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新疆卫拉特蒙古族毡帐工艺装饰纹样的艺术表现探析

  • Update:2014-09-01
  • 王 松、周媛媛,新疆师范大学
  • 来源: 《装饰》杂志第5期
内容摘要
新疆蒙古族崇尚自然,与自然的高度和谐是蒙古族的文化特点,蒙古族在毡帐的装饰上也表现出了对大自然的热爱,特别表现出动物意象的倾向。毡帐作为蒙古族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直接体现出蒙古族文化特色。新疆蒙古族毡帐以这种特殊的艺术形式,体现出新疆蒙古族特殊的装饰手法,给观者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震撼着人们的心灵。* 本文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规划基金资助项目《新疆卫拉特蒙古族传统工艺美术研究》, 批准号:13BYS084; 新疆师范大学自治区重点学科招标课题《新疆蒙古族毡帐工艺装饰研究》,批准号:13XSQZ0506 ;2012 年新疆自治区普通高校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新疆民族民间美术研究中心招标项目《新疆蒙古族民间工艺器物形态艺术研究》,课题编号:040812B02 的阶段性成果

与自然的高度和谐是蒙古族的文化特点,蒙古族在毡帐的装饰上也表现出对自然的热爱,特别是对动物意象的偏爱,装饰纹样中大多来源于动物的衍生和抽象。毡帐作为蒙古族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直接体现出蒙古族文化特色,受到不同地区自然环境和人文背景差异的影响,生活在不同地区的蒙古人形成了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和不同的审美取向,艺术形制也有所不同。新疆地区的蒙古族毡帐装饰纹样表现出的是新疆的地域特色,具有其自身的独特性。

1. 井字形天窗


2. 地毡


3. 地毡


4. 盖毡


5. 盖毡


6. 顶毡


7. 围毡


8. 门毡

一、新疆卫拉特蒙古族毡帐工艺独特艺术体现
新疆卫拉特蒙古族属于蒙古族的一大分支,卫拉特的毡帐在不断的继承与发展中形成了与内蒙古地区毡帐截然不同的艺术表达形式。由于地理环境和地域文化不同,从毡帐内部的木构架到毡帐外部毛毡都发展出属于自己的民族特点。新疆地区海拔高,多山地和盆地,所以新疆卫拉特蒙古族的毡帐的体量较大。内蒙古的毡帐天窗的垂直高度一般在15 厘米-20厘米,直径一般在120 厘米左右,而新疆毡帐的垂直高度一般在43 厘米-58 厘米, 直径一般在160 厘米左右,尺寸上整整高出一倍还要多。内蒙古毡帐顶杆一般长为2 米,新疆毡帐则为3 米,顶杆横断面的直径也要比内蒙古的更粗些。不同的地理环境和民族生活环境影响着一个民族艺术形式的继承与发展,新疆卫拉特毡帐围壁较为笔直,折叠展开的伸缩性较大,这点与新疆哈萨克族毡帐围壁十分类似,但与同是蒙古族的内蒙古S 形围壁却大相径庭。从这方面可以看出,地域环境对民族文化的影响是十分显著的。另一大特点就是井字形的天窗,这种十字相交的井字形天窗是蒙古族天窗较为原始的形制(图1),在内蒙古和蒙古国毡帐中常出现的插孔式和串联式天窗在新疆卫拉特毡帐中则甚少见到。新疆卫拉特帐体高耸,而内蒙古与蒙古国的帐体较扁平,因此毡帐外围的毛毡从形制到裁剪上都各有不同。顶毡和围毡的尺寸都有所差异,内蒙古顶毡较大,而卫拉特的围毡要更大些。方形的天窗幪毡是蒙古族通用的幪毡形式,但卫拉特幪毡则显得较为尖锐,四个角都成锐角,伸展较长,形成四角形,这也是新疆卫拉特蒙古族的特色之一。在白色的毡房上装饰各式各样图案纹样是蒙古族毡帐上常见的装饰形式,当然新疆卫拉特蒙古族也不例外,通常会采用直接绣花、补花秀、擀花秀等工艺完成图案的装饰,使毡帐的功能性与装饰性达到高度统一。

