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展览艺术设计 绪论(1958年)

  • Update:2015-01-27
  • 吴劳
一、展览艺术设计的意义与地位       
        展览工作是一种群众性的政治工作,它是最通俗易懂、直接有效的艺术表现形式。它是通过鲜明的与令人信服的实物展出,达到鼓舞观众的思想与感情的目的。这是今天向群众进行宣传教育的有力工具,是我们党与人民政府非常重视的一项工作。全国各地区的城市、乡村、工矿、企业在解放以后都结合当前的工作,举办了各种类型的展览。这些展览在劳动人民翻身以后、社会主义建设情绪日益高涨的时候,对提高人民的科学知识、政治觉悟,发挥群众的创造性和积极性,帮助群众建立唯物主义世界观,培养群众爱国主义与国际主义的感情,都起了很有效的作用,并对一切新的、先进的事物给予积极的支持,扫除一切阻碍我国走向社会主义的障碍,完成了动员群众为建设社会主义而努力的任务。 
        在国际生活之间,由于各国人民普遍要求建立文化和经济上的联系,而举办展览则是最好的方式之一。我们也参加过不少次的国际性的展出,通过这些展出宣传了新中国的成就,加强了各国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使和平、民主社会主义阵营的力量日益增长。
        通过展览工作,对人民群众进行社会主义的思想教育,反映先进的政治和经济,在今天已成为最普遍的形式,也已经深入到人民的文化生活与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中。它不仅是最有群众基础的教育形式,最易为人民群众所接受,而且已成为人民精神生活的一个重要部分,同时又成为推动各项中心工作任务的动力。
        展览工作的宣传作用之所以有力量,就在于它造型形式鲜明富有感染力,就在于它能突出政治上的现实性和具体性,就在于它跟日常生活有不可分割的联系。因为展览工作是要利用各种形象综合起来表现内容的,要选用各种最有表现力的形式,综合成一个统一的完美的形象,而这个形象要非常鲜明、生动,使观众一接触到它就立刻得到感染。因此就得通过艺术设计来完成它的任务。由此就可以知道,艺术设计者的任务,在整个工作中占着何等重要的地位了。
        博物馆、展览会既然是形象教学的课堂,那么设计者就得使造型结构与展出内容相符合一致,以便使主题思想表现得完善,这就要很好的理解展览计划(提纲),恰当的配置表现形式。因展览计划是根据现实生活里取得了的资料编辑而成的,它集中地表现了展览的内容重点。同时是结合当前的具体情况而拟定的,而不是把一切展品资料和盘托出的堆砌,或随便着色,就能表达出展览的主题思想的。一定要通过艺术设计的加工过程,这个过程就是要把征集到手的展品资料,经过甄别、分类、取舍、装饰等手段。不然,展览便失去了它最重要的特点,变成了没有内在联系的百货商店。
        判断一个展览的好还是坏, 首先根据的就是这个展览的内容是否清晰、醒目,是否打动人心,是否中心突出,要达到这些效果,必须通过艺术设计和加工。不然,虽有很好的内容,但仍不能完成展出目的。因此对艺术设计工作应当特别重视,应该看成是展览中全部工作的基本环节之一。因为展览艺术设计得好,就能使观众对展出内容产生深刻的反应,就能够给千百万人一种真正美感享受和愉快感情,丰富人民的精神世界,而不至于让观众感到枯燥乏味。
        但是,展览会的艺术设计与其他的一些准备工作又有着密切的联系,因此艺术设计的成功与否,除了设计者本身应具备的审美能力之外,要看资料征集工作的质量和对资料研究的深度如何,要看编辑的目的性是否明确和具体。所以资料的征集和编辑工作又是艺术设计工作的前提。
        这些年来,展览艺术设计的实践过程,一方面是艺术设计者和形式主义、自然主义的表现方法做斗争的过程;另一方面也是逐步向现实主义的设计方法摸索和接近的过程;又是艺术设计者在文艺思想和设计实践上的提高加深和逐渐地以正确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来处理展览主题的过程。也正因为经过了这样一些很复杂的艰难的斗争,所以全国性与国际性的一些展览会,才能获得今天的成就。虽然如此,在提高艺术设计的道路上,困难还是很多的,还有待于我们更进一步地努力去克服。
