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艺术类高校印刷专业学生提高实践能力的培养探析

  • Update:2014-04-27
  • 李 雅 上海工程技术大学
  • 来源: 《装饰》杂志2014年第3期
内容摘要
目前在艺术类高校印刷专业类人才培养中存在着实践能力较弱的问题,原因在于培养方式遵循旧制、工作室没有切实利用起来等,造成多数学生缺乏实践动手能力,很多从事印刷出版的毕业生面临着实习即再学习的尴尬局面。为了减缓印刷类学生的就业难度,可以从完善传统教育模式,校内建立工作室制度,建立校企合作模式,及建立系统的毕业生追踪体系等方面着手完善,以提升印刷类专业学生的实践能力。

传统的印刷类教育模式存在着重理论轻实践的情况,以校内课堂理论教学为主,配合适当的作业练习。这种教学模式培养的学生需要在就业后进行大量的实践以完善教学效果,在本科的基础教育中,学生也非常需要这些逻辑性较强的研究式基础。但随着时代的发展,本科生就业形势的日益紧迫,企业现在需要的是就业就能上岗、操作熟练的熟手。如果这些学生还是需要到工作环境中去锻炼自己的实践能力的话,势必面临着找不到工作、就业困难的问题。2013 年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规模达到了699 万,比2012 年增加了19 万人[1],是历年来大学生最多的一年,本科毕业生就业形势相当严峻。为了提高印刷专业学生的就业率,必须加强和提升印刷类课程学生的实践操作能力。所以在印刷出版课程上应采用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方式,甚至实践时间要多于理论时间。针对印刷专业毕业生加强实践能力的方法如下。

