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人人都做钢铁侠:微工厂带来的设计民主

  • Update:2010-07-04
  • 朱步冲
  • 来源: 三联生活周刊 原文名为《微工厂时代,人人都是托尼·史塔克》

        
        在未来预测者眼里,这些无聊玩家出于兴趣引发的微澜,无疑是一场全新工业革命的先声。加拿大著名独立记者、科幻小说作家、解放知识产权运动的积极倡导者科瑞·多克特洛(Cory Doctorow),在最新著作《制造者》中说,通用汽车、通用电气这样的名字将在即将到来的第四波工业革命中变成遭遇冰期的恐龙,而云计算和技术共享将造就无数个创新实验室类型的小企业。

        《钢铁侠2》的上映,不仅让小罗伯特·唐尼重新回到了好莱坞的聚光灯下,也使科罗拉多州P90X体能训练课程教练兼独立电影制作人安东尼·李一炮而红。4月26日的洛杉矶,以一身自制钢铁侠盔甲为行头的李出现在电影首映式上,这段视频一被好事者放到YouTube上,就迅速达到了150万的点击率,而他随后制作的钢铁侠搭档“战争机器”的模拟盔甲,在e-Bay上的拍卖价也飙升到了2.5万美元。

        “这不仅是一套用来参加动漫展览Cosplay的行头,而是货真价实、功能齐全的仿制品。”李在接受采访中告诉本刊记者,他和大学同学内森·特鲁西略足足花费了3个月,才完成了这个宝贝。它拥有聚氨酯制作的加固防撞外壳、自动升降面罩,甚至肩部的仿真加特林多管机枪。“最初,我们手头只有一部电影预告片和一个4英尺高的钢铁侠玩具人偶,许多细节都是根据想象和推测,以及来自互联网的一些概念设计图纸。”李告诉本刊记者,他首先制造出了头盔和甲片的黏土模具,最后用合成树脂浇铸,通过1500个铆钉和垫圈固定在一起。一台小型伺服马达负责头盔眼罩的升降,另一台电动马达则安装在腰部,用以驱动模型机关枪,两台马达的开关按钮位于盔甲手掌部分的中心,在背部,李安装了一块内置电池,为两台马达、眼部LED显示屏以及胸部模拟电弧反应堆提供动力。

        李告诉本刊记者,他和特鲁西略计划穿着他们的宝贝参加6月份在加州阿纳海姆举办的全美动漫展会。届时他们的对手可能大有人在,原因就源于展会的赞助商——在线外包设计网站Shapeways。它允许每个注册用户直接上传自己的设计,或利用在线3D设计软件决定自己的产品外形、尺寸、材质,Shapeways则按照客户的要求利用3D打印设备在规定日期内完成从制造、包装到发货等一系列过程,以及负责为客户搭建一个寻找潜在购买者的平台。“我们的目的不仅是为动漫爱好者定制自己的Cosplay行头。”网站创始人彼得·魏特曼绍尔森在接受采访中告诉我们,“想想看,每个热衷于制造点儿什么的家伙等于拥有了自己的生产线,以及一家销售自己创意产品的在线商店。”在Shapeways的在线产品展示中,就囊括了珠宝、工程构件、玩具、家庭装饰、建筑模型等多个种类。

        在敏锐的未来预测者眼里,这些无聊玩家出于兴趣引发的微澜,无疑是一场全新工业革命的先声。加拿大著名独立记者、科幻小说作家、解放知识产权运动的积极倡导者科瑞·多克特洛(Cory Doctorow),在最新著作《制造者》中争辩说,通用汽车、通用电气这样的名字将在即将到来的第四波工业革命中变成遭遇冰期的恐龙,而云计算和技术共享将造就无数个创新实验室类型的小企业。

        在多克特洛看来,这场革命的推力有二——“众包”模式与微工厂,它们都是互联网时代技术进步和市场碎化的产物。众所周知,最早将“众包”概念付诸实施的,是1958年成立,曾催生了GPS、互联网、隐形飞行器等革命性发明的美国国防部“先进防御计划研究小组”(DARPA)。这个只有140个顶尖科技管理人员,每年却有大约20亿美元预算的高端技术研发单位没有传统政府的等级科层设置,每个项目官员都有非常大的自主权去识别和资助本人所负责领域内的相关技术项目。为了快速实现突破,每个项目都被详细“拆解”为数个具体课题,然后外包给由高校专家和科研人员组成的研究小组,一旦攻关成功,技术达到成熟阶段,即移交与美国军方或者商业制造企业。“全球经济模式的剧烈变革,迫使我们必须用更少的资源完成更多的工作。”全球首家基于众包的工业创意设计公司Victors & Spoils的创始者、著名商业评论家约翰·温莎在接受采访中告诉本刊记者,“众包彻底打破了传统制造企业与设计部门之间的单线关系,而将其与互联网全球化社区融为一体,所以,对于不断细化其目标消费群的供应链来说,一个车库工厂和索尼同样重要。”