二、新疆卫拉特蒙古族毡帐工艺装饰纹样范式
毡毯作为新疆卫拉特蒙古族最基本的手工艺品,体现着它的重要性。新疆卫拉特蒙古族毡帐上的装饰纹样主要分为地毡、盖毡、顶毡、围毡和门毡上,每个部分的装饰纹样都有其自身的特点:
1. 地毡:地毡一般用乳白色的羊毛制成,在厚实的毡毯上用驼毛线缝出图案。曲与直线条间形成对比使毛毡具有极强的浮雕效果。毡边进行压边处理,具有收边的作用,确保地毡既美观又结实。地毡装饰图案的缝制始终会遵循一个原则——平均,如图2 所示。地毡的中心图案区是由一个个缝制的线段连接起来形成线条,线条的组合排列形成团花图案。这里所说的平均指的就是线段之间的针脚与间隙间平均分布,在视觉传达上给观者以“满”的装饰效果,这是新疆卫拉特蒙古族地毡独特的装饰效果。在一般情况下,地毡上的装饰纹样均以同心圆环环相套的装饰形式分布,由内向外分为:中心图案区、带状图案区、边缘图案区三个区。如图3 所示。地毡的最外围是一圈麻花辫式的压边,紧挨着压边向内分布着一圈由“阿鲁哈”纹组成(蒙古语,一种由万字形交叉组合形成的变形回纹)。阿鲁哈纹的使用与他们信奉藏传佛教有很大关系,常常以二方连续的环状分布,形成错落有致的装饰,形似一个个向前迈进的步伐,表示不断稳步前进的意思,代表着平稳安康,统一太平,人们用它来祈求风调雨顺一切平稳,这个带状图案我们把它称之为边缘图案区。再向内的一环装饰是以“古鲁子”纹(蒙古语,一种类似于植物藤蔓的卷曲纹样)形成条带式的图案装饰,卷曲回转的藤蔓代表着繁荣昌盛、欣欣向荣的寓意,是人们对富足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我们称之为带状图案区。边缘图案区和带状图案区中间都以双线分割,形成两个既相互独立又相互联系的图案区域。阿鲁哈和古鲁子是卫拉特地毡中最常见的两种装饰纹样,谁在边缘图案区,谁在带状图案区都是十分讲究的,不同的搭配表达着不同寓意。在图3 这张地毡中,阿鲁哈在外圈装饰,古鲁子在内圈装饰,表示内稳外繁的意思,预示着人们生活的平稳与繁荣。地毡中心用双线分割出最大面积的装饰纹样区域就是中心图案区了,以花卉和蝴蝶组成团花装饰,空隙处都会用蝴蝶、花卉、寿桃等图案填补,达到整张地毡图案平均分布的装饰效果,不同的图案搭配体现出不同的祝愿和寓意。在地毡上缝制这样铺满式的装饰纹样,一是为了美观;二是为了实用性考虑,就像纳鞋底一样,铺满式的缝纫技法可使地毡结实又耐用;三是祈求生活幸福。
2. 盖毡:指遮蔽天窗的毡毯,蒙古语称为“额日和”。蒙古包内部光线的大小、通风透气以及毡帐内的温度调节,均由盖毡的大小及对角线的长短所决定。盖毡就像蒙古包的帽子,一般晚上全部展开盖住天窗,天亮后即可打开,便于采光和通风。放置盖毡的方式很讲究,将盖毡铺盖于天窗的上方后进行对折,角与角相对构成了一个等腰三角形,三角形的上端角直指北,三角形的底部直对南。图4的盖毡即根据天窗的大小进行裁剪。云纹(蒙古语称为“哈木尔”,也被称为“鼻纹”)装饰纹样是毡帐盖毡的首选,由于哈木尔外形酷似鼻子,所以人们形象地称之为鼻纹。方形的盖毡就像出嫁大姑娘的红盖头,只不过这里的盖头不是红色的,而是白底蓝纹的花盖头,新疆卫拉特蒙古族是生活在蓝天下的民族,蓝色成了盖毡的首选色彩,在色彩的选择上也有宗教的寓意。把单独的鼻纹装饰纹样放在盖毡的四角处,用线条沿盖毡的边缘做连接,形成简单的纹样装饰。图5 象形的图案与自然的色彩与人们的生活环境达成统一,这样的装饰艺术展现使卫拉特的盖毡给人以清新淡雅之感,凸显草原民族的特性。
3. 顶毡:指覆盖在毡帐顶杆上的毛毡,由三到四块半扇形的毡毯围接而成,就像一件好看的披肩。在制作顶毡时首先以天窗的中心为原点,画出两个同心圆,内圆为顶毡领口的轮廓,外圆为顶毡襟的轮廓。顶毡裁剪时,分前后三到四片,每片连接的地方必须要严丝合缝,以防止风沙和雨雪的侵入。顶毡的上下边缘均要镶边,襟边要镶8 厘米, 领边要镶6 厘米,片与片相接的部分也要镶边,以达到锁边的目的,这样可使毡片更加结实耐用。内层顶毡在围壁和顶杆相交处必须向内包起来,这样外面的毡子便不会太吃紧,同时也使蒙古包的外观保持不变。在毡帐顶毡上做图形装饰是蒙古族毡帐的一大特点,顶毡上的装饰除了美观以外,还具有标识性的作用。以方便牧民很远就能分辩出自家的毡帐,所以新疆卫拉特蒙古族顶毡装饰是毡帐装饰中最为醒目的,一般装饰面积也是最大的,以鼻纹和犄角纹作为顶毡的主要装饰。犄角纹和鼻纹都来自动物的灵感,犄角象征着力量和生命。动物图腾的大量使用,体现出人们对自然的敬畏与膜拜,也与早期蒙古人信奉萨满教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顶毡上的装饰具有简洁之美,正负形的对比,体现了极强的形式美感。如图6 所示,顶毡的装饰是将鼻纹与犄角纹相结合组成正负翻转的独特造型,以天窗为圆心,顶毡轮廓为半径做二方连续的圆形装饰,形成具有强烈虚实关系,对比层次的装饰效果。完美的自然曲线,以线条的回转排列,组合出简单而抽象的装饰图形,起到功能性和装饰性的双重作用,凸显出新疆卫拉特蒙古族对艺术的独特审美。
