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维吾尔小花帽的地区分类与相互比较

  • Update:2014-04-27
  • 阿不来提?马合苏提,新疆大学纺织与服装学院
  • 来源: 《装饰》杂志2014年第3期
内容摘要
维吾尔小花帽是维吾尔民族在新疆独特自然环境中创造和发展的社会实践产物,它不仅是民族文化艺术的一种重要存在形式,而且具有鲜明的手工艺术特色,给人以美的享受。本文主要探讨维吾尔小花帽的地区分类,重点探析各地区小花帽的艺术特色与文化意识等。

在悠久灿烂的历史发展过程中,维吾尔族人民曾经创造过图案纹样千变万化、富有浓厚地域特色、象征时代意义和宗教文化意识的各种小花帽。随着时代的发展,小花帽艺术的制作工艺融进了更自觉的审美价值和文化内涵,并形成了独具特色的艺术风貌。居住在天山南北的维吾尔人民,无论男女老幼都爱戴一种四楞的小花帽(维语称“多帕”),这种小花帽不但实用,而且是一种具有装饰美感的艺术品。
一、地区分类与社会风俗
新疆地域辽阔、民族杂居、习俗各异,所以各地区的花帽都有不同的地方特色。维吾尔花帽作为一种文化的成果,不仅受到自然环境、地理气候等地域因素的影响,也与社会风俗、宗教信仰紧密相连。维吾尔小花帽的种类很丰富,地区分类较多,主要以喀什、和田、吐鲁番和伊犁等四个地方最具特色。
1. 喀什花帽是南疆喀什、莎车、英吉沙这一带维吾尔族男性老幼都喜戴的花帽,其中最富有盛誉的是黑底白花、带巴旦木图案纹样的巴旦木花帽。该花帽的图案样式和文化内涵与维吾尔族人民的生活风俗、宗教信仰、审美趣味、地域环境密切相连。巴旦木在维吾尔族人民心目中被视为珍宝,它是一种干果,盛产于新疆南疆地区,在科学不发达的古代时期,巴旦木是维吾尔族人民治病的主要药物食品。这种图案被用来象征美好、善良、智慧与慈爱,深受广大群众的喜爱。(图1、2)
2. 和田地区以四季可戴的于田小花帽“坦力拜克”最有名气。这种小花帽不仅是一种装饰品,还是中老年维吾尔妇女的年龄标志。日常生活中,这种帽子的戴法与社会风俗有着密切的联系:一般老年妇女的帽顶白色,中青年妇女的蓝色,没出嫁的不可戴此帽,从帽顶颜色即可判断她们的年龄。长期生活在沙漠环境中的和田人除了于田小花帽外,还创造了造型独特的奇曼花帽与色彩各异的格兰姆女帽,这与他们的审美趣味和地域文化有关。(图3-8)
3. 吐鲁番花帽是吐鲁番、鄯善、托克逊人民都很喜爱的以男帽为主的花帽。吐鲁番地区是我国地势最低和夏季气温最高的地方,极端最高温度可达到49 摄氏度,地表温度超过70 摄氏度。吐鲁番的地理风貌以红土为主,红色是他们的吉祥色,这些特殊地理环境与吐鲁番花帽口小上大,颜色火红等特色有关。(图9、10)
4. 伊犁地区的花帽突出线纹的流动感,最主要的特色是素雅、大方,花帽造型扁浅圆巧、纹样简练概括。如今它不仅是一种艺术品,又作为带有审美风土人情的一件象征物,是妻子对丈夫、母亲对孩子表达无限关爱的珍贵礼品,也是姑娘对小伙子表达爱情的信物。(图11、12)

1. 巴旦木花帽


2. 巴旦木花帽纹样


3. 于田小花帽


4. 奇曼花帽(米字构架)


5. 奇曼花帽(人字构架)


