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新疆维吾尔族民居窗饰工艺特色与图案意义

  • Update:2014-09-01
  • 吴 昆 深圳大学国际交流学院
  • 来源: 《装饰》杂志第5期
内容摘要
新疆维吾尔族民居建筑独具特色,以《古兰经》为源泉的伊斯兰教文化,引导着其文化和艺术的发展,并决定着伊斯兰装饰艺术的审美趋向。维吾尔族民居窗饰作为一种特有的艺术形式,窗的造型、构造、花饰、色彩等装饰形式,风格各异,样式繁多,作为伊斯兰建筑结构的重要元素,除了承担通风采光的基本功能外,同时还表达着文化和美学的内涵,它是伊斯兰文化艺术符号的载体,凝结着维吾尔民族的文化和美学理念。窗饰构图严谨、纹饰精美、工艺精湛,散发着独特的艺术魅力。本文将以新疆维吾尔族民居的“木窗”为例,浅析其窗饰所承载的宗教文化意义和民间工艺的艺术特色。

 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地处亚欧大陆腹地,位于我国西北边陲。作为一个多民族的聚居地,新疆历史上受到印度、波斯、希腊、中国这四大文化的共同影响,推动着新疆地区宗教、建筑、艺术、语言文字的形成和发展。维吾尔族是众多少数民族中人数最多的一支,其中喀什地区的维吾尔族民居最具有代表性。不同宗教对新疆维吾尔族的思想意识、道德伦理、价值观念、生活习俗都有影响,这无疑是形成维吾尔族民居装饰特征的重要因素,也孕育了富有多彩的多民族、多文化色彩的维吾尔民族民居窗饰艺术。
笔者在考察喀什地区维吾尔族民居过程中,对当地民居的建筑窗饰进行了较为深入的考察和调研。在喀什民居和和田地区的“阿以旺”形式的民居中,我们看到,当地人充分利用地形巧妙地建造村舍民居,因地制宜、因材制宜地创造了独特的民居造型装饰,利用木材、生土,辅以芦苇、麦草、砖块等当地材料,形成平面布局各异、高台厚墙、平顶后窗的独有建筑形式和风格。在建筑纹样上维吾尔族民居承继了古波斯王朝传统,在题材、构图、描线、敷彩等各方面都有鲜明的特色。置身其间,真切感受到一种原生质朴和人境合一的环境之美。

一、新疆维吾尔族民居窗饰的结构及工艺特色
维吾尔族艺术、建筑、生活习俗等方面受到宗教信仰带来的巨大影响,历史上处于多宗教并存的局面。公元10世纪之前,祆教、佛教、摩尼教、景教、道教沿“丝绸之路”从东西方传到新疆,与当地原始宗教并存。10 世纪时,伊斯兰教传入新疆并逐渐成为主要宗教,因此阿拉伯伊斯兰文化成为影响维吾尔族的最大因素。窗楣木雕中圆券造型到尖券造型的转变便是源于佛教信仰到伊斯兰教信仰的转变。
传统维吾尔族人居住的房屋,一般为土木结构的平顶方形平房,呈不规则的四边形或多边形,屋顶上开天窗,屋顶可做纳凉平台。住宅多自成院落,院内宅旁遍植花草,栽培桃、杏、梨、葡萄等树种。住宅围绕庭院建造,面向庭院的客厅前设外拱廊,室内砌土坑,墙上挂壁毯,还开有大小不等的壁橱,饰以各种花纹图案。
喀什地区的气候受到地理位置的影响,干燥少雨,周围多沙漠,夏季炎热。由于气候关系,窗户结构通常为双层,当地夏天热冬天冷,白天和夜晚温差较大,冬夏季关闭外窗能起到很好的保温隔热作用。平时外窗可以完全打开,完全不会影响采光和通风的效果。也正为了避免强光和风沙的袭击,外墙窗户通常面积较小,维吾尔族民居窗户通常多选用木质材料;同时,当地居民结合自身的民族信仰和生活习俗在窗户上雕刻装饰,反映出维吾尔族浪漫的民族性格和精湛的工艺特色。喀什地区的民居窗饰配合生土建筑的构造做法,通常采用木质材料。室内外的门窗雕饰显得琳琅满目,繁复奢华。新疆维吾尔族民居的窗户造型上以“开扇窗”和“漏窗”较为常见(图1、2),从组合方式上可分为单层窗和双层窗。
