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穉英画室研究述评

  • Update:2010-07-01
  • 乔监松
  • 来源: 装饰杂志
内容摘要
穉英画室也为我国近代最具影响力的商业画室之一,其产品在数量与质量上均为我国近代商业美术中的佼佼者,其活跃时间涵盖了我国近代社会剧烈变迁的几个重要时段。随着学界对近代关注的升温,穉英画室逐渐成为一个研究热点。本文围绕穉英画室的基本概况、学界对穉英画室的几个重要研究阶段及目前的研究现状展开论述,对穉英画室的研究就进行梳理并提出问题,期望能对今后的研究提供参考。
[关键词]杭穉英;穉英画室;民国前期;月份牌
杭穉英创办的穉英画室为我国20世纪较早从事商业美术创作的专业画室之一,其出品数量之多、质量之高是同时期其他商业美术画家、画室无法匹及的,对我国近代商业美术的发展影响巨大。其作品符合时代需求,因此在当时得到了很快的发展;又由于其出品蕴含了丰富的时代信息而成为当下的研究热点。本文从穉英画室的概况、学术界对穉英画室研究的几个重要阶段及目前的研究现状等三方面切入,对既有成果进行梳理,提出后续研究应解决的问题,使对穉英画室的研究更为丰富,进而丰富对近代美术及设计的认识。
一、             穉英画室概况
目前对穉英画室的研究还有些许出入。首先,大多数研究者使用的为“稚”而非“穉”。笔者通过对杭穉英画作签名、书信手稿、民国时期出版物对“稚”“穉”二字的用法及民国时期和新中国的几次文字简化运动进行分析,得出其准确用字应为“穉”。而当下使用频繁的“稚”字则是新中国文字简化运动的结果。其次,对穉英画室的名称及创设时间尚有疑议。杭穉英于1925年创立画室,但一直并未以“穉英画室”自称。1947年杭穉英逝世之后,其父杭卓英为维继画室生意正式以此名号对外称呼。[1]基于此,画室起算时间应以杭穉英创立画室之时为始。
杭穉英在商务印书馆服务期满之后便在上海虹口鼎元里开设画室谋生。初时只有杭穉英一人,1925年时因业务渐多便邀请商务印书馆的同学金雪尘来帮忙。由于当时杭穉英在上海已小有名气,因此其亲朋好友、同乡有不少人要求随他学艺,他才逐渐收留一些学生,对其实行“供给制”(不收学费,反而学习期间提供食宿和学习材料),此时画室渐成规模。[2]随着业务日益繁忙和人员增多,画室搬往上海闸北区山西北路海宁路口的一座大院内后才稳定下来。其后画室以杭穉英、金雪尘、李慕白为核心,所有人共同协作。繁荣时期画室不仅包揽了上海地区月份牌业务的一半,还涉及各大公司的礼券、商标、银行钞票等业务。据初步估算,穉英画室年产月份牌80余张,共出品1600余种,成为月份牌界名副其实的半壁江山。[3]
抗战期间画室完全停业,杭穉英为了不为日本人服务而自断业务,八年间全靠借债度日。抗战胜利之后画室全体不辞劳苦工作,仅用两年时间就还清了全部欠债,然而杭穉英却因过度劳累于1947年去世。其后,其父杭卓英为维继画室业务,始以穉英画室的名号正式对外营业。此时以金雪尘、李慕白为核心,与其他人共同协作,一直到后来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4]
二、             研究穉英画室的三个阶段
内地学术界对穉英画室的研究深受政治导向与意识形态影响。笔者大致将学术界对穉英画室的研究分为下列几个阶段:
一、             建国之初
新中国建立之后,由政府文化部门主导,学术界对穉英画室的研究有所涉猎。但因国家尚在重建阶段,学术界无法对穉英画室做较为深入的研究。以重视新年画的发展为契机,学术界与从事美术创作的相关人员对月份牌进行了一定的梳理性工作。由于受意识形态及阶级观念的影响,使当时的研究中批判多于肯定。
当时的研究具有如下特点:其一为关注月份牌画面的阶级意义。研究画面中的女性形象等、分析其社会意义,从社会学角度分析其创作。此时尚未从纯粹学理层面进行,转而指涉社会层面,突出其阶级性,导致批判多于肯定。其二为肯定技法而批判其内容与商业性。画面所表现的为商业服务、无所不用其极导向庸俗的现象受到了无情的批判,但同时其写实技法也被肯定,并在后来的年画创作中被发挥到了极致。其三为当时的社会环境与经济体制只能将月份牌定性为年画,经济体制决定了月份牌的商业性无法得到归属,在为社会主义服务的过程中只能发挥其写实长处,只具备了年画的功能。
