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原平炕围画的美术形式与教化功能研究

  • Update:2014-09-02
  • 常晓君 太原师范学院设计系
  • 来源: 《装饰》杂志第6期
内容摘要
原平炕围画不仅具有绘画的形式,而且更重要的是承载着家庭教育的功能。它具有土生土长的原始气息和质朴的艺术风格。过去,当地每个家庭的孩子在幼年时期对外界最初的接触是通过炕围画开始的,而对客观世界中真、善、美的认识也是从炕围画展开的,可以说炕围画完成了孩子幼年初始教育的部分功能。* 本文为山西省哲学社会科学2012 年度规划课题资助项目。

 原平炕围画文化极具特色,是山西地方文化中一种地域性很强的艺术形式。据1985 年出土的原平镇班村宋代墓葬显示,当时已有炕围画的雏形出现,至清代,炕围画这一艺术形式已臻成熟。现存的炕围画大部分是20 世纪60 年代至80 年代中期的作品,那个时期原平因炕围画的广泛流行,甚至被称为“炕围画之乡”。山西悠久的历史文化及其思想观念意识也必然成为炕围画的深层内核。炕围画有着丰富的艺术表现力,艺术形式里积淀着丰富的神话、传说及图腾等文化意识形态,体现了人们对客观世界及主观世界的认识,不仅描绘了百姓对美好生活的期盼,同时也承接着传统文化中的精髓,它既富有新时代的风采,也展现了丰厚的历史资源。从出生到成长,从懵懂无知逐渐长大成人这个过程,炕围画可以说陪伴着孩子也见证了他人生的发展轨迹,其艺术形式对每一个在这个环境中成长的孩子有着深远的教化功能。这种功能意义有二。

1. 南京长江大桥


2. 明星


3. 颐和园三孔桥


4. 中秋果品


5. 红楼梦


6. 三英战吕布


7. 琴瑟和乐


8. 寿带蔷薇

一、艺术形式的时代性
炕围画的艺术形式主要构成是边道和画空两部分,一是对客观世界抽象而来的边道装饰图案,二是画空中具象的故事情节和现实场景、风景的直观描绘。对于炕围画边道的装饰性,笔者在《山西原平炕围画装饰艺术特点》[1] 中作了较详尽的描述,边道的装饰效果也经历了由简入繁,不断丰富、完善的过程。
其时代性痕迹主要体现在画空中的表现内容,画空炕围画的点睛之处也称“池子”,其造型有方形、圆形、菱形、扇形等,是炕围画中唯一一处有完整场景的空间。其中的表现内容不仅丰富,而且也是时代发展的一个缩影,它不但体现了特定地域人们的审美意识,而且也反映了特定地域的民间文化发展观念。纵观近代原平炕围画的取材内容及艺术形式, 我们可以看出社会历史文化的变化对炕围画内容的影响。在媒体不发达年代,炕围画表现的内容反映了社会发展过程中众多的时代信息。由于炕围画绘制在人与人交往的必要空间场所,同时也是人们乔迁新居时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在反映主人内心喜悦之情时,也促使炕围画的取材内容必然反映当时社会的最新信息,因此新居带来新气息的同时也为当时时代信息的传递和交流构建了一个交互平台。随着时代的发展,取材内容也不断改变,体现出明显的阶级性和时代感。新中国成立初期,炕围画制作者依据当时的劳动场景,绘制了《大生产》、《大丰收》、《勤劳致富》等绘画题材,反映国家建设的有《南京长江大桥》、《北京火车站》等。(图1)文革时期,身穿军装向群众挥手致意的伟大领袖,手臂上带着红卫兵袖章的接班人,高举大旗破“四旧”的“革命小将”登上了炕围;改革开放后,炕围子也跟着开放了,从老牛车、大谷穗、大玉米到粮仓、汽车、火车、飞机、火箭,形象愈加多样。( 图2)因此这时期炕围画不仅具有装饰功能,也充分反映出炕围画的社会性功能,在交通和信息不畅通的年代,那些特殊的画面把社会历史现象浓缩到尺幅之间,所体现的社会现象和时代发展成果成为当时每个观赏者内心的烙印。可以说这时期的炕围画是社会发展的一个信息窗口,通过它可以为观者打开通往外部世界的一扇门,同时也为居室中每一位家庭成员提供社会信息认知和教化的功能。它居室中的艺术受众者无形中产生一种意识引导,为观者了解当时社会政治、经济、文化提供了一种资源展示窗口。

