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视觉魔幻大师——田名网敬一

  • Update:2010-06-01
  • 陈绍华
  • 来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4473a80100i26u.ht






 


       视觉艺术大师田名網敬一是日本60年代波普艺术与前卫艺术的开拓者,他原创性的视觉风格、独特的用色和混合了梦境与记忆的迷幻式图像,对观看的人产生了巨大的冲击与震撼。人称“视觉的魔术师”的他游走于混沌奇想的意识世界中,捕捉脑中闪现的幻觉和记忆,用各种形式拼贴、转化、重复,混杂映射出心理奇幻的视觉图像。有别于西方“超合理主义”的思维,田名網敬一试图探寻非日常的种种心灵幻像,他所描绘的不是美好真实的世界,而是被一种莫名竭力扭曲的认知体验。

       今年4月10日至5月7日,陈绍华设计公司主办的“游走•混沌界----异想空间的世外桃源”展,将会在深圳华·美术馆举办,以此开启全国巡展的序幕,这将是一场华丽的视觉盛宴,定会给每个艺术饕客留下长时间的深刻印象。


战火映射的童年时代

       1936年,田名網敬一出生于东京一家西服衣料批发商之家。1945年,9岁的田名網经历了二战的东京大空袭。那时候祖父饲养的金鱼的磷光在爆炸中胡乱地反射,那恐怖的体验在田名網的脑海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金鱼和闪光也成为后来田名網作品的主要元素之一。幼年时期的田名網,对绘画有着浓厚的兴趣,中学的时候,他师从战后日本著名漫画家原一司先生,立志要成为一名漫画家。原一司先生离世后,年少的田名網又非常崇拜当时插画界的活跃人物小松崎茂和山川惣治,憧憬能成为那样的插画家。可是当时的日本对艺术家有着很强的偏见,父母强烈反对田名網的愿望:“如果学美术的话,将来何以谋生,学设计的话,将来的就业前景还可能会比较乐观。”在父母这样的想法之下,勉强同意田名網去武藏野美术大学学习设计专业,他们认为只有把艺术和商业结合起来,才是最好的出路。


叛逆与激情的少年时光

       1942年随家迁居到目黑区的田名網,在幼儿园等待家人来接回家的那段时间里,经常在那个叫目黑雅叙园的地方玩。作为日本首个综合性的婚宴礼堂,那里镶嵌着精致的浮雕,绘着美人画和游乐图的大柱子由天井直上而下的耸立着,过于奢侈豪华,被称作“昭和的龙宫城”,使得平民百姓对它充满了憧憬。不过,幼年的田名網却禁不住艺术的诱惑,还是悄悄溜进了那个被幼儿园的老师叮嘱不能去“那个妖精出没的地方”。

       在幼年时期的家中微暗的收藏室中,保管着出征战场的叔父的收藏。他打破母亲的“不得入内”的戒规,屏住呼吸溜进了收藏室,寻找那早已使他迷了心窍的东西,那是被收藏在抽屉里的厚厚一叠的美术明信片。上面画着在纳粹旗前激情演说的希特勒、和近卫队青年谈笑的希特勒、拿着纳粹旗的希特勒青年团的少年,还有很多杂乱的纳粹明信片,混杂着人工添加颜色的性感女明星照片和猥亵的裸体照。

       在微弱的灯光下,他一边强压着蠢蠢欲动的念头,一边小心翼翼地留意着隔壁屋外的动静,继续目不转睛地陶醉于那些神秘的图案——经过数十年的空白,被忘却了的战争的记忆在开始复苏的时候,他知道了性的来历。

       在他的作品里一定有女性的肢体分布着,要追溯到源头,为何从开始就以女性的身体为主题,为何是乳房和大腿这种让人淫靡连想的诱惑,这个谜团起源,想必是在那偷看瞬间就露出了这些念头的端倪。


花花公子的首位美术总监

       他的才能在学生时代已广为人知,在大学二年级(1958年)的时候,就已获得当时对设计师来说是最高奖项之一的“日宣美特选”奖。大学毕业后,田名網就职于日本著名广告公司博报堂,但由于他的个人工作太多,所以不到一年就辞去了博报堂的工作。

