及物理学——“我的老师曾经责备我说,‘约翰,只做一件事。’这是好奇下的诅咒。这看起来是错误的。”
      但对设计师来说,这并没什么错,实际上他应该通晓他将面临的一切挑战的范围。正如五星集团的贝鲁特(Bierut)所说:“不是所有事物都关乎设计,但是设计必须关乎一切。”

      即使设计师们喜欢涉足各个领域,但大多数设计师仍擅长某些特殊的设计技能——如平面设计或工业设计。根据IDEO公司行政长官蒂姆•布朗(Tim Brown)所说,最优秀的设计师可以称为“T形人才”。他解释说,这就是——大写字母T笔画中的一竖意味着他们开始都对某一项专业技能感兴趣并专攻于此——而当这些人成为真正的设计师后,他们跨足许多不同领域。布朗认为,在他们的设计生涯中,大写字母T的“横”和“竖”应该同步提高,“说得通俗点,一般来说如果你进IDEO公司时是一个8号字大的T,那你应该逐渐变成一个64号的T。”布朗如是说。

T T T

      如布朗所说,在这个改造设计崛起的新时代,大写字母T的“横”的延伸的重要性正在提高,“要想解答如今设计问题的复杂性,我们需要的已不是一个独自在工作室中闷头研究的专家——更可能是一个多学科设计小组,而且小组成员之间必须能有效地配合。”他说,“根据我们的研究,当人们对不同学科都充满热情和好奇时,他们就会更灵活,更懂得揣摩人们的心理,也就能更好的处理各种问题。”
      当T形人才涉猎广泛并能够游刃有余地处理各种问题时,他们也就学会了如布朗所说的移情,站在他人的立场上看待问题。但同时,他们总是用设计师的敏锐眼光看世界。而且无需刻意为之:一旦设计师们发现某个可以称为设计的东西,他们就会迅速自发地探索这些东西的所有优点,不过其实更多的是寻找其所有缺陷。曾经有一次,设计师/建筑师迈克尔•格雷夫斯(Michael Graves)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房上,他醒来的第一句竟然是:“我不想死在这里——这个地方实在太难看了。”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