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前卫设计师:改善你健康的设计

  • Update:2010-11-10
  • 来源: 译言网

前卫设计师:改善你健康的设计

很多朋友认为保持健康的方法就是饮食、运动和药物。但是每天接触的事物对我们的身心健康同样有调节作用。

加利福尼亚艺术学院新开设的设计工作室内,科林·欧文(Colin Owen),查理·谢尔登( Charlie Sheldon)和卡里吉·巴尔迪(Cary Gibaldi)为本科学生指定了“第二意见”*的设计主题,要求他们对日常用品进行重新设计,满足人们更健康更和谐的生活要求。

许多人在被诊断出某种严重的疾病后,常会希望能征询其他医师的专业看法,以多了解自身的病情,并安心地接受治疗,这就是“第二意见”。 他们的设计中有走感情路线的,背后隐藏着自己的生活故事,比如说一位设计者为自己祖母设计的酒杯,即使是老人颤抖的双手也能握住酒杯;另外一些则是单纯设计上的创新,比如一张适合趴着睡觉的工作台。

他们的设计能够吸引人们的关注,而且巧妙的帮助人们应对在后工业化社会中保持身体健康和精神饱满的挑战。事实上,这些设计是近年来兴起的“广泛化”设计运动的组成部分,这项运动提倡将设计理念应用到更广泛的领域,帮助解决各种问题。像H项目(Project H)和卡特布特设计(Catapult Design)这样的设计机构开始把焦点放在人性化设计上。软点设计(The Soft Spot)也开始包含更广泛的主题。而《经济学人》上个月以“设计思维”为题组织了一次创新论坛。

但是“设计思维”究竟是什么还很模糊。设计记者《微光》(Glimmer)一书的作者沃伦·伯杰(Warren Berger)将它简单地定义为“像设计师一样思考”。

本着这一精神,我们精心挑选了11名设计师和他们的作品。他们的设计将会告诉我们这些崭露头角的设计师是什么样的人,他们是如何思考的。你还可以像分辨宠物和他们的主人那样,看看能不能把设计师和他们的作品对上号。“第二意见”成果展于5月5日在旧金山编年史书店(Chronicle Books)开展。

 

 

 

图1:设计师山姆·弗里曼(Sam Freeman)就像是个疯狂科学家,你可能不会愿意他做你的主刀医生,但是应该不会介意他为孩子们设计减压工具。他怀中的两个玩具娃娃可以向任意方向弯折,到你心满意足为止。为了找到哪种材料会让人们在弯折它时有最大的“快感”,弗里曼带了好几个装有各种材料的包包,到画廊里,让人们体验弯折它们的感觉。最后胜出的材料被用来作为玩具娃娃的骨架,它虽然构成简单但效果让人惊讶。它可以向任何方向弯折,但是又很快地恢复。“其实就是两个面对面贴在一起的卷尺,所以它们可以向任何方向弯折。”弗里曼说。至于玩具娃娃的其他部分,他说,“绒毛部分总让我想起些什么,直到昨天我才想起我的设计像一个提线木偶。”

他的目标用户是那些第一次开始全职工作以及背负很重大的恼人的责任的人们。这些玩具娃娃也可以帮助职场人员缓解压力。

图2:一些设计师“干预”的是一些比弗里曼更实际的领域。克莱尔·苏(Clare Hsu)为进行单边乳房切除术的妇女设计了运动胸罩。现在市面上为这类人群专门设计的胸罩,都试图让两只乳房看起来一样大小。苏使用了不对称性,设计两边大小完全不同的胸罩,而不是掩饰两者的区别。“我的想法是让不对称性成为另一种正常状态,”她说。和其他几位设计师不同的是,她希望自己的设计能够进入市场生产并销售。

 

 

图3:艺术专业的学生常常得不到良好的睡眠。看起来是小事,但是实际上,各种各样的健康问题都和睡眠不足有关系。这也许就是杰克·索林斯(Jake Sollins)设计这批枕头的原因吧,它们让你“像动物一样渴望睡眠”。
 据我们观察,加利福尼亚艺术学院很多学生都对这些巨大的枕头感兴趣。索林斯的枕头上有一个“钥匙孔”,这只是无聊、拟人化的设计,不推荐你真的把脑袋塞进去。

图4:大约有2千万美国人患有社交焦虑症,其特点是对社交场合的强烈抵触和身处其中的窘迫感。一些患者总觉得有人对自己指指点点。 珍妮·里德(Jenny Redd)决定为他们设计一件“现代盔甲”,一件“可以把自己围起来的建筑”。

图中展示的厚重羊毛服饰装配有60块磁铁,以橙色标识。一旦使用者觉得自己身处窘境,需要心理保护时,这些磁铁可以使一条普通的围巾变形成图中的犀牛造型。

 

 

