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新疆塔吉克族服饰特征的成因研究

  • Update:2014-05-25
  • 光同敏 / 王松 新疆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 来源: 《装饰》杂志2014年第4期
内容摘要
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多民族聚居地,各民族因地理环境、历史、宗教信仰的不同,造成了文化、习俗上的差异,这些差异在服饰上表现得最为明显,塔吉克族就是明显的例子。本文中,笔者从自然因素、图腾崇拜、宗教信仰及外族文化的影响等几方面,对塔吉克族服饰的成因做了比较深入的分析。

引言
新疆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的聚居地,久居民族就有十三个,各个民族因地理环境、历史、宗教信仰的不同,造成了各民族在文化、习俗、审美等方面存在明显差异,这在服饰上表现得最为明显,塔吉克族人的服饰特征就是明显的例证。几千年来,勤劳善良的我国塔吉克人一直生活在具有“世界屋脊”之称的东帕米尔高原的塔什库尔干地区。这里是古丝绸之路的交通驿站,东西方文化及多种宗教在此交汇、碰撞、融合,故塔什库尔干素有中亚、西亚的“桥头堡”之美称。身处连接中亚、西亚的交通驿站和货物交换的重要场所之中,智慧的塔吉克人在传承自身优秀文化的同时,对其他民族文化优秀的部分亦不断地加以消化、吸收,从而形成自己特有的地域印记和民族习俗。这个被冠以“王冠”的民族以其独特的民风习俗和典型的服饰文化为我们演绎了一曲动人的赞歌,使得塔吉克服饰艺术在我国五十六个民族中别具一格。
塔吉克族人的服装无论是款式、色彩,还是服装上的配饰均令人称道叫绝。像坎肩、衣裙、靴子的款式以及男女帽子的样式及上面的图案,服装上的配饰等都以其独特的形式和色彩称绝一时。对塔吉克族服饰的成因,笔者查考了大量的史料、文献,并进行实地调研后发现塔吉克族服饰的成因主要源于以下三个因素。

1. 男女帽子


2. 太阳形图案、配饰


3. 塔吉克女装


4. 当代塔吉克服装

一、自然因素的影响
塔什库尔干地区地势南高北低,由西向东倾斜,平均海拔都在三千米以上。由于海拔高,气温相对较低,四季不分明,冬季漫长,早晚温差大,缺氧且紫外线强,属于典型的高原山区温寒带干旱气候。为了御寒保暖,塔吉克人的服装面料一般以棉布和动物的皮毛为主,在制作服装的款式上也与其他民族稍有不同。笔者经过考证后发现,解放前,男子服饰一般内穿白色绣花衬衣,外套一件青色或蓝色对襟长外套,腰系一根腰带;女子则穿长对襟镶有花边的红色、花色连衣裙,外套黑色背心,下穿长裤,脚蹬红色软底长靴。这种服饰不仅可以御寒,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抵挡了风沙的袭扰,据说这种款式是受粟特人的服装款式影响。解放后的塔吉克人服装面料主要以棉布为主,而款式也与汉服较为接近。
值得一提的是塔吉克族人的帽子,尤其女性的帽子及帽子上的配饰非常引人注目。(图1)男子的帽子(吐玛克)高深呈蛋糕状,帽子的边缘一般用黑色的羊毛圈围着,可以翻起或放下。在夏天的时候,他们可以把帽檐卷起,这样便于透气、通风,收到凉爽的效果;而在冬季来临时,则把帽檐放下可以起到很好的御寒作用。妇女的帽子(库勒塔)呈圆筒状,平顶且质地较硬,后部较长,这样可以护住后脑勺,免于受到寒气的侵袭。大多数女性则在帽子的前面配上银子做的帘饰,在帽子的侧面及后面配上纽扣,而在脖子上也佩有用珍珠和玉石做成的项链等装饰品。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和信息化程度的提高,许多塔吉克人在服装的款式上不断地追逐时尚,但男女帽子的形状却始终未变,这大概也与他们自称为“王冠”民族的固有观念有关。同样,妇女头上的方形纱巾也具有一定的防风沙作用,但她们往往会根据年龄的不同,佩戴不同颜色的纱巾。人人皆有的过膝红色长靴也具有很好的御寒作用,这种靴子头尖,均由他们自家饲养的牦牛、绵羊、骆驼等动物的皮制成,比较柔软、耐磨、结实,适合山地穿行。
由于受高原山区寒温带自然气候条件的影响,所以塔吉克人的用色观也与众不同。在服饰上,塔吉克人比较喜欢暖色的服装,如红色、黄色和白色等颜色服装,当然宗教对塔吉克人的色彩观的影响也不容小视。下文笔者将从宗教层面加以论述,这里不再赘述。总之,自然气候条件对塔吉克族人的用色观所产生的影响是毋庸置疑的。