二、艺术形式的教化功能
1. 教化功能的原始需求
从炕围画最初对墙体的防护功能发展到一个居家文化的展示窗口,这不仅是人类生存体验的发展,也是人类文明的进步。如画空中山水、风景画系列:画空内的山水画多为高山奇峰、飞瀑流泉、碧树烟云,以及由此变化而来的青山碧水、楼台亭阁、长桥曲栏、绿树白云构成的各种画面。有时在山水画完成之后,再配以诗句、题词等,如:“春江花月”、“风雨归舟”、“秋色潇寺”等,诗意与画面相互映衬,妙趣横生。风景画则多是各地名胜:北京的颐和园、北海的白塔、杭州的西湖、苏州的园林、桂林的山水、太湖的渔舟帆影,还有上海的杨浦大桥、深圳的高楼大厦、北京的三元立交桥和太原的迎泽大桥等。(图3)还有静物画系列:“灶画”是民间用来祭扫灶神的,渴望灶王爷能“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保护全家平安,不生灾难,绘以西瓜、月饼、糖瓜、水果等, 祭献灶神。( 图4)为家庭中孩子成长过程中提供了一种全面的认知基础。“审美活动是人与世界,主体和客体之间在当下直接性的情境中所展开的一种最具有本己性的精神交流与沟通,它既是主体得以能动地表现自己本质力量的一种独特方式,也是对象能如其所是地呈现自身的一种生动过程。”[2] 也就是说这种美术形式的发展反映了主体人对物质环境的原始刺激中逐渐转向对精神世界的追求,同时又把客观世界的知觉经验通过炕围画形式反映出来,这种原始需求在具备这样装饰效果的环境中得到一种心理的满足,也很好地存续了下来。在不断的生产活动中,人类知觉经验的不断积累逐渐使得这一艺术形式逐渐发展,形成一种在特定环境中较为成熟的审美活动,这样的审美活动无形中提高了人的认识能力,促进人的认识结构不断完善。

2. 对世人道德观念的教化
炕围画体现了社会的方方面面,有四季的更替、浪漫的爱情、生活的期望、做人的道理等,这些内容无形中化解和抚慰着人们饱受生存之累的心境, 同时也激发着人们对生活的热爱。其画空中的表现的内容可分为:①爱情系列:如“莺莺听琴”、“红楼梦”、“梁山伯与祝英台”等(图5)。②教育系列:如“孟母三迁”、“二十四孝”、“岳母刺字”等宣传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之类。③神话系列:如“嫦娥奔日”、“ 麻姑献寿” 等。④ 历史系列:如“桃园结义”、“三英战吕布”等( 图6)。⑤ 祈福类型:如在锅台画部分常出现的如娃娃坐莲花为“连生贵子” 等喜庆性、欣赏性的题材(图7)。通过此类象征性的内容,能给人知的启迪,情的感染,意的告诫,美的熏陶。⑥花鸟、动物系列:花鸟画是深受人们喜爱的画空内容,富有象征性,根据百年来约定俗成的民俗心理,表达出美好的寓意。如牡丹为富贵,菊花为隐逸,竹枝为节操喻为高风亮节之士, 梅为玉骨冰肌之佳人,麟是圣人的代表,龟是长寿的标志,鸾凤和鸣喻家庭和乐,羊羔跪乳、乌鸦反哺是教人孝顺父母,等等。在锅台画部分常出现表示吉祥喜庆的画面:锦鸡与花是“锦上添花”,猫与牡丹蝴蝶组合为“耄耋富贵”,鹿鹤相聚则是“六合同春”,松竹梅一处为“岁寒三友”,花瓶中插月季花则是“ 四季平安” 等。( 图8) 通过对典型情节及形象的刻画,让人在潜移默化中受到感染与熏陶。除了传统的内容外,还有歌颂党、领袖、社会主义和人民解放军的内容,如毛主席像等。
在画空中这类题材得以用现实的表现技法通过画面直接展示给世人,内容不仅表达了人们对幸福生活的向往与希冀, 也让观者直接从故事中了解和明白其题材内容的含义。作为一种文化的载体, 它承载着传统文化中仁、义、礼、智、信、忠、孝、悌、节、恕、勇、让等内容, 在宣扬道德观念的同时, 在家庭潜移默化的教育中通过炕围画这种形式植入孩子成长的意识中, 为孩子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提供了一种真、善、美的参考。当代生活元素进入炕围画的时候, 其艺术的教化不再是单一的古老的事物, 而是与时俱进的新鲜的、身边的事物, 这样在自身文化素质培养的同时也养成关注国家、关注社会发展的时代意识。“艺术为我们提供了某种形式的使用知识, 这种知识不仅能纯化我们的评估、判断和感知, 而且还能提高我们的其他心灵感受能力与技能。”[3]由此可以看出炕围画通过其自身的艺术形式不仅完成了文化信息积累,而且也通过这种信息的折射和反映完成了对接受者的教化功能。

