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图形创意中直觉思维运用形式探析

  • Update:2010-07-23
  • 孙秀霞
  • 来源: 装饰杂志社
内容摘要
直觉思维是创造性思维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思维方法,它是创造力的源点,是创造性思维的基础。图形创意中直觉思维的运用可通过图形直觉猜测、图形设计洞察和图形创意灵感三种形式来把握直觉思维的运用规律,构建我们的创造性思维观念,以此来拓展设计师的创意空间,提高图形创意的成功率。
[关键词]图形创意;直觉思维;运用形式
 在图形设计创作中我们都曾经有过这样的经验,虽然对设计主题已经进行了全面理性的分析和长期艰苦的思考但是满意的想法却迟迟没有出现,正所谓“山穷水尽疑无路”,这时通过某种偶然因素诱发,一个绝妙的创意诞生了。其实这就是直觉思维在图形创意中运用的典型例证,在这一过程中直觉思维往往是通过其特有的高度综合性和跳跃把握事物本质的特征,分解设计者已有的旧心理结构,并创造性重新组织新的心理结构,从而帮助设计者获取好的创意。虽然在整个图形创意过程中处处都能看到直觉思维的影子,但影子终归是影子不是实体就像直觉思维本身一样,瞬间迸发、飘忽不定,如何把握直觉思维的运用规律,掌握其运用形式是我们所要研究、探索的主要问题。图形创意中直觉思维的运用形式可尝试性的总结归纳为以下三种类型,即图形直觉猜测、图形设计洞察和图形创意灵感。
一、图形直觉猜测
图形猜测是图形创意中直觉思维的最基本一种运用形式,它是对设计主题进行调查、分析、联想、类比、归纳的基础上,依据已有的材料和知识对未知图形进行创意,作出符合一定经验与事实的推测性想象的思维方式。
 
                                                                                   图1                                                      
                                                                                                   图2
 
正如爱因斯坦所说,在创造性活动中“真正可贵的因素是直觉”。设计者在面对设计主题时,往往会凭直觉一下子作出对创意图形的决断和猜测,然后在猜测的基础上再进行逻辑思维或反复求证。如图1所示,设计者根据“链子”想到了“蛇”,这种图形的猜测是设计者根据已有经验和头脑中存储的图形信息凭借直觉把握了二者又细又长、弯曲自如的相似特质,然后通过异质同构的原理将这两种本不相干的事物联系在一起。图2中的圆号与喇叭花的结合,是在逻辑分析的基础上通过对“圆号”的解构分析,利用了“圆号”的大喇叭将其与实际的喇叭花进行结合,从而得到了新奇的视觉图形。设计者首先凭借直觉先在头脑中构建未知图像的各种形式和模型,在主观创意和客观事物之间架起一座由此及彼的桥梁,然后再进行严格的逻辑论证和实践检验,并从而获得富有创意的图形。运用直觉思维的这种形式,能够帮助设计者做出预见和直接猜测创意图形,这对于图形设计创意有着巨大的促进作用。例如,我们在对“铅笔”这一特定的元素来做图形创意练习时,设计者可能会凭直觉想到许许多多和主题并不相干的事物,然后设计者运用图形猜测提出种种创意方案,并将其在头脑中进行重构——铅笔与树木、竹简、梯子、城堡、奶瓶等元素进行重构——从而产生出了具有新、奇、异的优秀创意图形(图3)。
                                                            图3
 
二、图形设计洞察力
洞察力是直觉的高级运用形式。在图形创意中,直觉洞察力是人脑对设计主题与图形设计元素之间关系的一种迅速识别、直接理解、综合判断。它在图形设计元素的选择运用、分解重构中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是直觉思维借助联想、想象、类比等方法对设计主题相关元素进行综合把握的过程。通常说的直觉判断或直觉选择指的就是洞察力的作用。利用洞察力,设计者能在错综复杂的情况下,对图形的创意方法、思维路线与元素结构进行甄别真伪、直觉把握。
                                                                        图4         
                                                                                  图5                  

如图4所示,设计者在对“剪指刀”进行图形创意时,预先思考了几种甚至几十种可能的图形分解重构方案,剪指刀与壁虎、手指、蚱蜢、汽车甚至与拉链等相结合,究竟选择哪种创意方案?放弃或暂时搁置哪个方案?单凭逻辑思维往往很难确定,这就需要求助于直觉思维,即凭借直觉去辨识、去选择。因此,洞察力的存在,使设计者能正确地预测图形设计发展的趋向,觉察不同事物间内在的关系和本质,可以在众多的设计元素中选择突破目标,在预先思考的方案中选择正确的思路,以及在难分优劣的方案中选取最佳方案。图5是设计者在对“剪指刀”的众多创意方案进行图形洞察的结果,最终获得了最具表现力的创意组合并使思维产生飞跃。在进行图形创意的过程中,思维产生“飞跃”的过程也就是图形设计洞察力发挥作用的过程,设计洞察力使知识和智慧融合在一起,产生新的意念并创造出新奇的视觉图形。
被称为“视觉诗人”的冈特·兰堡就是一个直觉洞察力极强的设计大师,纵观冈特·兰堡的设计作品,可以看到他能够在设计主题与创意图形之间做出直觉的理解和综合的判断,能够正确地预测自己的图形设计发展趋向,觉察不同事物间内在的关系和本质。他还能够在众多的生活元素面前抓住设计主题的本质,把一些生活中常见的主题作为创作元素,加之艺术的处理,使其具有另外的一些象征含义。冈特·兰堡作品中把“土豆”作为他设计创意元素,就是他直觉洞察生活的结果。冈特·兰堡出生于二战的发源地德国,土豆伴随冈特·兰堡的青少年时期,因此土豆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里。冈特·兰堡对土豆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他认为土豆是德国的民族文化。所以,在进行设计时他能够凭借对生活的这种直觉洞察力,迅速在设计主题与图形创意之间通过“土豆”这一生活元素建立起联系。他将土豆削皮、缠绕、切块、上色,再堆砌…… 这些作品都充分体现了冈特·兰堡奇特的想象力,没有人会想到土豆可以分裂上色,可以在平面上展示空间效果(图6、图7)冈特·兰堡开创了一个先例,他将土豆“玩”到极致,在对土豆的分解重构中获得灵感,使得平凡的土豆获得超乎寻常的视觉冲击力。 
 