        遗憾的是今天有些批评家们对这个造型艺术部门往往认为是次要的,看不到展览中艺术设计的巨大教育意义与社会政治意义。
 
        一个剧本未经导演排演的创作过程,它只是一种文字的形式。同样的,展览的提纲未经艺术设计的创作过程,它也只是一种有系统的文字,人们只能限于纸面上去感受它。只有当剧本、展览提纲经过艺术创作变为极其具体而看得见的形象和观众见面时,才能发挥更大的艺术效果。所以展览的艺术设计者,是与导演一样的去完成形象化的任务的。
        但是艺术设计者,并不是机械的去表现展览的提纲,而是以展览提纲为蓝本,正确地运用那些展览艺术的规律和方法去表现展览内容的。这就要善于选择题材中的主要事物,善于掌握自己的艺术手段,帮助观众去感受所展出的基本主题与基本思想,并多方面的依靠对主题、对展品资料的研究,尽情地发挥创造性,科学地分析研究展览的目的和有关的资料,设计出最恰当的艺术形象来表现出主题思想。这种造型艺术是依靠几种样式(图表、绘画、照片、模型、布景箱、实物等)的综合陈列构成主题的,所以就责成艺术设计者应负起研究每个展出主题的特殊任务。
        这就要求艺术设计者要深刻地理解展出资料中任何事物或现象的思想与政治意义,才能给事物或现象选择出恰当的表现形式,而这种组合、配列形式的每一个单元,都应充分的显示出现象的本质,使之能明确地深入观众的意识中。
        这种善于以高超的艺术技巧来体现展出的思想内容,乃是彻底地维护我们全体劳动人民的利益的。因而设计中一切不问政治的客观的态度,都会使展览失去思想性、艺术性,成了为展览而展览的现象的罗列,那是材料的堆砌,而不能说明问题。设计者应该认识到,展览是联系群众指导群众工作的,是群众的重要的思想工作之一。因而必须明确每次展览的目的性,使每次的展览都能和群众紧密的联系起来—最重要的是思想上的联系,要从思想上教育群众,指导群众去从事革命的实践。但有些设计者往往在进行设计时,不能高度的发挥展览提纲的主题思想,不能让群众透彻的了解所提出的问题,不能引导群众正确的去认识问题。这样就不能算是完成了设计的任务。
        同样一个主题,在设计中可以用各种不同的方式展示。由于不同的设计思想,就会使观众的倾向性和见解上所得出的结论也有所不同。例如鞍钢技术革新展览会中,表现王崇伦“万能工具胎”的创造,一年完成四年工作量的劳动方法,如果在设计中只展出王崇伦的画像与高度生产指标的数字,而不说明这个创造和劳动方法的本质以及这种运动的群众性,那么就不能达到宣传和推广这种方法的目的。像这种只是“登记”现象,而不说明现象的本质的展出方法,也就不可能解决群众的思想问题。因此艺术设计对每一个能显示主题思想的形象—照片、图表、绘画等,都要使之符合展出的主题思想,符合当前的政策法令,符合先进的科学的最新的成果。只有这样,才能使思想性和艺术性相统一,才能显示出展出的主题思想,才算是完成了设计者的任务。
        在设计中要显示出高度的思想性,这不仅是要使展品资料的选择分类合乎主题的要求,而通过各种展品的组合、配列,还得显示出系统性与发展的规律性。因此艺术设计者还须具有一定的科学知识。只有这样才能把陈列设计安排得最恰当。这就是说,如果把几种有关的材料设计安排在一个单元,就更能显示出发展的规律性,发展的特点和重点。假如把有关的资料设计安排在分散的地位,就会丧失了或减低了这种展品资料的特征和内容,就不能使它发挥出它可能发挥而且应该发挥出来的作用。
        但设计者也不是把各种各样的事物按系统陈列起来就算了,还得研究事物之间的现象和其密切联系的相互关系。为了使观众从展出中获得一种全面的而不是片面的、有机的而不是孤立的印象,就得从这现象与别的现象的相互关系中,从历史性的运动与典型性中和一切个别特征方面去反映。这就必须注意设计中的适当配合问题,从这种适当配合显示出主题所要求的全貌。所以博物馆或展览会中,每一个构成主题的单元,都不是彼此孤立自在的客体,彼此不相依赖地偶然地堆积在一起的,而是互相依赖着和互相制约着有着内在联系的统一整体。设计者要能使用每个资料所具备的特殊性和其他资料彼此之间的关系,让每一个单元的设计更好的更有力的去发挥和暴露它们内含的因素。而每一单元的设计又必须同其他的单元构成有机的整体,展示出某种现象,并说明本质。