4. 围毡:指蒙古包围壁上的毛毡,多为四片,围毡的片数可随着蒙古包的大小做增减。由于新疆卫拉特毡帐高耸,通常围毡都要比围壁高出一些,四块围毡相互叠压,围毡的下端用压条固定,以防走风和蛇虫鼠蚁,绑好的围毡再用顶毡压住,这样顶毡和围毡的接口处就不会留下任何缝隙了,既保温又结实。围毡上的装饰手法不像地毡那样采用铺满式的装饰手法,而是以集中局部图案装饰为主,装饰图案区集中在毡门两侧和围毡的中上部,其他部位不再做任何大面积的图案装饰。这样的图案组合形式表现出围毡图案装饰区集中的特点,具有鲜明层次感,复杂多变的装饰图形在雪白的毛毡上显得格外夺目,如图7 所示。毡帐的正面门口左右各绣有装饰图案盘长纹(蒙古语称作“乌力吉占嘎”)进行主要装饰,盘长纹属于吉祥图案,八宝之一,与汉族装饰纹样的中国结很相似,寓意着吉祥团结,交错缠绕的盘长线条组成了独立的装饰纹样,与无装饰的背景形成鲜明的反差,更加凸显出盘长纹的繁复与线条的装饰美感。同时在围毡的上边缘部加以阿鲁哈纹装饰,连续翻转的万字纹组成了波状起伏的带状装饰图案区,与围毡中腰上的盘长纹形成疏密交错、层次分明的装饰美感,给人以简约中不缺乏层次,古朴中不缺乏特色之感,形成独特的卫拉特围毡装饰特点。
5. 门毡:是挂在蒙古包木门外部的毡毯,门毡一般由三层薄毡压制而成,大小根据毡帐门框而定。门毡的朝向一定是太阳升起的方向,为房屋的主人祈求吉祥、太平,所以门毡上的装饰纹样就显得格外重要了。受到宗教的影响,门毡上的装饰纹样是十分讲究的,往往带有宗教祈福寓意。卫拉特信奉藏传佛教,装饰图案多见藏教八宝之一的盘长纹样和万字纹样,通常门毡的装饰图案区由三部分组成:中心图案区、环行图案区和下部图案区。门毡与地毡图案区分布十分相似,最大的区别在于门毡通常会有下部图案区,而地毡上不会出现。门毡的下部图案区沿门毡的下方进行水平分布的图案装饰,就像是裤边一样,形成了独特的门毡装饰特点。如图8 所示。装饰区之间都用麻花辫式的锁边毛线进行框架分割,分出中心图案区,环行图案区和下部图案区,由盘长纹为主体的中心图案装饰区,形成盘长纹与四方连续回形纹(蒙语“图门吉力贺”)前后呼应的装饰效果。图门吉力贺是一种变形的万字纹,在新疆卫拉特蒙古族毡毯中较为常见,用它作盘长纹的底纹代表着生活繁荣昌盛,欣欣向荣的寓意。围绕着中心图案区,由卷草纹古鲁子组成带状分布,同时也形成了内部稳定外繁荣的寓意。门毡下部出现的水纹装饰图案属于门毡的下部装饰区,从缝纫技法上看,由于门毡供人们出入,经常掀放并与地面摩擦,门毡的下部自然更容易磨损,这样的直线缝纫会使得门毡下部更加结实耐用。同时从装饰寓意的角度看,连续不断的山水纹,也代表着主人一家能够顺风顺水。笔者经过对新疆卫拉特蒙古族地区的走访调研,发现无论贫困还是富有,无论毡帐大小,门毡都一定会绣有精美的装饰纹样,成为一种不成文的规定。在某种角度上门毡代表着脸面,各种装饰图案的门毡是每个毡房必备之物,没有一家的门毡是光面没有纹样装饰的。

结语
我国幅员辽阔,民族文化就像是满天的星斗在祖国的大地上闪闪发光。居住在新疆的蒙古族给我们展现了新疆游牧民族的独特魅力,卫拉特毡帐工艺是祖国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具有独特的艺术表现形式和视觉语言。经过一代代传承人的继承与发展,新疆卫拉特蒙古族毡帐工艺已不只是一个历史遗留的视觉符号,而是包含着新疆卫拉特蒙古族精神文化和艺术美学价值的人类文化宝藏。

参考文献:
[1](俄)阿•马•波兹德涅耶:《蒙古及蒙古人》,张梦玲等译,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呼和浩特,1983。
[2] 谢继胜:《藏传佛教艺术发展史》(上),上海书画出版社,2010。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