        确实,在这个体验经济时代,更多的消费者倾向于“参与”产品研发,同样,更加细分的市场和捉摸不定的消费趋势也迫使企业根据这种参与做自我修正,诸如星巴克的在线论坛mystarbucksidea.com上线14个月后,就收到了来自全球超过1.7万条消费者的建议。位于西雅图,由乐高爱好者威尔·查普曼一手建立,最终成为乐高正式合作伙伴的BrickArms公司,就是一个众包创意单位实现对生产企业“自下而上式影响”的生动例子:从Halo3中稀奇古怪的激光枪和未来战士,到“二战”美军82空降师士兵——BrickArms产品的目的只有一个,为了满足那些自己搭建更酷、更成人风格积木场景的乐高玩家。

        相对于位于比隆德的乐高研发总部繁育的产品开发过程,查普曼表示自己开发一套新积木只需要几周:他在笔记本电脑上直接运行3D设计软件SolidWorks,将物件原型转换为积木构造,再用小型数控雕刻机切割出无数铝制模具,最终用手工倒进合成树脂,寥寥几天后,全新的自制乐高积木玩具就宣告问世。BrickArms产品在玩家心目中地位之高,以至于查普曼在2009年彻底告别了他那份软件工程师的工作。

       与“众包”模式实现的创意设计民主化相对应的,是“微工厂”代表的生产制造普及化。开放源代码行动,和技术生产设备成本的持续下跌,打破了以往车库DIY狂热分子所遭遇的最大瓶颈。在波士顿郊区库里治角市,月薪1175美元的苹果电脑技术维修工查特·巴拉福德仅用了两周时间,就将《钢铁侠》中托尼·史塔克身边的人工智能生活兼技术研发助手“贾维斯”变成了现实,并引起了索尼和惠普的购买专利意向。

        “当我看到贾维斯出场时,我想,哇,这个玩意儿太酷了,可要是坐等它在现实中变成一件消费电子产品,恐怕得等到我80岁的时候。”巴拉福德在接受采访中告诉本刊记者,“不过利用手头材料做一个,倒是件令人兴奋值得尝试的举动,也许最终结果不会令人满意,但谁在乎呢?”

        巴拉福德首先利用AppleScript软件编写了核心程序,然后花费了区区700美元,购买了一台二手Mac Mini电脑,以及一套X10家庭自动化网络控制器、RFID无线射频读码设备和无线麦克风。这套“山寨贾维斯”在每天清晨可以为主人提供叫醒服务以及每天的天气预报,自动展示新闻速览和网络离线通讯记录、在线购物清单,并可以对主人的语音指令做出回应。

        很明显,与克里斯·安德森的预测一样,这场生产民主化运动已经从IT人工智能领域蔓延到了实体制造业。今年5月,纽约布鲁克林的电子工程技师布里·派蒂斯和同事研制出了第一台开放源代码三维打印机MakerBot,更妙的是,它的价格被控制在1000美元左右,而在5年前,由惠普、Z-corp等电子巨头推出的同样配置的设备价格高达1.2万美元以上。如果对这个价格你仍然感觉囊中羞涩,没问题,TechShop会提供更廉价的解决方案。只要缴纳每月100美元的会费,这家一年前诞生于加州的大型DIY车间租赁连锁店就允许每个车库动手狂在其提供的车间中使用千斤顶、小型机床、低温焊接、乙烯切割乃至计算机自动化控制和CCD设备。在TechShop位于加州门罗公园市的一家分店中,包括参加谷歌环保汽车X大奖竞赛的“Zap之队”在内,平均每天有50个不同的技术生产小组租用这些被格栅隔开的小型DIY车间,制造各种形形色色的小玩意儿。

        所有这些因素加在一起,最终会造就什么样的结果?看看马萨诸塞州维尔海姆的Local Motors这家首家投入批量生产的开放源代码汽车制造公司吧。它夸耀说自己能在18个月内,完成一款新车从设计原图到投入市场的整个流程。今年6月,它的首款产品,售价5万美元的Rally Fighter即将上市,生产任务完全由一家组件汽车公司Five Racing完成,既解决了组件汽车制造商长期陷于知识产权官司的难题,Local Motors也不用靡费巨资建立生产流水线。在Rally Fighter的设计过程中,大约有500名工业设计和汽车爱好者通过Local Motors的网站贡献了自己的意见和灵感,最终设计方案来自帕萨迪纳艺术设计学院的一名30岁的韩国留学生。“既然只有不到30%的汽车工业专业学生能够在跨国汽车大公司里谋得职位,那为什么不利用这个近乎免费的人力池,引发一场汽车制造的革命?”公司创始人杰·罗杰斯如是说。(原文网址 http://www.lifeweek.com.cn/2010-06-21/0000428821.shtml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