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漆壁画与环境装饰——以刻漆贴金壁画为例

  • Update:2014-09-01
  • 龚声明 常州工学院艺术与设计学院
  • 来源: 《装饰》杂志第5期
内容摘要
刻漆贴金壁画作为公共环境艺术中的重要漆壁画形式,被广泛应用于现代室内环境领域,其特殊的工艺材质之美与丰富的形式内容表现,能美化和提升环境,并赋予环境独特的审美内涵。*本文为校级基金项目阶段性成果,项目编号YN1327。

漆壁画是漆和壁的结合,自从人类发现漆这种自然美材后,在对环境空间进行营造的同时,就学会以漆或以漆为媒介综合矿物色调制各种色漆来修饰所居住的空间环境。在传统建筑中,以木制结构为主的空间环境为其提供了有利的场所,最初人们利用漆这种液状涂料干燥后所具有的坚固性,对环境进行功能装饰。随着审美的发展,人们会利用各种色漆来描绘图形,以此装饰和美化空间环境。诸如传统的宫廷建筑、寺庙、殿堂、道观、民宅等,以漆髹涂于其室内中的柱、梁、壁面、家具以及生活用具等进行漆饰描绘,已是当时社会的一种风尚。据有关记载,漆在我国秦汉时期开始就运用于建筑中。《西京杂记》中载:“赵飞燕女帝,居昭阳殿,中庭彤朱,而殿上丹漆。”又《后汉书•梁翼传》中载:“柱壁雕镂,加以铜漆。”[1]这种以漆髹涂装饰空间环境的传统,一直延续至今。
随着时代的发展,艺术形式也在不断更新前进,在传统漆工艺的基础上,经过漆画的发展与推广,并且与现代科技、工艺、材料相结合,漆壁画成为现代空间环境进行装饰的一种新颖的壁画样式。从而使我国的漆艺进入了现代环境艺术领域。漆壁画作为一种公共环境艺术,特殊的工艺材质表现使其常用于对室内环境的艺术加工,表现是以装饰功能为主的艺术创作,不仅可对过于单调的墙面进行装饰,而且能为周围环境营造一种和谐、温馨的人文气氛。漆壁画具有壁画的共性,又具有漆艺的个性,其在兼顾实用为目的的同时,更追求对环境的一体性,并以大众的审美意识为价值属性。漆工艺的丰富性为漆壁画的创作带来了多样化表现,从而可满足于复杂而多变的环境装饰,其中以刻漆贴金工艺表现的漆壁画具有着独特的审美趣味。

