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粤北客家宗祠雕刻的文化意蕴及艺术特征——以始兴曾氏宗祠为例

  • Update:2014-03-17
  • 黄振伟 韶关学院美术学院
  • 来源: 《装饰》杂志2014年第2期
内容摘要
本文从实地考察、资料调研和图像分析入手,探究留存的始兴曾氏宗祠雕刻形态的艺术特征,挖掘其文化特质,为始兴曾氏宗祠传统雕刻的保护和传承提供理论依据。进而指出始兴曾氏宗祠雕刻既是宗祠建筑装饰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又是客家人对子孙后代教育的一种潜移默化的人文资源。

建县于公元263 年的始兴,位于广东省北部,地处湘、粤、赣三省交界处,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客家人聚居地。秦汉以来,不断有中原、福建、江西和广东梅州等地的居民迁徙而来。据考证,客家宗祠得以兴建的缘由,是各地几经辗转迁徙至此的客家先民为崇宗祀祖和宗族议事而兴建的。由于客家人来自中原各地以及东南沿海,所以建筑风格和装饰样式也各不相同,在宗祠建筑中,雕刻装饰必将是宗祠建筑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雕刻的样式、题材及内容更是丰富多彩、寓意深远。笔者以始兴曾氏宗祠为例(图1),探索客家宗祠雕刻的文化意蕴及艺术特征。
一、始兴曾氏宗祠雕刻的文化意蕴
1. 传统观念
客家人有着自己的传统文化,是中原和岭南文化的继承和发扬,历史上的迁徙和僻处山区的环境条件,使之形成了既有汉民族的又有自身特色的客家文化传统。客家人传统认知的价值取向是推崇“惟祖是崇,惟祖是法”的观念,所以客家人必须修建宗祠以表示对祖先的尊崇。无论四时节令、人生礼仪,还是宗教信仰、婚丧嫁娶等活动,都必须在宗祠里举行仪式,这说明了宗祠的重要性。
建造宗祠固然重要,而宗祠雕刻装饰更是必不可少。但作为建筑装饰的雕刻艺术并不仅仅是为了点缀空间而创造,主要还是为了表达某种特定的思想含义,这就使得装饰的目的既具有实用功能,又具有表意的意义。从直观的角度看,曾氏宗祠装饰的意义都集中体现着人们对生命、繁衍、欢乐、圆满、幸福的渴望与祝愿。因此,曾氏宗祠雕刻既出于实用的动机,又以“言志寄情”为目的,用“以象寓意,以意构象”来造型,而不是单纯依据客观的自然形态逻辑来表现对象。由此可见,曾氏宗祠的雕刻装饰与客家人的吉祥如意、福寿富贵等世俗化的传统观念是密不可分的,它不仅维系着家族的伦理秩序,还将传统文化与社会公德融入到家族百姓的观念中。
2. 道德教化
客家人最神圣的信仰,莫过于对祖先的崇拜。所谓祖先,有两重含义:其一是指狭义的祖先,即与本宗族有血缘关系的直系祖先;其二是广义的祖先,即历史上的有作为、有贡献的人(特别是与自己家族有关的人),被后人作为神明来崇拜。在每一个宗祠的祭堂,都设有一个供奉祖先的神龛,在客家人看来,此供奉的神龛至高无上,因此神龛的雕刻装饰容不得半点马虎,选料上乘,雕刻精美。他们通过建立宗祠,强化对祖先的认同,强化家族的凝聚力和向心力,树立宗族的权威性。客家人对自己的列祖列宗一生都怀有崇拜敬畏之情,每个宗族都建造祠堂供奉祖先,祠堂内雕刻装饰显得十分庄重。雕刻的内容除了福、禄、寿、财神以外,最特别的还是富有传奇色彩的 “公王”,它有着较强的祈福、瑞吉、呈祥和封建伦理内容的文化内涵,同时更具有客家人传统习俗的文化特色。宗祠雕刻装饰多与宗教民俗传说联系在一起,每种装饰符号背后都可能有一个故事,它不仅是美的化身,还代表一定的文化内涵。随着客家人的生活观念发展和演变,其表达的形象也已逐渐形成一种具有特定含义的装饰艺术符号,尽管其装饰手法各不相同,但雕刻形象的意义已经是某种固定含义的代名词,其最终的目的也就是借助于艺术化的形象符号,对子孙后代产生一种潜移默化的教育。

