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原研哉《设计私语录》的启示

  • Update:2011-12-05
  • Li_Taozi
  • 来源: http://book.douban.com/annotation/13900323/
内容摘要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喜欢他,就到他的主页进行交流吧!

书名: 设计私语录
作者: [日]原研哉
副标题: 通心粉的孔洞之谜
页数: 112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年: 2011-6
 

表面张力的美学

有刻度的容器是西方工具理性的体现,并不一定就破坏了美感。所以与作者看法不同的是,由于文化和物体本身的差异,“满溢之美”并不是一个可以比个胜负的普适原则。日本的酒杯的大小用容量来说,也就是一两酒的样子。因此我们是希求其满溢的。而假设是饮红酒用的高脚杯,倒满就显得难以接受了。红酒杯宽大的底部的功能是用手为红酒加温,然后逐渐收缩到顶部,是利于摇晃振荡的。故斟红酒时不会超过最大横截面处。由此,在杯子的材质上也可以看出液体表面张力对不同酒的作用。红酒需要摇晃,所以不想要酒沾在杯壁上,故使用光滑的玻璃;而清酒则使用粗糙的瓷器,因为粗糙表面能够更容易形成满溢之美。

消失的影像

关于科技是否使人更“舒适”的话题。科技产品与传统产品都可以说是因为生活需要而产生,但至在最后实现的效果来说,似乎有一些差异。从程序开发中用户体验的角度来看,交互设计有一个目的就是使软体能够趋近于日常使用的实体。但由于机器在物理上的局限性,这样的目标往往难以实现,甚至有时这样的局限性会主导软体的设计。因此软体和人之间会产生一个屏障:软体的设计自以为是符合人们的习惯的,却没有真正抓住需求的精髓。但最后,因为软体在性能上有实体不可匹敌的优势,人们在不断适应,这种适应在侵蚀对实体的设计。

雅致的苍蝇

这样的境界是很难达到的。因为对于一般人来说,一件作品,你花更多时间去修善它,它就一定会变得更好一点。也就是说投入精力的话,进步的空间还是很大的。虽然完美不可得,但是有没有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有什么改善的作品呢?是有的。因此对于这样的作品,就可以运用“雅致原则”了吧。故意引入一点点瑕疵,反倒提升了作品的优点。真是极高的境界。

通心粉的孔洞之谜

生活中的物品,通常不需要思前想后的设计就可以达到非常合适的结果。因为人们太了解生活了,太了解生活所需。所以设计优良的生活用品就会好像没有设计过一样。无印良品就是一例。这样的设计无法再用附加的修饰来提升它,处心积虑的想打破格式往往是徒劳。这种“世界上的汤匙只用一种”的想法会抹杀掉设计的多样性。生活中,迎合习惯的最舒适,而打破传统的则更新奇。还好,人往往会为了新奇而会去慢慢改变自己的习惯。当然这是自发的去改变,对在一个相对自由的环境而言。

手掌式的装帧

将书捧在手里,不仅书的形状像容器,从内容来看书也是知识的容器。作者说,从手出发,工具大体能分为“棍棒”和“容器”这两类。或许也就是创造与接纳的关系。而书摆在架子上和捧在手里的功能完全是不同的,捧在手里的感觉也是书装帧设计的一部分。所以作者说书的装帧设计还不如叫做书的环境设计。其实生活中很多物品都会有这样两种状态:使用中,以及放置着。对于物品这两个角色在表现上的确是有明显的区分的,因此,我们需要一个能容易环境的设计,也就是物品作为角色的性格。

“纸质信件”的优雅

在电子产品以便捷易得的优点抢占人们生活的时候,实体产品并没有在低廉市场的冲击下而妄图降低质量提高产量来与电子产品在便捷易得的特性上抗衡。这是徒劳的,因为实体最大的特点便是物理的质感,这是电子产品无法具备的特点。读到一封设计优良的纸质信件无疑能带来极大的乐趣和享受。这不正是应当追求的吗?所以,请用纸质的结婚喜帖和电子邮件写道歉信。

