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设计·文化·生活

  • Update:2014-02-13
  • (美)凯瑟琳·乔·石野 翻译:汪芸
  • 来源: 《装饰》杂志2014年第1期
内容摘要
《设计与文化导论:从1900 到今天》An Introduction to Design andCulture: from 1900 to the present
作者:彭妮·斯帕克(Penny Sparke)
出版社: 劳特利奇出版社(Routledge),伦敦
出版时间:2013-2-1

中心论点
2013 年,知名设计史作家与教授彭妮·斯帕克出版了第三版《设计与文化导论:从1900 到今天》,这是继该书的前两个版本,由她撰写的1986 版与2004 版之后进一步对西方设计与设计师的发展及其所扮演的角色进行阐述的著作。在本书,也即最新版本中,斯帕克有效地就21 世纪前10 年,设计在塑造世界文化身份与生活方式的过程中所承担的全球性的、颇具影响力的角色做了陈述。借此,她坚定地将今日的设计实践与设计专业定位为2013 年度具有领导性质的主要原动力。与此同时,她在适当的地方更新了2004 年版的内容,以体现当下的社会、技术与经济对设计产生的影响。她通过追溯西方设计与设计师在全球消费文化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对诸如社会史、视觉文化和媒体学等后现代学术学科的描述实现了这一点。此外,她还引入了当下快速变化的技术风潮,例如,设计介入社会媒体、虚拟现实和虚拟环境。继而,斯帕克在书中就“全球——本土主义”——例如,在21 世纪前10 年中,全球的设计与本土设计的整合——做出了总结。
最后,斯帕克巧妙地记录了设计企业的角色转化, 从20 世纪之交作为装修行业的外围切入,直到在20 世纪中期成为现代主义核心集团的一个部分,之后,是企业全球化的商业合作伙伴,继而变为“全球——本土主义”的企业家。在最终的分析中,将设计专业及其实践总结为具有极大伸缩性与适应性地介入文化与商业语境的力量。

批评
相比于斯帕克所从事的研究工作的深度及其涉猎广泛的学识,2013 版,也即本书的第三版所涉及的议题不免显得单薄。她所涉及的设计领域和设计制品非常广,包含了产品、服装、汽车、室内、平面设计、大规模销售以及消费文化。然而,作为一本陈述“从1900 年到今天”的设计史,插图过于稀少。这个缺失或许是由于高昂的印刷成本与版权结算的费用造成的,两者都不在作者的控制范围之内。另一个存在争议的地方在于著作的标题,《设计与文化导论:从1900到今天》。这个标题并不能反映对西方设计和文化历史的强调。从作者角度考虑,造成这种疏忽的潜在的原因或许是因为她本人在英国有近40 年(自1975 年以来) 的英文设计史写作以及担任设计史教授的经历。此外,斯帕克30 年来的研究与写作主要集中于西方现代设计运动,这一点可以以她已经出版的15 本著作与大量文章为证。然而,她确实在有关设计介入特大企业全球化这一部分中简单涉及了日本与意大利的设计,并提到了近来新兴的国家——中国、印度与巴西。所幸的是,她的书主要是关于当代设计的发展及其在消费文化中的地位,而不像许多其他的设计史书那样,只是通常意义上个体设计师的罗列。斯帕克的书就设计在西方历史、社会、经济与技术语境中的重要性展现出一种深度以及宽广的理解力。在检索她证据充分的词汇表、注释、个人简介与索引信息的时候,这一点尤其明显。总而言之,对于任何希望更多地了解20 世纪到21 世纪之间西方设计发展的读者而言,《设计与文化导论:从1900到今天》都是宝贵的资源。

