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高家崖建筑装饰砖石雕植物纹构成分析

  • Update:2014-10-20
  • 赵海燕
  • 来源: 《装饰》杂志第8期
内容摘要
王家大院地处山西省灵石县静升村,它的建筑格局独具特色,是融合四合院的院落形式和窑洞式的建筑样式于一体的清代北方民居院落建筑群。它的建筑雕刻分布广泛、样式纷繁,是民居建筑装饰中的精品之作。其中王家大院高家崖院落是王氏十七世孙王汝聪、王汝诚兄弟修建的住宅群,建于嘉庆元年至十六年(公元 1796-1811 年),有院落二十六座、房屋二百八十一间。其建筑装饰砖石雕的植物纹样类型丰富,具有一定的研究价值。
关键词 :高家崖建筑装饰、纹样构成、美学思想
一、高家崖建筑装饰砖石雕植物纹构成
 
按照传统的分类方法,高家崖建筑装饰砖石雕上的植物纹样可分为单独纹样、适合纹样、连续纹样三种。高家崖砖石雕中的植物单独纹样主要两种类型 :其一为果实类单独纹样 ;其二为折枝类单独纹样。高家崖建筑装饰砖石雕中的果实类单独纹样多是组合形式出现,例如佛手、桃、石榴、苹果的组合,寓意“多福、多寿、多男子、多平安”。代表作品为凝瑞居庭院中石雕窗台和门枕石上佛手、桃、石榴、苹果四个一组的雕刻(图 1),其构图形式均是对称式的,骨式为独立式,主体水果纹样均为三角形构图,沿中轴线左右基本对称,配置以相应的同形或同量的纹样,水果呈两前一后或一前两后放置在盘子上,形态简洁明确,寥寥数笔勾勒外轮廓,盘子不注重透视关系,空间关系通过物体大小和叠压关系来体现。它的结构规则平稳,富有浓厚的装饰意味。高家崖建筑装饰砖石雕中的折枝类单独纹样均为横向均衡式构图,骨式有折线和曲线两种。高家崖敦厚宅庭院中石墩上的植物折枝纹饰较具特色,题材是变形的牡丹和莲花 ( 图 2、3) ,两种植物纹样位于同一块石墩的两个侧面,它的纹样样式为对称式,其构图不受轴线制约,可自由地进行组织安排,表现出动态的同量不同形的纹样形式。
 
 
1. 佛手、桃、石榴、苹果(赵海燕绘)
 
2. 王家大院高家崖庭院石墩植物纹(赵海燕绘)
3. 王家大院高家崖庭院石墩植物纹(赵海燕绘)
 
两组植物纹样造型灵活多变,画面生动活泼,每幅图中都有一个 S 形蜷曲变形的枝干。这种蜷曲式的植物枝干是在唐盛行的卷草纹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整个纹饰婉约华美,随意不失严整,蜿蜒而有韵律。在 S 形折枝上,花朵成为视觉中心,树叶在其间穿插错落,观赏时视线随着曲线蜿蜒流动,上下移动,形成流畅的视觉动线。因其从写生中截取带有花头、枝叶的单枝牡丹、莲花作为素材,经过装饰化处理后保持生动写实的外形和生长动态的单位纹样,故其主题突出、形象舒展、风格多变,具有较强运动感。
 
