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扬齐休的企鹅岁月:经典书籍设计的复苏

  • Update:2013-08-29
  • (美)理查德?B. 道布尔迪 翻译:汪芸
  • 来源: 《装饰》杂志第8期

二战以后,类似“企鹅”这样的出版社在欧洲寻找最优秀的印刷人才,并为设计师们提供了无与伦比的创作自由。当企鹅图书出版人艾伦·莱恩(1902-70 1947 3 月引进扬·齐休(1902-74)的时候,他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个新员工将为未来三年内英国成功的书籍设计设定标准。

当齐休从瑞士抵达公司的时候,平装书已经成为大众传媒的一种普及形式,企鹅图书就擅长为大众提供买得起、便携带,而且是有些特别的文学作品。然而,企鹅图书的设计远远不及它在文学上的口碑那么高。在齐休到来之前,他要求企鹅图书提供了一些样品书,并很快意识到这家公司没有构图的规则和标准,制作部门依赖由企鹅雇用的印刷工人提供的样本页面和不同的内部规则。此外,在所有的书里只应用了Gill Sans Times New Roman 两种旧风格的字体。

齐休决定为企鹅图书打造一种适应大量书籍的务实风格,保证平衡、连贯性和可读性。在他看来,遵循经典的文字版式信条比如可读性(图1)、字体风格的平衡、版心外的空白、精致的对比、简明整体的规划与装饰都是一本书不可或缺的功能。例如,他更喜欢在长篇文章中使用经典的字体,指出“好的版式设计应该具有完美的可读性,同时也是智能规划的结果。GaramondJansonBaskerville Bell 等经典字体毫无疑问是最具可读性的”。[1]

 

1.《贝多芬:柯里奥兰和埃格蒙特序曲》。由扬·齐休设计的企鹅音乐系列封面,企鹅音乐系列第SC3 号,1949 6 月。5 1/8 x 7 3/4”,高130mm。最明显的版式设计特征是Monotype Caslon Old Face。带有重复图案的柯文出版社花纹纸,由伊丽莎白·弗里德兰德(Elisabeth Friedlder1903-1984) 设计。

 

1914 年,齐休在莱比锡“文化厅”研究文明、版式设计和书籍艺术,当时他才12 岁。正是在这段时间,齐休学习了罗马字体、书法、华丽的手抄本、手写体的历史和工艺以及旧的字体样本,由此塑造了他的教育基础。齐休第一次见证了欧洲书写大师创造的美丽的作品,约翰·纽多福尔(1497-1563)、卢多维科·阿瑞吉(卒于1527 年)、乔凡尼·塔格林特(卒于1527 年)、弗朗西斯科·卢卡斯、韦斯帕夏诺·安菲亚罗(1501-1563)、胡安· 德·伊卡亚(1515-1590)、乔瓦尼·巴蒂斯塔·帕拉提诺(卒于1575 年)(图2)、扬· 凡· 德· 威尔德(1568-1623)、厄本·威斯和运用穿孔切割技术制作铅字的小皮埃尔·西蒙·富尼耶(1712-1768)。

 

2. 乔瓦尼·巴蒂斯塔·帕拉提诺( 卒于1575) 的标准字母书写,1544 年。齐休仔细研究了书写风格和16 世纪的乔瓦尼·巴蒂斯塔·帕拉提诺书写手册。

 

在格里马教师培训学院学习期间,齐休有了做一名字体设计师的理想,并得到父母的准许进入位于莱比锡的平面艺术与书籍制作行业学院学习书籍装订、书法以及蚀刻与雕刻。齐休自学了手写字体和书法,仔细研究了爱德华·约翰斯顿(1872-1944 的《书写、装饰与字体》以及鲁道夫·冯·莱里奇(1856-1934)的《装饰书写教程》里的字体。自觉的书法练习增长了齐休的知识,通过消化吸收约翰斯顿与冯·莱里奇的字体,提高了他对字母间距、字间距和行距的敏感度。除了在平面艺术与书籍制作行业学院学习,齐休还在德累斯顿的艺术与工艺学校学习了一年,师从字体设计师和写作教师海因里希·维恩克(1874-1931)。齐休深受Mercedes AntiquaTranonWoellmer AntiquaBelvedere Kolumbus 这些由维恩克设计的、以意大利文艺复兴手写剧本为基础的字体启发。此外,维恩克还设计了包括Wieynck GotischWienck Fraktur Wienck Kanzlei 在内的古代英国哥特式黑体字体。

齐休开始审视鲁道夫·科赫(1876-1934)花体字中哥特风格的复兴,并在自己的字体设计中采纳了手写风格。(图3)在这一时期,他花了许多时间研究莱比锡印刷大师联邦图书馆的字体范例藏书。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书写大师以及阅览室的书籍与资料给齐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深深扎下了经典版式设计的根,并于多年以后形成了自己的书籍设计方法,尤其体现在他为企鹅图书工作的阶段。

 

3. 齐休为莱比锡一家印刷厂绘制的贺年卡封面,1922 年。最初的色彩是蓝色、绿色、红色与黄色。基于齐休对卢多维科·阿瑞吉和乔瓦尼·塔利恩特书写手册的精研,这件设计展示了边框以内齐休细致居中的精美手写书法,精巧的对称花朵图案和反转的大写字母。这种早期的设计处理方式、书法的布局、构架以及微妙的装饰元素与多年之后齐休在企鹅的封面设计有异曲同工之妙。

 

1923 8 月,齐休21 岁,他参加了第一届魏玛包豪斯展。他第一次见证了赫伯特·拜尔(1900-85)与拉兹洛·莫霍利- 纳吉(1895-1946)的平面设计。莫霍利- 纳吉对版式设计的热爱,体现在他为1923 年展览“包豪斯在魏玛,1919 1923”所做的目录册版式设计上。这启发了齐休对视觉传达、风格化元素与非对称版式设计的兴趣,并引发了他就整合版式设计与图片而展开的实验。(图4)齐休利用了构图的“空白部分”,并将文字放置在其中起到平衡与划分层次的效果,并探求文本的精确解释以便清晰精准地交流。

 

4. Utopolis ,沃纳·伊林著。1931 年,齐休设计了书的护封。最初的版本是浅绿色底上用黑色与红色。书籍封面上的字体是吕西安·伯恩哈德的Bernhard Schoenschrift。无衬线字体和不对称的布局体现了齐休坚持新文字设计的原则以及颇具影响力的包豪斯。虽然这个书籍封面体现了齐休对新文字设计的应用,也反映出了他在企鹅的设计方向。齐休在企鹅小说的标题里保留了无衬线字体Gill Sans,在《工作中的艺术家》一书中运用了不对称版式设计,这种延续性还可见于企鹅计划、设计和艺术书系列。齐休在包豪斯阶段文字设计的一个基础元素,且此后在企鹅阶段也没有摒弃的是对手写体和书法的运用。就本书护封上厚重的无衬线字体和板衬线字体(slab serif fonts)以及企鹅护封、封面与扉页上的经典衬线字体而言,这些手写体优雅而精美的品质是对前者的一种赞美。

1 2 3 4 5 6 7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