此时的研究还表现为百废待兴局面下的初步性与宽泛性。限于研究条件与社会对文化产品的迫切需求,研究多为大范围、概述性的定性研究,无法进行深层次的探索,将杭穉英及穉英画室单列进行研究自然无法实现。
然而,杭穉英及穉英画室仍被一些研究者列为月份牌发展的一个重要代表人物与阶段。以张曼如、薄松年、吴步乃等为代表,对杭穉英及穉英画室做了较为公正的学术评价,充分肯定了穉英画室对民国时期整个商业美术的带动作用。例如吴步乃先生的《解放前月份牌年画史料》中就将穉英画室明确定性为“设计公司性质”,将杭穉英及穉英画室作为月份牌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重要阶段进行研究;并将月份牌的优、缺点区分对待,评价中肯而公正。[5]
此后学术环境的变化迫使对月份牌的研究一度中断,对杭穉英及穉英画室的研究更是无从谈及。正常学术性的研究一度中断,建国之初对穉英画室的研究也就告一段落。
二、             改革开放之后
改革开放之后,内地学术界氛围日渐活跃。随着高校与相关研究机构恢复正常、与港澳台等地的交流日益增多、学术界对近代中国历史的关注等影响,月份牌渐成研究热点,杭穉英以其巨大的作品数量、精湛的技艺、近乎完美的艺术表现被众多研究者纳入研究范围。然而,由于一度中断的学术研究尚待时日恢复,因此研究依然流于概述、对月份牌的“平反”等搜集、整理性工作,对杭穉英及穉英画室做深入研究也就显得不甚现实。
尽管如此,此时期学界对月份牌的研究依旧有不小的进步。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台湾汉声杂志为先声,港台地区对月份牌的研究逐渐升温,收藏界也逐渐活跃。先后举办了数次月份牌画的展览,出版了印制精美的画册,带动了一批学术成果的出现。例如吴昊等编著的《都会摩登——月份牌: 1910-1930s》,益斌等编著的《老上海广告》等。此时期研究视野较之前更为开阔,不仅有美术学学科内的研究,也有设计艺术学、传播学、经济学、社会学等学科的研究;关注的内容也逐渐多样,例如苏州大学曾以月份牌为图像资料,对民国时期的服装设计进行过较为系统的研究。此时期对杭穉英及穉英画室的关注也日益增多,随着学术界对近现代美术及设计的关注,众多研究者均将其作为近代商业美术发展中的关键阶段加以关注,肯定其代表性与时代意义。
遗憾的是由于学术研究尚处于恢复期,无法对穉英画室做深入的专题研究,众多研究者对其能有一定篇幅对其提及、介绍、研究已是一大进步。
三、2001年前后
2001年杭穉英先生诞辰一百周年。随着研究条件的改善以及与外部交流活动的增多,有关月份牌的研究也日益增多。由于杭穉英及穉英画室的特殊性使众多研究者对其加以关注,此时研究者层次分布更为广泛,视野更为开阔,研究逐渐深入。
以2001年为界,众多回顾性文章相继发表,对杭穉英的研究渐成热点,出现了一些水平较高的文章,研究者范围覆盖了内地、香港、台湾以及海外相关地区。众多硕、博士论文也开始关注杭穉英及穉英画室,如钱宇(苏州大学)于2003年撰写的硕士论文《略论月份牌广告画》中对穉英画室做了较多论述;同年,蒋英(南京艺术学院)的硕士论文《老上海月份牌广告画研究》,则将穉英画室作为月份牌发展的最重要阶段加以论述;一年之后,李峰(东南大学)的硕士论文《二十世纪前期上海设计艺术研究》则从设计艺术学角度对穉英画室进行研究;而仅一年之隔的2005年,顾万方(南京艺术学院)就完成了硕士论文《杭穉英与他的月份牌画艺术》,为目前所见以杭穉英及穉英画室为主要研究对象、层次较深的专题研究,文中对杭穉英及穉英画室的众多方面均做了较以往更为细致的研究。例如研究了杭穉英的艺术生涯、画学渊源、艺术成就等方面。与此同时,一些博士论文也将杭穉英及穉英画室作为重要的研究对象纳入研究范围,例如郑立君(清华大学)于2006年完成并随后正式出版的博士论文《场景与图像——20世纪的中国招贴艺术》中就有不少对杭穉英及其画室的论述,而2009年则有王丽红(西安美术学院)的《瞬间的永恒——中国招贴艺术研究》对杭穉英给予了相当的关注。
