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帕特里夏?乌古拉:人与产品的情感联系

  • Update:2011-12-20
  • 主笔:钟和晏,图片来自三年展官网
  • 来源: 三联生活周刊

      北京瑜舍酒店餐厅的下沉式花园里,帕特里夏•乌古拉(Patricia Urquiola)正和德国汉斯格雅公司的雅生品牌经理菲利普•格雅(Philippe Grohe)商量那天下午的日程安排。她用讨价还价的语气说不要给她排满工作,她要逛逛旁边的Comme des Garcons商店,至少她要做点一个女人该做的事情。也许是置身于一个陌生东方城市的原因,她看起来很兴奋,说话语速极快,不时夹杂着爽朗的笑声,言语中又有几分“女家长”式的断然和强势。
      即使已经在意大利生活了20多年,即使她的法语、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一样流利,还是让人觉得眼前是一位典型的西班牙女人。她出生在西班牙西北部的奥维耶多(Oviedo),我记得她过去强调过,自己一半是巴斯克人,一半是阿斯图里亚斯人,而不是地中海人。这可能决定了她溢于言表的性格并部分地解释了她的成功,因为“巴斯克地区的妇女很可怕,她们具有非常强烈的个性与主张。”
      “北京有瑜舍这样的酒店真不错,一般来说,我讨厌那些过度设计的酒店。”她对我说,“但是,我喜欢这里干净利落的建筑,还有隈研吾设计中的聪明与感性。”
她曾经用3年时间完成过一个类似的项目,巴塞罗那格莱西亚大道(Passeig de Gracia)上的文华东方酒店,也是她第一次完整地尝试酒店室内设计。大概占地面积1.7万平方米的一座旧银行大楼以1.5亿欧元的总投资被改建成98个房间的奢华酒店,帕奇希亚•奥奇拉的处理多少出人意料,作为入口的空中走廊和纯白墙壁上透空的窗户格,下沉式的大堂是老银行建筑的交易厅,她用彻底的无暇纯白与纯色作为镜像,反照出地中海城市的美妙阳光。
      最初获得文华东方酒店室内设计的委托,原因之一是那座大楼的所有者玛丽•瑞格(Maria Reig)偏爱她的家居设计产品。“我当时也在为雅生设计,我就对菲利浦说,我需要水龙头,所以系列还没有上市之前,我让他们先生产了5件产品用在巴塞罗那文华东方酒店。这是我同时是产品设计师和室内设计师的好处,要知道让德国人赶点什么事情可不容易,他们的控制力很强大。”
      家居设计界从来是男性明星设计师的世界,今年50岁的帕特里夏•乌古拉是为少数很少能够跻身其中的女性之一。回溯到2004年的米兰家居展上,包括Driade、B&B Italia、Moroso和MDF等意大利精品品牌的新品中都有她设计的家具,人们用“火山喷发”、“飓风”这样的词语,来形容本来籍籍无名的她突如其来地成为了设计界的明星。
      多年以来,帕特里夏•乌古拉的家具很难归类,她似乎对创作可以辨认的奥奇拉风格不感兴趣,也许更容易描述它们不是什么;既不是平滑的、鲜亮的或者性感的,也不是模块的或者系统的,它们不太符合盛行的时尚潮流。在许多方面,她的语言被认为代表了西班牙设计的精粹,反映出她的国家节制朴素与无政府主义、遵从一致与个人主义之间自相矛盾的组合。西班牙人不像意大利人那么充满自我意识和风格化,往往更有趣,这大概也是她能征服米兰人的原因之一。
      在佛朗哥独裁统治结束之后的上世纪80年代,帕特里夏•乌古拉是马德里建筑学院的学生。当时的西班牙风头正劲,整个国家忙于从极端保守的死水一潭变成一个现代民主社会,那一代建筑和设计系的学生从头开始创造了欧洲最有活力的创意场景。完成学业之前,她为“一个爱的理由”去了意大利,进入米兰理工学院建筑系,她的论文导师是从建筑师转为设计师的阿奇勒•卡斯蒂格里奥尼(Achill Castiglioni),这位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意大利工业设计师毕生设计了超过150件产品。
      卡斯蒂格里奥尼鼓励她专注于设计而不是建筑,给予她如何在一个日常家庭环境中富有创造力的观念。毕业后,她先后为卡斯蒂格里奥尼、维科•马吉斯特蒂(Vico Magistretti)和皮耶罗•利索尼(Piero Lissoni)工作,2001年创立自己的设计事务所。在她的第一次婚姻结束后,她的职业生涯开始蓬勃发展。
      不过,她颠覆了米兰人对一位漂亮的女设计师通常该如何作为的先入之见。与B&B合作的第一个项目,她提供了一个圆鼓鼓的“肥胖”(Fat Fat)系列——虽然也是一种优雅的肥胖,而不是你们想得到的是女设计师的感性。“肥胖”之后还有“懒惰”的椅子,一把让人感觉懒散放松的椅子,就像你在太阳下的花园里跟人聊天,你变得懒散起来,椅子也和你一样变懒了。
      她为“懒惰”椅选择了一种原本用做路基过滤的蜂窝状工业合成面料,不仅具有有趣的视觉效果,而且有轻盈、防潮和节省造价的优点。她说她构思每件产品时,总是把它作为家庭风景的一部分,而不是一件工业化的产品。她混搭的作品有种稍微正式的、礼仪性的形态,与温馨的家庭生活场景相互重叠。就像“懒惰”餐椅有个典型的、布尔乔亚式的高靠背,又有让人感觉舒适轻松的线条和温暖的面料。
      仅仅从结构上看,她的作品依赖一个简单的钢制底架,上面再装上软垫。但是在为家具选择“外套”时,她往往有出人意料的眼光,她说这是她从马吉斯特蒂那里学到的。就像2005年科隆家具展上的“理想之家”,一个穿了衣服的结构体,巨大的编织线帘及白布幕框围住整个空间。除了空间本身,所有的椅子、吊床、软凳也都穿着花团锦簇的外套,这是属于女性设计师对理想空间的感性与温馨想象。
      赋予材料情感的价值,赋予功能情感的价值,她不断地重复着“情感”这两个字。在她折中多变的设计中有对图案、形式和材质的强烈感觉,也有对手工艺、情感和记忆的关注。“我希望能够建立起人与产品之间的情感联系,就像能够相互交流的朋友一般。如果一个产品非常乏味,不能表达情感,自然不会引起使用者对它的关注。”
 