       后来他到了纽约,田名網接触到美国式繁华文化下大胆前卫、色彩斑澜的安迪沃霍尔的作品,他感到这种崭新的艺术形式将衍生及设计领域。回国后,他便创作了以好莱坞女演员为原形的表现情、色、性、爱的系列作品,成为以日本人的眼光反映以纽约为代表的美国文化的重要作品。1975年,接受邀请出任《PLAY BOY 花花公子》(日本版)刊物的第一任艺术总监,为了访问该刊物的总部,田名網再次来到了纽约。在《PLAY BOY 花花公子》美国总部的安排下拜访了安迪沃霍尔的工作室。平面之外,田名網还在实验创作映像及动画作品,他的作品在75年76年的德国国际电影节、76年的纽约电影节,以及76年加拿大的“渥太华国际动画节”中,被邀请上映,并获得国际上相当高的艺术评价。1976年,田名網敬一还在东京的西村画廊举行了展览会,但由于太过于前卫,个展的第一天就因为警察的调查而被中止。





向往和平的素食主义者

       在《小红帽》等的童话故事里,关于童年的创伤与偷看成年人世界的事,有着很大的关系。就是说窥视了性的秘密或暴虐行为的场景,偷看行为与罪恶感相交织,对少年人格的形成有着莫大的影响。

       在离田名網初中学校不远的地方,是国立传染病研究所。悄悄潜入研究所里的少年田名網,入迷地头看着一个铺着白色瓷砖的房间,身着白色工作服的人员牵来一头牛,直接用利器击碎了牛的脑壳,在牛绝命的同时,他们用锐利的刀刃将牛解体,这就是对感染上传染病的实验动物的处置。

       田名網看不出来他们对这样处置的动物有半点悔意,紧接着发生的事更是令他目瞪口呆,他们竟然将牛背上的肉,薄薄地片下来,并开始生吃牛肉!“难道也吃婴儿肉吗?”少年的心里一闪而过这怪异的念头,真是令人战栗的暴虐的进食场景。由于场景太过于触目惊心,自此之后,田名網变得无法进食一切的肉类。




探寻文化的根源之旅

       虽然在沉浸在着黄金时期美国的波普艺术的兴奋中,但田名網确信自己所寻求的视觉魅力是作为日本人在特殊成长环境所刻留在内心深处的东西。自那以后,田名網就将发现到的一切能勾起他兴趣的东西与自己儿时的记忆之间的相关联的东西收集起来。

       1980年田名網去了中国,此次之旅最大的收获是观赏了松鹤图、波涛金龟图、蓬莱仙山的日出、明月寿星图等中国传统艺术,他沉浸在这些寓意招福的图像的兴奋中不能自拔。曾经在经营和服布料批发的父母家里的天棚低下,有着堆积如山的商标,那些色彩鲜明的吉祥物刺绣,飞龙、极乐鸟、沙漠骆驼图等都曾是田名網小时候爱不释手的玩具。那些以吉祥物为主题的,红、绿、金、银等的强对比的“俗”色面构成,其实是以中国为首广为东亚地区甚行,传达着民间信仰的一种表现方式。

       左右对称的构图,支配画面的放射状的线条,明月、波涛、金鱼……田名網想尽最大限度地勾勒出这些潜藏于内心的图像,构筑极乐的世界观。运用古今东西的吉祥物图像,探寻自己的“世外桃源之旅”从此开始。


濒临死亡的生命体验

       1981年,当时45岁的田名網罹患胸膜炎,在住院期间,他的脑海中不时地出现了各种幻觉,生命经历了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正是这些经历,使田名網敬一在80、90年代中创作了许多以“生与死”为主题的作品。后来经常出现在田名網作品里的松树造型也是以患病中出现的幻觉为基本的印象而创作出来的,还有以仙鹤、大象等生物和裸体女性等为中心的主题都是那个时期作品的重要特点。


游走·混沌界----幻觉与记忆的“世外桃源”