二、图腾崇拜及宗教信仰的影响
众所周知,图腾崇拜及宗教信仰在世界许多民族的日常生产、生活中居于相当重要的地位,甚至对这些民族的政治、经济、文化等都产生着重大的影响,同样,也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着这些民族服饰。图腾崇拜及宗教信仰对塔吉克族人的影响十分深远。笔者经过调研后发现,塔吉克人曾经有过原始的自然图腾,有些图腾崇拜至今仍对他们产生着重要的影响。而且他们信奉过多种宗教,比如琐罗亚斯德教、佛教以及伊斯兰教中的伊斯玛仪派。这种原始的图腾崇拜及宗教信仰在影响他们日常生产、生活的同时,也影响到了他们的服饰文化。以下笔者就自然图腾崇拜、宗教信仰对塔吉克服饰所产生的影响进行详细的阐述。
首先是自然图腾对服饰的影响。生活在帕米尔高原上的我国塔吉克族有过多种原始的自然图腾,比如他们对太阳的崇拜。据《大唐西域记·盘陀国》中记载,塔吉克人认为自己为“汉日天种”,并说其祖母与太阳神结合而孕生下其王,塔吉克人就是太阳神的儿子[1],而这种对太阳的图腾崇拜在服饰上有着明显的体现,在多数女性的帽子上至今还保留着演变与变形的太阳图案。(图2)同样,类似太阳图形的装饰品在塔吉克族人的服饰中也常常可见,比如,许多妇女身上带的项链及胸前的圆形银盘就是太阳崇拜的因素。还有塔吉克人对山的崇拜也是其他民族所无可比拟的。在塔什库尔干地区,喜马拉雅山脉、喀喇昆仑山脉、天山山脉、兴都库尔什山脉均在此交汇并向四周延展,所以塔吉克人对山的敬畏之情也就不难理解了,特别是对慕士塔格峰的崇拜。它是塔吉克人心目中的神山,每天清晨,塔吉克人总要面对慕士塔格峰默默地祈祷,并念叨“愿慕士塔格阿塔佑助我们,保佑我们”,出门远行时,与之道别时也常说“愿慕士塔格阿塔与你为伴”等念语[2]。这种对山崇拜在服饰上也有着明显的表征,例如,三角形、折线纹就是由山演变而来,这种形式的纹样在帽子、衣服、靴袜的边饰中常被运用,并且起到了很好的装饰效果,三角形、折线纹等几何纹样的运用明显是对山崇拜的结果。在塔吉克族人中至今仍保留着对某些动物鹰、马的崇拜,虽然在伊斯兰教中不容许有动物崇拜,而在塔吉克族人的原始图腾中却是个例外。塔吉克人被誉为鹰的传人,在他们的服饰中也会出现鹰翅形纹样,羊角的图案纹样也经常出现,但这些变形的装饰性图案很容易使人联想太阳的光芒,由此也可看出他们对某些动物的敬畏。
其次是宗教对服饰的影响。塔吉克人早年信奉过琐罗亚斯德教(祆教),也就是拜火教。众所周知火给人的感觉是温暖的,尤其是在当时人们生产力极其低下的时代,火对人们生存所起的作用相当重要。这种对琐罗亚斯德教信奉的结果就是对红色的挚爱,在服饰上体现为对红色等暖色的偏爱,尤其是年轻妇女特别喜欢穿红色衣裙,戴红色或黄色头巾,如图3 所示,至今许多男子也以拥有一双红色的皮靴为荣,在盛大的节日时,他们往往会穿上自己心爱的红色皮靴,这种对红色等暖色的偏爱就是受琐罗亚斯德教的影响。虽然现在琐罗亚斯德教似乎已淡出塔吉克族人的生活,但这种影响是潜意识的,毋庸置疑的。同样,在塔吉克人的宗教信仰中,佛教也曾对他们产生过一定的影响,在公元10 世纪以前,他们一直信奉佛教。
至于佛教文化对塔吉克服饰所产生的影响,目前还没有确切的史料可以证实。笔者曾把藏族服饰图案和塔吉克服饰图案放在一起进行比对,发现这种影响比较小,如果说有相似之处的话,那么仅限于几何图案。对于信奉了近8 个世纪佛教的塔吉克族人来说,佛教为什么没对塔吉克服饰文化产生影响,还需进一步考证。
对塔吉克族服饰文化影响最大要数伊斯兰教了。从公元10 世纪起,塔吉克人皈依了伊斯兰教中的伊斯玛仪派。伊斯玛仪派对塔吉克人的日常生活所产生的影响一直延续至今。这种影响在服饰上的体现就是对服饰图案和色彩的选择。因为伊斯兰教反对偶像崇拜,所以在服饰中基本上不出现动物图案,而是以几何、花卉、植物纹样为主,这也是他们遵从伊斯兰教义的结果。塔吉克人经常把几何、植物、花卉等纹样用在服装的领口、袖口或边缘,既可起到很好的装饰作用,又不失民族特色。帽子上的图案也以几何、花卉纹样为主,善绣的塔吉克女子一般以波斯菊、石榴花和一些耐寒的花卉如雅皮热可、巴达木花、葡萄花等花卉图案作为主体纹样,这些花卉经过她们独具匠心的处理,或以二方连续图案的形式,或以四方连续纹样的形式被巧妙地运用。这种创造往往是随心随性的,用“独具匠心”一词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由此也可以看出塔吉克人在刺绣方面的超群智慧。
伊斯兰教对塔吉克人的色彩观也产生着一定的影响。除了红色,白色也是塔吉克人钟爱的颜色,他们认为白色是纯洁净的象征。这从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的一句话中也可得以验证,“你们穿白色的衣服,它是你们最好的衣服”[3]。在塔吉克人的婚礼中,白色和红色一样是必不可少颜色,新郎和新娘必须穿红色、白色的衣服,新郎的帽子上也要缠上这红、白两色的纱巾,年龄大的妇女经常在帽子的外面缠上一块白色的头巾。另外,如上文所述,像黄色绿色也常在服饰中被运用,黄色是收获的象征,而绿色是生命的象征,是兴旺的开始。从以上可知,伊斯兰教对塔吉克人色彩观的形成所产生的影响是深刻的。

