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岁朝图》的民俗文化意蕴探微

  • Update:2014-04-27
  • 程波涛 安徽大学艺术学院
  • 来源: 《装饰》杂志2014年第3期
内容摘要
作为节令画中的一种常见题材,《岁朝图》是附丽于岁时民俗之上,又具有独立审美价值的文化现象。元日悬挂《岁朝图》曾是传统年俗中的一个内容,这类绘画潜含着岁时节令民俗的文化因子,凝聚着国人的情感与意识,将人们新年迎新、祈福的愿望和岁朝民俗以绘画的方式真切地传递了出来。

 “ 岁朝” 是旧历新年第一天, 又称“元日”、“元旦”、“正日”、“春节”等。据《汉书•孔光传》云:“岁之朝,曰‘三朝’”。颜师古注:“年之朝,月之朝,日之朝,故曰‘三朝’。”《岁朝图》是节日信仰民俗所催生和滋养的艺术之“花”,留存着节序和年俗方面的文化信息。广义的《岁朝图》除了有绘画和木版画外,还以缂丝、陶瓷、屏风等艺术形式出现。作为岁朝应景之作,人们在辞旧迎新、一元复始之时,以绘画的方式勾画新的生活愿景,慰藉心灵。《岁朝图》的意象构成元素包括神祇人物、山珍蔬果、文房清玩,以及其他一些宜于表达年俗吉祥寓意的物象。简单的《岁朝图》仅一花一瓶,复杂的则多至十余种物象,甚至有年节生活场景的描绘,一些看似寻常的物象,在特定文化情境的烛照下被赋予俗信的功能和文化内蕴。《岁朝图》中的部分诗句和画跋,多给人以积极的文化联想。《岁朝图》自宋代出现以来,就作为岁朝民俗的一种载体和祥物,它也是认知中华民族传统节俗文化心理的一个媒介,其中所潜含的隐秘文化信息尤为值得深入探究。