一、刻漆贴金壁画在环境中的应用
刻漆贴金壁画是一种装饰漆艺,其制作过程是先在平整的木胎板上髹涂几道漆灰,使其达到一定的厚度,磨平干后在其表面上再髹涂几道面漆,通常是黑和朱色两种。然后在平整的漆面上拷贝出壁画内容的图形轮廓,依据图形轮廓用刀具采取刻、雕等手法凿出平整或带有凹凸感的阴阳画面并露出灰底,也称“刻灰”。再在灰底上贴以金箔装饰,形成黑漆地或朱漆地与金箔色交相辉映的丰富画面。这一工艺在《髹饰录》中被称为“款彩”,“款彩,有漆色者,有油色者。漆色宜干填,油色宜粉衬。用金银为绚者,倩盼之美愈成焉。又有各色纯用者”。[2] 这里所说的“彩”在刻漆贴金壁画表现中则主要是指黑与朱漆色以及金箔色,黑金或朱金则是其主要色彩语言。在设计与制作过程中主要通过线条、线面结合的表现形式,运用象征、隐喻、夸张、借用、省略等装饰手法塑造壁画的画面内容,使其在视觉上具有大面积的平面装饰性。刻漆贴金壁画具有刻漆的单纯、雅致、纤细的工艺之美,加之金色的富丽装饰,两者相辅相成,应用于空间环境中能使其在审美上既没有单纯刻漆的单调,又不会有纯金箔饰面的庸俗奢华之感。
刻漆贴金壁画的表现形式因受其工艺材质的特性所限,通常是以平整的木板材质为胎体,并对室内空间环境进行装饰。室内空间环境是建筑实体所围合起来的内部空间,由室内建筑构件之地面、墙体、立柱、天顶等所赋予的一种区域模式,包括实体内部墙体和虚拟的环境空间,壁画与环境空间的协调一致是其应用的前提。在进行刻漆贴金壁画设计及环境的运用时,从设计构思、选材到工艺形式表现都要考虑到其周围环境结构、材质构造、色彩肌理及空间的功能等,且要适应于环境空间的壁面特点、结构层次、尺度大小等的变化。受这些因素的影响,所以其胎体的造型必然要与空间环境的结构特点相吻合,并与周边环境充分融为一个丰富而具有意味的视觉整体。通常以方形的横竖构图、满墙的壁面表现,以及不规则的适形装饰等是刻漆贴金壁画的主要表现形式。另外,刻漆贴金壁画通常也以屏风的形式进行表现,屏风运用于室内空间环境具有久远的历史,在一些重要场合被作为具有象征地位、档次的装饰品。刻漆贴金屏风装饰具有改变空间布局、营造空间层次的美感,同时也可以起到保护隐私、遮挡视线的功能作用。它所呈现出的视觉美感,使装饰的空间环境充满着浓郁的艺术气息。如图1,装置于南京湖滨金陵饭店会客厅的刻漆屏风《群仙祝寿图》,以金箔装饰为主,而使空间气氛变得厚重。
刻漆贴金壁画所装饰的空间环境突出公共性特征,这些公共空间是人流量相对密集,也是其所处区域空间的重点,诸如机场、车站、酒店、宾馆、办公大楼、校园等各种功能建筑中的会议室、大堂、会客厅、走廊、楼道等室内公共环境。在这些空间应用壁画装饰是对环境的烘托,画龙点睛,能突出空间的功能与个性特点及其营造出具有审美意蕴的环境氛围。刻漆贴金壁画在应用于环境时,要根据不同主题空间的功能和特点选择相适应的题材内容。比如在机场、车站等主要空间的大厅常以当地的历史故事、风景名胜、民间传说等为内容装饰,这些空间场所往往是一个区域的中心,为区域形象的树立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在酒店、宾馆、办公大楼等大堂、会议室多以树木山水、花鸟以及富有寓意象征特色的图形符号等内容装饰,可使空间显得端庄大气、富丽典雅。如图2,位于南京金陵饭店大厅的刻漆贴金壁画《汉柏颂千秋图》,选用柏树、仙鹤等具有象征意义的题材内容,寓意着吉祥富贵。

