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为老年人做产品设计 :综合考量成长期、年龄效应以及当下的影响

  • Update:2013-11-21
  • 亚瑟O艾格,荷兰特温特大学,哈伯穆勒霍夫,荷兰恩特市 D'Adrea &Evers 设计局
  • 来源: 《装饰》杂志2013年第11期
内容摘要
西方国家的人口在走向老龄化。本世纪下半叶,在那里约三分之一的人群将达到或超过 55 岁。他们中的许多人将会有成功的职业生涯,并拥有大量财富可供支出。这使得他们有别于他人,成为产品设计师眼中一个有趣的目标群体。目前,老年人通常被认为是
一个大型的同类群体。在过去,这或许不算是什么问题,而就当下非常关键的婴儿潮一代而言,情况就大不相同了。他们有不同的观念和要求,不希望被归入一个同类群体。当下的研究与产品发展旨在帮助有缺陷的人群,并基于以下这种观念 :当人们逐渐衰老,他们会有
更多的需要。对于这群人中的少数,这显然是正确的,不过,所谓的缺陷不会在同一时间发生在所有人身上。本文将展示一种设计方法,适用于不同的老年目标群体,综合考虑他们的成长期 (15-25 年 ),他们的年龄以及当下对其所造成的影响。为了对这种方法进行检验,6 件收音机设计被创作出来,并在目标群体中展开讨论。十个人参与了这次测试,其中的九人各自选择了代表他们成长期的情绪板,其中的五位选择了自己最喜欢的设计。

 导言
全球的人口正在趋向老龄化,在西方国家尤为明显。不仅仅是老年人的数量在增长,他们的平均寿命也在延长,而且他们保持健康的时间变得更久。目前,地球上有 70 亿人口。根据预计,这个数据将持续增长,2050 年的人口数目将达到 90 亿(富特,2012 年),之后,增长将会停止,继而开始下降,在 22 和 23 世纪,有可能出现一次大幅度下降。例如,根据某些预计,2200年意大利的居民人口将低于一百万。未来的增长主要会发生在非洲和亚洲(图1、2)。在欧洲和北美的许多地方,人口增长已经停滞了(图 3、4)。本世纪下半叶,在西方 1/3 人口年龄将超过 55岁,这个年龄段的许多成员将会拥有非常成功的事业,因此也有大量金钱供花销。这样,他们就成为针对他们的要求而产生的产品和服务所感兴趣的目标群体。

1. 非洲人口前景(来源:联合国经济与社会理事会)


2. 亚洲人口前景(来源:联合国经济与社会理事会)


3. 欧洲人口前景(来源:联合国经济与社会理事会)


4. 北美人口前景(来源:联合国经济与社会理事会)

55 岁
对许多人而言,55 岁是他们生命中的心理转折点(艾格,2012 年;哈伯•穆勒霍夫,2007 年)。他们的孩子正在或者已经离开家。他们在家庭中的角色从父母转变为祖父母。他们意识到死亡的迫近(通常,他们父母中的一位,或双亲都已经去世),担忧自己的健康,并努力改善。他们中的许多人将要退休,因为大多数人很好地照顾自己,他们会有许多钱,也有空闲时间。他们没有计划攒钱留给孩子。他们有主见且挑剔,希望安享余生,不过也希望赋予生命意义(满足感)。

为老年人的设计
直到最近,老年人才被视为一个大型的同类目标群体。近来,针对老年人的研究和(产品)发展主要旨在克服伴随老龄而产生的缺陷。虽然这种说法部分正确,但对大多数人而言,这些缺陷要在多年以后才会降临:50%的(荷兰)人在 75 岁之后才会出现小缺陷,只有10%-15% 的人会产生严重不适(图 5)(凡•登•伯格•杰斯等人,2004 年)。

