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湖南梅山婚丧剪纸的民俗文化内涵与现代艺术演变

  • Update:2014-03-17
  • 熊 莹 湖南大学设计艺术学院;陈飞虎/张雅妮 湖南大学建筑学院
  • 来源: 《装饰》杂志2014年第2期
内容摘要
梅山剪纸是湖南梅山地区几千年来地域文化影响下的产物,也是梅山民俗文化的艺术再现形式,其中以婚丧剪纸最具民俗文化代表性。本文在实地调查基础上对婚丧剪纸的民俗文化内涵和发展演变的装饰艺术特征进行了分析研究,以期通过对梅山剪纸艺术和梅山婚丧民俗文化的深入挖掘,为当下梅山剪纸的保护、传承和发展提供一定的理论基础。

 一、梅山剪纸的概述
梅山文化追溯其地域,是以湖南湘中地区的安化、新化两县为核心,辐射包括邵阳、娄底等部分地区。这里历史悠久,民风淳朴,民俗文化积淀深厚,梅山剪纸是该地区人们生产生活的非物质文化载体,是梅山民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文化精神内涵贯穿梅山地区漫长的人类历史发展中的衣食住行与沧桑变化。2012 年,梅山剪纸正式入选湖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为梅山剪纸的传承和可持续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梅山剪纸得到了政府各级相关部门和社会民众、文化学者的重视,在安化、新化以及省会长沙等地相继展开了一系列的宣传教育和保护工作。笔者通过实地调研和人物采访,对梅山剪纸的各方面内容进行了全面的了解与梳理,本文将着重对婚丧剪纸的民俗文化内涵进行深入的剖析,希望通过对婚丧剪纸的了解,来传承梅山非物质文化遗产,并在新时代的变化中得以继承与发扬。


