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瑞士设计:品质,持久,保持简单

  • Update:2011-12-08
  • 特约记者/王琅,图片来自北京国际设计三年展官网
  • 来源: 三联生活周刊

   

    很少有人会说瑞士设计充满诗意和诱惑力,相反,它的精准、简约和功能性确立了一种独特的“瑞士风格”。在瑞士,所有火车站悬挂统一的表盘上没有数字的圆形大钟,沿街的广告招贴、公交车站牌使用没有装饰性的无衬线字体,药品包装盒上只有简单的组合色块,花园躺椅抗热且耐酸,孩子们能背着折叠式自行车登山,就连瑞士作家马克斯•弗里施笔下的法贝尔使用的赫尔墨斯牌袖珍打字机都是便携式的……

        现在看来,这些至少半个世纪前就写入瑞士设计史的经典范例早已不足为奇。今天的瑞士设计师在坚持实用性和创新性的同时更加注重跨领域的设计。2011年9月27日,瑞士设计展“混合现实”将作为五个分主题展之一参加“首届北京国际设计三年展”。在参展艺术家中,我看到了这几位:用卡车防水布和汽车安全带制作斜挎背包的弗莱塔(Freitag)兄弟,把汽车旅馆改造成工作室并用它实现梦想的Atelier Oï ,为苏黎世机场公务舱休息室设计玻璃隔板图案的面料设计师克劳迪娅•卡维泽(Claudia Caviezel),以及制作巨型3D装置的插画师、涂鸦艺术家Toast。让自己不局限于任何一种设计门类对设计师来说是一种挑战,也是真正的乐趣所在,而当我问及所谓的“瑞士风格”如何影响了他们的创作时,我不出所料地从这4组设计师那里获得了几乎一致的答案:品质,持久性和保持简单。到底什么才是好的设计?好的设计是否离完美只有一步之遥?瑞士策展人特里斯坦•凯柏勒(Tristan Kobler )的回答拨云见日:“它要远远超出美和功能性的范畴,能够承载设计师、生产商,甚至我们这些购买者的社会责任,以及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中依然保持当地的传统和价值观。”

“混合现实”展览现场


Freitag,把街上的废品再循环到街上去

       

截至目前,Freitag包消耗了200吨卡车塑料防水布(相当于5万米长的卡车队列),2.5万个自行车内胎和7.5万条汽车安全带


        十几年前,如果你背着用卡车塑料防水布、安全带和自行车内胎做成的五颜六色的斜挎包明晃晃地走在苏黎世大街上,除了会招来不少回头率,人们还会说“这个家伙穷疯了”。而如今,这种被称为Freitag的“卡车包”在瑞士随处可见,它成了7岁女孩儿到70岁老人争相追逐的时尚,即便一只卖到200瑞朗,也丝毫没有减缓其年生产量25万只的速度。瑞士人得意地背着它炫耀自己的品位,外国人买它当礼物送给亲朋好友。花这么多钱无非是买了几块废旧的卡车篷布?你落伍了,他们买的是最值钱的——设计。

  1993年,在苏黎世还找不到一款坚固防雨的斜挎背包,这让年仅23岁的平面设计系学生马库斯•弗莱塔(Markus Freitag)动起自己用可循环材料做包的念头。“那时我和弟弟丹尼尔只想着用安全带做包的带子和用自行车内胎接缝,但并不知道该用什么材料做包本身。直到有一天,我从学生公寓窗外看到高速公路上疾驰而过的卡车,防水布上五彩缤纷的Logo和设计吸引了我。何不用这种既防水又坚固的材料?它足以用来做一个结实的包。”于是,马库斯跑到苏黎世外一家卡车厂买了一块30平方米的旧卡车篷布,拉回到学生公寓的阳台上,只用两台缝纫机,两兄弟开始了最初的“小作坊”型生产。“学生公寓成了我们工作和生活的地方,我们一共做了700只包。”

  直到今天,Freitag兄弟还在使用老办法:收集旧的卡车防水布,将它们裁成需要的样子,并在苏黎世手工制作。每一只包都是独一无二的,也确实如此,因为每一块旧卡车篷布的颜色、样子、新旧程度都不同。两兄弟在用事实证明Freitag的独特,而这种独特当然也包括他们使用的可循环材料。“从废材料中挖掘出有价值的东西,这是我们设计的初衷。环保也的确是我们的理念,在戈尔还没有教导我们保护环境之前,我们一直在绿色地生活。”马库斯说,“当然,我们是瑞士人,也追求高品质。我们想让我们的包足够耐用,足够时髦。”

  真正让Freitag品牌声名鹊起的是他们的经典款“Top Cat”被纽约现代美术馆(MoMA)收藏,从那以后,他们的年销售额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长。如今,他们拥有70多位雇员,在欧洲有5个手工生产基地。2001年,他们在德国汉堡开设了第一家瑞士之外的旗舰店。而目前在全世界,他们有7家专卖店和超过350个零售点。