1-3.《岁朝图》,齐白石


4.《岁朝图》,杨清磬


5.《岁朝图》,谢稚柳

一、岁首之日祈福迎祥的文化意蕴
迎新是《岁朝图》首要的文化主题和民俗功能。在传统的民俗心理和文化观念中,岁朝正是迎春纳福的最佳时机。古代文献有许多元日节庆的记录,例如,宋代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卷六“正月”载:“正月一日年节,开封府放关扑三日,士庶自早,相互庆贺……小民虽贫者,亦须新洁衣服,把酒相酬尔。”[1] 在普天同庆、举国欢腾的岁首之日,悬挂以迎春接福为旨趣的《岁朝图》,更能够装点祥瑞、喜庆的新年气氛。相传对联滥觞于五代后蜀帝王孟昶在桃符上题写“新年纳余庆,佳节号长春”的诗句,这为年俗文化注入新的内容。《岁朝图》与春联有着内在的关联,皆为年俗信仰的衍生物,均反映出群体岁时迎新的态度与欢庆新年的心情。
接福是《岁朝图》又一个重要的民俗文化主题。据《长物志》卷五的“悬画月令”记载:“岁朝,宜宋画福神及古名贤像。”[2] 直接点画出宋代岁朝“接福神”的风俗,明代以后《岁朝图》“接福”的主要象征性意象是“蝙蝠”。明宪宗朱见深的《岁朝佳兆图》上有手执如意的钟馗和双手托盘的小鬼,盘中盛放的柏枝、柿子和如意一起构成“百(柏)事(柿)如意”喻意,画面左上方飞舞的蝙蝠,可视为“福来”和“福从天降”的佳兆象征。画中题写带有祈年的诗句:“一脉春回暖气随,风云万里值明时。图画今日来佳兆,如意年年百事宜。”诗与画虽是出自帝王之手,但反映的却是国人岁朝迎新、接福的共同愿望。
《岁朝图》中的“喜鹊登梅”是岁首吉兆的又一喻征。齐白石先生1953年创作的一幅有梅花和鞭炮等元素构成的岁朝绘画就直接题画名为《新喜》。(图1)梅作为岁时节物,还隐含有报春的文化讯息,易于引发的生机和希望。另外,梅的吉祥意义还在于人们以梅花五片花瓣喻指“五福”[3],更能见出梅用于《岁朝图》的吉祥寓意和报春征象。
《岁朝图》中瓶和瓶花是反复出现的构成元素,用于祝愿一年的平安幸福。瓶子的意象主要是取其“瓶”与“平”谐音,并与其他物象一起表达吉祥寓意,如瓶插牡丹喻“平安富贵”;瓶子、鹌鹑和如意组合,象征“平安如意”;瓶和戟、荔枝组合,象征“平安吉利”和“大吉大利”;瓶插三支戟(有的加置一个笙),表示“平升三级”。《岁朝图》还有条屏形式,在瓶中插上象征四季的花卉,喻意“四季平安”、“岁岁平安”。
赵之谦1875 年创作的《岁岁平安图》题写:“岁岁平安,富贵神仙,百事吉祥,宰相十年。”更是把平安、富贵之想寓于画图之中。丰子恺先生1958 创作的《岁朝图》上题写:“花满瓶,酒满樽,预报明年再跃进。”作品融入了鲜明的时代意识和政治文化色彩,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祝寿图》能够适应社会生活的变迁与发展。
传为南宋李嵩的《岁朝图》生动地描绘了新年访友等方面的生活场景。明人姚文瀚的《岁朝欢庆图》和袁尚统的《岁朝围炉图》、《迎春图》等,都是年俗活动中亲友交游、阖家欢聚的真实“记录”,充满了浓郁的生活气息。
二、岁朝时节的趋吉、免祸和求全意识
在人们的生存意愿中,平安应是首要和根本的需求。《岁朝图》中同样有求吉祈福和祓除不祥多重文化心理的存在。爆竹和大红灯笼在《岁朝图》里是一种极具民俗特征的“符号”。爆竹用于年节主要在于它逐疠、驱魅、辟疫的俗信功能。直到今天,我国民间仍然流传着爆竹驱“年”的传说,这种带有远古巫风孑遗的余绪,突出和强化了年节与鞭炮的民俗功用与特殊关系。“(元日)鸡鸣而起,先于庭前爆竹,以辟山臊恶鬼。”[4]《岁朝图》中的爆竹和瓶、鹌鹑等一起表示“竹报平安”。另外,《大易辑说》释红色时曰:“为大赤,纯阳之正色也。”[5] 在我国传统的民俗观念中红色被赋予了辟邪、镇祟的神秘功能,并衍生出“朱锁五色”之说。《岁朝图》中鞭炮和灯笼,还有辟阴接阳、迎春纳祥的文化含义。(图2)
《岁朝图》中还有鸡或玩具鸡的形象。民俗艺术中, 鸡与“ 吉” 谐音,被视为吉祥之物。而作为俗信中的镇物,公鸡被赋予了神性和神力,发挥着守门、除凶、却阴的神秘功能。这与远古岁朝习俗有渊源关系。古代元日节俗文献中,就有不少“贴画鸡户上”的记录,如:“正月一日,正三元之日也。……贴画鸡户上,或斫镂五采及土鸡于户上,悬苇索于其上,插桃符其旁,百鬼畏之。”[6]《岁朝图》的鸡形象,大多仍在沿用古代民俗中鸡辟阴接阳的文化功用。另外,传统花鸟画中的鸡图像,往往被赋予“五德”(文、武、勇、仁、信)的观念,在文人笔下《岁朝图》中的鸡,往往还寓以“鸡德比附人德”之意;而以公鸡的鸡冠与鸡冠花的组合表达“官上加官”的祝愿。总之,《岁朝图》中的爆竹和鸡意象,都带有镇摄功能与神秘色彩,透露出人们在新旧交接时令所做的辟邪、求吉方面的观念性“设防”。
《岁朝图》中酒具的出现,隐喻酒的“在场”,这里的酒主要是指 “椒花酒”、“柏叶酒”、“屠苏酒”之类的节令风物,皆与元日饮酒除阴、驱瘟的习俗有关。宗懔《荆楚岁时记》也有“椒柏酒”的记载:“是日进椒柏酒,饮桃汤,服却鬼元。”[7] 陈元靓《岁时广记》引《风土记》:“正元日俗人拜寿。上五辛盘,松柏颂,椒花酒。”[8] 赵彦卫《云麓漫钞》记述:“正月旦日,世俗皆饮屠苏酒。”[9] 透露的正是岁朝饮“椒花酒”、“椒柏酒”消灾去病,益寿延年方面的民俗信息。另外,唐诗中也有皇家岁朝赐柏叶酒习俗的描写,都突出其节物的性质。酒是雅集和宴饮中必备的助兴之物,也是生活富足的一个标志,但是,在《岁朝图》出现的“椒柏酒”等酒,还与新旧交替之际驱祟、除阴的年俗信仰有密切关联,隐含有神秘的文化气息。(图3)