为有质量的生活创造工具
三联生活周刊:你在意人们把你的设计称为是女性化的吗?
乌古拉:人们总是把感性和敏感性归为女性特质,我觉得更多是特定的个人特质而不是按性别来划分的,就像托德•布歇尔(Tord Boontje)比我更感性。我想女人和男人不同之处在于女人更灵活、适应能力强,能够完成多重任务,灵活性和适应性也是我在设计中偏好的特征。
三联生活周刊:你创作意见产品通常需要多少时间?
乌古拉:这就像园艺一样,有时候你要为一棵植物的生长等上3年,有时候它会突然冒出来。“夜与日”沙发在我头脑里盘旋了6年之久,但当我真正开始和Molten讨论这一设计时,只花了3个月就完成了。许多项目的时间是相互重叠的,每个都有自己的期限。
三联生活周刊:你完成过得项目有什么共同点吗?
乌古拉:我不会固定一个标准,那不是我的工作方法,我以自由和开放的态度进入每一个项目。幸运的是我在合作的公司中建立了可信度,和他们维持一种持久的关系,这非常重要,就像我和帕翠西娅•莫洛索(Partizia Moroso)的关系。每个公司对技术、质量、工作方法都有不同的态度和限制,我试图推宽这种限制。我有点像个战士,我试图让人做我想要的东西,即使他们不同意,我也要努力说服他们,我必须赶到自由。我想为一种有质量的生活创造工具,思考生活环境、生活用具和使用者之间如何彼此相关,其实许多情况不只是产品的尺度不同而已。
三联生活周刊:通常你的设计被认为结合了记忆与情感?
乌古拉:我从记忆开始,然后用一种新的方式来思考。当我们为Moroso设计“罩衫椅”的时候,我用了一件我的孩子穿过的罩衫,把它结合到一张办公椅上。也就是说,找到一种把工艺工业化的方法。通常,在工业产品中没有那么多历史与记忆,我在为Rosenthal设计名为“风景”的瓷器系列时也是如此,我们用手工制作了大量模具,然后把它转变成工业生产的过程,花了很多时间来获得我们想要的瓷器厚度和透明度。
三联生活周刊:第一次设计瓷器的感觉如何?
乌古拉:在设计前我确实在努力思考杯子、盘子或者一把餐刀的使用方式,通常他们需要你提供一个想法,然后把这个想法复制到整个系列上,可以被辨认出来。但我不想那样工作,我的想法是不同历史片段组合在一起的“风景”。我们发展了9种不同的浅浮雕图案,就像一个病毒一样蔓延到杯盘碗碟上。这是Rosenthal产品中最豪华的系列,但我希望它不仅仅出现在婚礼的礼品单上,而是单身或者离异的人也可以使用,不需要总是一整套。我唯一了解的使用者是我自己,我的个人生活也是在不断变化的。
三联生活周刊:也就是说,用产品反映出生活方式的变化?
乌古拉:市场上有很多产品已经过时了,比如那些庞大的豪华浴缸,好像电影《漂亮女人》里的东西。我为雅生(Axor)设计的浴缸就是很适度的尺寸,容量大概180升。如今水是黄金,如果一个超大尺寸的浴缸一个人来使用,实在是太浪费了。从那次的设计中,我更感受到了水的价值。如果水龙头能给你4分钟的完美水流,那就洗个4分钟的澡。我想在未来的卫浴设计中,人们会越来越关注到水的价值。
三联生活周刊:你为Molteni&C设计的“夜与日”沙发,据说是受马奈的油画《草地上的午餐》的启发?
乌古拉:我非常喜欢《草地上的午餐》这幅画,人们悠闲地躺在毯子上吃东西、看书。每当我想到阴冷的起居室,总是在想怎样把《草地上的午餐》搬到那里,我想创造一个小岛屿那样的地方,把你喜欢的东西都摆在身边,舒服地在上面读一本书甚至过夜。
三联生活周刊:你在米兰的家是什么样的?
乌古拉:我自己的家很简单,我每天在工作室里工作8~10个小时,设计生活用品,回到家里就不需要那么多东西了,总的来说我不是一个拜物主义者。有一次我的朋友从我家的扶手椅上摔下来了,因为那是一件需要调整的产品原型。马德莱娜•德•帕多瓦(Maddalena De Padova)总是把她正在设计的产品放在家里使用,她说想更好地理解她要提供给别人的东西。她对我说过,你不能创作什么你自己不相信或者没有试用过的东西。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