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不存在”的艺术

  • Update:2012-02-22
  • 来源: 外滩画报
内容摘要
在一家从开张到落幕仅有24小时的博物馆里,究竟有些什么?意大利艺术家Francesco Vezzoli为Prada策划的这座“不存在”的博物馆,既是一场吸引大众眼球的时髦盛宴,又带着一种对现代社会消费文化的巧妙反讽。

 “不存在”的艺术


在这位深受时尚界宠爱的艺术家看来,用一种玩世不恭的方式来反映社会现实,才是高明之举。

  闪烁的霓虹灯与时髦电子乐在眼前和耳边弥漫、装饰着数位好莱坞女明星脸谱的希腊雕塑灯光装置摆放在两边、各界名人名媛身着华服觥筹交错……如果你对如今风头正劲,擅以讽刺和戏谑为主题的意大利艺术家Francesco Vezzoli了解不深,还真会造成一种视觉错误——以为走进了一场极尽奢华的时尚派对。

  1月24日,当中国还在欢度新年之际,远在欧洲的巴黎也正如火如荼地举行2012春夏高级定制时装周,而作为时装周期间的“小甜品”,由Prada联手艺术家Francesco Vezzoli,及由著名建筑师Rem Koolhaas领导的OMA公司共同合作的“24小时博物馆”在历史悠久的Palais d'Iéna内盛大举行。来自时尚、艺术以及建筑这三界的“梦幻组合”把展出内容分为历史、当代和遗忘三阶段,利用展馆不同的区域和时间顺序依次发生,一一展现出艺术家所要阐述的各个观点。

  一夜辉煌

  或许你已经对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咖啡馆、电影院习以为常,但在一家只存在24小时的博物馆里,究竟能看些什么呢?如同他早前的行为艺术作品一样,Vezzoli在这次展览中依旧扮演举重轻重的导演角色——“24小时博物馆”是他虚构出一个“不存在的博物馆”,在此表象之下,是一种当代艺术与现代公关混合的体验,以及一场在快速消费社会中形成新型态的艺文商业活动。Vezzoli说:“Prada女士和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想合作一个新项目,而我当时一直在聚焦现代社会的消费文化究竟能达到怎样的一个速度。‘24小时博物馆’正是在这样一次挑战中诞生的。”

  在展馆楼梯的尽头,Vezzoli放置了了一座神情庄严的女性雕塑装置,诠释了神秘女神特色;主展览厅被一个由数十支粉红色霓虹灯管和铁架子组成的“灯管金属栅栏”所笼罩着,那是Vezzoli对夜生活的直观表现,也是这个汇聚名流的“24小时博物馆”意识形态的直接展示;展馆两边则摆放着数座5米高的新古典主义的女性雕塑装置。有趣的是,这些装置都装饰着数位好莱坞女明星脸谱,显得稍许戏谑。“但这些正是展示我对女性永恒魅力和神秘气质的敬意。”Vezzoli如是说。

  随着一场私人晚宴的开始,这个只“存活”24小时的博物馆悄悄拉开序幕。展览的高潮则随着一场深夜派对如期而至,这样的场合不乏最当红和最爱玩的明星前来庆祝,超模Kate Moss以一身时髦银色皮草亮相,更绕有兴趣地现场展示她的DJ技艺。当然,Salma Hayek、Catherine Deneuve、Marianne Faithfull、Anna Wintour以及Emmanuelle Alt,这些时尚圈名人自然不会被遗忘——她们都是座上客。

  一夜辉煌之后,曲终人散。25日下午14时,这个展览正式对外开放。而当时时钟在第24个小时敲响之际,展览的大门便缓缓关上。

  如今,或许那些新古典主义的女性雕塑装置早已被“打入冷宫”。但毫无疑问,Prada对于这个“24小时博物馆”的一切行为已无法被区分为艺术创作、资金赞助或品牌操作等单独面向。通过这个不复存在的博物馆,Francesco Vezzoli的名字将更加闪耀,不过,Prada才是当晚的最大赢家。

  创作“不存在”

  请别以为“不存在的博物馆”是一个多么新奇的名词,其实,那只是Francesco Vezzoli“不存在”系列作品的其中之一。

  因为“希望能够表达对好莱坞电影的系统这种肤浅事物的感受和看法”,早在2006年惠特尼双年展上,Vezzoli就展出了一个“不存在的电影艺术装置”《Gore Vidal’s Caligula》。他根据改编自其所崇拜的美国著名作家Gore Vidal著作的电影《Caligula》,找来诸多电影明星重新拍摄了一个的虚构花絮,并请来Gore Vidal为之推销,顿时成为当年惠特尼双年展的宠儿。“我永远无法忘记与Gore Vidal的这次合作,以及从他身上所学到一切。” Vezzoli如此回忆起双方的那次合作。

  如果说“不存在的电影艺术装置”《Gore Vidal’s Caligula》是向Gore Vidal致敬的作品,那2009年,Francesco Vezzoli推出的一款名为“贪婪”香水的艺术项目,则是对现实社会的一次嘲弄——为了给这款“香水”造势,他请来了著名导演Roman Polanski做了一个一分半钟的“商业广告”,著名好莱坞明星Natalie Portman和Michelle Williams在广告里为争夺这瓶“贪婪”香水而扭打得不可开交。艺术家Frida Kahol和Eva Hesse等更是被邀请为“贪婪”创作了一系列的广告牌。与此同时,在其他城市,很多大牌明星,诸如Hellen Mirren、 Cate Blanchett等也纷纷加入这款香水的推广计划。

