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圈内十年——从三个事务所的三个房子说起(三)

  • Update:2010-03-23
  • 朱涛
  • 来源: 博客

都市实践——大芬美术馆

圈内十年(三)

        在城市设计层面上,都市实践十年来的创作令人敬仰赞叹。他们勇于担当空间知识分子、技术专家和艺术家的多重角色,积极地参与很多大型城市项目的调研和策划工作。他们设计的一大批公共项目包括公共空间,其中很多已成为城市引以自豪的地标和市民流连忘返的好去处。如果说中国大部分建筑师在商品化大潮下沦为开发商意志驱动下的画图机器,都市实践是少有的能一贯坚持城市文化理想和空间实践批判性,努力在政府、开发商和公众利益之间斡旋的事务所。

        在建筑设计层面上,驱动都市实践创作的动力绝少源于建筑形式内在的生成法则和控制力,而大多来自建筑师对外部都市环境的感知。都市实践依赖于自外向内 “编织”建筑——他们总是从对紊乱而富于生机的都市生活的观察和赞颂入手,以基地周边的环境素材为线索,向基地内部进行“故事性”的空间编织。在编织过程中,当他们发现迫切需要一种明确的形式策略时,他们会折衷性地借鉴一些当代西方建筑界的通行形式手法——最终将各种线索编织成建筑。也许不是纯巧合,前面论及的玉山石柴和鹿野苑都座落在中国乡村,而都市实践的兴趣点则一直在大都市。没有比“URBANUS都市实践”更适合他们的名称了——将都市思考结晶,或将都市故事空间化,是该事务所十年来众多产品的核心追求,其中2007年落成的大芬美术馆可作为一个典型案例。[1]

        该项目本身无疑充满故事性。大芬村是深圳龙岗区一个城中村。号称“中国油画第一村”的它,是一个完全无视传统艺术伦理,(才可)在粗放型产业上轻装上阵,靠大批仿制油画作品,行销全球,年产值达数亿元的村落。近来它得到政府的关怀,不单被列为“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还要被进一步扶持“原创性”艺术创作,以期能将“低俗”、但生猛的产业与高雅、正统的艺术挂钩——大芬美术馆肩负着这个使命。这是一个矛盾:大芬村文化本是假画文化,但却是一种本真、率直、毫无隐讳的假。而现在却要修一个高级美术馆,去正儿八经地供奉“真”艺术,这将是对大芬村文化的体制化地扶持还是伤害?

          建筑师敏锐地意识到这个矛盾,并以这个矛盾为中心线索开始编织空间故事,试图让建筑最终能够抗衡和包容这个矛盾。在功能和空间配置上,建筑师追求混合性;在与周边环境的关系上,建筑师尽力争取多种连接——这两方面措施都可被宽泛地理解为一种对“城市性”的追求。简言之,建筑师想以“城市性”来对抗美术馆体制化或自我封闭的趋势。

          就我的观察,在展开设计操作时,建筑师并没有设置一个内在的强有力的形式生成规则——譬如类似玉山石柴的抽象格网和框架填充体系,或鹿野苑的服务-被服务空间分类以及空间体量雕刻法则,而是提供了一个宽泛、中性、类似柯布西耶的Domino的开放框架,尤其接近柯布在“四种构图”中的第三种构图对Domino的再阐释—— 一个开放的多层框架,其各层平面可根据不同情况分别填充不同功能和空间。(图19-1)

圈内十年(三)
图19-1. 柯布西耶“4种构图”中的第3、4种构图图解。

1 2 3 4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