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英国知名设计评论家《纽约时报》撰文批评苹果

  • Update:2012-04-05

        英国知名设计评论家爱丽丝·罗斯松(Alice Rawsthorn)3月31日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称,如果苹果不能持续保持创新,并且改善生产过程中出现的环境和劳工问题,苹果有可能会像以往的顶级设计品牌那样逐渐衰落,以下为原文翻译:

        走在街上,随便叫路人说出一个成功设计品牌,很多人都会说苹果。苹果的产品设计广受好评,粉丝们为了抢购新产品甚至会扎营驻守在苹果门店外面。其产品销量像它的股价一样一路高涨,每当谈起公司的成功之道时,苹果高管总会将专注于设计挂在嘴边。

      鉴于苹果在企业设计方面的统治地位,去年10月其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去世以来,设计界纷纷猜测该公司可能会逐渐失去头顶的设计光环。就在过去的几天里,我听到一位设计师自信满满地预测道,诺基亚新智能手机的造型很快就会超越苹果的手机,我还在Creative Review杂志上看到一篇文章称微软新操作系统在设计方面可能会赶超苹果。

        相比被诺基亚、微软或者其它劲敌重创拉下马来的可能性,苹果像以往的顶级设计品牌那样逐渐衰落的可能性更大,就像曾在1960和1970年代登上巅峰的德国博朗。也许是因为它固守成规,也许是因为它逐渐失去那些曾经使得其产品与众不同的品质。可能性更大的是,苹果衰退不是因为被同行对手击倒,而是因为有对手能够做到一些它做不到的事情:开发出来的数字设备不仅设计美轮美奂,高效易用,而且在道德和环境层面也获得很高的评价。

        设计评论家每当谈到“好设计”应该和不应该具有的元素时,往往会把“可持续性”或者“责任心”列为不可或缺的元素。具体来说,我们认为如果一件产品在其开发、生产、包装、货运、销售或者最终的废品处理过程中存在引起争议、让人愧疚的事实,那它称不上设计很好的产品。毕竟如果我们知道或者怀疑某样产品对生态环境有害或者曾让工作遭受痛楚,我们又怎么去尽情享用它呢?

        理论上,我们不能尽情享用那样的产品,但大多数人很多时候确实会那么做。有时候,我们尝试过去寻找另外一款不会让我们感到内疚的产品,结果找不到,但我们选择那些产品通常是因为我们决定要妥协。在考虑购买新商品时,我们会衡量各样因素,如价格、可用性、外观及是否触犯我们的道德底线。在良心层面,我们心里头都有一列清规戒律的单子。例如,我常常吃肉,但我绝不穿羊毛皮衣服。但很多时候,到最后我们会认为坚持自己的原则是件极其困难、代价高昂且会引起不便的事情,然后屈服于我们明明知道是不那么好的东西。在购买手机、电脑、汽车等较为重要的大件商品时,我们往往会这么做。

        说到挑选新车,找一辆不会让人愧疚的替代车替代高油耗的破车并不是一件不切实际的事情。尽管现在还没有出现一款既高效节能又富有魅力的汽车,但市场上还是有很多经济实惠的汽车可以选择。

        不过在数字设备方面,情况则没那么容易搞清楚。如果你有仔细留意,你会发现市场上有很多可持续性比苹果手机和电脑强的产品,但区别并不明显,如三星手机只是有一部分是由可回收循环材料制成的。总体来看,很难去确切比较苹果在道德和环境层面与其它公司的差异。

        想必这对苹果死忠粉丝而言并不是问题。一个多月前关于苹果中国代工厂存在工时过长及安全问题的报道甚嚣尘上,但数周后新款iPad上市时,死忠粉丝照旧会排队守候在苹果零售店门外。但对其他消费者而言,情况并不一样。一部分人由于被苹果产品其它的优点深深吸引,最终还是决定将它们买回家,包括我在内的另一部分人则不会这么做,会倾向负起责任,但也不确定苹果相比其对手是好是坏。毕竟《纽约时报》曾报道称戴尔、惠普、IBM、诺基亚、索尼、东芝等公司的代工厂也存在类似的问题。一些环境组织承认,他们之所以批评苹果过去在环境方面的表现,不是因为它做得不如它的竞争对手,而是因为它是行业的领头羊,要赋予它更高的道德标准。

        然而,如果苹果有竞争对手严苛要求自己履行道德和环境上的责任,树立起榜样,你会去购买它的产品吗?我会。(当然它在其它设计指标上也要有不俗表现。)

        也许苹果自己也会抓紧做出改变,就像耐克当年面临类似问题时那么做。毕竟苹果如果要在后乔布斯时代延续辉煌,它必须作出改变。提高设计的可持续性标准听起来很高尚,但执行起来却需要长期艰苦的努力,尽管那刚好是苹果CEO蒂姆·库克(Tim Cook)所擅长的事情。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