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就将是那样:1980 年代的艺术,爱与政治

  • Update:2012-12-13
  • 张明
  • 来源: 《装饰》杂志2012年第11期
内容摘要
展览时间:2012年6月30日-2012年9月30日
展览地点:沃克艺术中心,明尼阿波利斯

        20 世纪80 年代, 艺术世界的格局在众多因素影响下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80 年代的艺术在激进和保守、政治、社会参与和艺术的历史意识之间反复无常地周旋着,逐渐演变为一种奢侈品,代表着悲剧与幽默, 乐观与悲观, 沉思与革命。在日益发达的商业社会中,艺术家的需求和渴望的呼喊不再像愤世嫉俗的讽刺一样被忽视。后现代主义进一步挑战并转变着艺术家的社会角色。“This Will Have Been: Art, Love& Politics in the 1980s”展览包含80 名艺术家的约130 件作品, 包括绘画、雕塑、摄影、视频、音频和纪录片等等,分为四个专题。
        第一部分“末日临近”。“终结”的观念渗透在80 年代的文化之中,艺术家们想要终结60 年代的反主流文化,不断探索绘画、反主流文化、文化霸权甚至艺术史的终结。后现代主义产生了最激烈的辩论,不再将历史看作一个整体或是一系列客观事实,而将其看作具有明晰观点的叙事过程。在这一部分中,同时能够看到由于政府干预艺术所带来的文化战争。第二部分“民主”。相对于理想与庄严,民主更富有挑战性,因为它要求我们尊重和保护那些我们并不认同的权利。对于很多艺术家来说,公共空间变成了竞技场,海报、涂鸦以及日常用语促进了社会信息广泛的传播。艺术家观察到在民主的传播过程中,电视媒体取代了街头的辩论,公众的兴趣愈加复杂。这一时期的很多作品都涉及到内在的自我批判,艺术家挣扎着适应政治和艺术中大众传播媒体所扮演的新角色。这些艺术家都相信艺术能够并且应该成为哲学和政治辩论的催化剂。
        第三部分是“性别麻烦”。在70年代女权主义的影响下, 我们对社会结构中性别角色的理解日益深入,80 年代中的性别观念衍生出一系列表演与姿态,艺术家挑战性别规范,力争创建新的性别身份,将注意力放在大众媒体的基础——摄影、广告和色情文学上。通过研究历史,调查这些图像在创造性别身份上所扮演的角色,艺术家试图揭穿男性形象被英雄化的过程中权利的阴影。第四部分有关“欲望和渴望”。充斥着社会环境的大众媒体使我们充满了欲望,80 年代的艺术家在被吸引的同时努力通过批判来挣脱它们的控制。在创作中使日常生活中的物品成为雕塑和利用照片来作为绘画的基础,同时思索有关渴望的概念和艺术技巧上的迷失。讽刺的是,在揭穿商品社会所制造的欲望的努力之中,艺术家也暴露出他们自己对与众不同和表达个性的欲望。
        80 年代是一个充斥着保守派政治和后现代思潮的时代,展览聚焦艺术、艺术家、政治和社会文化断层,用多重的视角记述和阐释,深入思考了这个纷乱的时代里的恐惧与欲望。它为在一个充满政治和审美张力的时代里同自己的希望、需求和欲望斗争的艺术家描绘了生动的肖像,为重估80 年代的艺术创造了开放的话题。

巡展:
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Chicago, 2012 年2 月11 日—6 月3日明尼阿波利斯沃克艺术中心,Walker Art Center, Minneapolis,2012 年6 月30 日—9 月30 日波士顿当代艺术学院,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Art, Boston, 2012年10 月26 日—2013 年1 月27 日。

1. 玛丽· 海尔曼(Mary Heilmann), 得哈查比2 号(Tehachapi #2), 布上丙烯,121.9cm×182.9cm,1979。


2. 谢丽·莱文妮(Sherrie Levine),椅面7号(Chair Seat: 7),木板油漆,45.7cm×46.4cm×6.4cm,1986。


3. 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述说(Said),布面油画,260cm×200cm,1983。


4. 道格和麦克· 斯达恩(Doug + Mike Starn),伸展的基督(Christ Stretched),暖色银盐感光照片、胶带、木板、树脂,71.1cm×360.7cm×114.3cm,1985-86。

5. 格兰之怒(Gran Fury),接吻不致命(Kissing doesn't kill: Greed and indifference do),LexJet 打印,91.4cm×365.8cm,1989。


6. 约翰·艾亨(John Ahearn),雷蒙德和托比(Raymond and Toby),玻璃钢着色,119.4cm×109.2cm×99.1cm,1989。


7. 凯利·梅·威姆斯(Carrie Mae Weems),美国标志(American Icons: Untitled),银盐感光照片,每件38.7cm×38.7cm,1988-89。


8. 巴巴拉·克鲁格(Barbara Kruger),无题(“Untitled”: We will no longer be seen and not heard),平板印刷9 块,每件:52.1cm×52.1cm,1985。


9. 吉米· 德· 沙奈(Jimmy De Sana), 计分锥(Marker Cones), 银盐漂白印刷,40.6cm×50.8cm,1982。


10. 阿尔伯特·厄伦(Albert Oehlen),穿着劣质内衣拿着蓝色毛里求斯的自画像(Self-Portrait with Shitty Underpants and Blue Mauritius), 布上油画,240cm×260cm,1984。

1 2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