二、梅山婚丧剪纸的民俗文化内涵
古梅山时期地理环境险恶,交通闭塞,梅山人必须依靠辛勤的劳动获取生存所必需的物质,依靠民俗文化活动获取精神养料。在众多的民俗活动中,以婚丧活动最为隆重与盛行,梅山人习惯用各种剪纸形式来装饰民俗活动的空间,增加活动的氛围,因此剪纸作为一种艺术形式,成为婚丧民俗活动的重要非物质载体。梅山传统婚丧剪纸具有质朴、粗犷、洒脱的艺术魅力(图1),这种特征一方面是受到梅山人自古以来吃苦耐劳、豪爽豁达、霸蛮倔犟、勇武顽强的人文精神的潜移默化的影响;另一方面也是由婚丧民俗文化活动的短暂性、集体性、自发性和实用性来决定的。看似粗糙、浑厚线条的梅山传统剪纸与经济发达的中原地区剪纸相比,所注重的不是对形象的严谨真实的刻画,而是随心所欲的即兴发挥,这种形式更加能使梅山人的意志情趣、向往追求、宗教信仰等精神文化内涵完整地保留和体现。
1. 梅山婚庆剪纸的民间祈福观
在古梅山时期恶劣的生存环境下,由于生产力低下和人们对自然灾害的无能为力,梅山人民总是希望通过某种媒介作为依托来消除内心的恐惧,以企盼安居乐业、幸福吉祥,因此出现了自然崇拜、图腾崇拜、祖先崇拜、神灵崇拜。在婚庆习俗活动中,梅山人用特定的信仰图形或崇拜符号作为婚庆剪纸的主要题材,来寄托对新人的祝福。梅山地区婚庆剪纸的题材与其他地区的剪纸题材不尽相同,除了双喜字、龙凤、荷花、喜鹊、鸳鸯、蝴蝶以外,梅山民间流行无鹅不成婚,鹅成双成对,象征着和谐美满,在婚庆窗花、新房摆件、迎亲饰品等物件上,均有以鹅为题材的婚庆剪纸。
梅山剪纸民间艺人阮省吾创作的《对鹅》(图2)婚庆窗花剪纸,以一对鹅为基础造型, 表达对新人成双成对的祝福,配以兰花兰草的植物装饰纹样,寓意生殖、繁衍,子孙荣光。吴桂兰创作的《喜娃》(图3)婚庆剪纸图案中,用到了荷、蝴蝶、鸳鸯,中间主图 “囍”两旁荷叶上站立着两个裸体的男性,生殖器夸张,寓意早生贵子,祝愿生活和谐美满,角花的构图形式丰富,身体轮廓、触须是蝴蝶,翅膀却是鸳鸯的形状。向亮晶创作的《双鹅迎亲》(图4)婚庆剪纸生动形象地再现了古梅山时期迎亲送亲的热闹场景,新郎迎亲时以一对白鹅为见面礼,由专人专挑走在迎亲队伍的最前面,公鹅叫声“噶”,母鹅叫声“咯”,配以锣鼓唢呐的齐鸣声,具有独特的梅山迎亲韵味。除此之外,梅山民间有一种独特的生育习俗活动,小孩出生后第三天,要“洗三朝”,外婆需要准备一些礼品去婆家道喜,其中最首要的礼品就是“喜蛋”。喜蛋就是在鸡蛋上粘贴各种代表吉祥、幸福、喜庆的剪纸图案,当地人把这种剪纸叫“鸡蛋花”。
这些婚庆剪纸的内容和题材与梅山人民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既充满了喜庆色彩,同时也隐含了梅山人对美好生活的精神寄托与祝福。梅山人通过托物寄意的手法,使小小的剪纸蕴含了吉庆纳福的文化内涵,使剪纸艺术成为婚庆民俗文化展现的物化语言,这种祈福观念是梅山民俗文化的精神反映,也是梅山人幸福生活的一种体现。
2. 梅山丧葬剪纸的忠孝观和宗教信仰观
梅山地区的丧葬习俗是古梅山众多的民俗活动中至今依然盛行,并且保存相对完整的民俗活动,丧葬剪纸是用于丧葬仪式过程中的剪纸,表达生者对亡者的哀悼和缅怀。在梅山地区的丧葬风俗中晚辈对长辈的行孝是整个葬礼的主要行为,充分体现梅山人传统的忠孝礼仪观,因此繁缛的行孝礼节成为整个葬礼的一项重要内容。在梅山丧葬仪式中,孝子头戴用竹篾和剪纸扎的“花孝帽”,身披各种剪纸图案的孝衣,以示晚辈对长辈的尊敬和祭拜。除此之外,梅山人把具有特殊图形(例如荷花、莲花等)的剪纸贴在亡人的寿鞋上,叫做“脚采莲花”,寓意人死后步登莲花升天进入仙境,也表示晚辈对长辈的祝福。(图5)
梅山丧葬剪纸与其他地区丧葬剪纸不同的是,除了用各种形式的纸扎、纸幡、桃符、挂笺、替身纸人等作为纸质祭品装饰灵堂以外,在梅山丧葬活动的灵堂、道场中还有一种特殊的剪纸形式,即“相衣剪纸”。这种独特的相衣剪纸挂在灵堂的灵柩旁,主要是用于超度亡灵,由法师做完法事后把相衣焚烧送给亡灵。“相衣剪纸”保留了梅山地区原生态特征的剪纸元素,具有很强的原始性和民俗性,单个相衣色彩艳丽醒目,成组相衣色彩对比强烈, 主要以红、黑、蓝、黄、绿五色为一个基本组。它以形象化的人物符号,以静态的、物化的神灵形象,以具象与抽象相结合的剪纸手法,活态地增强了祭奠活动的气氛,传递了生者对逝者的深深哀悼之情。“相衣剪纸”的神灵对象有玉皇大帝(图6)、观音菩萨、阎王、土地,以及梅山始祖张五郎和蚩尤等,这些都是梅山教所信奉的神灵。梅山教是一种地域环境中产生的本土宗教,对于在古梅山时期文化水准低落的梅山人民而言具有强大的社会教育功能。梅山教法体系庞大,是国内民间法系中最为完善的法脉之一,其防身、治病、表演、解禳、祈福、收禁、收魂招魂等法式中,对神灵的虔诚、对生命的尊重折射出梅山人思想中根深蒂固“万物有灵”的信仰。这种信仰与梅山人对于生死,对于前世、今生、来世的观念相吻合,认为人在今生所受的苦难是为来世的幸福铺平道路,人在三个世界里不断轮回,接受苦难和幸福。因此,“相衣剪纸”成为梅山的丧葬活动中必不可少的祭奠物品,这种在题材、图形和视觉效果上与众不同的剪纸形式,不仅是祭奠、祈福、祷告的重要祭祀品,也是蕴涵梅山地区民俗文化的宝贵的图像资源。梅山人内心深处所信仰的“生命真谛”、“灵魂皈依”,在相衣剪纸这种朴实的物质承载方式中真实地呈现出来。
相衣剪纸是一种集剪纸、木版印、纸扎等技艺于一体的民间艺术,其制作过程大致为:首先用预制的木刻模板拓印神灵形象的头、手、靴(足)等部位,然后对不同神像人物着不同的色彩,再用纸剪出各个神灵的帽子、衣服、胡须等部位,把头、帽、衣服、手、足(靴)等用浆糊粘连起来,最后进行局部着彩、画符修饰。这种制作技艺是一种传统地方艺术文化,每一种地方文化的背后,都有为之付出辛劳的传承者,他们以其独特的方式记录了历史文化的变迁,承载着弘扬地域民族文化的责任。以当地典型的相衣剪纸民间艺人姜再行为代表,他凭借个人浓厚的兴趣以及对这种地方文化的热爱,把相衣剪纸作为他的职业来发展与传承。据笔者田野调查,姜师傅是安化仙溪镇相衣剪纸的祖传第四代传承艺人,在他家里保存了一批一百四十多年前的木版花样(图7),这些木版花样历经风雨完整地保存下来,成为梅山相衣剪纸艺术的重要文化符号,有着极其深厚的文化内涵,体现出较高的文化研究价值。
梅山地区的婚丧习俗活动中的剪纸作为当地民间文化的承载体和活化石,直接或间接地反映出了梅山人深厚的婚丧民俗文化意识,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是梅山婚丧民俗文化的折射镜,透视出梅山地区独特的民俗文化内涵。

