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隐退的艺术和生命

  • Update:2014-05-25
  • 刘巨德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
  • 来源: 《装饰》杂志2014年第4期
内容摘要
2013 年5 月14 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著名艺术设计家、画家王小飞先生离开了我们。他的逝世,是艺术与设计界的一个巨大损失。在本期,我们特别刊发了刘巨德与李勇的两篇稿件,同时配以王小飞教授生前的一些绘画、设计和篆刻作品,来纪念这位才华横溢,在孤独与沉默中不断跋涉与探索的艺术家。

2013 年5 月,我们的小飞不幸地走了,艺术界从此失去了一位天才的设计家、画家、鉴赏家、篆刻家;我们在跋涉艺术的寂寞之道上失去了一位亲密的兄弟和朋友。我们再也看不到他手持放大镜专心勘察尘埃下艺术世界的身影了。他意外的悲剧令所有的亲人、朋友、学生、同事伤痛难眠,大家无法接受他竟被一个抑郁的幽灵暴力地带走,怀念跌进深渊……今天,我们看他的遗作展,知道他从设计、绘画、收藏、篆刻一路走过来,每个阶段小飞心灵的跳动,都留下了绮丽的一页。20 世纪90 年代,他设计的北京二锅头酒瓶贴救活了一个工厂,那时候他是有名的影响潮流的设计家。他包装设计上的蝇头小字都是自己徒手写就,像印刷的一样,令同行惊叹不已。当时庞薰琹先生给研究生上课时,十分赞赏他设计字体的才能,曾期望他用中国传统文字去创造现代汉字的摩登。后来他依据张仃先生选择的象形文字画出了我们今天工艺美院的标志,古老而弥新,充满了我们学院的文化精神,得到张仃先生和老师们的一致称赞,沿用至今。像小飞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永远在一起一样,他的名字已铸入工艺美院的精神标志中。
90 年代,他把自己熟练的专业水粉写实功夫挪用到了彩墨中,他画出了与众不同的高丽纸彩墨画,既有油画的细腻和厚重,又凸现了彩墨画没有被挖掘的潜能和美感,其用笔、用色、用墨灵巧自如,得心应手。他做什么都一丝不苟,他是一个性情中人,一切随性而去;他又是一个文人,毕生痴迷在文化艺术的研究中。他为艺术和教学常常会情胜于言,老泪纵横。但是谈起自己的生活难事,总是像说笑话一般从不显露出不快或苦痛。
90 年代中期,小飞爱上了收藏。彩陶、青铜、玉器、石刻、陶瓷……吸引他踏上返回古老文明的路。一个时期他经常到潘家园古玩市场转悠,抑或钻进图书馆查阅历代文物史料。小飞的眼力磨砺得越来越锐利,他认为古代任何一件彩陶或青铜器都有自己的灵魂,辨别真伪最重要的是要看神气。他的艺术修养积淀越深,也就越被社会所重视。作为该领域的专家,他曾受邀客座中央电视台古玩鉴赏节目,也曾被意大利大使馆邀请前去做家具鉴定。但小飞没兴趣抛头露面,因还有很多问题令他梦寐萦怀,需要他孤独地在寂寞中探索。他宁愿与世隔绝去沉思,将艺术与生命隐退在寂静中,让思绪漫游星空。小飞梦想去宇宙触摸远古伏羲女娲造人、造物、造天、造地的法器,他与古人更亲近。
一天,小飞兴奋地告诉大家,他解开了古人封泥的印密,复制出了古代封泥。拂去历史的尘埃,他渴望走进一道又一道被古人密封的千年大门寻源问道,蓦然间,在甲骨文、金文、篆书中看到了中国人直觉的智慧和深邃的梦,从此他迷上了篆刻。文字像星辰一样出现在他眼前,小飞用手掌在石头上抚摸雕刻着它们,一遍又一遍。他的阳台门口小桌上至今摆放着一摞摞红色印章,其中有几枚小飞字样的石印,犹如他的自画像。他离世前还在研究“飞”的旋律,“飞”字浑身长满了翅膀,他渴望飞翔。小飞已飞向遥远的艺术天国,我们深深地怀念他。

1. 夏夜,蛋彩画,87 厘米×85 厘米,1994 年


2. 深秋的雨,蛋彩画,87 厘米×85 厘米,1993 年


3. 细雨,蛋彩画,87 厘米×85 厘米,1992-1993 年


4. 篆刻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