二、始兴曾氏宗祠雕刻的艺术特征
1. 题材特征
(1)宗教信仰
从曾氏宗祠雕刻的题材可以看出,始兴客家人没有统一的宗教信仰,属于多神崇拜,不论是佛、道、基督教,还是天、地、神、鬼、巫,都有人信奉,甚至同时信仰崇拜,有许多神明是其他地区所没有或少见的。由于客家崇拜的神灵繁杂,致使后人难辨其详,因此宗祠里出现了一个共同的神像代名词,客俗称此神为“公王”,甚至有的公王不知为何神,几乎每个家族宗祠里都有雕像、设位膜拜。公王在粤北农村则是常见、最普遍的神明,被尊奉为客家人的守护神,对公王的崇拜已经形成了粤北客家人独特的民俗文化。始兴客家人的神明公王崇拜现象,不能简单称之为迷信,而应称之为俗信。这种宗教信仰也有助于我们科学地理解传统的客家社会精神生活的深层次内容以及客家传统习俗的宗教崇拜现象的社会意义。
(2)民风民俗
曾氏宗祠雕刻是通过生动的形象给人以感官的满足和心理的愉悦,同时又以其深刻的寓意反映了“成教化,助人伦”的原则。宗祠的雕刻艺术,寓意深刻,选材上乘,而且构图有美感,寓意有喜气,同时借以表情达意的花卉图案和吉祥瑞意的动物造型,确定装饰题材,以其名称谐音,形象地构成吉祥图案,充分体现出当地风土人情特点。抱鼓石是宗祠祠堂大门方可设置的建筑构件,是功名的标志,也是荣誉、权力、地位的象征(据历史资料考究,凡是族中有人被朝廷正式封过官爵的,其宗祠大门方可设置抱鼓石)。它由下部的须弥座、中间的圆形鼓、顶端的狮头衔环形象三部分组成,须弥座三面均雕刻缠枝花纹,底脚刻有麒麟头型,正面刻有寓意深刻的花卉、器物,如四方形花瓶意为四季平安,桂花树上的乌纱帽意为登科折桂(图2、3)。另外,在宗祠的梁架、窗棂、门额和神龛上,雕刻装饰随处可见。窗棂上雕有花鸟、龙凤,梁架两端饰有祥云、鸱吻。不同的建筑结构装饰,显示出不同的艺术特色,为宗祠建筑和构件锦上添花,倍增情趣,既象形表意又陶冶情操,这充分反映了客家人热爱生活、热爱家园、真诚纯朴的精神世界。
(3)符号、图案
中国传统装饰艺术的通则是“有图必有意,有意必吉祥”,人们通过直观的纹样形式来传达美好的愿望,这种传统艺术观念在曾氏宗祠雕刻纹饰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通过对曾氏宗祠雕刻题材的调研发现,许多题材在创作上运用了我国传统的象征寓意和祈望的手法,将客家人的哲理、伦理等思想和审美意识结合起来,抽象题材符号化,具象题材图案化。如吉祥如意的符号有回字纹、卷云纹、团菊纹、卷草纹;寓意深刻的图案有梅花、百合;形象生动的造型有麒麟、鸱吻等。这些符号、图案都集中反映了客家人盼望社会安定、家族兴旺发达、生活美满幸福的精神世界。符号、图案装饰的象征性,通常是形声或借喻来表达。如窗棂上的“连年有余”的图案由莲花及游鱼组成,借“莲”与“连”谐音,“鱼”与“余”音同,寓意年年家运丰盈;曲梁上普遍使用的回纹符号,由许多回字相互连接,回环不断,祝愿家族千秋万代,子孙延绵不绝;又如屏风上梅花的图案,是传春报喜的吉祥花,代表“梅开五福”,意指长寿、富贵、康宁、好德、善终等。
