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妹岛和世:探索新的建筑语言

  • Update:2010-09-01
  • 原作者:海伦-英昌(Helen Young Chang)
  • 来源: 333cn.com

        2010年“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日本建筑师妹島和世(Sejima Kazuyo)与西泽立卫(Ryue Nishizawa)的新任务,是设计法国的“罗浮宫博物馆”朗斯分馆(Louvre-Lens),并且策划“威尼斯建筑双年展”(Venice Architecture Biennale)。

 


  精心打造“罗浮宫博物馆”朗斯分馆

  

        在法国北部朗斯镇的一个废弃的采矿工地,挤满了头戴安全帽的工人。未来的“罗浮宫博物馆”朗斯分馆(Louvre-Lens)将出现在这里。建筑师妹島和世(Sejima Kazuyo)喝了一口冒着热气的咖啡,手中拿着一包香烟。她问记者要点什么。今天朗斯的气温是摄氏26度,在简易的拖车办公室里也感到很热。但炎热的天气似乎没有影响妹島和世——今年的“普利兹克建筑奖”(Pritzker Prize)获得者和下一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Venice Architecture Biennale)的策划者,她正与工作人员低声谈话。

  

        “罗浮宫博物馆”朗斯分馆的建设工作比计划推迟了一年,在这个6月初的下午,妹島和世的工作人员身着贴身衬衣、斜纹花尼短裙和黑色宽松运动外衣,紧张而有序地工作,以保持建设计划的进度。4台起重机盘旋在土堆和深坑的上方,博物馆的地基正在浇灌混凝土。“罗浮宫博物馆”朗斯分馆投资1.5亿欧元,有5个展览馆,其长度超过500米,预计竣工时间为2012年。但它已经成为有35,000人口的朗斯镇骄傲的缘由。朗斯在竞争中战胜了其他5个城镇,赢得了这个项目。

  

        在这个博物馆的内部,来自巴黎“罗浮宫博物馆”的收藏品,将作为这个博物馆的永久性收藏品的一部分进行展出。一个半永久性的展览馆——“临时展出馆”(Gallery du Temps,)将展出按时间顺序排列的世界历史——从公元前4,000年到19世纪。与巴黎的罗浮宫按地区(例如近东、东方或非洲)分别展出不同,这里的展览品将混合展出,以表现更全面的、更少“以欧洲中心的”观点的历史。

  

        54岁的妹岛和世向记者描述这个博物馆建成后的情况。她说:“展览品的布置将随年代而定,使参观者能够理解时间与雕塑品之间的关系,并且想象,‘我是它的一部分’。”

  

        妹岛和世以东京为基地,每个月乘飞机来到朗斯。妹岛和世在当代日本建筑的导师——伊东丰雄(Toyo Ito)的建筑事务所开始她的职业生涯。6年后,在1988年,她离开了伊东丰雄的事务所,最终和西泽立卫(Ryue Nishizawa)建立了SANAA建筑事务所。他们共同获得了今年的“普利兹克建筑奖”。 SANAA建筑事务所善于设计开放的、似乎没有重量的建筑,这种建筑的内部外部之间有一种“激进的关系”。过去的10年中,SANAA建筑事务所增强了在国际上的地位。SANAA建筑事务所著名的作品包括日本金泽的大量使用玻璃的“21世纪当代艺术博物馆”(21st Century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在纽约的粗犷,然而活泼的“新当代博物馆”和去为伦敦设计的雅致、蜿蜒的临时展出馆。妹岛和世开辟了一条广阔的道路。她的事务所的Alumni、包括纽约So-Il建筑事务所的弗罗里安-爱登伯格(Florian Idenburg)和东京的石上纯也(Junya Ishigami),都是下一代建筑师中的杰出成员。

  