图5:办公室生活里,你可能会一整天坐在椅子上,很少机会活动。年复一年,这完全不利于保持良好的体型。大卫·戴蒙斯奇试图用新型的弹簧支承椅来解决这个问题。

坐在这种椅子上,只需用到腰部和腹部的肌肉,有点像放在卧室里,有时还会坐着弹跳两下的傻乎乎的塑料球。但是不同之处在于:它看起来就像是正常的椅子。最棒的是,你从这种椅子上起身后,它会自动挺直,就好像是活的一样。

这把椅子确实像设计者宣称的那样好用。图中,他手中握着的,就是这种新一代椅子的关键部件,设计者希望它能更坚固,动作更平滑。

图6:对于血液捐献问题的标准答案很简单:更多的捐献者。所以我们常常会看到红十字会的宣传广告和举办的献血活动。但是献血者的经历如何?如果可以让献血者的经历更愉快,就能吸引更多捐献者再次参与。

尼古拉斯·里德尔(Nicholas Riddle )参与了当地血库的工作,以确定哪种因素决定了捐献者的第一印象。他发现捐献者不愿看到针头扎进自己的胳膊。所以,他设计了一种袖口,在不影响医务人员采血的同时,避免捐献者看到发生的一切,不去想它。

他想到了很多设计方案,但最终的设计很简洁,因为成本和工艺是最重要的两个因素。这种强调功能性的心态可能来自于十年前里德尔决定重返校园时设计的自行车。

图7:亚伦·麦肯齐(Aaron McKenzie)的祖母有多发性硬化症。麦肯齐说,并不是说她不能行动,而是每天都要面对她的“力不从心”。 其中一个问题是每日三餐无法使用正常的杯子。她的手失去了灵活性,不能得心应手的握住杯子而不担心摔落。

感恩节大家举起玻璃葡萄酒杯时,唯独祖母用的是塑料杯。因此,麦肯齐的设计项目就是让他的祖母能有一顿正常的晚餐。设计并不能治愈她的疾病,但是可以让她的生活更轻松。

“还有什么设计工作比为你关心的人做些有意义的事情更迫切的?”麦肯齐说。“我只是想点出祖母生活中的这些小小的痛苦,并解决它们。”

为了达成他的设想,他用黏土做了很多杯子的设计模型,既要让祖母能拿稳杯子,又不能上让祖母的不便太引人注目。经过多次反复,他最终的解决方案是在玻璃葡萄酒杯的杯底和杯茎连接处增加一个小的黄金杯托。为什么要用黄金?他说祖母喜欢闪闪发亮的东西,而且通常为残障人士设计的物品很少有考虑到审美感的,他要做出改变。


 

图8:萨拉·基(Sara Kei)的设计是对新的传感和无线技术如何为癫痫患者所用的概念性探索。耳机(图中不可见)可以连续监测佩戴者的脑电波,发送给图中设计者戴着的项链。与内置的加速度计配合,这个小工具可以分辨发病症状。项链会像生命报警系统一样提醒医生,并且通过一个小型的喇叭为愿意提供帮助的旁观者提供指导。

图9:并不是每个设计的开始就意味着结束。马特·欧文(Matt Owen)最初的健康设计设想是一把帮助人们保持健康的椅子,而且坐上去会很有乐趣。但是当他继续自己的工作时,最终得到的是一个飞板型的装置,带有一个Wii控制器,图中你可以看到装在板子中央的Wii控制器。
 

图10:很多人认为“设计”是视觉媒介,所以戴安娜·张的设计进入了一个很少有人涉足的领域,满足盲人对设计的需求。

她指出,盲人也是需要时尚感,也对美有追求。她设计了一种新型的手杖,不会让盲人显得特别引人注目。和传统的带握杆的白色长杆不同,张设计的握杆提供了更好的手感,而且手杖像雨伞一样可收缩。

上图所示的还不是最终的设计,最终的设计会采用不同的材料,但是单凭它独特的造型,就足以让它从其他的手杖中脱颖而出了。在后续的工作中,张还准备集成电子传感器,提醒使用者潜在的危险,这些都是普通的手杖望尘莫及的。

图11:在我们的记忆中,没有什么比上中学时英语课间在桌子上小睡片刻更惬意的了。尼克·德马科(Nick DeMarco)的设计,“白日梦想家”,就由此而来。除了笔记本大小的书写表面外,整个桌面是由海绵泡沫制成的。

这和健康有什么关系? “我的设计的主题是缓解压力,”德马科说。 “我不准备把重点放在具体的压力来源上(比如交通,金钱,家庭等),而是鼓励用轻松的态度看待生活。”

根据这一原则,德马科反复修改的设计中包括有微缩沙花园的禅台。 “你不能在上面写作,或者做计算,”德马科说。 “剥离了与桌子形式相关的‘工作’的概念,我的设计将对‘工作’的反省、放松和沉思放在首位。”互联网公司纷纷崛起的年代,这款产品可能会成为热销商品。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