木乃伊与废物利用

把木乃伊用于废物利用,确实是本末倒置了。导致这中情况的原因是对物体的认识不足,因此无法物尽其用。或者说之前的认识是有的,但并不对。这种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亡羊补牢。这样多少有一些马后炮,但是有一些真理是未经谬误的洗礼是无法降临的。你以为你对了那就做,如果发现错了那就改!这样的条件判断逻辑在人性中并不显得那么简单。这是带着自我价值的判断。有时候能够否定自我反倒是不变成木乃伊的绝处逢生之计。

协和号与新干线

有时候其实我们并不喜欢在某一方面做到极致的东西。我们无法信任这样的东西,产生不安全感,总是觉得它在另一方面存在隐患。反而人们会喜欢全面发展的东西,因为它再你想得到的方面是这样,在你想不到的方面也无需担心。尽管人们会抱怨,但感情上还是倾向与那些稳定的事物的。因为它最自然,我们的生活中并没有太多极端的东邪,春夏秋冬,几乎没有钱不爱春天。想想“暖和”这个词,没有太热也没有冷,就是最何时的温度。另外,我觉得没有全都完美的东西,也没有一无是处的东西。所以在某方面做到了极端,那么意味着其中会有牺牲。发展总是相互牵制着。但最后仍然需要牺牲,牺牲值得牺牲的即可。

城市与浴场的未来

桑拿或是按摩并不是每个人都不需的,但这样的“额外”服务产业在大城市中却永远不会歇业。原因就是这里成为了逃避城市紧张气氛,放松身心的场合之一。那么浴场除了舒适以外还需要提供的就是非城市一般的自然感觉。这是最难的。作者提到现代日本浴场变成了水上游乐场,现代功能性的设计介入反倒使浴场“冥想”重要感受丧失了。所以如何在现代性的建筑里还原出自然的环境效果是未来的需求。当然这里仍然需要使用现代技术来控制,但是需要藏在自然的感受背后。

“破损蘑菇”的实力

作者提到的“破损蘑菇”是指,他们品相上或者其他非功能性的地方有缺陷而没有受到注目,但在发挥作用的位置上却能够匹敌那些受注目的一类。在商品让人眼花缭乱的时代,作者认为那些一流品牌在“外包装”上的优势而获得了不合理的主导地位,因此想要能够把设计的功力用在“实力”上,打败那些品牌。这是他在无印良品的设计理念。

胶带纸传递的信息

在产品中一些公关设计如标志,口号等设计模式已经让大家习以为常,成为了眼睛忽略的地方。如果无法产生任何信息交流,这样的设计便不能起到任何作用。而胶带纸是一个能产生信息交流的绝佳平台。它附着在贴上的箱子,袋子还有车上,广布四处。虽然胶带纸不能传递太多信息,但作为logo, 却意外适合。

伞的悲哀

伞的确是一个让人容易遗忘的私人物品。谁都用过伞,也几乎是谁都丢过伞。通常的天气下撑伞就显得形同虚设,非常怪异;但是在雨水或阳光垂直密布的时侯,伞就提供了一个私人保护的空间。作者认为这样的私人空间可以看作是与楼房类似的社会单元。自己的家是无论如何也无法遗失的空间,但伞为我们提供的临时空间却为什么如此容易被丢弃呢?如何才能唤起伞主的爱惜之心。

时令蔬菜的交响

如果精致的餐具能提起食欲,独到的配方能够让菜足可下咽,那么除去这两个因素的菜肴呢?作者在旧金山品尝过不经修饰但仍然美味的纯樱桃萝卜之后产生了这样的想法:我们应该使农业变得优雅,使蔬菜发出光彩。如果能够提升原材料的品质,对现代生活中设计也能够产生积极的影响,如果餐具不是以掩饰菜品的劣质,那么对餐具的设计也能够获得更大的自由度,我是这样理解的。2011-08-01

