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服装设计中的异质资源与创意空间

  • Update:2014-02-14
  • 梁明玉 西南大学纺织服装学院
  • 来源: 《装饰》杂志2014年第1期
内容摘要
在服装设计中,异类性质的资源和素材之间的组合拼撞,不同的元素和文化符号直接结合,会形成一种对立性的视觉冲击,这种拼撞颠覆了视觉常规,往往形成一种奇异的服饰景观,体现着设计师的全新观念与妙喻深思。本文通过服装设计实践中具体的表现方法与艺术手段,探讨异质资源的组合建构对于服装设计创新的作用与价值。

1. 罗子丹作品:一半白领,一半民工


2.《八大山人》中西合体的设计


3. 用现代观念与材料设计制作古代服装


4. 镜面不锈钢与毛呢混用,梁明玉作品


5.《非裳》在雕塑上进行立体裁剪


6.《非裳》服装与雕塑同步创作


7.《非裳》,梁明玉作品,混合纤维,玻璃钢


8. 雕塑与服装混成的《非裳》,梁明玉作品

一、异质资源的组合是服装设计的创新手段
在当代日新月异的服装设计潮流中,异类性质的资源和素材之间的组合拼撞,不同的元素和文化符号直接结合,会形成一种高度对立性的视觉冲击,这种拼撞颠覆了视觉常规,往往形成一种奇异的服饰景观。这种异质资源的拼撞组合,体现着设计师的全新观念与妙喻深思。在服装设计实践中,异质资源的利用通常有以下的方法与手段:
1. 颠覆着装身份和服饰传统
行为艺术家罗子丹以服装形态为载体的作品《民工·白领》,是使着装人( 艺术家本人) 以人体中心线为界,一半穿民工的服装,一半穿白领的服装。民工和白领是完全不同质的两种阶层,艺术家用这种装束给着装人赋予群体概念,即一个人际人性的“场”概念。在这种特殊的载体之上,民工和白领获取了社会意义的同体性,观众可从中得到阶层共生的社会和个人命运的体验及解悟。
在服装设计艺术中,观念的创新往往体现在不同性质的视觉资源的拼撞、解构与重组上。以笔者为实验话剧《八大山人》设计的演出服装为例,剧中角色是几位横跨古今中外的多面叙事者,服装如何体现这种人物的文化多样性呢?笔者采用一半传统的中式领,一半现代西装驳头领,通过这两个本属中西方不同服装文化的典型形态的硬切拼贴,表现了这种多义的内涵和穿越的意趣。如果是在日常生活中,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西方国家,这种服装都不可能被接受,会被消费者视为另类。但在这种穿越叙事的戏剧空间环境中,却恰到好处地表达了该剧的境界。在这种场景规定中,观众们自然都认可这种硬性拼贴的文化符号所形成的荒诞视觉效果。
2. 错置时空关系与服装材料
在笔者的服装设计仼务中,经常面对古代题材,塑造历史人物形象。通常会根据史料还原历史,但这只是一种低端的创造,其实史料留传下来的形象也未必真实。“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除了出土的文物可以证明外,谁也不知道古代的服装到底是什么形态。所以,对古代形象和文化精神的创造,实际上就应该是设计师在今天的文化语境中,用现代设计观念、现代艺术手法去处理。所谓错置,是用现代的规定、视角去看待古代的资源、表现古代的服装形态。
