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线装书装订方式的扩展性研究

  • Update:2014-05-25
  • 李湘媛 北京林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
  • 来源: 《装饰》杂志2014年第4期
内容摘要
线装书是我国古代书籍形态发展过程中的集大成之作,它的装订特点明显、秩序性强,天人合一的哲 李湘媛 Li Xiangyuan学思想在其中得到了完美的体现。本文从线装书的装订出发,分析了它的基本装订元素及其在现代设计中的扩展性。从点、线、面的角度阐述了古籍线装书装订形式在现代书籍设计上应用、变化的各种原因及其方式。同时,探讨了线装书装订方式在现代书籍设计中扩展应用的价值与意义。

线装书是中国古代书籍形态发展的集大成之作,是我国古籍发展的最后一种形态。其在印刷、纸张、装订等多方面形成了鲜明的中国特色,设计和谐、雅致,堪称华夏文明的瑰宝。时至今日,我国的主流书籍形态都是以西方书籍样式和版式为主,但线装书作为最具中国特色的书籍形态仍不断出现在各种领域;同时,线装书还在一定程度上不断发展,形成了既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又包含现代设计元素的崭新面貌。

1 线装书图


2.《 宝相庄严》


3.《随园食单演绎精品菜谱》


4.龟甲式与麻页式


5.《 书与法》


6.《灵韵天成——清新绿茶》 《蕴芳涵香——静心乌龙茶》

一、线装书的装订
线装书在包背装书的基础上发展而来,是采用线来装订的书籍。它延续了包背装折页和版心的处理方式,但将装订线裸露于封面、封底、书脊之上。此方法于明代中期盛行,清代是线装书发展的鼎盛时期。
线装书的装订首先要将印成的书页依版心正中做折页、编排,然后将编排好的书页整齐排列称之为“齐栏”,并在外面增加副页(空白页)和书面,即“封面”。在正式装订以前,要将所有排列好的纸张在书的天头地脚以及订口处用刀裁下毛边,必要时为避免刀痕还需要“砂纸磨光”,对于一些比较珍贵的书籍还需要绫绢包角,使其更加坚固美观。装订的最后是订线,订线根据书的开本大小,一般分为四眼、六眼、八眼订法,订线“用清水白绢线双根订结,要订得牢,嵌得深,方能不脱而紧”[1]。
线装书的制作很好地增加了书籍的耐用性,是历史和文化发展的结果,同时也符合中国传统文化的审美标准。线装书在中国古籍中是至善至美的,“天人合一”的“中和”思想在这里得到完美的体现[2]。

二、线装书装订元素的可扩展性分析
纵观中国传统古籍的发展过程,我们不难发现在各种成型的书籍形态中,线装书有着与众不同的外部特征,这主要表现在它的穿线上。线装书的穿线主要由以下几部分构成:
1. 眼——即是用于穿线或插钉的孔。书眼在装订中起到固定线的作用,在装订中通过一定距离的位置设定来达到线的穿越与缠绕,增加书籍装订的牢固性。对于一本书来说,书眼要求细、正、小,以防止日后修缮的困难,具体数量根据书籍的大小、厚薄而定,数量多为四眼、六眼、八眼。书眼在形态上面积小而集中,虽非绘制所得实形,但也作为一种虚点的形式而存在,呈现出设计中点的特质——相对较小的形式元素以及外形概念的不确定性。
2. 线——是用于固定书籍页面的主要材料。线在书籍装订中的使用令书籍质量得到较大的提高,书籍更加结实且牢固。另外,线的使用对于以往的册页形态(经折装、蝴蝶装、包背装)书籍来讲,在书籍的外部增加了前所未有的线形细节元素,同以往整纸包裹书籍前后部的书籍形态比较而言,更加具有整体与局部之间的对比性与材料的多样性。可以说,线在书籍中的应用既具有实用性,也在“最简洁的形式中表现出运动的无限可能性”[3]。
3. 书脑——是指线装书钻孔穿线后线与书脊之间的空白处。书脑是书页由线装订之后产生的区域,因此其大小受书籍开本和版面大小的影响。人的大脑是中枢神经的主要部分,书脑亦如此,因此书脑一旦破损则不宜修补,可见书脑对于一本书来说意义重大。
上述部位的共同作用形成了线装书独特而优雅的装订特征。书眼、穿线、书脑这三种重要的元素令线装书具有同以往册页装书籍所不同的特征(图1),同时它们又以最基本的视觉元素点、线、面的形式存在着。点、线、面作为平面设计中的基本组成元素,是构成造型艺术语言的主要形态元素,其设计形式感强,适合各种形态变化。