通常建筑的窗楣装饰都是在矩形窗框的顶部做文章,而维吾尔民居是在矩形窗框内做窗楣。维吾尔民居的“开扇窗”通常自上而下分为窗楣、固定扇以及开启扇三个部分:窗的最上部是窗楣部分,早期为圆形拱券,晚期则发展出更为丰富的尖券样式,尖券及其下垂的柱头样式具有鲜明的伊斯兰风格,木雕尖券及花饰突出于窗玻璃之外,彩绘雕饰精美绝伦;固定扇的高度很小,构成横向的分隔装饰带,其窗格仅作简单的花饰,主要起到加固整体结构的作用;可开启的窗扇分格简单、不加雕饰(图3、4)。“漏窗”通常指墙体的漏空窗花,是中国民居常见的一种窗的形式。新疆维吾尔族民居的漏窗常以独立形式或与开扇窗相结合的形式出现,纹样通常以几何纹形式出现,在建筑中起到重要的装饰作用。
双层窗结构其构造做法主要体现在:由内层的开扇窗与外层的固定窗所构成。这种双层结构使用上灵活方便,白天因采光和通风的需要,外层固定窗是以镂空木格窗花构成,利于通风采光。在寒冷的冬天或者炎热的夏日,为避免寒流侵入或者阳光直射,则需关闭外窗,起到保温隔热的的作用,保持室内良好的温度条件。也因此木质外窗成为当地居民进行雕刻装饰的构件,形成了特有的维吾尔族民族的窗饰艺术特色。外层的木格窗花在维吾尔族民居中常采用木格雕花,形制精美别致。木雕花格的纹样有星行纹、回纹、冰裂纹等,构图严谨而丰富;也有各种花果花卉纹样,构图自由而灵动。其木雕的构图和工艺具有鲜明的民族特点。(图5)
由此可见,新疆维吾尔族民居窗饰遵循着功能决定形式的设计原则,带有开启功能的开扇窗和起到加固功能的部分多采用简单的几何纹样构成方法,这样既起到稳固作用的同时,又起到装饰作用。在窗棂和窗框周边及室内窗帘格部分,则加强木雕装饰,纹样也相对繁华。
在新疆维吾尔族民居门窗装饰中,木雕是最常用的装饰手法之一,构图、部位、刀法都有鲜明的民族特点。木雕的处理方式一般为花带、组花、浅浮雕、透雕、贴雕等。花带常以二方、四方连续为常见,间以交错断裂组合等手法,取得构图上的节奏韵律变化。刀法的形式有阴线刻、浅浮雕、综合刀法。浅浮雕与高浮雕相对应,雕刻图案浅浅突出底面,深度一般不超过两毫米,这种雕刻平面感较强并且对木材本身坚固性的影响比较小,多用于窗户的窗框装饰。透雕是在浮雕的基础上,镂空其背景部分,这种雕刻空间感和装饰性都更强,多用于窗户的窗楣花纹雕刻中。贴雕是首先用薄板雕刻出所需要的花饰,再在底板上剔出浅槽,最后将花纹贴嵌上去。(图6)
木雕窗饰多采用木材本身颜色或施以透明涂料用来保护木材,也会略施彩漆进行装饰。伊斯兰教将绿色看为神圣的颜色,绿色也是绿洲和植物的颜色,在维吾尔看来是希望的象征,因此当地人心中有很重要的位置。维吾尔族还喜好蓝色,在他们看来,蓝色是纯洁、智慧、理性的色彩,蓝绿色常作为主要的装饰色彩见于窗饰的颜色装饰上。此外,金色、红色、黑色、白色也是当地比较常见的装饰色彩。(图7)