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乾隆皇帝的《岁朝图》中有春幡形象。在古代民俗信仰中,春幡有迎春、接阳、镇祟之功用。宋人陈元靓在《岁时广记》中引《皇朝岁时杂记》云:“元旦以鸦青纸或青绢剪四十九幡。或以家长年龄戴之,或贴于门楣。”[10] 陶思炎先生认为:“(元日)门楣上挂幡有邀神守护门户,呵退鬼祟的旨意。”[11] 清代之后,春幡在《岁朝图》中就很少出现。新中国成立后,《岁朝图》中宗教信仰的成分日趋淡化,但是它依然和其他节俗艺术形式一起烘托着春节祥瑞、太平的节日气氛。
三、志喜兆丰的生活愿景
在《岁朝图》中,画家们把日常生活中带有实用性的物象“移入”画图,如芋头、生姜、萝卜、白菜、蘑菇、青蒜、山笋、菱角、稻谷、鱼等常见宜食的山肴野蔌、蔬果厨珍。但这些物象又受制于民俗文化背景,不能以时序、地域做简单判断。蔬果和其他食物一起是人们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物质基础,在《岁朝图》中,蔬果常作为年成丰收的喻体。这种明显带有实用性和功利性的祈愿是世俗心态的真切流露,体现着人们对祈年得稔的功能追求。“蔬果半年粮”,在生产力低下和食物匮乏的年代,“风调雨顺、丰衣足食”往往就成了那些经历过饥馑岁月之人的生活愿景和热切企盼,《岁朝图》所展现的丰年喻象正是“民以食为天”观念影响和催发下的“产物”。以这类绘画中的芋头为例,明人文震亨说:“则御穷一策,芋头称首。”[12]芋头是过去平民冬日果腹的主要食物,林洪的《山家清供图》中的《居山人》诗:“深夜一炉火,浑家团圆坐。芋头时正熟,天子不如吾。”[13] 短短的20 字,勾画出某个冬夜,山家围炉煨芋的即景式画面,折射出深谙生活至味的诗人温厚而深挚的现实感怀,弥漫着浓浓的文化情思,也很贴合民众丰年乐岁的心理。
正旦之日,悬挂着图写太平之象的《岁朝图》,祈祝全家平安,五谷丰登,这些朴素的愿望和对富足生活的诉求,也符合农耕文化的农本价值取向。在吴昌硕、齐白石等人的《岁朝图》中,山珍、蔬果被艺术化、审美化了,画风清新自然,富有情趣,又不失“田家”风味,可谓化俗为雅。这类图画给人以情感上的亲切感,体现的是文人的现实关照和适俗、乐世的平常心。
作为一种带有复合祈愿内涵的节令绘画,《岁朝图》隐含有诸多的吉祥文化信息,适于承载多重的幸福寄托。像白菜、萝卜为冬季常食的蔬菜,也被视为“当家菜”,除了人们对它们的感情之外,也宜于寄寓人们对生活富足的期望。陶弘景说:“菜中有菘(白菜的早期用名),最为常食。”也有人以白菜清白分明的色彩特征来寓意“清白人生”,为平凡的蔬菜平添几分了高雅的文化品格。齐白石的一首题画诗中写道:“饱谙尘世味,尤觉菜根香。”
同时,在《岁朝图》中萝卜的出现往往还与传统“咬春”习俗有关。《岁朝图》中的葡萄、石榴,给人以可口悦目之感,常作为丰收喻象,此外,它们更有多生、多育的文化内蕴,体现了农耕社会时期人们对于增丁、添粮方面的现实追求。另外,民间艺术中,灯笼常作为丰稔的喻象出现,“灯”与“丁”谐音,因此灯笼也同样承载有新年添丁的愿望,齐白石等画家的《岁朝图》系列中常含有灯笼元素。
《岁朝图》中牡丹折射的是新年里人们祈求富贵的心态。《岁朝图》的物象还有南方物产——香橼,因其“大如杯盂,香气馥烈”[14] 常为案头供陈之物。 “橼”与“圆”谐音,该图的文化应用是取其“团圆”、“圆满”的吉祥之意。岁朝图谱系中还有《神仙宝贵多子图》等,表达人们添丁、求福的功利性和世俗性追求。可见,《岁朝图》意象构成是丰富的,而具体寓意主要切合年节的主题和人们的生活意愿而设定。
《岁朝图》中常见喻意长寿的物象还有松枝、柏枝、灵芝、菊花、仙桃、万年青、寿石等,旨在祈祝老人增寿,全家增福。例如,菊被誉为“长寿花”,能“辅体延年”;松、柏寿千年,其俗信功用主要是“避鬼祛邪”、“令人益寿”;灵芝是仙药,常寓意长寿,加之其形状像如意,民间常把柏枝、柿子、如意(或灵芝)组合以表达“百事如意”;桃子嘉实可餐,桃树生长快,结实速,历来受人喜爱,桃的民俗应用与“瑶池蟠桃祝寿”的神话有关联,象征长寿;另外,桃为仙木,能制百鬼,岁朝情境下的桃又与度朔山神话联系,寓涵辟邪之意。可见,在《岁朝图》创作中,物象的组合存在着驱邪、纳福等多种民俗文化功用叠合互生的现象。(图4、5)而《岁朝图》里酒的元素还与长寿有关。汉崔寔《四民月令》:“正月之朔,是谓正日……子妇曾孙,各上椒酒于家长,称觞举寿,欣坎如也。”明人李日华的《味水轩日记》里也记述:“万历四十四年丙辰岁正月一日,辰起拜北阙竟,即率妇子称椒柏(酒)觞上家君寿。”[15] 在传统年俗中,酒是延神、祭祖不可缺少的物品,另外,酒与“久”谐音,在岁朝之际,向家中长者奉觞上寿更是传统孝亲观在人伦秩序的真切反映。《岁朝图》中寿意物象(如万年青、石、白头翁等)还与佛手、蝙蝠组合,表示福寿喻意;菊与牡丹组合表示“千秋富贵”之意;万年青与如意结合构成了“万年如意”等,意在祝福老人能享高年而备盛福,皆与新年的祈福祝寿风俗以及敬老、尊老的文化传统密切关联。
结语
《岁朝图》折射出不同历史时期的民俗观念、审美趣味和生活理想,它在岁朝时节给人们以心理调适和精神补偿的同时,也烘托了欢乐、喜庆、祥和的节日气氛。《岁朝图》由传统民俗文化生发,是依托在民间信仰基础之上微缩的年节风俗画卷。尽管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时代文化背景的变化,这种绘画的构成元素和民俗功用会有细微的调适,但它所承载迎新、接福、祈祥的民俗文化主题和思维模式却具有相对的稳定性,因此,探讨图像背后的民俗意蕴层面,对于深入认知我国年节风俗和节令绘画都有积极的意义。