6. 奇曼花帽纹样


7. 格兰姆花帽


8. 格兰姆花帽纹样


9. 吐鲁番花帽


10. 吐鲁番花帽纹样


11. 伊犁花帽


12. 伊犁花帽纹样

二、艺术形式与造型特征
1. 制作工艺的比较
维吾尔小花帽大部分是将手工绣好的四瓣,以顶为中心缝合起来,套在木制帽模上成型,最后镶上黑绒布边,成为立体小花帽,可按缝折叠而便于携带和保存,但各地区小花帽的选料、裁剪、粘贴、绣花、缝合、上边与成型等制作工艺都有独具特色。[1]
喀什花帽主要用红、黑或白色棉布做里料,用黑色金丝绒或丝绸做表面,先按号来剪料(号是以头的圆周长来确定),四瓣分别绣好黑底白花的巴旦木图案,外布(面料)和衬布用糨糊和冰糖水来互相粘贴并把外布变硬,以顶为中心拼连缝合(这时特别要注意上下面绣好的花样相互配合,不然影响它的美观),把做好的花帽套模、用木制榔头敲打成形,最后镶上黑绒布边。与邻近地区相比,和田小花帽的种类较多、工艺独特,其中于田小花帽“坦礼拜克”又因手工制作水平和选料的不同最具特色。此花帽的外料周围材质选用黑色羊羔皮或人造羊羔皮,顶部由白、黄和天蓝色绸缎组成,帽边用黑金丝绒,里料用白羊羔皮,选用黑、白棉线,以上窄下宽的工艺程序来手工缝合成形。吐鲁番、伊犁花帽制作工艺接近喀什花帽,但有所不同,吐鲁番花帽主要用蓝或紫红等金丝绒外部做表面,每面上下绣好色彩鲜艳的圆和方形纹样,用面糊把外料与里料互相粘贴,用四张牛皮纸(古时用桑皮纸)分别缠绕四根铁丝,都呈尖头宽尾形,旋转进入花帽内部的四个缝合区域内,用手将其分开(这时要注意等面糊变干,不然影响纸的转进),再抽出四根铁丝,把内部的牛皮纸用三四条织线钩在内部,使其固定,以突出立体感,使花帽更坚硬。最后套模,镶上黑绒布边,这与喀什花帽更有区别。伊犁花帽是在扎纹紫红绒上镶黑边,也有在紫色或绿色小圆帽上绣花的。它的工艺更有特色,选用亚麻和衬布等里料把帽顶和帽边部分粘贴使其变得更硬,从中心向两边缝合,一条边缘变成造型扁浅圆巧、采用各种强对比色的彩线绣四组简练概括的方或圆形纹样,并突出线纹的流动感,此花帽不可叠。
2. 图案纹样与构图特点的比较
喀什花帽是由巴旦木图案纹样组成的,也是维吾尔族男子中流行最广的一种小花帽。该花帽纹样丰富多样,形状简洁、庄重素雅,其构图特点是每一面上部都绣了一个平躺式的巴旦木图案,四个面共计有四个巴旦木图案的四方连续组合纹样,下方各面有四个半圆形,四面由共计十六个半圆形图案排列的二方连续构成,在帽檐下部还有一些象征水纹的几何形状的图案。[2](图2)与喀什花帽相比,和田奇曼男帽最具特色,它的图案纹样是人字或米字构图方式、散点排列,以几何纹样组合,用一种单色线或人字架串白圆珠的十字法平绣而成,图案纹样大方、优雅,很受男性中青年的欢迎。(图4 - 6)与上文提到的地区相比,吐鲁番与伊犁花帽具有别样的特色:吐鲁番花帽的顶部图案是一组四面对称的适合纹样,侧面是长方形构图方式,纹样方、菱、圆和曲线等自然向上弯曲布局构图,绣成的花纹图案有很强的立体感;伊犁小花帽的帽顶由简练概括的方或圆形纹样组成,并突出线纹的流动感与厚度感,帽面图案变小变简洁,强调整体感。(图10、12)
3. 造型特征与色彩意识的比较