2. 造型特征
(1)雕刻技法
曾氏宗祠的雕刻造型是通过凿、剔、削、磨、刻、雕等多种技法来完成并表现主体的。总的来说,可分为圆雕技法、浮雕技法、镂雕技法。技法的纯熟和工艺的洗练是很多民居建筑雕刻所无法比拟的。(图4)梁架两端的麒麟雕刻,尽管看到其木头材质粗粝,工艺似乎也显得草率甚至有些野莽,可恰恰是客家雕刻艺匠们思想率真和技艺纯熟的表现。雕刻手法上虽没有进行细致入微的精雕细刻,却形神兼备,惟妙惟肖,始终保持着对麒麟人格化的“血”与“肉”的强调,保持着对传说中的精神境界的“仁厚”以及表层“神兽”的强调。这也正是客家宗祠雕刻装饰与其他建筑雕刻装饰的不同之处;手法上粗中有细,技法分讲究,麒麟圆雕形态的弧面都需用圆刀适形处理。此刀法对大的起伏、小的变化都能运用自如,而且圆刀的线条自然、肯定,使用起来灵活且便于探索;可以看出,雕刻身体上的鳞片时,使用的是没有两角刀口的圆刀,呈圆弧形,雕刻起来不仅便捷,而且直接成型,还不会破损凹痕道的两旁,刀法干净利落。底部装饰的浪花雕刻,使用圆刀和平刀的结合,便于浪花的转折雕刻,主要方法是利用圆雕雕刻技法随型雕刻,又结合浮雕技法利用光影以立位、起伏、刻
线等处理手法进行较大幅度的比例压缩,并把所有层次关系都保持在同一高点的平面上,充分体现空间层次感。工艺技法上没有反复琢磨的痕迹,一气呵成。这也是曾氏客家宗祠雕刻的独到之处。(图5)金鱼的形态是剔地凸起的高浮雕技法,特点是降低背景,突出主体;造型高凸,而“地”层层凹下,必要的地方还要镂空取形,呈立体形状,俨然一件立体雕刻。浪花部分则是运用压地隐起的浅浮雕技法,各部位的高点都在装饰面的水平线以内,是为了衬托主体造型的一种表现手法。在曾氏宗祠雕刻装饰中也有各种形状的弧形雕面,采用这种手法装饰的带形、环形,花纹充满了装饰面,留“地”很少。减地平起,即剪影式凸雕,有人叫做“平雕”或“平浮雕”,此手法尤为多见,其主题图案线条清晰,外轮整齐,好像一层厚厚的剪影贴在地上,有如汉画像石的雕刻手法,显得古朴可爱。还有一种称为素平的造型手法,有人将其解释为阴纹刻线。这种技法表现较为含蓄,它不是以雕刻的体积取胜,而是以线条优美见长,艺匠们直接在柱子的表面上雕刻出这种简易的纹样,其效果犹如在平光的石面上做出的白描图案,装饰效果简洁大方。
(2)内容特点
曾氏宗祠雕刻艺术的表现手法有两种:一是直表式;一是寓意式。在外观质朴宗祠建筑中,最精巧的部分就是宗祠内部结构里的木雕,这些木雕图案多变,风格鲜明,内容丰富。从雕刻的图案上看,有人物、动物、植物、器物等,人物的表达多为直表式,如人物中男女老幼形象,他们所扮演的角色多种多样,有惩恶扬善的故事、美丽动人的传说、男耕女织的场景等,都集中反映曾氏家族盼望家族兴旺发达,生活美满幸福的精神世界。动物、植物的表达多为寓意式,如窗棂上雕刻的窗花,当地老百姓称之为“封官富贵百寿图”。它以四周阴刻的连串万寿花纹为装饰边缘,中间透雕的蜂窝形状作为背景,上面浮雕柏树、牡丹、麻雀等形象。树根交错相生,枝繁叶茂;花朵含苞欲放,争奇斗艳;麻雀展翅飞翔,栩栩如生。乍一看,创意似乎很简单,仔细斟酌,寓意深刻。在客家习俗中,蜂窝、麻雀代表封官赐爵,牡丹代表富贵,柏树代表百寿,由此组合成“封官、富贵、百寿”的吉祥主题。在宗祠雕刻中,无论是反映现实生活场景的人物故事,还是展示人们憧憬美好未来的图案,都是以更好地体现客家人对美好事物、美好生活的热爱和向往为目的。
3. 构图特征
(1)对称构图