高家崖建筑装饰砖石雕植物纹中的适合纹样分为角隅纹样、边饰纹样和填充纹样三种。高家崖院落角隅纹样的植物纹有多处,一般是出现在影壁壁心的四个岔角或矩形填充纹样的四角,共六种砖雕角隅纹样,分别位于高家崖影壁和看面墙上 ;五种石雕角隅纹样,分别位于凝瑞居庭院的墙基石上。其装饰题材包括 :忍冬、菊花、莲花、牡丹、石榴、忍冬与变形凤鸟组合纹等,全部为等边对称式构图。忍冬隅饰纹样包括束腰忍冬纹(图4)和卷草忍冬纹两类。其中束腰忍冬纹是比较典型的忍冬纹样,在三角形的中轴线左右对称,各有三个叶片和一个叶片相对排列,叶型较细、舒展自然、曲线流畅 ;卷草忍冬纹的造型统一,风格一致,其间有菊花纹装饰。(图 5)莲花隅饰纹样两种,其造型均为在三角形中轴线上一朵莲花居于视线主体位置,前者卷草纹环衬宝相花形的莲花周围,花瓣中部卷曲,整体圆润饱满 ;后者莲花和莲叶垂直分布,云纹围绕四周。牡丹隅饰纹样的主体由三朵团形牡丹纹构成,占据整个隅式纹 2/3 区域,枝叶卷曲变形环绕周围。石榴隅饰纹样中的石榴在整个纹饰中比例较小,主体纹饰为卷云纹。忍冬与变形凤鸟组合纹中,凤鸟在整体纹饰中占主体位置,尾部和忍冬纹结合呈卷草形态分布周围,纹饰繁复,层次感较强。高家崖建筑装饰砖石雕植物边饰纹样种类多样,其纹样组织上有线条边缘纹饰、连续边缘纹饰、对称边缘纹饰、平衡边缘纹饰等几种。位于敦厚宅庭院墙基石上的连续对称边缘纹饰较具特色,它是一组器物类石雕装饰的矩形边框,左右两侧为菊花和忍冬卷草结合的纹饰。
 
 
4. 王家大院高家崖看面墙岔角忍冬纹
5. 王家大院高家崖墙基石角隅纹
 
植物纹以曲线造型,上下两侧的纹饰是变形云雷纹和夔龙纹,以直线造型,整个边饰曲直对比,形成丰富的视觉变化。在高家崖建筑装饰中填充纹饰的构图有对称式和均衡式两种。对称式填充纹样多集中在石狮、抱鼓石的包袱角上,主体纹饰为缠枝莲花和牡丹花。例如位于敦厚宅庭院抱鼓石下锦巾角正中的变形牡丹纹,主体花卉醒目突出,两侧忍冬缠枝纹左右呼应。
 
均衡式填充纹样多集中在几何形的空间内。例如凝瑞居庭院门枕石上竹林石雕,竹子纹饰非完全对称布局,蝴蝶在画面左右一高一低取得视觉上的平衡,假山在画面底部大小错落、高低起伏。高家崖植物纹饰中的填充纹样外形多样,填充外形可归纳为几何形、自然形和人造形三种形式。几何形有正方形、长方形、圆形、椭圆形、半圆形、三角形、四边形 ;自然形有四瓣尖角花形、十二瓣圆角花形 ;人造形有异形和三种元宝形,共十三种。
 