功能性与意义的归属
产品设计远不止仅仅关注产品正常使用,易于操作。设计师有意无意地会赋予某件设计以意义。每一种产品,无论人造与否,都具有功能和体验这两个方面。功能方面关注的是产品外观的可用性与适用性,情感方面则与对外观的欣赏(美学的)和意义(语义学的)相关。迪斯梅特(2000 年)区分了 4 类经验。根据迪斯梅特的研究,可以构想出下列经验 :对使用权或所有权的期待,文化意义,美学价值,联想意义。例如,一块手表可以从几种方式获得意义 :通过品牌(身份 :劳力士、卡地亚、斯沃琪,亦即文化意义);通过设计和对材料的使用(美学价值);通过内置的价值,例如跑表和高度表(使用预期);或者因为它是来自祖父母的礼物(联想意义)。通常,对一件产品的欣赏会综合几方面的意义。
如前所述,直到最近,老年人才被认为属于一个同质的群体。只要考虑到这个群体的年龄差异——55 岁到 85 岁以上——就会觉得可行性非常低。因此,仔细观察这个群体是有意义的。仅就他们的人口特征为基础,这个群体可以被划分为四个年龄组(艾格,2012年 ;穆勒霍夫, 2007 年 ;富特,1996年)。而根据人们的想法、行为准则和价值观,又可以对这些年龄组进行细分(Motivaction,2009;施莱辛格,2003年)。

新的年长者,50-59 岁
新的年长者不认为自己是老年人,也不希望被这样称呼。他们中的大多数还在工作,他们的职业生涯进展顺利,而且他们的开销在减少。他们的孩子开始自立,或已经离家,他们的房屋抵押贷款已经基本还清,他们拥有的产品质量优良而无需替换。他们更希望把钱花在度假、外出就餐、欣赏音乐会或舞台剧表演上。他们喜欢遥远的、高档的度假胜地。他们对经济、技术和新媒体有兴趣。

年轻的年长者,60-69岁
年轻的年长者既有闲又有钱。他们的孩子已经离开了巢穴。年轻的年长者需要好的品质与服务。他们中的许多人即将退休,因为大多数人能够很好地照顾自己,他们会有许多钱,也有空闲时间花钱。他们没有计划攒钱留给孩子。他们有主见且挑剔 ;希望安享余生,不过也希望赋予生命意义(满足感)。他们对低质量的产品有足够的经验,所以变得非常挑剔并欣赏好品质。关于服装,他们知道什么适合自己,也愿意为此买单。关于如何投资,他们需要好的财务顾问(银行对私业务)。他们意识到死亡的迫近(通常,他们父母中的一位,或双亲都已经去世),担忧自己的健康,并努力改善。

年长者,70-79 岁
从很大程度上来说,年长者与年轻的年长者非常相近。然而,他们的健康出现越来越多的问题。他们对药物的需求慢慢地增长,并逐渐变得行动不便。这个阶段,他们中的 30%会有严重的缺陷,80%至少有一些健康问题——虽然不总会是严重的问题。他们服老,也不介意人们以对老年人的方式对待他们。老年人,80 岁以上。
与这个群体紧密相关的圈子不断缩小。他们的亲戚和朋友去世,他们行动不便,对药物的需求增长。他们开始努力寻找生命的平衡点。在这个群体中,女性的数目居多。

三种效应 / 影响
时间会影响人们的生活方式、价值观以及行为方式。除了之前提到的人口结构变化,其他因素也在发挥作用。可以区分为以下三种不同的效应 :群体效应、当下效应(简而言之 :当下)和年龄效应。在社会学里,通常会对这些效应分开进行研究(曼海姆,1952年;贝克,1992 年 ;凡•德•布鲁克,2001 年)。不过,在此项研究中预设了这三种效应都有其作用,虽然它们的相关重要性会因为个体和具体情况有所不同。在下面几个部分将就三种效应进行详尽说明和讨论。