值得补充的是,木雕窗饰常常与石膏雕花和砖雕装饰一起配合使用,见于庭院前廊端部和室内外窗间墙壁等处。石膏花带也用各种几何图案、植物花卉或并用构成,二方连续方式,重复并列、循环交错。镂空石膏花饰,不仅用在室外的装饰柱、外墙,也用于室内的窗楣、壁龛等处。其纹饰刀法细腻流畅、刚健清晰,花纹题材丰富,与木雕交相辉映。而砖饰是一种拼花砖工艺,经锯、切、打磨后的黄色砖,拼贴组合成各种图案,装饰门柱、门洞壁面和门斗窗楣等部位。砖饰有异型砖、拼砌砖花饰、砖雕花砖等,形状各异,图案繁复。拼花砖以往主要用在清真寺等公共建筑装饰上,近年来拼花砖也普遍用于民居装饰。实际上,木雕、石膏雕和砖雕已成为当地民居装饰的普通材料,三者在装饰纹样上由几何图形、植物图形的建筑材料粘贴或雕刻而成,形成了和谐的整体(图2、4),是新疆维吾尔族民居建筑装饰的艺术典范。

二、新疆维吾尔族民居窗饰的图案意义
格拉巴拉在《伊斯兰艺术的形成》中指出:“伊斯兰艺术不仅是装饰艺术,也颇具象征意义,这是伊斯兰美学的极致。”艺术家在创作纹样时,必然与他们所信奉的宗教教义想通,传达其精神观点。
维吾尔族装饰图案形成的特殊风格表现在:它具有东方文化的特点,同时又吸收了一些西方艺术的风味;它是伊斯兰教艺术的精华,同时又继承和借鉴了佛教、基督教、祆教、摩尼教和其他拜物教的特殊纹样;它具有维吾尔族装饰图案艺术传统的特殊纹样组织形式,同时又吸收了汉、回、哈萨克等民族的纹样特点,可谓民族形式的大融合。但是,尽管渊源如此博杂,却仍然保持着维吾尔族装饰图案的基本特点。
新疆维吾尔族民居窗饰的图案具有其特殊的宗教含义。阿拉伯半岛文化及伊斯兰教神学中的理性主义和亚里士多德哲学学派的思想主张,促成阿拉伯人的哲学思想中蕴含着强烈的理性主义思维传统,这表现在图案创作方面则要求构图严谨整齐、精准均衡、秩序感强烈,兼具了艺术与数学的美感。由于历史上伊斯兰教文化中禁忌偶像崇拜,维吾尔族民居窗饰较少出现人物、动物等有生命物体为原型的纹样,而是主要以植物纹、几何纹为主要花饰,并且是在本体基础上进行较大程度抽象变形处理。因此,新疆维吾尔族民居窗饰在纹样构图上,一方面,表达了伊斯兰宗教信仰对真主的崇敬,伊斯兰教哲学认为真主是无始无终、生生不息的,连续纹样展现的是生命的延续而非终结,体现着真主生命力的无限性;另一方面,也兼顾了构图严谨而丰满的美学要求,而且提高创作效率和节省生产成本,充分体现出维吾尔族劳动人民的聪明才智。
《辞海》艺术分册中对“图案”条目的解释是:广义指按对某种器物的造型、色彩、纹饰进行工艺处理而事先设计的施工方案所制成之图样的统称;狭义则指器物上的装饰纹样和色彩。依照这一定义,对新疆维吾尔族民居窗饰的图案大致包括构图、纹样和色彩这三种类型。其窗格图案构成上首先讲究对称,对称结构在图案设计中的形式是以中轴线或中心点为界,在固定中心的上下左右分布等量的形象和色彩,体现秩序的规律性和稳定性,给人严肃宁静的视觉感受;其次讲究连续,窗饰中连续纹样通常有两种基本形式:二方连续和四方连续。二方连续俗称花边,即将一个基本的单元进行上下或左右连续、重复排列以形成条形连续图案,这种二方连续所形成的带状装饰图案多见于窗饰中的窗框。四方连续是指能将基本单元向上下、左右无止境连续的图案。此外还有一种构图形式在窗饰纹样中应用广泛,即角隅纹样组织形式——在角的位置附着各种不同的装饰纹样称为角隅纹样,它的基本骨架组织形式也是对称式或均衡式。
新疆维吾尔族民居建筑窗饰及其他工艺中的纹样,题材、构图、描线、色彩皆有独特之处。因为伊斯兰教禁止人像和动物的绘画,所以装饰纹样常以字体、几何图形、植物装饰形式出现,通过图案和色彩的搭配,将简单装饰化为高雅享受。而植物纹样、几何纹样构图形式更适合木雕制作的工艺及技术要求,所以是新疆维吾尔族民居窗饰的常见纹样形式。