注释:
[1]( 宋) 孟元老:《东京梦华录》, 邓之诚注, 中华书局, 北京,1982,第154 页。
[2](明)文震亨著,陈植校注:《长物志校注》,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南京,1984,第211 页。
[3]“ 五福” 的观念在民间吉祥文化的解释不一,其最早出现在《尚书•洪范》中“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 五曰考终命。”后来也被演化为“寿、富、贵、安乐、子孙众多”;或“福、禄、寿、喜、财”等多种意指。
[4]( 梁) 宗懔:《荆楚岁时记》,岳麓书社,长沙,1986,第5、6 页。
[5] 王子申:《大易辑说》卷十。
[6] 同[4],第6 页。
[7] 同[2],第9 页。
[8](宋)陈元靓:《岁时广记》卷五引《风土记》。
[9]( 宋) 赵彦卫:《云麓漫钞》卷八。
[10](宋)陈元靓:《岁时广记》卷五引《皇朝岁时杂记》。
[11] 陶思炎:《风俗探幽》,东南大学出版社,南京,1995,第13 页。
[12] 同[2],第388 页。
[13] 同[2],第389 页。
[14] 同[2],第370 页。
[15](明)李日华:《味水轩日记》,屠友祥校注,上海远东出版社,1996,第509 页。

* 本文为安徽大学“国家211 三期” 建设项目“ 徽学与地域文化”项目;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基地重大项目《徽州工艺的艺术特色和社会价值》;编号06JJD760001。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