群体效应
在群体效应这个概念中,设定了人们的喜好、标准和价值形成于他们所谓的成长期。这里的群体(cohort)定义的是一群在成长期有着相似经历的同龄人。虽然该定义中最具影响力的年龄因人而异,但通常会将此设定在 15 到 25岁这个范围之内。对这个阶段重要性的解释来自于回忆效应。这个阶段经历的事件相比此前与之后几年经历的事件,通常会更频繁地被回忆且更好地被记住。从神经生理研究的角度看,20 岁左右的时候头脑与记忆处于最佳状态。更进一步,在 15 到 25 岁之间,大多数人拥有了许多新的和第一次的经验,这通常印象深刻并值得记忆。例如,第一次恋爱、第一次性经验、开始学业、第一份工作、开始独立生活等等。在这些最初的记忆中,许多因素会对人们将来的生活、身份、职业、想法和价值观造成影响。
穆勒霍夫(2007 年)的一个小实验说明了成长期如何对人关于某个产品风格的想法产生影响。实验要求 20 个年龄在19到82岁之间的人画一台收音机,对收音机的类型或绘画的品质没有限定。图 6 展示了部分结果。可以看出来,成长期确实对他们的绘画产生了影响。根据产品的风格,可以得出一个结论 :实验的参与者所画的是他们在成长期拥有或希望拥有的收音机。这并不意味着这些产品在同一时期推出。图 7 中的情绪板给出了三个成长期的印象和感觉。

6. 个性形成期与手绘收音机之间的关系(来源:哈伯•穆勒霍夫,2007年)


7. 1945-55、1955-65和 1965-75成长期的情绪板

当下效应
虽然“年代社会学家”常常暗示成长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人们的生活,但是要说日后的生活完全不起作用似乎也不大真实。人们所处的当下阶段极有可能也对人们的生活造成影响。在成长期与当下之间发生的重大事件可能也会对人产生一定的影响,让我们回想一下战争,例如,二战或越战。有关此类影响的另一个例子是 20 世纪 50 年代伴随核能而产生的乐观情绪。不过因为核废料的问题以及类似切尔诺贝利和近来发生的福岛的灾难,这种乐观的情绪在接下来的十年间慢慢地会转化为一种更加具有批判性的观点。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人们的喜好、想法和价值观主要形成于他们的成长期,不过,有时候在接下来的几年中会发生变化。这样的影响以及当下的影响可以通过市场调研进行评估。工业设计师做有关当下的市场调研很常见,所以这与“普通的”设计项目差别不大。

年龄效应
在导言中和关于功能与意义归属的部分已经提到了年龄效应。接近某个年龄段有所谓“五大”效应(于伊斯芒斯等人,2004 年)。这“五大”包含对新体验的外向性、友好、责任心、神经过敏以及开放性(阿伦东克,2003 年)的反映。然而,观察设计如何克服这些问题是很有意思的,在这种情况下,是减低对新体验的开放性。正如 2011 年10 月 19 日特温特大学教授乔布•凡•阿默龙恩在他的告别演讲中所说(艾格,2012 年):“看见我那年龄在 88 - 93岁之间的父母和岳父母毫无困难地学习使用 iPad 是令人吃惊的,尤其是我的岳母在此之前从没碰过电脑。现在,她享受用 iPad 来收发邮件、搜索谷歌、听收音机。”(图8)

8. 老年人轻松使用 iPad(照片版权 : 乔布•凡•阿默龙恩)

三种效果的综合
在之前章节描述的三种效应——群体效应、当下和年龄效应——都被社会学家运用于分析社会的变迁。在这项研究中,我们试图扭转乾坤。我们预期所有三方面的效应都会对主要目标群体的需求产生影响,并试图用它们创造出一种方式更好地预测他们的需求与愿望。综合考量这三方面的效应,我们希望能设计出以更好的方式满足受众需求的产品。在下一章节,我们会展现如何实现这一点。

设计工具
群体效应、当下的影响与年龄效应形成了设计工具的三个部分。这个工具的一个重要元素是时间线。在图9中可见,群体效应与当下的影响是借助政治、经济、社会、技术、法律与环境的分析(简称 PESTLE 分析)——一种揭示影响公司与其产品的外界环境工具——进行描述的(查普曼,2006 年)。为了我们的研究,我们特地增加了设计式样——以下,我们称之为 PESTLE-S——因为现有的政治、经济、社会、技术、法律与环境的分析并没有考虑到形式或款式。不过,对我们的研究而言,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之后,我们会详述。
基于 PESTLE-S 分析,我们展开了对群体效应和当下影响的研究,并通过数据库将群体效应视觉化(穆勒霍夫,2007)。在这个数据库中存有 1945年到1975年间带有简略描述的重要事件的图片。以出生日期为起点(图9中显示为1950年),可以选择成长期发生的事件(图 9 中,这个阶段在 1965 年到1975 年间)。通过将这些事件和图片综合在情绪板里,对于成长期的印象就形成了。数据库将会指涉相关的事件,这意味着可以为在成长期有着不同兴趣的人创造不同的情绪板,以此进行选择。1965-1975 年间,并不是每个人都是披头士的粉丝。另外两种效应——当下的影响和年龄效应——是大多数工业设计工程师惯常设计方法的一部分。在之前的章节中提到了一些年龄效应,当下的影响应该以专门的市场调研为基础。

