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无垠的行者--林学明与他的抽象水墨画

  • Update:2010-12-13
  • 卢新华
  • 来源: 装饰网站

林学明“投胎”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至今,转眼三十二年过去。他在大地行走,走向东西南北中,走向无垠的诗意之境。


嫣然回首,游子归来。“母亲”安在?母校家园的红门依旧,一代艺术大家凋零稀疏,或不见踪影。哀兮,叹兮。


如今,林学明在中国室内设计界已是豁人耳目的佼佼者。但他没有端来他在艺术设计领域的殊荣和硕果,而是向母校捧来他的抽象水墨的诗意图景。展出的每一幅作品似乎都是他生活诗意的心灵轨迹,那点、线、面的节奏,黑、白、灰的虚实张力又似他诗意创造的心跳。这是一颗怀素抱朴的感恩之心,是一颗灵透睿智、对艺术崇敬的心。


林学明虽经历了“文革”磨难,却是幸运的。这磨难,是在苦难的物质和精神生活岁月中,他蕴藏和坚持着不灭的诗性期望。何处安身立命?青春年华曾焦灼的等待和苦苦的寻觅。这幸运,是在苦难的边缘,在放弃与挣扎中,他终于投入了“艺术设计的帝国”,步入了心目中的“伊甸园”。从此,他与母校血脉相连。


母校一代艺术大家是他的精神偶像。大师们指点迷津,让他顿悟、开化,看到了一个多元创造的诗意世界,看到了一个融贯中西,博通古今,“本土重建”的艺术创新境域,也看到一个艺术家的社会责任和使命。无垠的诗意世界向他敞开。


但虽是同根生,同窗间的“发育”也有差异。林学明他们七七级陶瓷班,似极为特殊,母校的一代名师庞熏琹、张仃、雷圭元、吴冠中、祝大年、郑可、俞致贞、梅建鹰、白雪石等都直接给他们授课;此外,他们还得到了李可染、李苦禅、黄胄、许麟庐、黄永玉等艺术大家们亲临课堂授业解惑。他们吃了那么多名师、大家的“开口奶”。直到今天说起,仍让人眼热,羡慕不已,甚至不得他们班的究竟。林学明真是吃了偏饭,底肥足,后劲大。他,成长在大艺术观的怀抱之中,四年寒窗无虚度。


南国红豆最相思。林学明“脱胎”母校,踌躇满志,“不知天高地厚”,却离不开故土。他背起行装,不回头地直奔珠江之畔。那里,是经济改革的最前沿,他要在那儿建立起新的精神庙宇,展开新的生活诗境,无愧一方父老,无愧母校和恩师。


林学明纳言敏行。他敏锐的诗性,让他看到一个新的文化图景和经济时代的到来。他冥冥中不安,似有某种东西要降生。终于他不顾后果,在广州美术学院率先开办了全国高校第一家室内设计公司“集美组”。他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弄潮者。一时间褒贬四起,福兮祸兮?命运难测。这是八十年代初的往事。谁知个中苦?。


 “集美组”可谓一夜花开,引来万花竟放。“集美组”名声鹊起,林学明的人生与“集美组”连在了一起。他引领室内设计的潮流,将母校本土化的“包豪斯”思想在南国尽情播散。他在无垠的探索之路、狂奔,不回头地朝诗意生活的终极奔去。也向前辈们一样到西方世界去寻觅。


寻觅的远行,林学明闯入无垠的诗境。他将形而上和形而下两个情境的创造看成一体,统一在诗意的精神层面。他无论是涉猎室内外空间、陶瓷、家具设计行道,还是从事壁画、雕塑、装置艺术或抽象水墨画的创作,都始终紧紧咬住艺术的本源,咬住东西方艺术精神不放。他十分清楚,中国绘画艺术的黑白、虚实空间诗性所构成的生命气象在艺术表现中具有的重要意义,点、线、面的结构张力作为支撑生命诗意的重要元素,抽象的、有意味的表达存在的终极诗意。因此,他在艺术设计的语言表达中肆意艺术形式的诗性意味,在抽象的水墨诗性空间里安顿现实设计生活的虚无和不尽心意的“妄念”。


林学明抽象水墨画中的点、线、面相互穿插、缭绕,或徐,或急,或轻柔飘逸,或沉重狞厉,笔意跌宕起伏。他的那点,似点,非点,是汗、是泪、是血,是酒、是花?他的那线,曲折、蜿蜒、无尽,是诉说不完的生活诗意和空间的新境?那意象,是沟壑人家、大漠孤烟、长河落日?是林间田野、都市喧嚣、人间万象?是艺术设计空间诗性的开合、张弛?那抽象的一切是他生命的诗意和归宿——无垠的境地。


在我看来,生活现实的设计就是诗性的抽象,这抽象与绘画艺术的视觉抽象语言表达相异相通、相辅相成。在室内空间设计的创新中离不开点线面,在其它一切形式的艺术设计创造中也都逃离不开点、线、面。生活的花花世界都统领在黑与白,虚与实,点线面的诗性抽象的本质中。


我想,在林学明那里,艺术设计与绘画艺术无障,艺术的诗性情怀是设计创意的“母体”,是“皇后”,而设计创意和制作过程的理性都是“奴仆”。他们都统领在诗意的人性怀抱中,叩拜在“母体”和“皇后”的脚下。唯理性设计的理性,遮蔽着智慧的诗境,永难与诗意的创新之思相会。诗意无涯,无涯唯智。


林学明的抽象水墨画是在他的生活诗境中成长起来的,而他的艺术设计灵感和用之不竭的智慧,又常常来自他诗意之思的黑白、虚实世界以及点、线、面的空间抽象观念。其实,他在艺道的诗意大怀抱中,作了设计的“小技”。因此,他那样得心应手。正如庄子所说“臣之所好道也,近乎技”。这是艺术的真谛。


也许,这便是林学明回母校首先举办这次抽象水墨画展的缘由。


无垠的行者无疆界,也永无归期。林学明的抽象水墨画展将是他艺道之路的又一新起点。


奔去吧,苦难和玫瑰在前面等待着无垠的行者。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