使文字“鲜活”的规范

因为现代技术的兴起,抛弃传统技术的繁琐,同时也抛弃了传统艺术的严谨。诚然,一切任务都是有规则的活动,于是贯彻“把一切交给计算机做”的理念之后,那么活的艺术便死了。想起编程中的随机函数,似乎是打破了程序中“一切已定”的格局。不过随机却不能产生任何意义。试问自然所创造的东西都是完全随机的吗?所有有生命的个体的演变过程并不能看做一个随机的变化,人们手里创造出来的工艺的演变也是一样。那么使文字鲜活的规范是什么呢?那就是依照传统的技术不断传承下去。

如果龙睁开眼睛

从回文到龙形的发展过程就是从“沉睡”到“睁眼”的过程。符号的演变并没有改变它的意义。因此回文仍然具备龙的灵性。这种最原始的设计资源在作者看来是稀有并应该好好加以利用的。想要将原始的符号好好利用,想到了两个方面:1 并不是说新的尝试并不好,但是一些心浮气躁的设计革新是一种不好的风气,没有太多的底蕴和寓意的内容最终会被摒弃掉,而且是毫不留情;2 要想驾驭好简单的元素其实是必修又进阶的技术,因为它不仅仅只是一个图形而已。

锯刺鲑的味道

什么是真正的自然呢?当你关掉空调,坐在大树下与蚊子为伴的时候就知道了。真正的自然并不意味着舒适,也就是作者在亚马逊丛林钓难吃的锯刺鲑的感受。为人服务的设计那么一定是会让人舒适的。而且作为产品,如果不会让人感到舒适是一定没有销量的。那么一些设计就必然要与自然相悖了。换句话说,我们当然可以完全营造一个自然界可提供的舒适的一面,那么不让人那么舒服的一些东西呢,是不是毫无用处?其实不然,正如良药苦口利于病,或许一些看起来不让人舒服的设计,可能包含了更有价值的意义。

亚马逊的剧场

“设计应当为浪漫服务”,作者探访了位于亚马逊的剧场之后产生了这样的感想。在蛮荒的亚马逊居然有类似于巴黎的剧院,这样的梦幻遗址真是难以让人相信。它不仅见证了一段鼎盛时期,还是人类最浪漫的追求人生幸福的痕迹。似乎所有的文化遗迹在当时是一件奢侈而浩大的工作,现在看来便具有了非凡的文化含义。奢华似乎是要受到谴责,在当代,政府代替了帝王,人民的税款代替了奴役,于是一些可能会伟大的建筑屹立起来。在现代人看来这一切似乎合理了许多。2011-

撒哈拉的体验

作为一个文明的现代人,是不应该在城市里随意小便的。但是深处大自然的环境中,没有厕所这样的建筑,那么就不由得你了。作者所谓的“撒哈拉的体验”就是指在撒哈拉沙漠里小便的事情。这是一次新奇的体验,站在瑟瑟狂沙中,水接触到沙面上就被彻底吸收干净了,便有了“似乎自己与大自然的五脏六腑通过一根细线连接起来”的奇妙感受。这样的感受在通常的厕所里是无法获得的,更重要的是它并不是刻意人为的。因此,作者认为厕所不是“处置”的场所,而是使行为更加丰富的装置,是可以进行设计的。的确,那些自然而又新奇的体验是用来设计的绝好材料。

记忆的设计

我们是如何进行记忆的呢?无论你的思维有多么的奇怪,你总有一套自己的联想记忆法。也就是当你要记住一个新东西的时候,通常是找出与一些已经记住的而且与之相近的东西的联系来帮助记忆。那么这样的联系可以千奇百怪,只要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即可。就是逻辑上的推理。那么这个没有标准的推理过程在作者的眼中也是可以设计的,只要根据不同的情景对记忆的步骤进行设计,并隐藏在产品之中,带给人们不同的感受。这就是记忆的设计。