 

 


三、梅山婚丧剪纸的现代艺术演变
梅山传统婚丧剪纸长期以来由于其地域范围的限制,较少受到外来文化的影响和冲击,在很长时间内保持了相对稳定的原始性特色。但是随着当地人生产生活方式的改变,婚丧民俗活动的形式也在逐渐发生变化,传统婚丧剪纸的民俗功能正在逐渐弱化。而对于剪纸艺术本身的非物质文化性来说,传承应该是一个艺术传播、演变和不断发展的过程,是需要注入更多的新鲜血液,以新的内容和更加完善的形式焕发出新的生命活力,这是梅山剪纸生存和传承发展的必经之路。通过笔者的实地调研了解,目前在梅山地区从事剪纸艺术创作的民间艺人已经不多,以向亮晶为代表的传承人,在继承梅山传统民间剪纸精髓的基础上,对梅山各类剪纸的艺术装饰手法和表现内容推陈出新,给梅山传统剪纸注入现代美学元素,使剪纸从民俗实用功能向艺术欣赏功能演变。笔者对婚丧剪纸的艺术发展演变进行了以下的总结和分析。
1. 剪刻更为细腻,图形更为情景化
梅山传统剪纸以剪为主,以刻为辅,而现代剪纸艺人们根据现代剪纸的时代需求,量身定制大小各异、形状不同的刻刀,以便对图样进行细致生动的刻画。更为精致的工具和剪刻手法使梅山剪纸点、线、面的镂空表现更为细腻和合理,构图更加饱满和完整,图案样式更加多变。画面表达不再是单一的图形,而是更加丰富而具有情景感,同时遵循一定的形式美法则。场景和主体图形层层重叠,画面从直观上富有强烈的节奏韵律感和艺术感染力。例如现代婚庆窗花剪纸《对鹅》(图8),打破传统剪纸折叠对称的单一构图形式,采用更加自由、灵活的适合图形构图,附以植物花卉等装饰纹样作为场景表达;同时利用更加精细的剪刻手法使对鹅形象生动细致,动态的双鹅与静态的植物花卉形成对比,一动一静和谐共存,更加具有现代艺术感。现代《双鹅迎亲》(图9)婚庆剪纸讲究构图形式的丰富性,利用阴刻和阳刻的剪刻手法使主体和场景形成虚实对比,提升了剪纸画面的层次感。
2. 用色更加大胆,色彩更加丰富
梅山传统婚丧剪纸一般以单色为主,多见大红大绿。而现代剪纸根据剪纸内容的需要和使用场合的不同,在传统剪纸色彩使用的基础上勇于创新,运用多种高饱和度颜色的色纸自由组合,强调色彩的对比和统一,来增加剪纸的色彩丰富性,更加符合民间美术的色彩特征,明亮的色彩组合提高了剪纸作品的艺术欣赏价值。例如将梅山传统小巧的鸡蛋花剪纸,由单一的红色变为多种色彩组合的形式,可以是单个鸡蛋花剪纸的不同色彩组合,亦也可以是一组鸡蛋花剪纸的多种色彩搭配,大大提升了剪纸色彩的独特魅力。(图10)
3. 图案造型更加生动趣味
以形传神是梅山剪纸艺术中图案造型的一大突破。现代梅山婚丧剪纸巧妙地抓住所表现对象的神态、性格等特征来进行塑造,使对象呈现出象征性、鲜活性、生动性的典型地域文化特点,这在丧葬相衣剪纸中表现更为突出。例如把各个神灵的形象概括成对称的葫芦形体,以更加趣味、活泼、夸张变形的五官特征刻画出饱满圆润的面部形态,使神灵形象更为亲和、自然,既古朴又充满情趣,且色彩和装饰纹样更加丰富多变,具有强烈的艺术装饰性。(图11)

结语
湖南梅山婚丧剪纸是梅山婚丧民俗文化的符号,更是梅山传统文化艺术的表达。对剪纸的传承和保护,不是让当地民众继续过着闭塞贫穷、依靠信仰的生活,而是要充分利用民俗文化性的资源,在不失去传统剪纸的民俗文化性特色的基础上,加以适当的现代审美与现代生活相结合的剪纸艺术形式的创新,充分发挥梅山剪纸的文化价值和艺术价值,使这门古老手工艺术在新时代开拓生存之路,焕发新的生命活力。

参考文献:
[1] 马铁鹰:《梅山文化概论》,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北京,1999。
[2] 王贵生:《剪纸民俗的文化阐释》,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
[3] 马莉萍:《中国少数民族民间剪纸文化研究》,中央民族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0。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