客家宗祠雕刻的对称构图是以中心轴或中心点为依据,在中心轴或中心点的上下左右配备相同等量的形象符号进行雕饰。这种构图形式具有完整、清晰、稳定和安静的视觉特征,是装饰性非常强的构图形式,体现了客家人民追求完美、理想化的审美风格。曾氏宗祠雕刻不论是门、厅的石雕,还是曲梁、屏风的木雕,大部分都采用对称构图。比如梁架两端的鸱吻、金鱼、麒麟等,其采用的就是对称构图的雕刻形式,对称的形态在视觉上给人有自然、安定、均匀、协调、整齐、典雅、庄重、完美的朴素美感。大厅屏风上镂空的团龙、蝙蝠等图案,雕刻的花纹虽然多而繁,但由于成功运用了几何曲线对称形式,更具有秩序和规整之美,画面则满而不杂,显得端庄大方。门窗雕刻装饰也多求对称均齐,组织紧凑,结构完整,层次丰富。如图6 中“玉龙福纹”花窗的雕刻图案构图,基本都采用对称的构成形式,左右对称,上下均衡;同时又具有聚心、向心或辐射全局的效果,与装饰图案的适合纹样很相似。曾氏宗祠雕刻装饰已把传统图案的构成方法与表现形式运用到了极致,使整个画面相得益彰。
(2)重复构图
重复式构图,是在雕刻画面中相同或类似的图案、符号重复出现,并按照一定的规律排列和分布,为画面带来节奏感,从而形成视觉上的和谐统一。对于一些形体小、形式单一的主体,客家艺匠们巧妙地运用重复式构图,通过叠加重复而增加其数量的表达,起到增加画面的视觉冲击力的效果。窗棂上的福字图案雕刻造型上以重复的形象出现,既强化了图案的美,又使画面形成秩序化、统一化的美。又如梁架雕刻的回纹图案也是使用了二方连续的重复构图形式,看似造型单一,却蕴含着丰富的含义,不断连续的一个“回”字元素进行重复的组合,既体现了雕刻的观赏性和艺术性,又增加了画面的丰富感和秩序感。也有人认为,曾氏宗祠有的雕刻装饰只是通过反复的画面连续,单调而缺少韵味,枯燥而缺乏美感。但是这种连续性重复,回环穿插,连绵不绝,极富形式美;同时又有“连绵不断”、“事事如意”、“好事不断”等美好寓意图形正是客家人所追求的审美意境,通过这种简洁平缓的构图节奏更能体现出作为曾氏宗祠装饰的特殊性。

结语
始兴曾氏宗祠雕刻是客家民俗文化的物质载体,是客家人在迁徙、融合过程中,吸取各地艺术风格并综合应用的创造性艺术。其雕刻样式多以客家民俗及信仰为基础,在创作上离不开传统民俗文化丰富的土壤。在这个意义上说,对其进行分析研究具有一定的学术理论价值。它是客家宗祠建筑历史的见证,是研究文明进程的重要资料。显然,曾氏宗祠雕刻浓缩了客家文化特色,反映了客家人民的审美情趣,丰富了灿烂的岭南民族文化,是客家人民艺术智慧的结晶。

* 本文为广东省韶关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课题成果(G2013002)

参考文献:
[1] 王朝闻 :《雕塑雕塑》,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长春,1992。
[2] 段建华编著:《中国吉祥装饰设计》 ,中国轻工业出版社,北京,1999。
[3] 田自秉、吴淑生:《中国纹样史》,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2003。
[4] 廖晋雄编著:《广东始兴客家古民居》, 香港经纬印刷公司,2006。
[5] 廖威:《始兴艺术》,华南理工大学出版社,广州, 2011。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