三、线装书装订的扩展形式
作为我国古籍发展中最完善的一种书籍形态,时至今日,线装书已被应用在更多的与现代书籍形式的结合之中。这种结合依照线装书自身的基本特点,在其基础之上进行演变,创造出既具有传统线装书美感,又具有现代设计特征的书籍设计形式。究其根本,这种设计扩展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
1. 点的变化
以点的形态存在的书眼在变化上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书眼数量的变化:现代线装书籍的制作已不拘泥于传统线装书装订中的书眼数量要求,在数量的使用上没有固定的要求和单双数的限制,为设计形式的变化提供了广阔的空间。
(2)书眼位置的变化:传统线装书中的书眼作为走线的结构有着相对固定的位置,常用的多为宋本式缀订法和唐本式缀订法。这两种方法书眼量均为四个,排列为纵向对齐,只是在中间两点距离的处理上有所不同。在宋本式缀订法和唐本式缀订法四个书眼装订的基础上,于书脑天地内侧各打1-2 眼,用以加固书角称“竖角四目式”。
现代线装书籍的设计在书眼的位置上更加灵活多样,设计者们频频利用点的位置变化来塑造既充满设计感又具有传统意味的线装书。如《宝相庄严》(图2)一书的装订采用了线装的手法,利用七个书眼的位置与数量组合变化,点的位置变化带来了线的倾斜,使传统的线装呈现出变化的动感。而在《随园食单演绎精品菜谱》(图3)一书中,五个书眼疏密对比分为四个一组和一个一组两部分,配合穿线的方向变化,巧妙地展示了传统艺术与现代设计的创意结合。
2. 线的扩展
作为固定书籍的主要材料,线在令书籍装订牢固的同时,在设计者手里也不断地发展变化。
(1)线的方向变化:书眼的数量以及位置变化同时带来了装订线的变化。传统线装书的装订线多以同书脊平行或垂直的形式出现,虽然也有依走线形式而变化的龟甲式、麻页式(图4),但使用寥寥且样式也较为固定单一。现代线装书在书眼变化的基础上,走线方式更加灵活多样,设计者打破原有平直的线形装订模式,增加了对角、倾斜等多角度变化,体现了线形的多样化及其和书籍方形边缘之间的对比变化。
(2)线的色彩:传统线装书装订线“用清水白绢线双根订结”,配以古籍书衣常见的蓝、栗等单色,简洁、朴实、素雅,符合我国古人以雅为上的传统文化审美标准。现代书籍设计受到西方的设计影响,为了阐述更加多元的设计内涵,在装订线的色彩上人们不再拘泥于单一的表达方式,更善于从书籍的整体内容出发,选择适合主题的线的色彩。
(3)线的材质:线的材质也有了更加多样化的选择。当前,书籍设计者们越来越强调五感在书籍设计中的作用,也就是说书不仅是用来读的,还可以用其他的感觉来感知。触觉就是人们感知书籍的又一个重要方式,而在书脊外侧固定书籍的线也成为构成书籍质感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了更好地配合书籍内容的展示,设计者们现在开始使用更加多样化的材料用来穿线,如麻绳、皮绳、缎带、金属丝等,这些质感不同、反光效果各异的材料,能带来不同的内涵传达。
如在《书与法》(图5)一书的装订中,设计者巧妙地利用了线装书装订线的特征,将书名以代表墨色的黑线形式表达出来,由上至下的排列既反映出了传统线装书的穿线特征,也体现了中国文字的传统排列方式,设计上传统含蓄而又不失表现力。
3. 面的多样
书籍的成型是面的组合,书籍最后是以六面体的方式来呈现的。在一般情况下,组成书籍的各个面都为长方形或方形,形态相似。古籍线装书将装订穿线同书脊之间所留有的空白称为书脑。由于装订针法的因素,多数书籍的书脑是以长方形的样式呈现的。这样形式上既同书籍封面的长方形相似,互相呼应,又有大小变化,形成了书籍整体视觉上的变化统一。现代线装书的设计者们敏锐地观察到了书脑这个特殊位置,巧妙地利用了书眼变化与针法变化相结合,在有限的面积空间内创造出了不同以往的书脑,获得了丰富的形态变化,同时产生了同书籍切口直线之间的多样性对比,更加适合书籍主题的展现。《灵韵天成——清新绿茶》和《蕴芳涵香——静心乌龙茶》(图6)是介绍绿茶与乌龙茶的两本系列书籍,都采用了线装书的表达方式。两本书的设计清新、典雅,呈现出所诠释的茶品内涵;同时也尽显传统、简洁,线装方式既统一又有变化,不同的线形方向变化和疏密变化分割成了大小形态不同的形状,这些都同简洁的封面形成对比,增加了封面视觉上的细节。