        假如把事物孤立起来设计,就会像摆杂货摊一样的不能说明主题思想和事物的特征。因此,只有把有关的资料做适当的配合,才可以互相说明主题,加强主题的表现。所以一个好的艺术设计者就必须学会全面地处理展品资料。做到这个要求,一方面要具备一般的业务知识,另一方面还必须理解马克思与列宁对自然发展的规律与社会生活现象的规律性,即必须懂得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
        为了给观众以更明显的印象,设计者还得从这些资料中找出主要的和次要的,把主要的设计放在重点突出的地位,加以艺术形象的渲染,而将其他与之有关的材料环绕在它的周围。这样既能使观众看出主要的中心和主导作用,又能使观众看出主要的和次要的之间相互的关系。这就是强调对象的特征和基本的内在意义。因此,要做好设计工作,就必须理解有目的地有重点地处理资料的重要性,注意判别资料的主从关系,而这又必须懂得矛盾论。
        这一切,都是构成展览艺术造型形象的深刻和广阔的因素,对艺术设计者来说,不但要求自己和日常事物紧密结合,培养自己的人民的思想感情,而且是尖锐的思想斗争过程,也是艰苦的学习过程。
三、形式与内容的统一       
        设计者获得了展出的主题思想,明确了展出的目的,安排了各个单元或事物的互相关系,以及主从的关系以后,就应该找出主题的造型结构的因素,根据建筑布局的参观路线、照明、展品形状物象的组合、配列等条件,选取一种最恰当的艺术表现手段与技术手法。这是创作过程中必要的艺术表现的具体步骤。亦就是说,这种表现形式均以能反映展出内容中形形色色的某一个方面为主。展览的内容只有通过某一种表现形式才能为观众所感受得到,那么决定形式的因素,处理资料的表现手段,都是用来表现展出内容的。越是能够最鲜明而富有表现力地运用那借以表达展出内容的形式,展览艺术的设计就越优秀。 
        过去有些工农业的展览中,常常由于形式处理得不恰当,不能充分发挥展出内容的基本思想,而减弱了展出的效果。要避免这种缺点,就必须理解展览艺术中形式与内容的关系问题。
        认为展览艺术特性只表现在它的表现手段方面,把表现形式理解成为“外形”,而不愿深刻的去体会展览内容本身的特性,这是形而上学地把形式看成孤立的范畴,自然就达不到展览艺术上的完整性。唯物主义的美学把形式与内容看成是两个不可分离的、辩证统一的和相互渗透的范畴。因此要把展览艺术的表现形式理解成为内容的内在结构和内在组织,而且展出内容本身决定这种组织的性质。列宁的说法是:“形式要以本质的,本质是要有形式来表现的。但无论如何,形式要以本质为转移……”所以不能使表现形式僵化成为容器,随便可以装进任何内容,绝不起变化。表现形式不仅以内容为转移,而且也能发挥和表现内容或妨碍内容的发展。但形式凭借内容而构成,是内容的实际存在,也是内容的具体表现。因而,表现形式要与内容相符合。把形式看成是僵化的,那就不可能表现出展览中的新内容。
        可是某一种内容并不是只能用一种唯一无二的艺术形式来表现。亦就是说,同一个内容,亦可以用多种多样的形式去表现。如果认为某种内容,只能以某一种特定的形式去表现,这种简单化的看法,只会妨碍展览艺术的正常发展。艺术表现形式的新颖和多样化,本来和艺术所反映的现实的丰富性是不冲突的。但形式与内容总是结合着存在于统一体中,而且展出内容是这种统一体中主导的、决定性的因素。然而表现形式能影响内容的发展。
        展览艺术创作有别于科学技术的记录现象,因为它不只是反映展出内容中的现象,而且必须预先深刻研究内容来概括现象。找出那些最鲜明的、最典型的,而又最富于表征的现象,通过这些现象用具体的艺术形式恰当的揭示出思想内容。
         那么任何一种形式的运用,都取决于设计者对现象从什么角度去理解和对现象所抱的态度。
         处理各种艺术中的题材、风格、构图、线条、色彩、起伏、明暗、韵律等,艺术家都得发挥最大限度的能动性、独创性和丰富的想象力,以便使形象在艺术形式中具有强烈的感染力。那么展览中现实主义的艺术设计,同样的,不仅仅只是以形式与内容之适应为先决条件,而且决定着艺术设计者对各种形象的创作。这种形象又是这个艺术表现形式所固有的,因而这种艺术形式能使内容鲜明和富于说服力。就是说,这种艺术设计的形式将会帮助展出内容的表现,将会使思想性和艺术性贯穿起来,使展出有机地、紧密地联结着主题的一切,明确地交代出展览主题,而不是一种孤立的形式。