高家崖建筑装饰砖石雕上的二方连续植物纹饰都集中在屋脊上,故都是水平式构图。高家崖建筑装饰砖石雕上的二方连续植物纹饰按纹样骨式分类可分为波纹式和倾斜式两种。本文考察高家崖院落二方连续纹样共十种,包括波纹式二方连续五种,全部是顺序排列 ;倾斜式按倾斜方向分为五种,均为无序排列方式。其植物纹样包括忍冬、菊花、莲花、牡丹等,其中一种以忍冬纹为主,四种以菊花和莲花为主配以忍冬卷草,五种以牡丹为主配以忍冬卷草纹样。其中以牡丹为主配以忍冬卷草的二方连续纹是高家崖建筑装饰砖雕中的精品,其主体纹饰居于单位骨骼的中心,中间有波纹状的蔓草藤联系,这五组牡丹纹雕刻成高浮雕,更加醒目突出,从而在视觉上弱化了波纹状的蔓草藤。在单元骨骼的排列上有的比较混乱,没有秩序感,可能是在后期翻修的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图 6)高家崖建筑装饰砖石雕中的四方连续植物纹样(图 7)节奏均匀、韵律统一、整体感强。按其样式分类共六种,全部是几何连缀式四方连续纹样。以下按其骨骼、单位纹类型进行分析。首先看其骨骼类型,在这六种四方连续植物纹样中有三种骨骼为菱形,两种骨骼为竖构图矩形,一种骨骼为正方形。其中长方形骨骼一种长宽比例接近,形近似于正方形,还有一种由两个近似单位纹纵向组成长方形单位骨骼。整体来看其骨骼形式较单一。再来看单位纹样式,第一个四方连续纹样的单位纹为菱形,中心四瓣花,花瓣大小相同,外部装饰有四角向内凹的四边形,构成重叠式四方连续,底纹与浮纹环环相套,是四方连续纹饰中比较复杂的一种 ;第二个四方连续纹样的单位纹为长方形,中心为六瓣花朵造型,花瓣大小相同,花瓣外部装饰有六边形,适合在花瓣周围,四角分别装饰 1/4个菱形,连缀构成六边形和四边形重复的四方连续纹饰 ;第三个四方连续纹样的单位纹为正方形,中心为八瓣花朵造型,花瓣大小相同,外部装饰八边形,适合于花瓣周围、四角装饰1/4 菱形,连缀构成八边形和四边形重复的四方连续纹饰 ;第四个四方连续纹样的单位纹为菱形,中心装饰四瓣花朵造型,花瓣两大两小,外部装饰八瓣花形和四个半圆,连缀构成四方连续纹饰 ;第五个四方连续纹样的单位纹为正方形,中心花式三种,包括宝相式、云头式和叶式的六瓣花朵造型,边框为重复的六边形,阶梯连缀构成四方连续纹饰,是六种纹饰中视觉效果最富丽堂皇的一个 ;第六个四方连续纹样的单位纹为长方形,中心四瓣花朵造型,花瓣大小相同,外部装饰圆环,圆环环环相套,连缀构成四方连续纹饰。整体来看,其单位纹外框形状都比较简单,包括四边形、六边形、八边形、圆形等。外框的粗细也有一定变化,有的以线为主、有的较粗、有的添加简单装饰,如四边形和六边形角向内凹成一定弧度的装饰,视觉效果更加丰富,使用这种手法的连续纹看上去更加华丽 ;外框在正负黑白上可以反复变化,根据画面需求呈正形和负形变化。从单位纹花形来看,高家崖院落四方连续纹中的植物纹共计九种造型。花朵片数有四瓣、六瓣、八瓣三种 ;花朵外形均呈平面俯视造型,放射状分布,有直线和旋转两种;花蕊有点形、圆环形、放射线形等 ;花瓣的叶尖有尖圆之分,叶片有宽窄之分,宽叶片给人饱满、圆润之感,窄叶片给人利落、清爽之感;花朵装饰有绶带形、云头形、卷瓣莲等造型,均是具有吉祥寓意的图案形态。
 
 
6. 王家大院高家崖屋脊牡丹纹
7. 王家大院高家崖石雕窗台植物纹(赵海燕绘)
 
8.敦厚宅墙基石纹样琴、棋、书、画(赵海燕绘)
 
二、高家崖建筑装饰砖石雕植物纹的美学思想
 
高家崖砖石雕建筑装饰纹样不是单纯的观赏纹样,它是礼制观念的产物,背后有着深刻的美学思想渊源。“影响中国古代建筑设计和建筑装饰的除了一般的因素外,还有两种由于中国古代的思想条件而产生的特殊因素,这就是‘礼制’和‘玄学’。它们支配着建筑的计划和内容、形状和图案,在建筑史上是无法忽略它们的存在的”。[1] 在礼制影响下,高家崖的“家”不再是单纯的居住空间,其中蕴涵的各种社会功能已使其成为一个缩小的“国”。“民居最最宝贵之处并不在于它的表象层次甚至结构层次,而在于其背后的精神层次——即整体思维的思想方法和综合功能的价值处 ”。[2]
 
王家大院的建筑在其搭建第一块砖瓦和木头的同时,便把这种深入骨髓的礼制体现出来,从建筑的尺度和规模、房屋的高低、开间的大小、色彩的应用,再到建筑构件的装饰等,均遵循其规范,起到“定亲疏,决嫌疑,别同异,明是非”的作用。其建筑装饰砖石雕上的纹样在题材选择上受儒家礼制的约束,构图应用上受“中和”思想的限制,造型表现上受“奇者为阳”的束缚,体现了清代北方士阶级的审美趣味和喜好,具有明显的教化功能。
 
