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手工艺的“新美学”释义

  • Update:2010-12-14
  • 杭间
  • 来源: 装饰杂志官方网站
内容摘要
正值上海世博会接近尾声之时,借国内规模最大的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览馆——上海宝山国际民间艺术博览馆开馆庆典之际,由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杭间教授、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执行院长汪大伟教授联手策划的“手艺的新美学”系列学术活动在上海宝山国际民间艺术博览馆隆重举行。

包豪斯1919年的命题在未来世界几乎都成为现实,但惟有艺术与手工艺的结合这个问题例外,而且,今天他们反而越来越远。即便在通常认为的东亚手艺的“发达国”日本,手工艺品的“旅游产品化”,也完全不是柳宗悦说的“美的生活”的反映。为文化“符号”进行的消费不是真正的“价值”享受,同样仅为“商品”进行的生产也不是手艺正道。我们长时间无奈地看到,在人人都卷入其中的“城市化”进程中,世界的手工艺和它的作者一起枯萎,没有人同情,因为在大工业和全球化经济的利诱下,绝大多数人不愿意放弃感官的享乐而去思索百年以后的问题,消费社会的现世快乐逻辑的重要特征是:快乐只要求满足大脑而可以离开四肢存在。

 

后现代思想家提出的“日常生活审美化”是对当代物质生活泛滥的“救赎”,但需要指出,它在实践的层面,除了调和技术之上的“设计”以外,还应有“手工艺”帮助。当代主流社会强调手工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思想属性重要,这样做本质上是片面的和“功利”的,因此传承人被宣布保护后接下来如何做,无人知道。

 

另外,从更广阔的角度看,“手工艺”在当代的怀旧只是表面现象,其实它在喜欢它的人的内心深处,是一种“回故乡”的中介物类似于《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的那只兔子,很多民族都有类似的通神的“中介物”,如果我们嫌网络时代对“故乡”的象征性阐释太形而上,那我可以用另外一个词:美学、新的,仔细想想,当人类文化史中将美学从通天彻地的哲学中独立出来,变成一门专门研究“艺术地生活”的学问,而后又在当代回到综合了的生活,“美学”和一个人的“自由”关系有多么密切?如果再用一个当下流行的词,这也正是传统手工艺在百年变迁中的“现代性”问题,在它身上,传统陷落的沉痛、大工业不由分说的粗暴,以及生活身不由己的“现代化”,都如此典型地融会其中……

 

因此,手工艺的新美学,不是传统美学的发展,也不是一种新的风格,更不是一种新的样式,而是回故乡路上的那只“兔子”所给的一切,这是我对当代从事手工艺创作的艺术家的希望。

                                          2010年10月5日于北京朝阳望京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