        展览艺术中的全部装饰,都不是孤立地存在的,这种装饰设计不能离开展出的目的性,它应该完全为着加深展出内容对观众的印象而设置。我们曾看到有些展览中的艺术设计,常常用外表装饰的华丽来挽救、掩盖未经深思熟虑的展出内容。或者胡乱采用各种回纹、卍字、几何形、五角星、红旗等彩色斑斓的背景,企图使图表、照片等展品“增色”。这种同展出内容并不相关的形式,只能引起情感上的、生理上的刺激而已;只会分散观众的注意力,甚至会歪曲展出的原意,而不会有助于内容的表现。
        为了更好地表达展出内容,在形式上多下功夫是非常必要的,亦即使展览中的建筑艺术、家具装设、照明运用、色彩配备、装饰安排、物象组合配列等形式达到协调。但形式毕竟是表现内容的手段,因而就应该更多的注意如何使形式来确切而完满的表达展览内容。
        民主国家来华的一些经济文化展览会中的艺术设计,清楚的告诉我们,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设计手法,保证了内容同形式的一致。它不仅在陈列结构中要求内容起主导作用,而且风格、布局也要适应一定的主题思想。所以在那些展览中,我们看不到同内容无关的点缀和装饰,也找不出展品堆积和罗列的现象,更没有标新立异的“形式主义”的作风。
        我们与民主国家的展览会,都反映了社会制度的优越性,是最先进的、为人民服务的展览会。它和资本主义国家的展览会有着本质的区别。因为资本主义国家的展览会宣扬的是帝国主义时代资产阶级的思想,是为了满足少数资本家的欲望、利润,增加剥削,丝毫不为人民服务的。他们主张“纯”艺术的,反映着末路的资产阶级艺术的堕落和危机,特别明显地在“艺术”中流露了出来。这种艺术中形离了客观现实的内容,而且用主观意识歪曲现实成了唯一的内容。这种主观意识已经不能正确的反映社会存在的规律性了。
        所以,资本主义国家展览中的艺术设计,虽然有时也弄得富丽堂皇、光辉夺目,但带有很大的虚伪性。他们常以一种“新奇”毫无内容的色斑与各样几何线条的堆集来吸引观众,但人们从这些画面上看不出它究竟“表现”了什么。这种“形式”是最畸形的没落艺术的空虚和贫乏。他们认为艺术中可以存在孤立自在的形式,形式与内容无关,甚至完全可以存在毫无内容的形式,形式是一切,形式创造出合理性的外表,形式是唯一的积极的基础,在艺术中只存在着形式……这种说法就是空洞无物的形式主义,显然是不能反映现实的。但是不能把在装饰中所需要的几何形的、简化的、变形的和虚构的描绘的装饰形式与形式主义混为一谈。
        如果设计者对展出内容采取冷淡的态度,不想用高度的艺术形式的全部手段来表现出内容,只是表现了一些没有意义的偶然的细节;或是照相式的应有尽有,缺乏想象,没有艺术感情,显不出对象的特征,那些详情细节就会挡住观众对主体的感受,这就会走向无生命的自然主义,而看不见主要的东西。
        因而,形式主义与自然主义的表现是决不可能表达出设计者对事物及其发展的看法,亦就表达不出展览艺术中丰富的思想内容。
        我们知道,社会主义的现实主义,乃是我们各种艺术的创作原则。当然,展览艺术的造型设计,也应遵守这个原则,因此,展览艺术中的设计者,应当集中热情地去反映在不断发展中的现实事物。选取一切新的最典型的特征,以高度的艺术形式恰当的去表现内容,清除那些有碍于感受的因素,突出其中最本质的事物,从而创造出具体与真实的艺术概括,达到表现形式与展览内容的统一。(原载吴劳:《展览艺术设计》,人民美术出版社,1958 年版,第一章,第1—12 页
1952年,巴基斯坦国际博览会的中国展览馆,吴劳任总设计师
 1957年1月 全国农业展览会美术设计工作人员合影 二排左五为总设计师吴劳
 1955年2-6月 吴劳(后排右三)任法国里昂国际博览会中国馆总设计师
 
吴劳:《展览艺术设计》,人民美术出版社,1958年
二、对展览艺术设计者所提出的要求 
 
吴劳手稿:《展览艺术设计》,20世纪50年代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