喀什花帽以黑底白花、顶大口小、棱角突起的巴旦木男式花帽最为突出。上有四组巴旦木纹样造型,头圆、尾尖,形状美丽可爱,象征着喀什、莎车、库车、高昌四大城市,下有十六个半圆形,象征着千年不化的雪山,其纹样丰富多样,色彩优雅、大方。喀什男性讲究黑白效果,这与维吾尔族色彩意识中的白色表示纯洁、善良,黑色表示强壮、伟大等色彩象征意义一致。(图1)和田地区除了直径不足10 厘米,高只有五六厘米,纯属装饰性的于田小花帽之外,以格子架花纹的、四角突出、顶部纹饰凸起的格兰姆女帽最具特色。它的色彩富丽堂皇,主要用红、蓝、绿、紫、黑、白等鲜艳对比色,具有浓郁的民族风格,给人以深刻印象。(图7)花大底空小的吐鲁番花帽是由凹凸形状的浮雕花纹组成,图案纹样色彩艳丽、明亮,鲜明又协调,体现着帽面很强的立体感和当地人民的色彩意识。伊犁花帽的造型小圆大方,花纹简练概括,突出线纹的流动感,色彩鲜艳强烈,以蓝、紫、红、黄绿等四色为主,这与伊犁人民长期生活在牧区农村,周围常见单一的绿色或黄土色,便追求浓艳色调以弥补视觉的不足有关。(图9、11)
三、文化意识与使用价值的比较
不同地方的维吾尔小花帽有不同的文化特征。喀什是维吾尔自治区唯一一座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有自己独特的发展历史,它曾经做过喀拉汗王朝的首都,展现着我国伊斯兰文化和宗教历史的传承。当时的伊斯兰教要求穆斯林的服饰美观而简洁,反对过多的装饰,这与巴旦木花帽装饰纹样黑底白花所体现出的宗教意识相一致。喀什花帽不仅是生活用品,更是民俗文化的再现。维吾尔族人除了有戴帽习俗之外,还会用花帽来表达感情的社会风俗,无论来了尊贵的客人还是亲朋好友,都要送一顶花帽表示自己的心意。
和田是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里最古老的绿洲之一,具有全年干旱少雨、多风沙等奇特的地域特色和社会自然环境。千百年来的历史发展中,外来的佛教文化在这里发展传承,与伊斯兰文化产生冲击和融合,并形成一种独具特色的综合文化。和田人除了于田小花帽外,还特别爱戴人字架串白色圆珠、绿色做点缀的奇曼男帽和色彩艳丽、对比很强的格兰姆女帽等。吐鲁番人民自古以来喜欢火红色,无论是绘制千佛洞壁画,还是制作花帽工艺,他们喜欢用鲜艳的火红颜色。伊犁地区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西北角,区内分布着许多高山峻岭,又有广阔的山间平原与辽阔的草原。男性多戴花样简洁概括、大方而雅致的小圆帽,而女性爱戴色彩鲜艳明丽、花纹凹凸纤细的红色小花帽。这与他们热爱生活、幽默、开朗、精神充沛的草原文化有关,这些花帽除了实用功能以外,还有独具特色的审美作用。
结语
维吾尔小花帽的种类很多,有着不同的地方特色、不同的艺术特征和不同的文化内涵。这与当地人民所处的地域环境、宗教意识、审美取向及社会风俗等灿烂文化息息相关,反映出维吾尔族的艺术风貌与传统习俗的传承。著名的美学家、维吾尔学者阿布都秀库尔•穆罕默德伊明在《公共美学》中说:“传统是一种历史形态的延续和沉积,是一个民族、地区的经济文化和宗教风俗的结合,也是一种审美意识的显现。”[3] 维吾尔小花帽艺术可谓是新疆历代文化魅力、审美智慧的结晶。
注释:
[1] 徐红﹑陈龙:“维吾尔姑娘的花帽与小辫”,《新疆纺织》,2006.3。
[2] 李安宁﹑吐尔孙•哈孜﹑何孝清:《维吾尔建筑装饰纹样》,人民美术出版社, 北京,2004,第15 页。
[3] 阿布都秀库尔• 穆罕默德伊明:《公共美学》(维文版),新疆大学出版社,乌鲁木齐,1996,第384 页。

* 本文为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新疆项目“ 建国以来的新疆绘画艺术遗产抢救、保护与发展研究”(11XJJA760001)。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