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时尚阴盛阳衰 站在时尚权力巅峰的八大女王

  • Update:2011-12-15
  • 来源: 外滩画报
内容摘要
时尚是个阴盛阳衰的行业,这个由女性和男同性恋主导的世界诞生过不计其数的伟大女子。业内有Karl Lagerfeld这样的“时尚大帝”,也有一群呼风唤雨的时尚女王。

      传奇时装编辑Diana Vreeland 曾在回忆录中讲述过GabrielleChanel 与Helena Rubinstein 历史性的会面,那是在Vreeland 位于纽约的家中。“她们像两个男人一样站着说话,滔滔不绝地聊了四个小时,天知道她们说了些什么!我从未感受过如此强大的气场。你也许要问她们是否快乐。快乐,并非欧洲人的特质。但我觉得,当她们位于事业的巅峰,她们确实快乐过。这两个女人曾统治着两个帝国。”

      人们都说时尚是个阴盛阳衰的行业,这个由女性和男同性恋主导的世界诞生过不计其数的伟大女子,她们大多不是典型意义上的美人,有的甚至出身贫困,在她们的生命中自然出现过帮助过她们的男人,但她们的成功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Chanel 有一句名言:“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公爵夫人,但Coco Chanel 只有一个。”为了那份难能可贵的独立和尊严,她为此付出了终身未嫁和膝下无子的代价。社会变迁,新一代的女性设计师可不愿意做出类似的牺牲。Phoebe Philo 曾为相夫教女不惜放弃令人艳羡的Chloé 设计总监一职,同样家庭事业两者兼得的Stella McCartney 不久前宣布已第四次怀孕,日理万机的MiucciaPrada 和Anna Wintour 亦同时扮演着母亲的角色。作为当今女性的偶像,这些时装界的女英雄们,一面被女权主义影响着,一面又影响着世人。

      与此同时,时尚界正在发生激烈的变化,从审美到消费习惯,从媒介到零售方式,产业的每个环节似乎都接受到了变革的信号。当身居高层的男人们尚在摸索时,倒是女人们,多半是凭借她们出色的直觉,好像摸对了方向。Philo、McCartney 和Chloé 的Hannah MacGibbon 的新极简主义时装引领了潮流,Burberry 总裁Angela Ahrendts 则在网络互动、吸引年轻顾客方面占得先机。既然有得势的一方,就必定有失守的一方。Wintour 的杂志,连同她本人的女王地位,在危机中经受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而AnnaDello Russo 则借助博客上位,变身成为街拍时代的时装偶像。

      从没有哪个时代像今天这样热衷于时尚,这看似是好事,却让身为圣马丁设计学院教授的Louise Wilson 忧心忡忡,她认为过分关注会让时尚界变得浮躁、腐朽,而流失真正的创意。向来对自己要求甚高的Prada,如今在从与艺术家的合作中寻找创作满足。“我经常问自己要的是什么:正确,还是快乐?”Philo 的话道出了许多聪明女人的心声。热爱时装是女人的天性,但在踏足时尚界之前,她们也得扪心自问,这到底是不是她们想要的世界。

Miuccia Prada艺术之王

入选理由:昔日的左翼知识分子今天成了时尚界呼风唤雨的女王。Miuccia Prada 凭借的不是It bag,而是永远领风气之先的头脑。与此同时,她还扮演着多重角色。与丈夫一同创立的Prada 艺术基金会并非品牌用来做秀的附属品,而是她那敏锐头脑的延伸。
 

具有左翼知识分子气质的Prada设计师Miuccia Prada



      Prada 是世界上最具盛名的时装屋之一,与此同时,Prada 并非一般意义上的时装屋——在Muccia Prada 的执掌之下,它早已染指设计和文化领域。《国际先驱论坛报》时尚评论员Suzy Menkes 总结说:“Miuccia 总是把握着时代精神,事事领风气之先。”
 

Miuccia Prada与丈夫Patrizio Bertelli



      1995 年,Miuccia Prada 和丈夫Patrizio Bertelli在米兰建立了Prada艺术基金会(Fondazione Prada)。多年以来,这一项目集结了一大批设计界和艺术界的佼佼者。1997 年,摄影艺术家AndreasGursky 为Prada 的多家店铺拍摄了一系列照片。2005 年,来自斯堪的纳维亚的艺术双人组Elmgreen &Dragset 耗资10 万美元,在美国得克萨斯州Marfa 镇的沙漠里建起一间Prada 店,店内只能看不能买。2008 年,基金会资助艺术家Casten Holler 在伦敦Angel 地铁站旁开设了一家名为Double Club 的酒吧,用半年的经营时间向公众展现刚果文化和西方文化的融合。2009 年,Prada 与库哈斯合作的新项目Prada Transformer 在韩国启动。从去年起,中国艺术家曹斐开始与基金会合作,计划在中国开设一家假冒Prada 工厂。“是个好主意,”Prada女士评价说,“不过对公司来说,这主意有点危险,因为假货是个热点话题。”
 

Prada艺术基金会里展出的装置作品“上下颠倒蘑菇屋”



      Miuccia Prada 在1960 至1970 年代之间成长为一名知识分子。当时的意大利知识界左翼思潮盛行,因而她也顺理成章地发展为共产主义和女性主义者。刚刚进入家族企业时,时年29 岁的她一度十分抵触,还遭到了知识界朋友们的奚落。不过这早就是陈年往事了。“如今我对品牌、名流,以及时尚界各种奇谈怪论和流言蜚语都很有兴趣。我意识到,其实我可以在不同层面发挥作用。如果文化不吸引人,那它就不能影响人。要是一种言论过于高端,无法在年轻人和普罗大众中引起共鸣,那它就形同无物。”她说。
 