四、线装书装订应用扩展的审美价值
线装书装订形式是我国古籍发展的最完善的状态。今天,线装书的装订方式也被不断地应用在现代书籍设计领域。当代的设计者在使用线装的过程中,设计形式不断延伸、发展,线装书的内涵也在不断扩充。
1. 增加形式美,为书籍注入新活力
现代书籍设计者在汲取古籍线装书特点进行书籍设计中,大多借鉴了线装书最典型的特点——穿线装订的形式。线装书装订部位结构集合了设计基本元素点、线、面的基本特征,令设计师在此处可发挥的空间更加宽广。装订线疏密与方向性变化带来同书籍方形边缘之间的对比变化。多元化的线质材料增加了书籍装饰性的特点和设计语言的表达。更重要的是,点、线、面的装订形式令现代书籍设计不仅呈现出古籍雅致、静止的美,同时还注入了动态的、活力的现代设计特征。
2. 弘扬传统文化形式
线装书的历史悠久,是中华民族文化和技术的反映,它用质朴、天然的材料将中华民族的文化思想与聪明才智发扬传承。线装书所呈现出来的美感体现了我们民族的特性,将古人的哲学思想蕴含其中。在现代书籍设计当中,我们需要以民族的特色去面对整个世界,而创新则同传统有着一定的联系。现代书籍设计的创新在根植于传统线装书的基础上,广泛运用多样化的材料、技术与设计手法,全面而多方位地展现了线装书的艺术魅力。线装书作为我国发展过程中的一种书籍形态,是我国一定时期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发展的结果,体现了书籍同文化之间的同一性。随着时代的发展变化,线装书作为一种文化产品必然不断地发展,将它的和谐、完美、高雅更多样地展现于世界面前。

* 项目来源: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项目编号RW2013-11)

注释:
[1] 邱陵:《书籍装帧艺术简史》,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哈尔滨,1984,第85 页。
[2] 杨永德:《中国古代书籍装帧》,人民美术出版社,北京,2006,第132 页。
[3](俄)康定斯基:《康定斯基论点线面》,罗世平等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北京,2003,第35 页。

参考文献:
[1] 上海市新闻出版局“中国最美的书”评委会编著:《2010-2012 中国最美的书》,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2013。
[2] 上海市新闻出版局“中国最美的书”评委会编著:《2006-2009 中国最美的书》,中国出版集团东方出版中心,2010。
[3]《北京文物精粹大系》编委会北京市文物局编著:《北京文物精粹大系·古籍善本卷》,北京出版社,2002。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