9. 就 2015 年即将迈入65 岁的人而言三种效应的图释 ;生于 1950 年,成长期 1965-1975

评估
为了评估设计工具需要进行一个小测试。一个虚拟的收音机设计任务就此成型。选择收音机是因为它在所研究的成长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也因为它在当下仍然是重要的产品。自首次出现以来,收音机的意义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最初,它是一件产品,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听收音机 ;当电视出现的时候,它被逐渐地边缘化 ;随后一些额外的功能被添加进来,例如盒式录音磁带与 CD ;不同的使用情况也被创造出来:汽车音响、随身听。根据一项简短的市场调研,在虚拟任务中需要设计的收音机应该包含下列功能 :CD、收音机、mp3。让老年群体设计 mp3(目标群体不是特别熟知的技术)本身就是一项挑战。
该设计项目在三个年龄组中展开,而这三组又根据生活方式分为两类,这样就有了 6 组目标群体。在著名的人物角色法的辅助下对目标群体进行描述(普鲁伊特与格尔丁,2003 年)。图 7和图 10 展示的是古斯吉(女性,生于二战期间,对技术没有兴趣,需要一件便于使用的产品;图 7,中)和扬(男性,同样生于二战期间,在战争年代,他曾是一名阿飞,退休后非常活跃,希望带着他的收音机去自己的小型工作室,对其本人成长期有着“甜蜜的记忆”,图10)的情绪板。在人物角色法中,同样对年龄效应进行了描述。古斯吉:健康,对于接受自己的年龄有一定的困难;扬:健康,享受他刚刚获得的“自由”。对当下影响的研究是通过了解设计、技术的最新动向以及当代收音机及相关产品的使用而展开的。

10. 群体效应 :扬的成长期情绪板

结果
运用工具,穆勒霍夫(2007年)设计了 6 款收音机。为了检测这些设计,我们建立了一个小型的定性实验。在父母、家人和朋友的圈子里(因此,请注意这并不是一个具有代表性的随机抽样),选择 10 个符合目标群体且愿意参与实验的个体。在一次公开的采访中,要求这些参与者选择对他们而言最引人注目且易于辨识的情绪板,但并不告诉他们这些情绪板的创作动机(所有6 张情绪板都得到了展示)。接着,要求他们设想如果自己需要买一台新的收音机,他们会选择哪一款设计。他们并没有受到指示观察造型,不过,所有的设计的规格是相同的。以欧洲处于领先地位的音响与电子器材折扣店 Media Markt 提供的信息为基础,明显模拟当时(2007 年)最畅销收音机的第七件设计被添加进来。图 11 给出了结果概述。第一栏显示了参与者的性别(f= 女性,m= 男性,接下来是一组编号),第二栏给出了他们的年龄,第三栏和第四栏描述了情绪板以及预计中他们可进行选择的设计,第五栏和第六栏展示了他们最终选择的情绪板和设计,最后一栏给出了结果的概述。正如我们所见,六位参与者选择了预计中的情绪板,十分之九的参与者选择了适合他们成长期的情绪板,不过,他们中的三位选择了为其他人创作的情绪板。半数的参与者选择了为他们而创作的收音机,这样的事实是令人鼓舞的结果。我们认为对设计师而言,如果 50%的目标客户群选择了他们的设计,这会让他们非常高兴。有意思的是,只有一位参与者(f5)选择了看起来在当时销售状况最好的产品。