“‘礼’曾是中国人生活最深刻的范式。在‘礼’的规定下,物的体系得以形成,造物之人各尽其职,所造之物各就其位。情与理、本体与现象、直觉与逻辑、观念与制度的多元统一,本就是中国思辨的特质”。[3] 高家崖王氏兄弟的家宅各院厅堂及居室内甚至是建筑上的“三雕”装饰,均依照“尊卑分等,贵贱分级,上下有序,长幼有伦,内外有别”的封建礼制格局修建。其砖石雕纹样在题材选择上明显受到儒家礼制的影响,其中孝子贤孙、夫妻顺和题材的砖石雕随处可见。如凝瑞居内院墙基石雕刻的“一堂和气”纹样等,通过描绘婆媳、父子、儿孙之间的和谐关系,体现中国传统的儒家礼制思想。
 
中和,“中”即中正,“和”即合作与和谐。即从人的生理和心理需要出发,使人的精神达到一种中正平和状态。然后将这个范畴推及自然、伦理、政治和人格修养的方方面面。故而有了人的身心平和,才有伦理上的君臣父子,长幼尊卑的道德秩序。这一思想体现在美学的范畴即形制的规范、构图的均衡、纹饰的饱满等。高家崖建筑装饰砖石雕纹样在构图上均以对称式或均衡式构图为主,体现了一种中正饱满的艺术形态特征。高家崖凝瑞居内院柱础石“锦巾”上的牡丹纹雕刻,其对称、饱满的构图形式,正是贴合古代中国中和思想的结果。
 
高家崖建筑装饰中的植物纹饰中出现的花瓣和树叶大多数是按照奇数原则设定的,如花朵数量最常出现的是三朵、五朵、七朵或九朵,树叶最常出现的数字也是三片、五片、七片、九片、十一片、十三片。这一现象即“奇者为阳,偶者为阴”的数理现象。
 
如商周时期的青铜礼器规定“天子九鼎,诸侯七,大夫五,士三”。在古代建筑中也常运用这一原则,如房屋间数、斗拱数量、额枋数量等。王家祖上虽然最初是以卖豆腐起家的,但人丁逐渐兴旺之后,其子弟渐渐开始读书入仕 ,最终“以商贾兴,以官宦显”,王氏子孙在修建自己的家宅时同样会考虑“奇者为阳”这一宇宙运行的法则,希望自己的子孙从此一直兴旺发达,长乐无极。
 
传统建筑砖石雕作为一种装饰手段,除它的装饰功能外,其所负担的的教化功能尤其重要。例如凝瑞居内院墙基石《唐夫人乳姑奉亲》描绘的是二十孝里的故事,唐夫人自己的孩子饿得在一旁痛哭,她选择了孝道为先,用自己的乳汁喂养年老体弱不能进食的婆婆。画面中的植物纹饰有牡丹、海棠和玉兰花,象征一堂富贵。
 
总的说来,高家崖砖石雕从现实出发,通过具有隐喻和象征意义的历史、神话故事直接影响人的行为规范。
 
高家崖建筑装饰砖石雕植物纹以其吉祥寓意的外衣,体现着儒家传统孝道、仁义等思想,具有明确的教化目的和功能,是中国传统儒家思想在建筑装饰中的直接表现。其砖石雕中的植物纹样构成形式多样,几乎涵盖了传统纹饰的所有构成类型,其样式丰富、表现手法独特,具有很高的观赏价值,对研究传统纹样的类型及其在现当代环境艺术设计中的应用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注释 :
[1] 刘志平:《中国建筑类型和结构》,建筑工程出 版 社, 北 京,1957,第 39 页。
[2] 单德启:“乡土民居和‘野性思维’──关于《中国民居》学术研究的思考”,《建筑学报》,1995.3。
[3] 熊嫕:《器以藏礼——中国设计制度研究》, 中央美术学院2007 年博士 学 位 论 文,2007, 第103 页。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