  然而,所有人都无法闻到这款由Vezzoli亲手“调制”的“贪婪”香水究竟是什么味道——因为那是一瓶根本就不存在的香水。 Vezzoli调侃地说道,“我从来没有想过这款‘贪婪’香水的味道,我认为‘贪婪’的味道就是里面什么都没有,这个世界上没有一种确切的气味叫作‘贪婪’。”

  是的,这就是Francesco Vezzoli,虽然让一切显得玩世不恭,却仍让作品深层次反映出当代的社会实质。“有时太过认真,就会显得刻意。”

  让我们把视线再次拉回到2012巴黎高级定制时装周期间,Vezzoli奉上的这道“甜品”——在这个“不存在的博物馆”中, 艺术家充满个人色彩的讽刺味依旧飘散在空中。Vezzoli笑称,“在过去,我制作过不不存在的电影花絮,我‘调制’出的香水永远不会销售……而这些就如同当今那些政客的所展现的政治观点一样,永远都是虚构而无法实现的。在这个作品中,我想呈现的是,众人在快速消费时代中的相互关系。我认为,那会是相对脆弱的。”

  明星与大众

  成功游走于时尚与艺术两头的Francesco Vezzoli并不就此满足,他还把触角继续伸向娱乐圈,并在其中如鱼得水。这无疑要归功于他对偶像元素的熟练拿捏,以及各种讽刺名人的作品综合起来产生的“化学效应”。当然,还有一点无法忽视,他是个当之无愧的操控大众文化,擅长自我推销的专家。

  2009年,为庆祝MOCA建馆30周年, Vezzoli与Lady Gaga愉快地进行了一次艺术合作,令得这位艺术家的履历更添辉煌一笔。一支又是永远不会上演的音乐短剧在网络上点击率每日持续飙升;MOCA“30周年庆”的晚宴上,在Lady Gaga歌曲《Speechless》的钢琴伴奏以及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演员的簇拥下,Vezzoli安静地在琴边刺绣,这场行为艺术的表演以及“两道彩色的泪水”得作品更让Francesco Vezzoli的风头一时无二。这些,都比他在2006年拍摄、用来嘲讽崇尚名人与性的社会的作品《A True Hollywood Story》来得更直接。

  去年,《W Magazine》11月刊的封面上,Vezzoli继续着他的跨界合作:巧妙娴熟地运用Dior、Vera Wang和Western Costume Company的时髦服饰,把当红的饶舌女歌手Nicki Minaj转变成18世纪的上流社会交际花。

  “我想要好好改变一下大众对女性嘻哈明星的刻版形象。在我个人艺术生涯中,一直被历史上有权又有利的女强人吸引着,她们让我深思与着迷。我花了很多时间研究她们如何在历史上形成特有的艺术形象,然后再探讨她们是如何表达美和性欲的思想与哲理。我最想要做的,就是把历史艺术代表女性的方式与现今的偶像们做联结。”

  不过,与明星合作的盛景,在今年得“24小时博物馆”中却难见到。Vezzoli坦言,“‘24小时博物馆’是我第一次没有动用任何明星的作品。这一次,真正的明星是前来的客人和这座古老的建筑。所以,从我的角度来看,观众在这个‘不存在’博物馆内的一举一动,都是真正的艺术。”

  当被我们问及是否期待能与中国明星擦出火花时,Vezzoli遗憾的表示,“我现在已经暂时停止与明星的合作了。 不过,如果我能碰到张曼玉,我或许会改变我的想法,给双方制造一次合作的机会。”

B=《外滩画报》

F.V=Francesco Vezzoli

  B: “24小时”对你而言,象征着什么?

  F.V:幸福永远是短暂的。

  B:这个作品是不是也从侧面反应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纽带其实很脆弱?

  V:就我个人而言,我的一些人际关系持续得还没“24小时”长久。

  B:你一直受到Prada的长期资助,你的感觉如何?

  V: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能拥有Parda女士的长期资助,对我而言既是一种特权,但又是一种负担,因为我需要拿出最出色的艺术创作。我都会尽全力去满足和符合Parda女士的要求标准,虽然我知道她的标准是一向都非常严厉。

  B:作为艺术家,与时尚品牌长期保持紧密的接触,在你看来是必要的吗?

  V:为什么不呢?我热爱时尚,就像我热爱电影与音乐一样!我觉得没有必要把时尚、艺术、电影、音乐给区分,它们在我眼中就是一个完全的统一体。我可不会压抑自己,让自己与所喜欢的这些东西所产生距离。那太傻了!

  B: 你觉得在你至今的艺术创作生涯中,“时尚”占据了多少份额?

  V:时尚在我的生活中占有非常大的比重——出门、约会、社交……这些都会让“时尚”在我身上充分地展现。不过,时尚在我的艺术创作生涯中的比例,我自己也不太确定。我不是一个喜欢去规划设计的人,一切都只按我的兴趣去做。

  B: 很多艺术家认为,艺术一旦与商业挂钩,似乎就失去它原本所具有的“独立和先锋”,你是如何看待?

  V:我一直觉得艺术从来就没有从经济社会中独立,或者脱离出来。那些觉得艺术不能与商业挂钩的艺术家都应该回学校,拿出课本,重新研究艺术历史课程。这样的观点听上去有些悲伤,或者有些刻薄,但事实上,艺术其实本身就是一次买卖。

  B:你觉得艺术与时尚是否应该更完美地结合?

  V:当然!现在艺术与时尚搭配得非常完美。两者相互依靠,外界也没有任何争议。而且,我现在更是发现,很多时尚杂志已经用有趣而创新的方式去讨论艺术。那真是件非常棒的事。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