三、外部文化对塔吉克人服饰的影响
如本文开始所言,塔什库尔干地处古丝绸之路的交通要塞,故东西方多种文化、宗教均在此碰撞、交汇,这对我国塔吉克族文化的影响是直接的。《塔吉克简史》中的一段话足以说明这种影响的重要性,“古希腊、伊朗中亚文化、印度文化、阿拉伯文化、中原文化等五光十色的文化在这一地区相互交汇、融合,对塔吉克文化的发展产生了强有力的影响”[4]。文化的冲击自然会波及服饰,这一点毋庸置疑。
由于塔什库尔干是货物交换的重要场所,大多数物品都可从商人那里买到而无需自己生产。据史书记载,从汉代以来,塔什库尔干就是亚欧商旅进行物品交换的重要场所,所以塔吉克人的丝绸、布料等物品均由中原腹地源源而来,金银铜器、首饰由欧洲通过丝绸之路运抵库尔干地区,无需为物品而发愁。由此我们不难看出,塔吉克族同时受多种文明的洗礼,他们的文化是一种融外族文化为一体多民族文化的结合体,对于外族文化他们从无排斥的心理,而是欣然接受,这在他们的服饰中也能体现。比如,他们带的帽子是从哈萨克人那里买的,丝绸和棉布从内地买的,而刺绣也是从维吾尔族、汉族或其他民族那里学来,然后再根据自己的意趣进行组合,从而形成具有鲜明民族特色的塔吉克服饰文化。至今塔吉克人仍不断地吸收其他民族的优秀文化,不断丰富演变着自己的服饰,以便更好地适应现代生产和生活需要。解放后由于政府的援疆力度不断加大,塔吉克人的服装受到了汉服的影响,类似于中山装的款式成了男式服装的主要类型,而中年妇女则穿着类似于小领西服的女式服装,如今年龄稍大的男女服饰基本上沿袭着这种款式。

结语
服饰艺术是一个民族文化的显性表征,是一个民族区别于其他民族的重要标志。恰如曾红在《民族服饰刺绣艺术的美学价值》一文中所说:“不同民族因其不同的生活境遇、文化习俗等而形成各具特色的艺术风貌。这不仅是一种古老章服制度的生动显现,更以其各具特色的装饰性传递着各个民族的文化信仰与族群崇拜。”[5] 塔吉克服饰承载着塔吉克族的文化和历史,从服饰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塔吉克族人几千年的辉煌,他们无惧于高海拔、酷严寒、强紫外线等恶劣的自然条件,世代在此生息繁衍,也是其民族生生不息、坚强刚毅、豁达、热情的民族秉性的最好写照,是对其民族文明史的最好诠释。特别在当今,交通如此便捷,社会发展如此迅猛,信息化程度如此之高,人们的交流日渐频繁情况下,塔吉克族人的服饰艺术仍旧意蕴未减,并以其独特的魅力吸引着世人的眼球。用这样的话赞美塔吉克服饰艺术一点也不为过:塔吉克服饰艺术在保持其民族优秀文化信息的同时,也展示了其独有的审美价值,不愧为我国民族服饰艺术中的一朵耀眼的奇葩。

* 本文为2013 年度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普通高等学校人文社科重点招标课题项目(项目编号040813B05)

注释:
[1] 何兴亮:《中华文化通志·维族、柯尔克孜、哈萨克、乌兹别克、塔吉克、俄罗斯、裕固族、撒拉族文化志》, 上海人民出版社,1998,第403-409 页。
[2] 金开成、周晓辉:《塔吉克族》,吉林文史出版社,长春,第78 页。
[3] 刘天勇:《民族·时尚·设计》,化学工业出版社,北京,第170 页。
[4]《塔吉克族简史》,民族出版社, 北京,2008,第10 页。
[5] 曾红:“民族服饰刺绣艺术的美学价值”《大舞台》,2012.5。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