植物图形在伊斯兰装饰中随处可见。这种题材的使用因为是借鉴了波斯的传统,所以被称为“波斯派系”。葡萄纹、巴旦木纹以及石榴纹是最常见符号形式。运用抽象的、非现实的表现手法,使其装饰图形充满了丰富的想象力和视觉张力。例如,葡萄纹样以蔓草花纹为主体,以葡萄藤般的曲线为中心展开,在曲线方向转折的反曲点上延伸出与曲线方向相反的枝桠,在枝桠顶端加以花卉、叶子或葡萄果实造型进行装饰。由巴旦木为原型所演绎出来的纹样通常华丽饱满形状如新月,尖头卷起的椭圆形内填充花草纹饰,独具异域风情。同时植物纹样中的石榴纹也很常见,有多子之寓意,通常采用石榴枝叶、花、果实对称排列,或以中轴线进行左右对称,或以中心点进行四面对称排列。(图8)
几何图形也常被应用在新疆维吾尔族民居窗饰上,比如星形纹、圆形纹、冰裂纹、回形纹、三角纹,等等。星形纹应该算多角形纹中的一种特殊形式,由三角形演变而来(三角形有着深刻的伊斯兰教象征意义,代表时间、空间和真主无限),星形纹包括六星形、八星形、十二星形、十六星形等。据说,星形纹反复循环的构图形式形成放射状纹样,正表达了伊斯兰教以真主安拉为宇宙中心到世间万物的生生不息、无限连续的关系。(图9)伊斯兰教认为几何纹是一种可以体现真主灵魂的图案,可以完美表达教义的精神境界。这种抽象的纹样不仅造型美观,在制作雕刻方面也相对植物纹要简单许多,另有与其他植物纹样搭配,层次丰富构图饱满。通常应用到漏窗和起到加固作用的固定扇之中。
维吾尔族民居窗饰,一方面体现出了伊斯兰主体文化的特征,美学理念讲究抽象、概括和装饰性,纹样图案主要表达宗教的意义,是对事物和色彩高度提炼和加工的结果;另一方面,它又具有较强的主观性和灵活性,根据本民族的生活习俗、自然环境以及材料来源,逐渐演化出具有独特地域特征的、绚丽多彩的建筑样式风格。
总之,新疆维吾尔族民居装饰艺术是其民族信仰观念的物化形态和艺术表现形式,是民族情感和宗教文化审美智慧的结晶。新疆维吾尔族民居窗饰作为具体的建筑重要构件,伴随着其建筑文化的发展而变迁,但这种传统的艺术始终是维吾尔民族宝贵文化的一部分。伊斯兰装饰艺术尽管包含着多种文化体系的艺术成果,却服从于伊斯兰教文化自身的要求基础上进行融合和统一,这种对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发展的精神,是值得我们细究和深思的。
参考文献
[1] 黄汉民:《门窗艺术》,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北京,2010。
[2] 李肖冰:《中国新疆古代陶器图案纹饰艺术》,浙江教育出版社、新疆人民出版社,杭州、乌鲁木齐,2000。
[3] 马平、赖存理:《中国穆斯林民居文化》,宁夏人民出版社,银川,1995。
[4] 陈玉婷、叶繁:“新疆伊斯兰建筑的营建法式及其特色”,《齐鲁艺苑》,2005.4。
[5] 鲁粲:“新疆伊斯兰建筑的艺术特征与风格样式”,《新疆艺术学院学报》, 2007.5。
[6] 左力光:“新疆伊斯兰建筑装饰符号”,《新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4.25。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