  这种成功也自然引来了众多的仿造者,从经典款“Dragnet”到“Top Cat”再到最新的“R系列”,数不尽的冒牌Freitag包在市场上涌现——“我们欢迎这种仿造,这说明Freitag包越来越被需要。但重要的是,他们误解了Freitag的理念。”马库斯说,“我们倡导的,是把街上的废品经过加工再次循环到街上去。”

  2006年,Freitag兄弟在启发了他们灵感的高速公路旁建造了苏黎世Freitag旗舰店——一个用17个彩色集装箱搭建成的古怪建筑。这个高26米的建筑物足够疯狂,活像用乐高玩具搭出来的。从想法的萌生到实施到最终建成“只用了6个月”,更惊心动魄的是,直到店面开业当天的凌晨3点,集装箱上的大门才被运到。“我们用整整四层展示了2000只包。顾客能在这里体验和购买到他们想要的款式。”丹尼尔说,“这家旗舰店也为我们赢得了一个建筑奖,我想不仅是因为它独特的造型,更重要的是它告诉了所有人Freitag的品牌故事。”为了让顾客更加身临其境地体验他们1993年的经历,两兄弟特意在“集装箱”的顶层放置了一台望远镜。

苏黎世Freitag旗舰店

  一个用17个彩色集装箱搭建成的古怪建筑。这个高26米的建筑物足够疯狂,活像用乐高玩具搭出来的。
“我们用整整四层展示了2000只包。顾客能在这里体验和购买到他们想要的款式。”


Atelier Oï ,从Motel到Moï tel

  Atelier Oï 说,“很多人说我们的设计模糊了建筑与设计的界限,这话没错。跨界是最重要的,这是Atelier Oï 的哲学。”

  Atelier Oï 设计工作室1991年由建筑师鲁尔•埃贝(Aurel Aebi)、路易斯•阿尔芒德(Louis Armand)和造船师派瑞克•雷蒙德(Patrick Reymond)成立于瑞士的拉•诺维威尔,或许由于这里地处德语-法语区边界,他们总能被不同的文化所吸引。“Atelier Oï ”的名字取自俄语“Tr(oï )ka”(三人组),暗示着这是三个人的舞台而非一场独角秀。由于受到建筑师艾尔伯特•赛多利斯(Alberto Sartoris)和设计师埃托•索特萨斯(Ettore Sottsass)的影响,Atelier Oï 的作品不局限于任何一种设计门类,他们试图打破设计和建筑既定的边界,再用全新的方式将它们联系起来。“这意味着我们欢迎任何有创造力的想法融入到作品中。为了保持开放,我们的新工作室Moitel欢迎各地的游客前来参观。”派瑞克说。

  在Motel中间聪明地加一个“i”,原先的汽车旅馆被改造成一间新工作室。这个2009月9月25日落成、占地900平方米、共三层的庞大工作室就像一座万能宝库——集办公室、材料收藏库、工作坊、影棚、展厅于一体,三位设计师可以足不出户,在这里完成任何想做的事情。“它参与了我们的所有创作过程,从概念的产生到最终的实施。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用来工作的地方,这是不停实验、让不同文化理念和思想产生碰撞的交流场所。”而就在工作室成立当天,他们专门将展厅贡献给了最新作品“舞者”,新展览同时开幕,可谓双喜临门。
       

        “舞者”看起来很实验,也很漂亮,旋转的吊灯如翩翩起舞的红色裙摆。镂空的造型,忽快忽慢的速度,镜子映出的一个个光斑也随着裙摆的步调转起了圈儿。“灵感来自我们对涤纶面料运动状态的好奇。”鲁尔说,“我们永远对材料的可塑性更感兴趣,材料比外形更重要。”

  Atelier Oï 努力去做的,是与材料直接对话。在开始设计一个作品前,他们会先在材料库中寻找材料,通过不断地试验,找出每一种材料潜在的设计可能。而最让他们激动的是改变原有材料的性质,这是真正意义上被称为创造的环节。“通过加工和创造合页效果,原先坚硬的材料看似变得柔软,给Wogg衣柜赋予了新的生命。”派瑞克这样评价他们为瑞士家具公司Wogg设计的Wogg 49衣柜。而与Wogg的合作还不止这一次,其总裁也专门找来Atelier O?为其设计自己位于纳沙泰尔湖边的房子。

  从1997年为宜家设计挂在墙上的衣帽架开始,Atelier Oï 接手的都是响当当的大牌客户:为Expo.02(瑞士国家博览会)设计展馆;为斯沃琪集团设计珠宝店,并为其在巴塞尔钟表展的摊位做布展设计;为意大利公司Foscarini和B&B Italia设计灯具和家具;为雀巢巧克力设计圣诞礼品……这些成就也为三位设计师赢得了包括“2009年iF产品设计金奖”在内的不少奖项。

  今年,恰逢Atelier Oï 工作室成立20周年。9月17日,他们会特别举办一场派对庆祝,邀请人们到工作室分享20年来的酸甜苦辣。如今,他们的设计品超过200件,已浓缩到一本近500页的产品手册供内部参考。“是它们造就了Atelier Oï 。”鲁尔自豪地说。

1 2 3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