11. 研究结果 ;第一栏 :f= 女性,m= 男性,接下来是一组编号 ;第二栏 :年龄 ;第三栏和第四栏 :预期中的情绪板和设计;第五栏和第六栏:选中的情绪板和设计;最后一栏,第一个加号意味着选择了预期中的情绪板;第二个加号意味着没有选择预期中的情绪板,但是所选的情绪板体现了相似的成长期(针对每个成长期创作两个情绪板);第三个加号意味着选择了预期中的设计。

结论与建议
本文介绍了一种有助于产品设计和造型的设计方法,这种方法在针对老年人的功能和意义的归属方面更加符合需求。这种方法为设计师提供了有关会对目标群体的选择产生影响的三方面效应的灵感和知识 :成长期、当下艺术状况以及年龄效应。一个小型的先期实验表明使用这种工具工作并获得有用的设计结果是有可能的。
为了将来的使用,通过添加额外的信息、检测目标群体的成员是否认同已有的、他们成长期的重要事件、产品和设计,并使得数据库更加国际化来拓展用于产生关于成长期信息、创作情绪板的数据库至关重要。虽然一些典型的在荷兰发生的事件于本文中被更加国际化的事件替代了,目前的数据库仍然太偏重欧洲(甚至太偏重荷兰)。此外,选择更具代表性的随机挑选的调查对象,以(经过改善的)方式重复实验会很有意思。目前,特温特大学的一些学生正在以这种方式进行实验(图 12)。

12. 在这种设计方法辅助下设计的电动踏板车(设计与插图 :皮艾达•凡•德•莫伦)


参考文献 :
[1] S. 阿伦东克(2003年),《老年员工》,摘自《保持老年人工作状态的措施概述》, 阿姆斯特丹 :阿姆斯特丹大学(UvA)。
[2] H.A. 贝克(1992 年),《不同时代的人和他们的机会》,阿姆斯特丹:Meulenhof 出版社。
[3] 凡•登•伯格•杰斯,J•廷默曼斯,N•海尔曼斯,I. Woittiez(2004年),《老人的今天与未来 :老年人的健康、医疗与护理 2000-2020》,比尔特霍芬 / 海牙 :来自 RIVM 的报告,报告编号 270502001。
[4] A. 凡•德•布鲁克(2001 年),《几代人观念变化莫测的魅力》,摘自《社会学期刊》,第22 卷,第 4 期。
[5] R.J. 查 普 曼(2006年),《企业风险管理的简单工具与技巧》,英国 :约翰威立国际出版公司。
[6] P. 迪斯梅特 :“产品与情感”,《产品设计》,第8 卷,第2期,第32-36 页。
[7] 亚 瑟•O• 艾 格 :“( 回 ) 望未来”,《装饰》,2012.9。
[8] D.K. 富特(1996 年),《繁荣、毁坏与回声》,多伦多 :麦克法兰•沃尔特 & 罗斯。
[9] L.O. 弗雷斯科 (2012年 ),《天堂里的汉堡包》,阿姆斯特丹:伯特•贝克。
[10] F. 于伊斯芒斯,曼海姆,贝克、凡•德•布鲁克(2004 年),《屏幕背后 :25 年的阅读、聆听、观看与网上冲浪》,海牙 :荷兰社会研究学院。
[11] 曼海姆•K.(1952年),《几代人的问题》,鹿特丹 :伊拉斯谟大学。
[12] Motivaction(公司)(2009 年),运用心理学进行社会学图像营销,www.motivaction.nl/english/,2009 年 11月在线。
[13] H. 穆勒霍夫(2007年),《为老年人的设计》,尚未发表的硕士论文。恩斯赫德 :屯特大学。
[14] J. 普鲁伊特和 J. 格鲁 丁(2003 年 ),《角色模型 :理论与实践》,DUX'03(“为用户体验而设计”大会);2003年用户体验设计会议会议纪录,第1-15页,纽约 :美国计算机学会。
[15] N.K. 施莱辛格(2003 年),《聪明地退休,快乐地退休:找到你真正的人生之路》,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美国心理学会。

评论

  • 113.87.162.*
  • 2017-07-16 00:19:28

不错

1 条纪录 第 1/1 页  1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