Miuccia Prada和她的创作团队



      时尚界为知识分子Miuccia Prada带来了名和利,她对此十分受用。与意大利的大部分博物馆不同,Prada 基金会在米兰的展示空间不收取门票。“我们支付全额费用,所以我不用向任何人汇报。”Prada 说。目前她最大的兴趣是电影。再过3 到5 年,由库哈斯设计的全新Prada 艺术空间将会落成,其中包括一所能容纳200-250人的电影院。

Phoebe Philo潮流之王

入选理由
:当时尚界急需设计新方向的时候,Phoebe Philo 回来了。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她便推出了一个大热手袋,引发了若干个潮流趋势,并把Céline 打造成她这一代女性的时髦指标。
 

如今作为Céline设计师的Phoebe Philo
 


      在离开Chloé 后近三年的悠长假期里,Philo 生儿育女,远离镁光灯,只在Anna Wintour 的牵线下为Gap 设计了一个系列。2008 年9 月, 当LVMH主席Bernard Arnault 宣布Philo为新任Céline 设计师时,时尚媒体以一种迎接英雄凯旋的方式庆祝了她的回归。事实证明,Philo 没有让喜爱她的人失望。
 

Phoebe Philo设计的Celine “classic bag”成为当年最火热的手袋



      不到一年,她便推出了一个大热手袋(Classic 包),引发了若干个潮流趋势(驼色、军装和阔腿裤),把Céline打造成她这一代女性的时髦指标。早在Chloé 时期,Philo 便展示了她在把握潮流方面的天赋。如今她再次听从女性直觉,设计了一批符合她年龄和当下审美的摩登日装:扎实的面料,男性化的剪裁以及一个主打驼色、卡其色、军绿、海军蓝和黑白的调色盘。
 

Phoebe Philo以封面女郎的姿态登上《The Gentlewoman》创刊号



      目前的经济环境呼吁成熟的女性形象和实用而经典的款式,难怪Philo 会从她的童年获取灵感——在1970 年代的欧洲,女性独立是最热门的话题,有史以来第一次,她们能同时拥有家庭和工作——而这正是Philo 想要的。“我的母亲拥有我梦寐以求的自由,那时的生活较为简单,压力也少。”她在由其担任封面女郎的《The Gentlewoman》中说,“她十年都穿一样的衣服,紧身T 恤和喇叭牛仔裤。我希望我的服装也能物有所值,它们做工精良、面料华美,因此我相信它们能在你的衣橱中存在很长一段时间,而不是被你随手扔掉的当季货。”《纽约时报》的时装评论员CathyHoryn 认为,Philo 的Céline 为身处“后Helmut Lang 时代”的女性提供了选择。而Philo 本人的解释是:“我设计的是一间衣橱,服装中最基本的ABC。”
 

Phoebe Philo设计的Celine 2010早秋系列



       在和Arnault 签约谈判时,Philo 坚持将工作室安在她所居住的伦敦,而非巴黎。Arnault 表现出大企业家的大度,让其享有高度的自主。上任之后,Philo“在Céline 进行大扫除”:品牌在全球的100 间店铺都在她的命令下整修一新,甚至连商标字体都变了样。“接替大牌设计师会是一件相当棘手的事,幸运的是,Céline几乎是白纸一张。”她说。

Delphine Arnault财富之王

入选理由:Delphine Arnault 是全球最富有的女人之一,同时也是全球时尚眼光最敏锐的女人之一。多年来,她一直致力于Dior 新产品的开发,在Dior 香水新品方面尤其作出了突出贡献。与 意大利葡萄酒王国Gancia 继承人Alessandro Vallarino Gancia 的婚姻,更为她稳固了时尚界财富女王的地位。
 

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总裁Bernard Arnault的女儿Delphine Arnault



      身为LVMH 总裁Bernard Arnault 的女儿,Delphine Arnault 坐拥超过75 亿美元家产,是全球最富有的女人之一。28 岁时,她跻身LVMH 集团董事会,成为其中唯一的女性。从2002 年起,她掌握了LVMH 集团7.5% 的股份, 成为继Gilles Hennessy 之后的第二大独立股东。2010 年,她的身价达22 亿美元,在法国被誉为奢侈品行业的拿破仑。从伦敦经济学院毕业后,Arnault 先在麦肯锡巴黎分部工作了两年,接着进入LVMH 集团跟John Galliano 学生意。

      2001年,她开始管理Dior 的高级定制业务,负责监督男女鞋履和皮革配饰。“她眼光独具,对产品有准确的判断。”Dior总裁Sidney Toledano 赞美Arnault 说。他表示,公司并没有因为她的女继承人身份而对她另眼相看。“她父亲对此很坚持。”他说。多年来,Arnault 一直致力于新产品的开发,在Dior 香水新品方面的突出贡献,为她在集团内赢得了声誉。
 

Delphine Arnault与超模Claudia Schiffer以及Chanel设计师Karl Lagerfeld



      2005 年9 月,Arnault 与意大利葡萄酒王国Gancia 的继承人Alessandro Vallarino Gancia 成婚。他们的婚礼是法国上流社会的一场盛事,John Galliano、Karl Lagerfeld、《Harper's Bazaar》主编Glenda Bailey乃至法国总统萨科奇都是这场婚宴的座上宾。

1 2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