伴随着硕、博士论文将穉英画室纳入研究范围的还有为数不少的学术著作,例如陈瑞林先生的《中国现代艺术设计史》,赵琛的《中国近代广告文化》,邓明、高艳的《老月份牌画:最后一瞥》等等。与此同时,学术界的研讨会等也对杭穉英及穉英画室也给予了相当的关注,例如2001年“海派画与海派美术”研讨会上陈瑞林先生的会议论文《“月份牌”画与海派美术》中对杭穉英及穉英画室有相当篇幅,进一步突出了穉英画室的代表意义。而2001年由海宁市政协结集发行的《装潢艺术家•杭稚英1901-1947》堪称突破,书中收录了相当多较为深刻的已发表文章,并且杭鸣时先生亲自撰写了长文,为研究穉英画室提供了极为珍贵的一手材料。
 
三、             研究现状及思考
到目前为止已明确杭穉英及穉英画室在我国近代商业美术领域的突出地位,以至“研究中国早期商业美术,必提及到上海的‘穉英画室’”。[6]尽管对穉英画室的研究已有一些成果,却与其所具备的历史性地位并不相称。诸如穉英画室的构成、日常运作模式、培训体系、其产生、发展与没落的几个阶段等均可进行深入研究;加之其具备的代表性意义,不仅可将其与当时国内同行进行对比,也可将其与同时期国外同行进行比较;更具现实意义的是其发展历程对当下设计业也具有极大借鉴意义,可为当下设计业的发展提供借鉴。同时也可对其细节进行研究,诸如穉英画室的组成及极具先进性的培训体系等细节问题到目前为止尚无学者涉猎,若对此加以关注定能进一步了解民国时期商业美术的发展状况、更为清晰的廓清当时的社会环境。
研究穉英画室的实际意义在于通过对此个案的研究,剖析其存在基础,分析其发展历程,探讨其没落原因,将穉英画室作为群体进行研究,以此案例为参照物与当下设计行业进行对比分析,为当下发展提供参考。研究穉英画室的理论意义在于,从学术上肯定月份牌在民国时期的社会存在价值与艺术价值,突出穉英画室的代表性意义,在肯定杭穉英的个人成就的同时分析其对整个行业的带动作用。为今后设计史书写提供新视角,丰富我国的美术/设计研究,形成完整的中国美术/设计研究。
虽然近些年来由于研究环境的松动已使对月份牌的研究趋于理性,开始做学理上的思考。然而由于传统思维模式的影响,使月份牌以及月份牌画家依然未能完全恢复其应有的历史地位。对穉英画室进行研究的意义还在于通过对一个个案的深入分析,以现代视角分析近代事物,从而找寻其积极的现代性意义。不仅使近代美术的研究更为丰富,也能对当下及今后的美术发展产生借鉴意义。
通过对穉英画室的整体研究,对其从产生至消亡的完整分析,探寻商业美术的发展与经济发展的关系,经济作为商业美术存在的基础,而商业美术也能对经济的发展产生巨大的作用,二者互为因果,缺一不可。
限于资料收集与整理难度较大,众多研究者均只对杭穉英及穉英画室只做较浅层次的分析;明确其在近代商业美术史上的地位,分清其发展的几个主要阶段,而未对其做深入剖析,整体研究有待深入。同时,绝大多数学者的研究重点限于月份牌,对其所做其它作品研究尚属空白。众多研究者的描述及分析均大同小异,参考材料的来源也极为相似,并且少有研究者将穉英画室作为整体研究。
综合而论,学界对穉英画室的研究尚未进入系统性阶段,到目前为止也无以穉英画室为单一对象的深层次、全方位的专题研究。近年来怀旧与反思渐成风潮,近代历史渐成热点,尤其以近代社会中具有现代意义的事物为学界关注重点,而穉英画室无疑具有这一特征,因此穉英画室在未来无疑会成为学界研究的热点。笔者认为无论是穉英画室的组织形式还是运作模式等均可成为学界研究的课题,加之穉英画室所具备的无可替代的代表性与现代性意义,无疑会使更多的学者对其投入更多的关注。
 
 
【注释】
[1] 顾万方:《以杭穉英为例试析民国月份牌画家的画学渊源》,载《艺术百家》,2001年,第1期,第65页。
[2] 杭鸣时:《装潢艺术家杭稚英》,见《装潢艺术家·杭稚英(1901-1947)》,海宁市人民政治协商会议,2002年,第3页。
[3]杭鸣时:《纪念杭穉英诞辰100 周年》,载《美术》,2001 年,第5 期,第52页。
[4]同注[2],第5页。
[5] 吴步乃:《解放前的“月份牌”年画史料》,载《美术研究》1959,第2 期,第51-57页。
[6] 陆慧:《试论穉英画室对中国现代商业设计的意义和价值》,载《商场现代化》,2008年,第30期,第173页.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