二、刻漆贴金壁画在环境中的审美效应
工艺与材质之美是刻漆贴金壁画最主要的艺术语言,将其合理地应用于环境,能赋予空间全新的审美感受。《考工记》载:“天有时,地有气,材有美,工有巧,合此四者然后可以为良。”[3] 即意指,以敏锐的观察力和丰富的视觉经验,以创造性思维和全新的构想,依据建筑及其环境作出个性化的选择,使主客体达到和谐的统一。刻漆贴金壁画之美是特定的材质、精湛的工艺和优美的形式的共同体,它流畅奔放的线条、单纯简洁、对比鲜明的画面及单刀直入如同木刻版画般的艺术风格,加上金箔的装饰使其在视觉上具有“错彩镂金,雕馈满眼”的富丽之美。当以大面积的素地黑漆或者朱漆,并以柔美的线条造型表现则能给人带来一种单纯明快的朴素美感,使其与室内墙壁或洁白、或淡雅、或纹理的表面色彩结合,能产生温和、亲切、淡雅的环境空间。当在其中贴以大面积的金箔装饰,环境中金碧辉煌、富丽高雅的视觉冲击,华丽气派,空间环境显得雍容华贵。
刻漆贴金壁画具有黑与朱的色彩之美,黑色与朱色是中国传统漆器中最美的色彩,其特点是“朱画其内,黑染其外”,器内涂朱红,外染黑漆,红黑对比,交相辉映,稳健端庄,典雅富丽。刻漆贴金壁画中通常以大面积的素地黑或素地朱为表现,重在视觉审美上,素地的黑漆晶莹剔透,深沉含蓄,艺术效果透明而典雅。素地的朱漆色彩鲜艳、沉稳、厚重,具有明快热烈的视觉特点。黑漆与朱漆之美还在于它经过“推光”工艺之后产生的一种令人赏心悦目的莹莹光泽,静谧高贵含蓄而深邃,并给人以想象的空间。刻漆贴金壁画鲜明的漆器特色内含了中华民族的审美精神和中国传统的文化符号,有着宫廷饰品般的审美特质,其在室内空间环境中的应用,在一定意义上反映出环境主体的文化趣味和艺术修养,也是其身份和地位的象征。从其在环境中所装饰的整体效果来看,能使环境厚重高雅,具有高品质的审美格调,彰显出其高贵的审美品味。
刻漆贴金壁画在环境中具有强烈的“金色装饰”效应,金箔装饰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其质感强、抗氧化、不腐蚀,象征着富裕高贵,以奢华为理念的金色环境装饰从古至今备受人们青睐。在环境的装饰中有大面积利用金箔进行壁面装饰,也有以局部点缀装饰或借用金色饰品来装饰,刻漆贴金壁画以金色的美质置于环境中,可调节空间的氛围,让其生动起来。刻漆贴金壁画中的金箔色在表现过程中可对其进行色彩明度的调节,高艳丽的金色可使室内环境显得高贵轻松,低明度的金色则可使空间产生变化层次感,使环境显得更加柔和协调。刻漆贴金壁画中的金箔装饰效果还在于丰富的表面肌理和反光变化,在环境中将工艺材质和光线进行巧妙组合,更出色地发挥金箔的表现力,能达到流光溢彩般的审美效应。如图3,装置于扬州西湖山庄大堂的刻漆贴金壁画《东渡》,局部露出朱色底,大面积地贴以金箔装饰,顿使空间熠熠生辉、富气十足,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刻漆贴金壁画的题材内容与空间环境的相统一性也尤为重要,不同的空间环境有着与之相适应的题材内容,则能更好的发挥出壁画的功能。不同的题材内容应用于环境中,不仅给公众带来不同视觉的审美享受,也可益于社会风化,让社会大众既能得到一定的知识,又能愉悦心情。刻漆贴金壁画以其生动的题材内容与特殊的工艺结合表现所产生的各种装饰美,能使空间环境形成或庄重典雅、或光华富贵、或宁静清新、或艳丽活泼等不同的美境。在刻漆贴金壁画的内容表现中,常有以历史故事人物、神话传说、古建民宅为题材,使壁画具有“古风意蕴,丰韵洒脱”的古风朴素之美;也有以风景山水为题材,使壁画具有“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自然清新之美;还有以花鸟树木为题材,使壁画具有“铺锦列秀,雍容华贵”的端庄之美等。当题材内容、工艺表现与空间环境装饰有机融合,从而能在视觉整体上形成审美关联,可以生动形象地彰显出一个富有内涵和文化意义的空间环境。

结语
刻漆贴金壁画的表现将漆艺中最具美材特色的黑、朱、金色发挥到了极致,在空间环境装饰中有着独特的审美价值。随着建筑材料的不断更新,现代空间环境也不断注入了新内涵,那种拘泥于传统形式与题材内容的表现随之也为环境装饰带来许多局限。亟需突破传统,更好地与现代形式结合,追求在空间环境的装饰以及画面的审美意境上打破陈规,开拓出更为广阔的发展新思路。比如在刻漆贴金壁画的内容表现上,可以通过传统的工艺表现与现代构成手法相结合,表现出富有韵律、节奏和秩序美感的现代抽象壁画内容。在形式上可将刻漆贴金工艺与其他漆艺材料及工艺、现代装置和环境空间装饰结合,使壁画艺术形态得到创新变化,将古老而独特的工艺手段以更具特色的面貌进入现代建筑和环境空间。

注释:
[1] 转引自沈福文:《中国漆艺美术史》,人民美术出版社,北京,1992,第32、33 页。
[2] 王世襄:《髹饰录解说》,文物出版社, 北京,1998,第135 页。
[3] 张道一注译:《考工记注译》,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西安,2004,第7 页。图片来源:保彬等:《装饰艺术精品集》,中国轻工业出版社,北京,2002。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