图3 所表现的集体舞中古代武士的服装就是用今天的时钟和工业管材做成的。时钟象征着时间的流逝,也表现着历史的运转和颠覆。工业管材则是现代的语言,表现出古今时空的错置,给人以奇异荒诞之感。正是这种现代工业的语言材料,从今天的视觉中更有力地表现了历史的真实。建立了这种种异质同构的观念,掌握了古代的表现对象以及现代的图像及材料资源以后,接下来最关键的问题便是在设计中如何协调这些看似不相关联的,甚至互相矛盾的形式因素。古代的表现对象和现代的表现材料,都要符合当代体育精神和广场表演空间的规定,这个精神空间就是特定的场的规定。必须符合这个空间的条件,如群体队列、体操规律和着装表演者的肢体行为等因素,从而保障创意的效果。
3. 季节穿越与性别互构
在多元的文化生态和服装世界中,开始岀现反季节、错季节的设计,设计师们开始将不同季节的服装要素灵活使用,在款式、面料、质感、穿衣习惯各方面都岀现反向的设计路线。这些反常识的设计中,设计师们寻找一切有季节特征的细节,反其道而行之,在这样的消费场、文化场中,季节的规定性不是由自然和常识,而由自设计意图和创意概念。在这个场的环境条件下,几乎完全是主观因素在起作用。季节概念的原结构被解体了,无法对设计师的思想进行结构性的干预和控制,而只是作为消费场和设计师选择的资源和元素。按照异质同构的格式塔心理学理论,各种不同性质的元素在场的结构中是如何存在的呢?阿恩海姆在《艺术与视知觉》一书提到:“由韦太默首先提岀的组合原则主要是指那些使得某些部分之间的关系看上去比另外一些部分之间的关系更加密切的因素。这些原则实际是那个更为基本的原理‘相似性原理’的实际应用。按照这个基本的‘相似性原理’,在一个式样中,各个部分在某些知觉性质方面的相似性的程度有助于使我们确定这些部分之间关系的亲密性程度。”[1]这个原则对服装设计很有启示意义,如何使不同性质的元素,譬如季节元素,赋予某种“相似性原理”,从而使人们信服设计师们四季颠倒的视觉游戏呢?就是要使不同季节的服装因素符合相似性原理。通过对异质事物作岀符合结构性整体的调整。譬如,夏季服装面料薄,如直接用在冬季服装上就会有视觉经验上的障碍,这就需要改变夏季面料的观感,通过折皱、肌理化等手段改变其原有性状,或者想尽办法,借助、发挥夏装轻薄飘的特点,消除季节冲突的怪异感,使其相对于夏装产生陌生化,相对于冬装产生新奇感。如此,形式的创造便丰富起来。笔者对这种“相似性原理”是以相互创造,而不是相互抵消的观念来认识。
男装女装交互设计早就存在,随着今日人类社会民主自由思潮,男女平等、男女矛盾都更广泛。服装设计界自然是风向标,今天的男女装交互设计已超越性别外在特征、体型差异,而更多表达岀男女性别的观念、情感和趣味。所以设计再也不是立足刚阳和阴柔的基本性征和互补原则,而是捕捉普遍中性化趋向中那些更细微的感觉和更具体的细节。可以这样理解,男女服装已告别过去的概念类型,而进入了以中性化和交互性为表征的真正男女平等互构时代。这样的认识平台,有助于对男女服装交互设计产生更有效的推动。