 图6   
图7
                                   
冈特·兰堡轻而易举地将生活中常见的事物如手、窗户和灯泡,与设计创意巧妙地结合起来,这是直觉洞察的结果,也是运用直觉思维完成创意的具体体现。这种直觉洞察的运用方式,能够使设计者正确地预测设计发展的趋向,觉察不同                                      
创意元素间内在的联系和本质的特征,从而能够更加准确的捕捉到设计的灵感。
三、图形创意灵感
鲁克认为:“材料的预先积累和对结果的批评性评价,都是在意识的控制下实现出来的”,“在这些阶段之内存在着下意识的阶段和豁然贯通的阶段,这正是那百分之一的灵感。”灵感是一种不可控制的直觉运用方式,它是以已有的知识经验为基础,在意识高度集中之后产生的一种极为活跃的精神状态。因此,灵感的产生通常是在外界刺激下,受到原型启发而触类旁通,或者是在设计者对于设计主题和图形资料经过理性的分析和聚精会神进行思考时,思维处于极端的集中状态,精神受到主观意志强大控制力的影响,显得异常的活跃,各种思绪向思维的主体凝聚,构成突破性的思考力,在思维的超越中,生发出来的设计新概念、新判断、新思想、新形象。
图8《和谐社会——网络篇》是笔者曾经设计过的一副招贴作品,在酝酿构思时,我很容易的就选出了“@”作为视觉元素进行设计,因为“@”被公认为网络时代最具代表性意义的符号。但是怎样对它进行解构才能准确表达其设计主题呢,怎样运用才能推陈出新呢?这时大脑进入一种高速运转状态,结合先前所积累的视觉经验依靠理性思维、逻辑思维来分析信息时代网络与生活的关系,大脑在同一时间内展开多向性、多通道、多层次的综合思考,进行图形直觉洞察。这是一个极为痛苦的阶段,似乎是设计方案进行不下去了,好的创意在逻辑的分析下没有浮出水面,怎么办呢?这时,想到去网上浏览一下信息顺便休息一会,可碰巧当时眼镜不见了老是看不清楚电脑的东西,以至于总是点错浏览信息。这时脑子灵光一闪,从另一层面发现了“眼镜”有帮助人们看清东西的功能,这不正是人们面对良莠不齐的网络信息时所需要的吗!灵感在逻辑分析创意主题和现有图形的基础上爆发了,创造性的提出了将“眼镜”与“@”相结合,寓意网络世界,不能像得了近视一样看不清真相,一定要有辨别能力。至此,借助于直觉思维在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思维中找到了具体可感的视觉元素之间的一致性和必然联系,完成了设计创意的元素选择、分解与重构,获得了创意的灵感。虽然,还没有最终形成具有创意的图形,但是一个富有创造性的图形的创意已经呈现在大脑中。这一创意的获得正是因为大脑在当时正处于暂时的松弛状态之中,接受刺激的敏感性最强,潜意识处于最积极的活动状态之中,使得潜意识在对信息进行不可控地重新组合之后能够跃迁到显意识中,从而产生了创意灵感。
     
                                                              图8
 
图形创意中直觉思维的这三种运用方式,图形猜测表现为一种对未知图形的推测性想象,或然性较大;图形洞察力则是在设计主题和丰富的图形元素研究的基础上对图形设计结果的猜测,是一种直接肯定或否定的判断,准确率较高;图形灵感依赖于人脑潜意识的释放,在一段较长时间的探索之后,突然闪现产生新的设计思路和图形解构方案,具有创造性。虽然,我们理性的将直觉思维的运用方式分为以上三种,但在实际的设计创意过程中三种方式并不一定是单独进行运用的,有时一个创意可能是两种甚至三种方式共同参与发挥作用的结果,所以我们在进行图形创意时要对这三种运用方式灵活掌握。
尽管直觉的出现有着许多偶然的因素,有时并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设计师也常常说不清楚某个创意是如何产生的,但直觉思维的运用还是有其自身的活动规律的。通过对图形创意中图形直觉猜测、图形设计洞察和图形创意灵感三种直觉思维运用形式的探索,使我们尽可能的探寻到创造力的源点,并为创造性思维的构建打下坚实的思维基础,从而为图形创意中直觉思维的运用插上一双充满灵感的翅膀。

注释:
王绍强. 图形创意新灵感[M].南宁:广西美术出版社,200478页.
A·H·鲁克著,周义澄、毛疆、金瑜译.创造心理学概论[M].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5,116页.
参考文献:
阎评.论图形创意及其思维形式[J].装饰.2003,09:30- 31.
汤义勇.图形的创意与表现[J].上海工艺美术.200203:47-49
[美]阿恩海姆著、腾守尧译:《视觉思维》,四川人民出版社,1987年.
席涛.图形创意[M].上海:东方出版中心,2004.
汤川秀树.创造力和直觉[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1987.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