1. 英国伯明翰城市大学的印刷工作室


2-3.Aspire 杂志

一、完善传统的教育模式,不仅仅是口号
首先,目前的传统教育模式和现在实际工作状况略有脱节,多数现有教师的知识结构基本能满足理论课程需求,而面对实践类工作不能与时俱进,所以需要配备具有实际一线操作经验的技师。传统的印刷出版课程多数在课堂内以讲课和课内练习为主,同学很少亲身实践到印刷纸样的选择、四色印刷的胶片,以及装订等实际的操作。所以在突破原有教育模式的基础上,除了基础课程的学时外,应合理分配课时给课外的教学,加大教学实践环节的力度。学生在目前的教学环境中,理论大于实践,而社会上这门技艺是以实践为主。因此必须完善传统的教育模式,增加实践类课程的课时。
其次,教师应该适应时代变化,改变传统的上课模式。例如美国的一些艺术类基础课程,教师会提议让同学们在素描课程中用脚绘画,改变了同学们用手熟练的操作习惯,从而重新思考。经过创新策略,同学的素描水平得到很大程度的提升。再次,我们要切实把教育工作做到位,而不仅仅是口头上。印刷专业的很多教师是否真正的把全部精力投入到教学,“作为教学过程中影响课程主要因素之一的教师,不仅影响教学过程的走向,而且决定了教学过程的效果”。[2]上海工程技术大学已经把提升教师的教学育人能力提到日程上。从2013 年下半年开始了教师团队的改革举措,要求教师弹性坐班制,学生全员全程导师制,并且加强信息化管理,让学生在线上线下随时能找到老师,答疑解惑,受到学生一致好评。
二、授课方式的灵活配合
笔者很早就尝试在一个班级中一边集体授课、一边逐个面授,每个同学都先来谈他的个人课题,再逐个辅导。这是笔者在英国受教育的一种模式,但是在国内却面临着巨大的挑战。首先,国内课时的规定,让教师的时间远远不够满足和学生的个人交流,因为班级30个左右的学生容量,远远超过英国导师每学年只负责2 至5 人的量,所以需要教师大量的课下时间配合。笔者建立了QQ 群或者微信群与学生进行沟通,收效很好。而且,英国教育中系里每个老师的专业方向不同,学生可以根据学习的需要和不同的老师预约时间进行学习交流。而在中国,本科的一门课程在一般情况下就是由任课老师一个人负责,所以就需要教师的教学团队的协调配合。其次,学校需要适应艺术类尤其是印刷专业学生上课地点的灵活要求,因为设计类课程的教学地点要根据学生个人的作品制作过程辗转于多媒体教室、机房、印刷材料工作室之间。而且,目前设计专业学生入学前不会画画、不懂艺术和设计理论似乎成了一种“流行”,他们进入专业后就成了专业教师的“思想包袱”。
三、校内建立工作室制度,增加印刷出版实践工作室,切实让工作室运行起来邀请印刷出版生产一线的技师担任工作室指导,使学生在校内随时可以配合课题进行印刷实践的练习。国外的艺术院校工作室中一般都有印刷工作室,并且会免费提供各类的纸张,颜料、油漆等给学生使用,学生可以在技师的指导下进行各种印刷作品的创作。例如在各种特殊纸张上印刷,在各种造型的物品上进行印刷,甚至于超越纸张的材质也可以尝试。如下图中英国伯明翰城市大学的印刷工作室,图中是技师正在辅导前来实践的学生做作品,而画面中能看到的各种油漆纸张都是由学校免费提供给学生们使用,这些也通常是吸引学生到工作室实践的一个原因。通常在国外艺术设计类院校,这样的工作室非常普遍而且常态化,除了印刷工作室、一般还有玻璃工作室、金工工作室、木工工作室、陶瓷工作室、摄影工作室等。只要是工作日时间,工作室都会免费向学生开放。并且每个工作室都会配备一到若干名专业技师进行专业管理,随时为学生们提供帮助。学生们不用走出校园就可以在工作室做出形态各异的作品,并且实际运用到很多技能,对于学生的实践能力是一个很大的提高。
随着国内对艺术教育投资力度的加大,很多艺术院校也开设了相关工作室。但是还存在着很多问题,例如技师配备不到位,多数工作室不能工作日常态化开放。即使开放,很多学生由于学分任务重,多数时间都被“捆绑”在教室上课,很少有自由时间到工作室进行实践操作。而国外艺术类院校为了提升学生自我的研究及实践能力,在教学安排中预留出大量的空余时间给学生。在今后的教学改革中我们可以借鉴国外成功的教育模式,给学生更大的空间和自由度。
实践案例分析:上海工程技术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多年来和上海界龙艺术印刷有限公司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该公司是艺术学院的产学实践基地。学院一直聘请界龙印刷公司的高级技师及设计师担任艺术类专业学生的指导,学院的艺术设计专业学生在实习期可以到该公司进行印刷类工作实践,获取了大量的实际经验,校企双方都获得了较好的效果。
四、建立校企合作模式,有效沟通,达到双赢
校企合作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完成:首先,企业可以在高校定点设立创业办公室,教师和学生可以在这里进行实践锻炼。其次,可以进行单个或系列项目的合作,例如印刷厂和印刷专业的学生、教师为某个技术难题或印刷材料的创新共同合作,以项目或课题的形式完成。再次,企业可以通过设立专业比赛的形式,激发学生参与的热情,以得到更好的实践效果。最后,鼓励学生走出教室,以产学合作模式走进印刷厂,通过亲身实践深入现场,获得实际工作经验。所谓产学合作就是生产实践和学习相结合的实践类课程模式,是学生以工作者的状态进行实践的一种模式,也称为产学研模式。它是校企合作双赢的途径,通过这种模式,企业降低了科研的费用,学生获得了实践的机会。这种模式也适用于教师,目前已是很多高校职称评定的一种必选项,教师走进企业,进行挂职锻炼,取得的实践经验再作用于课堂,是一种较好的实践模式。这种产学合作模式已经在上海工程技术大学开展多年并且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学生在暑假进行产学合作教育课程的实践训练,班导师和专业教师组成合作教育协调员进行实践指导和帮助。学生在暑假开始前就联系好将要进行实践实习的工作单位,一般以本专业的企业为主体进行选择。班导师会在假期实践中进行走访及帮助指导工作。
该项实践课程配有学分,学生在完成学分之余还能获得实践能力,所以这门实践课程深受学生的喜爱。因此,印刷类需要实践的课程也可以配备实习课程,目前以课程形式走出教室的方法是增加实践课程的学分,像印刷出版这类的课程应该配合课外实践。
实践案例分析:上海工程技术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多年来和上海多媒体产业园区建立良好合作关系,由上海多媒体产业园区牵头,高校积极参与,共同举办了上海地铁吉祥物竞赛、科普品牌形象征集活动等多项活动。学生通过竞赛得到很好的实践能力提升,多媒体产业园区等主办方得到优秀的设计作品及在大学生中的品牌推广。
上海世博会的举办也为上海的艺术设计类学生创造了很多机遇。上海工程技术大学艺术设计学院积极参与,从2007 年始就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最终获得上海世博会的“迎世博上海国际海报大赛”优秀组织奖,上海世博会“志愿者标志、口号征集”活动优秀组织奖,上海世博会公众参与馆标识征集活动的优秀组织奖等。
五、建立系统的毕业生追踪体系
国外优秀高等院校基本都有这项追踪体系,了解各专业学生被社会接收情况,以及专业学科培养的信息反馈,以便更好地调整专业及学科将来的建设发展。笔者以在英国的亲身经历感受到,毕业生追踪体系从毕业生离校开始,每一年都会收到学校相关部门的邮件。邮件是关于毕业生的就业情况,这种单个毕业生的追踪一般会持续很多年,而非形式上的单次询问。另外,英国有些学校还专门为此开办相关杂志,如Aspire杂志上就刊登了毕业生的就业经历、故事、照片,以此生动真实的方式来展现学校现状。当然,这种杂志也是对即将报考该校学生的最佳宣传,是学校建立自身文化和纽带的一种绝佳方式。
总而言之,在印刷类等实践类课程中,加强实践的比重、增加实践的时间是当务之急。应当从完善传统的教育模式、授课方式的灵活配合、课程的设置、工作室的建立、校企的合作及建立毕业生追踪体系等多方面着手启动。否则,众多印刷专业的学生在择业的时候面临缺少实践能力的问题就得不到有效解决。
注释:
[1] 毕业生数据统计, 来源于中国教育在线, 网址:http://beijing.eol.cn/beijing_z i x u n _ 5 4 6 8 / 2 0 1 3 0 4 2 6 /t20130426_935841.shtml
[2](美)小威廉姆•E•多尔:《后现代课程观》,王红宇译,教育科学出版社,北京,2000,第322 页。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