二、以对异质资源的包容开拓创意空间
1. 服装与其他艺术形态的混成
通常的服装设计与服装教育观念,都强调服装语言的专业性,这有益于服装品牌的整体质量的提升。通过严谨的服装专业训练,使从业人员增强专业意识,使服装语言、服装形态单纯化。这种发展趋势得到服装业界人士普遍赞同,逐渐形成了独立的服装世界和服装设计圈层。守持相似无几的设计语言和雅俗标准,这种纯化语言的趋向造成了另一种遮蔽,即艺术形态杂交优势的消解。从更深远的意义上阻碍了服装设计的发展。其实,依照对当代人类知识和艺术生态多元互构的原则,艺术形态的杂交和设计语言的纯化应该并行不悖,互为发展。有感于服装语言的雷同化、相似性和服装空间的局限,笔者从2011 年开始进行《非裳》系列的服装设计,该系列以雕塑与服装同体同步进行,创作的初衷是所有的人体模特和人桩模型都不能满足服装意象和展示空间,于是自己动手做雕塑来承载服装的肢体与空间需求。泥塑坯型岀来后,所有的服装裁片都在坯体上完成,穿插交错,使柔性的服装与相对刚性的雕塑融合,最终浇筑好的雕塑成品与成衣完好地扣合在一起。在全新的审美场中,雕塑和服装都获得了新的形式趣味和境界的升华,不同的艺术形态语言之间在全新结构关系中,呈现岀由陌生化产生的视觉吸引力,获取了接受者的认可,于是一种新的服装设计形态产生了。以维塔默(M.Wertheimer)为首的学者们在事物结构中发现了“场”的概念。在服装设计中,这种场的概念就体现为包容异质资源的创意空间。
2. 以服装形态为主导的多样艺术手段
笔者设计《非裳》时用了多样的艺术手段,但始终以服装形态为主导,最终呈现为服装形态。以当代流行文化与经典艺术混合,产生一种特殊的视觉样式,并具有较强的视觉冲击力。同时,用绚丽的金属感和人体的非常规形态,表达人类社会精神的虚空、消解与迷惑;用综合纤维自制面料剪裁服装,玻璃钢浇筑人体雕塑,来表达人类文化的多元、复杂的结构;用服装艺术语境关注人类命运,并力图使服装回归到手工制作和天然材质。《 非裳》的展示方式,也区别于通常的静态动态方式。笔者采用空中威亚的形式飘浮行进在空中,犹如太空星际沉浮明灭的生命体,力图使服装的体量和空间放大。这一切形式都来自创意的理念,笔者是想用《非裳》的服装形态观照阐释既往历史,用理想主义的精神和解构主义的手法表现当代服装生态,用浪漫的创意勾划未来世界人类的装扮与生存空间。
在今天多元化的艺术、设计生态中,服装设计在形式上的创新,取决于对服装艺术既定形态的解构,以及对其他艺术形态的借鉴与引入。通过各种艺术形态的互相渗透,能产生新的服装形态与设计语言。借用生物学的概念,就是“杂交产生良种”。这种艺术杂交的创新,主要取决于对既定艺术思维方式和常规概念的突破。
设计的目的很明确,是为了塑造服装主体,对其他艺术形式的借引,必须服从服装空间特征和材料特征。服装的空间是行动的,而非静止的,服装的材料是柔性的而非刚性的。而塑造的空间是静止的,材料是刚性的。笔者在设计中致力于将雕塑的静态空间和刚性的材质特征消解,使其注入服装的动感与柔软,但同时保持雕塑的特征与美感。
在《非裳》系列设计中,对于材料的选择,希望给材料注入多元化和象征性,以使得《非裳》的内涵更加丰富深博。笔者选用了各种纤维,如人发、中药、金箔、再生纤维、蚕丝、亚麻等,用无纺的手段混制而成。这种多样性增强了面料的复杂多样和既透气又厚沉的面料质感。
各种纤维材料分别象征、喻意着人类的古老历史、生存方式以及精神的消解与拯救,财富的追逐与异化,对环境的破坏与保护等各种人类今天面临的问题与困境。当代艺术的实质就是对当代人类生存和精神的关注与表现。《非裳》系列的设计始终贯穿着这一当代艺术的特征。
今天的艺术生态多元互补、异质同构、广泛包容,给设计师带来更大的创意空间和挑战。作为独立设计师,或许可以不去寻找艺术的根源和理论的支撑,只凭着直觉和技艺摸索创新。但作为设计学科的教授和设计专业的研究者,应该将设计基础理论和设计实践结合起来,并不断深入研究,从而建立起自己的设计主体意识和设计教学系统。笔者在设计实践和理论学习中认识到格式塔心理学及利用异质资源组合创新的理论价值,对于今天的设计具有客观的阐释和切实的效应,尤其在当代设计的观念转换与结构包容方面能给设计界以参考。

注释:
[1](美)鲁道夫·阿恩海姆:《艺术与视知觉》,滕守尧、朱疆源译,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1998,第90 页。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