       1999年,以田名網60年代作品为主题的展览会在360℃美术馆举办。这个展览会得到了宇川直宏等1960年后出生的新生代文化领军人物的广泛赞扬。田名網敬一的作品再次在年轻人中兴起了新一轮的波澜,受到了更为广泛的支持。2005年又重新开始在美术刊物上发表田名網敬一的新作品,金鱼和光线、旋转的松树造型、奇异的建筑造型及少女胴体等来自于记忆和梦幻世界的元素,展现在平面、立体、映像、家具等各式各样的媒体之上,在社会各界引起轰动。七十三岁高龄的田名網敬一长期活跃于日本视觉艺术与流行文化界,他的作品风格超越时空,以性感、迷幻及色彩丰富见称,紧随时代脉搏,始终保持旺盛的激情与活力,引领日本现代波普文化,在年轻一代中保持着非凡之魅力。

       本次展览作为田名網敬一在中国的第一次大型个展,作品涵盖平面、立体、时装、玩偶以及试验影像,全面立体的展示他五十年来的创作精华。开幕式当天,日本波普艺术大师田名网敬一将在华·美术馆与众多听众分享他多年来的创作经验。

       在展览过程中,日本驻深圳团体及深圳设计界精英会举行小范围聚会,探讨插画艺术;并邀请插画艺术大师田名網来深圳参加展览开幕酒会,发表关于他的《田名网主义进化论》演讲,他将在其演讲中亲自示范绘画过程,分析并展示他的作品,将其多年来在艺术界的经验、设计方法论、及他对艺术的理解分享给大家。例如:如何让作品更加生动形象,如何通过细节吸引观众的目光,如何突破创作的瓶颈……田名网敬一会以他特有的幽默和机智让整个演讲异常精彩、生动;举办田名網敬一与中国著名设计大师交流论坛,与展览活动现场参观人群进行对话、互动交流,并有丰富多彩的现场活动;我们还将邀请中国活跃在一线的陈绍华、毕学锋、王粤飞、韩家英、张达利等知名设计师进行演讲和研讨,与田名網敬一共同创作,进行《视觉碰撞—我眼中的田名網主义》海报创作。


田名网敬一画册(序)

        给田名网敬一先生的画册写序我是没资格的。因我对先生及其作品都比较陌生,只记得很久以前在某个画册上见过他的几件作品,印象深刻,但由于不识洋文,作者是何许人也,无法求证。此次,如果不是留日归来的宋博渊先生的积极举荐,也许我永远不会知道先生的名字,真是惭愧。

        不知其他设计师是否与我同样孤陋寡闻,但据我印象,在业内同行日常所关注的资料中,确实鲜有此类插画书籍。正所谓“鸡狗相邻老死不相往来”,这是国内学界的通病,况且插图原本也是平面设计门类里一个重要类别。由此可见,在我们的习惯意识里有多少沟沟坎坎的自我封闭,或许,这也是国内设计匮乏想象力的原故之一吧。

        最近在一次深圳设计师聚会中,有人问到加入平面协会条件的问题,我特别强调了设计师的个人风格问题,这些年来,我愈发觉得国内设计师风格趋同化,看展览看画册,很难区别谁是谁的作品,这不是个好现象。但是,如何能够做到使每个设计师都有自己明确的主张和鲜明的个人风貌,这里最重要的成因是什么,近来,我是总在思考这个问题。

       拜读了田名网敬一先生的作品及传奇经历后,令我多有感悟。

       我想,至少有二条:一是始终如一地固守自我的真实感受,哪怕是自己的梦境;二是面向各种潮流与文化形态,不拒不移,唯我独享,唯我所用。前者为体,后者为用,二者经纬不紊,故木之参天,一帜独树,其果累累而不失其本。

      当然,田名网敬一先生极其作品不仅仅是个性化的价值。看他的画,让我有种无法用语言文字描述的困惑。那是令人梦幻迷离犹如飘浮混沌世界之境;那些似乎信手拈来奇异形态如魔术般地玩儿弄于鼓掌之间的眼花缭乱;那些跃动闪烁的光与色业已跨越了普通艺人在调色板前的艰难抉择……。

       这一切,都像迷一样地令人着迷,这迷,如同接驳了我们从未贯通过的一束感受另类之美的神经。

       此书的出版,或许,有助于打开中国设计师艺术家创意思维之谜,但愿吧。

                                                                                                                 陈绍华  2010年春 于深圳

 

扩展阅读:

钟和晏:“混沌的异想世界” ,《三联生活周刊》,2010.5.26。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