       对空间及其对人的影响的很强的识别力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工程师和咨询师突然拜访这个工地上的临时办公室。妹岛和世会说她知道的一点法语:“您好(Bonjour!)”。有时她的电话铃声响起,她会用日语应答:“Moshi, moshi!”在这儿,至少可以说3种语言,包括英语。实际上,妹岛和世仅能用日语室完整地表达自己的意思。她的明亮的眼睛和灵活的手指更能帮助她与别人交流。这儿的主要语言是建筑。为了说明空间和它的系统的潜力,妹岛和世将她的头向墙壁倾斜,仿佛在倾听。然后她伸出她的手,仿佛去感觉某些看不见的东西。她说:“结构是非常重要的。即使它是看不见的。结构类型是造成一些人们能感觉到的体验。也是空间之间的关系:空间就在旁边,你不能看见,但你能感觉到。”

  

        这种对空间及它对人们的影响的很强的识别力——即使看不见,是她设计的作品的特点。妹岛和世和西泽立卫最近公开了他们迄今为止最大的项目——瑞士洛桑的“劳力士学术中心”(Rolex Learning Center)。这是洛桑理工学院(Ecole Polytechnique)的校园大楼,包括图书馆、办公室和用餐区。以波状起伏的屋顶和楼板,组成了一种连续的“风景”。

  

        妹岛和世把这种设计模式比做一个公园。她说:“在公园里,有不同种类的人,有老人和小孩。他们在一起,但他们的目的是不同的。一些喜欢独处,一些人喜欢运动。许多不同的事情发生在同一个空间,并且这个空间允许它们发生。它对每一个人开放。但在一定程度上,你也能定义你自己的空间。这是一种非常开放的空间。”

     

       “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的第一个妇女策划者

  

        去年秋天,当妹岛和世被邀请去策划“威尼斯建筑双年展”时,一个“当代建筑双年展调查”从8月29日至11月21日进行。她犹豫不决。她说,在考虑了大约10天之后,她终于接受了。她说:“我认为,可能再也得不到这种邀请。”她是这个双年展的第一个妇女策划者。她也是在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之后,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的第二个妇女。妹岛和世与以前的双年展策划者不同,她是一个开业建师,而不是一个建筑理论家。

  

        她为这个双年展确定的主题是“人们相会在建筑”(People Meet in Architecture)。回到了建筑的最基本的要求。而不是将建筑与技术、新的形式或政治联系在一起。它的集中点是,建筑仅作为事件、人和社会的“容器”。简言之,就是将建筑作为“背景”而不是“前景”。在进行研究和工作室访问3个月之后,妹岛和世和她的办公室选择了46个参与者,参加在威尼斯的“造船厂”(Arsenale)举行的双年展的主要准备工作。“造船厂”是一幢长而深广的建筑物,是威尼斯人造船的地方。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是杰出的工程师和艺术家的展示。他们中有建筑师塞利斯-温-埃文斯(Cerith Wyn Evans)、艺术家托马斯-德曼德(Thomas Demand)和珍妮特-卡迪夫(Janet Cardiff)。妹岛和世说:“我认为,更多的人能够更好地自我体验。最后,每一个人都能获得他们自己的展览形象。”

  

        在威尼斯,她着手除去“造船厂”的黑色棉布内衬,以让自然光线进入。展览的每一个参与者,都可以获得一个空间,展出他们希望展出的东西。妹岛和世说,建筑展览是非常困难的,因为我们不能展出实际的建筑物。所以,这次展出的目的是展示一系列的单独空间,而不是通常的微型建筑模型。

  

        5月份,妹岛和世在威尼斯测试了“造船厂”上空的云层。她在一个小团体的帮助下,乘飞机穿过产生水气的云层。云层迅速下降。她说:“这表明,环境是非常敏感的。我们能够迅速地监测它。”

  

        如果有人还不相信空间的魔力。这次双年展希望说服最后的无神论者。妹岛和世说:“真实空间对于交流是非常重要的。我希望打造那样的空间。媒体、移动电话技术和电脑改变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缩短了人们之间的距离,但空间仍然是存在的。这就是我从事建筑设计的兴趣所在。”

  

图片

 


 日本长野的O-Museum博物馆(1999)内部

 


日本长野的O-Museum博物馆外观

 


 日本金泽的“21世纪当代艺术博物馆”

 


 2009年7月,日本建筑师妹島和世与西泽立卫在伦敦“蛇形艺廊”(Serpentine Gallery)公布他们设计的临时展出馆(Serpentine Gallery Pavilion)。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