从沙拉酱的喷嘴说起

先看看“沙拉酱”。从石油开采设备,提炼,塑性然后成了做沙拉的罐子;而从农场里播撒种子,培养到最后加工制成沙拉。来自两个毫不相干的产地的产品奇妙的相遇,内容被注入容器,变成了沙拉酱。但它的故事还没有完。沙拉酱通过广告和销售,在超市里众多沙拉酱中脱颖而出,最后终于摆上了餐桌。在作为沙拉酱的使命的最后一刻,是喷嘴决定了沙拉在食品上的形状。通过这样一个旅程你发现小小喷嘴的重要性了吗?作者说,如果你从中看到了人类行为的一部分,就能发现其中设计的小哲学。

白色的气质

白色是作者最喜欢用的颜色吧,也是用的最出色的颜色。但是一则故事中不是要讨论白色的妙用,而是要讲把白色用在自己熟悉的街区的设计上。作为设计师,大多数作品是为别人的感受而设计,那么有一次处于自己的感情和感受而设计也好。作者生活在银座多年,终于有一次机会给银座的百货店进行设计,在设计中最主要的元素就是白。如果说设计是为人而服务的话,那么我们在开始一个设计的时候,考虑的是为谁而设计呢?为客户吗还是为自己呢?或者有没有一个两全的答案?

方形的理由

在一次叫做“re-design”的设计活动中,建筑师坂茂将纸筒的形状设计成方形:1. 圆形的纸筒容易扯很长而产生浪费,但方形的设计阻碍了纸从卷筒上扯下来的流畅性;2. 方形比起圆形更容易叠放和收纳,节约了空间。为什么在生活中纸筒都是圆柱形而没有想过尝试其他的形状呢?人们对生活中的一切太习以为常反倒使得设计不能往更好的方面突破。事情似乎变成了本该是这样。这时候我们需要re-design的思考,也就是像建筑师坂茂一样,用建筑的眼光来再设计,只是一种尝试,如果从这样的眼光看出去,风景更美,如此成就一次有所突破的设计。也能够给世界带来新的感动。

与心灵相通的布

在餐馆,纯白的布是作为优质服务的体现,也就是作者所谓的与心灵相通的布。所谓的心灵相通大概就是指不刻意却传达了的精神吧。服务不好的餐馆往往就不喜欢用白布,因为清洗麻烦。如果想要做的好,还真是一点麻烦也不能怕,为了节省一点点的力气反而放弃了最珍贵的品格。这个原则在任何待人接物的场合都能够使用。问问自己,是想要把事情做好么?如果是,那么你应该知道哪些地方是你可以提升的空间,从因为麻烦就回避掉的部分开始,那其实是最容易完善的,因为这里并不是能力的局限。

学习日本

作者讲了一个美国女士在日本设计酒庄餐厅的故事。一个外国人用一些非本土的设计元素,却准确无误的传达了日本的文化气息。这是一件十分了不得的事情,那是需要对日本文化的特点十分独到的理解才能完成的任务。“不理解日本文化的日本人为数不少”,在中国更加适用。中国传统文化在中国人眼里似乎是太熟悉了反而不受到珍视。中国文化本来就丰富的情况之下,没人想到去保护它。当今文化流失非常严重之时,也没有之前留下的根基。感觉中国人对文化向来不喜欢撰书立字,让文化自生自灭倒是轻松自在。

让肚子穿上衣服

最后,不得不吐槽说,明明是作者发福了却非要有适合自己体型的时装设计。当然,他的理由倒是好:“人总是带着某种缺陷降生,一边要认识自己的缺陷,一边克服它,使自己完善起来。”能够感受到不可改变的独自性的些微自信是非常重要的。不仅不必为自己的缺陷(那些不可改变的独自性)而烦恼,还有为它产生出最适合这种独自性的设计。或许你会在喜爱这样的设计的人中发现共通型的东西,或者对这样的独自性(以为是缺陷)的赞美之词,那么就能克服它,完善自己,带来自信。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