3. 教化功能的美学价值
炕围画在表现手法上多种多样,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 其艺术形式必然受到正统国画艺术的影响,所以工笔重彩、水墨写意, 甚至木版年画等形式都出现在炕围画中,充满时代感,后又把月份牌、年画、装饰粉画等都引入炕围画的表现形式中, 西方写实性油画也进入了炕围画。这样的综合性拓宽了欣赏者的审美视域, 也对未知潜在的审美技能发展提供了一种可能的参考,“无论受众在鉴赏活动中享有怎样的自由, 一旦他选定了自己的欣赏对象, 他就必然会受到作品的规范和影响”。[4] 笔者幼年对绘画艺术的了解和兴趣直接来自自家的炕围画,天天面对炕围画所体现的内容及其艺术表现形式, 产生无限想象空间的同时也对未知产生强烈的探究欲望, 这种展示与接收之间的互动交流对长期的观者来说必然是一种深层的心理结构影响。
在边道的绘制上,引入了众多的装饰艺术形式, 真正变成了“ 多元并存”的综合艺术表现体。“一个民族的艺术意志在装饰艺术中得到了最纯真的表现。”[5] 由于边道的图案均来自自然的提取而形成一种抽象的艺术形式, 这样的艺术形式使观者对艺术的了解和认识出现新的角度, 这种审美观念的发展开启了一扇不同于现实主义艺术形式的大门。这样的装饰会使生活在这个区域环境中的观者对客观世界的认识得到一种意识上的升华和提高, 对自然物象的认识也不再局限在一种客观存在的层面上, 因此这样的装饰效果会在受众的内心对美的概念产生不同的、潜在的影响, 无形中是一种美感的升华。

4. 炕围画本体的民俗密码
“ 民俗造型在历史、现实的各种集体意识活动的约束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造型方法、结构形式, 也创立了与此相适应的选择判断的审美标准。” 炕围画通过不断的发展,把民众中审美的共同意志和统一的精神结构构建在炕围画艺术形式中, 作为居室环境中的独特的视觉艺术, 传递文化信息成为其存在的主导方式, 关于所有社会和自然界中存在的真、善、美的形象通过视觉形象依附在居室的墙体上, 观众直观其形态的存在信息编码, 其表象远远大于其出现的原始原因, 这种艺术形式不仅涵盖了艺人对生活的情感, 而且也是“ 艺术家一旦借助于媒介真正把情感表现出来, 这种新鲜而独特的观看世界的方式就会逐渐变成大众化的方式, 并被愈来愈多的人所理解, 最后便转变为传统的思考方式”。[ 6 ] 柏拉图指出,“这正是真正的认识所关心的存在:这是一种没有色彩, 没有形状和不可触摸的本质, 它只向理智这一心灵的引路人显示”。[ 7 ] 在炕围画中包含了祈福、求财、多子、平安、吉祥、安康等众多民俗文化信息,既是象征性的元素, 也有国人根本性的哲学观念, 其所包含的民俗秘密对规范人们行为、审美心理具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

结语
从本课题的研究可以看到,从传统的民间美术中我们可以了解到一种文化信息和图式信息, 这种信息会通过一种视觉语言影响到人的心理结构, 进而导致受众的审美结构的变化, 这也是本课题研究的一种延伸。
注释:
[1] 常晓君:“山西原平炕围画装饰艺术特点”,《装饰》,2013.3。
[2] 朱立元:《美学》,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2006,第99 页。
[3](英)舍勒肯斯:《美学与道德》, 王柯平、高艳萍、魏怡译, 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2009,第49 页。
[4] 同[2],第371 页。
[5](德)沃林格:《抽象与移情》,王才勇译,金城出版社, 北京,2010,第40 页。
[6](美)阿恩海姆:《视觉思维》, 滕守尧译,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2007,第10 页。
[7] 肖伟胜:《视觉文化与图像意识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第205 页。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