1. 本书目录


2-3. 内页插图

本书简介
斯帕克教授以时间为顺序编写她的设计史,将该书分为两个主要的部分。本书的第一部分,1900-1939,包括现代主义的兴起以及设计的角色从边缘走向文化与商业的中心。她论证了纵贯整个20 世纪前半期,英国与美国的工业革命是如何开始影响西方设计实践的。20 世纪初始,设计师充当了装饰设计师的角色,主要是在机器制造的物品上添加装饰,使得工业产品在审美上更加美观。他们的任务在于创造出令人满意的物品,这样消费者就会受到诱惑,购买新的工业商品取代之前的物品。常见日用品的替代品,例如,木扫把会被别出心裁地设计的吸尘器所取代,拥有了它的消费者满心骄傲。斯帕克声称,在工业革命的初始阶段,这些装饰设计师并没有处于创造批量制造产品的核心位置。事实上,制造商们把他们所承担的角色视为“净增价值”,为他们的潜在客户创造市场吸引力。
之后,伴随制造、市场与分配将商品生产进一步机械化、并同时转化为为客户制造商品的主导方式,在规划如何以最好的方式批量生产商品的时候,设计成了基本要素。物品的创造不再由个体的工匠——这些工匠以单体的形式直接作用于他们精心设计的物品——控制,反之,产品成了商品,通过机器生产,继而,产品的制造与装配等重复化的任务被机械化地组织了(1915-1939)。因此,在新的、针对大众的产品制造系统中, 设计师变得必不可少。他们的设计要应对的问题是使产品的装配和制造与工厂流水线的速度和机械化相吻合。
此后,设计企业成为基础设施制造商阵营中活跃而起到促进作用的一分子,而工程师则引导一些公有或私营的项目进入了工业革命的下一个阶段。斯帕克著作的下半部分,涉及二战以后整个时期(1949-2013),追溯了后现代主义的形成以及设计对现代主义早期乌托邦主义的反应。
她接下来叙述了设计崛起的一个新高度,即成为20 世纪末消费文化系统中主要的创新者。经过与包豪斯(1919-1933) 的融合——包豪斯的原理与标准是20 世纪中期最重要的设计标准,其现代主义理想主义的教义对设计师们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包豪斯对机器制造的形式与建筑的要求遵循着他们“形式服从功能”的原理,以此奠定的基础对设计师们的挑战一直延续到20 世纪60 年代。借此,现代主义设计师们企图创造出一种标准,根据这个标准,精致美观的物品可以很容易地被制造出来,提供满足人们日常需求的价格合理的设计。这些现代主义设计师们将他们的作品视为工业化时代的消费者和贸易应当努力实现的美学典范。事实上,包豪斯经典作品——例如沃尔特·格罗皮乌斯的国际主义风格建筑、布劳耶椅以及李西斯基的版式设计和平面艺术——仍然是设计史中具有符号性的表征,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21 世纪这些作品变得很昂贵,成为收藏家们趋之若鹜的收购目标。
自20 世纪60 年代开始,设计向更广泛的商业与文化领域拓展它们的影响。冒险进入了更宽泛的视觉与材料风格界定的领域,例如服装设计、环境空间、虚拟与互动设计。斯帕克在她2004 年即该书的第二版中谈到,在为世界的社会、文化与经济环境建立公众可接受的视觉、材料与空间标准的过程中,设计与设计师起到了有益的作用。继而,设计专业不再需要迎合更广泛的社会需求与愿望,而成为有助于在制造、商业、消费范畴中创造出人们的审美欲望的事业。因此,设计师的活动带有了共谋性质,他们成了连接消费者与公司生产之间缺口的桥梁。设计行业的发展成为一种经过高度完善与提升的冒险,在引领20 世纪晚期快速发展的全球经济与文化的各个领域的时候,这种冒险体现出易于产生共鸣且在技术上具有灵活性的特质。此外,设计师的努力成为社会现象,进入国际领域为日常生活与普通人创造意义。设计从材料和视觉出发创造出多重意义,借此,使得该职业深深植根于多样化的指涉与文化意义,与此同时拓宽了它的全球吸引力。设计文化的角色的改变体现在无处不在的品牌以及诸如可口可乐之类的跨国公司的适应性、苹果产品的这种被制造出来的欲望,或是运动服装耐克的标识。知名的设计师与跨国公司大都通过在牛仔裤、短袖汗衫、鞋、包、帽子和内衣等产品上添加自己的名称与标识打造个体的身份。因此,设计为某一类希望将自己与穿着没有名气的品牌的人群区分开来的个体创造出了经济、文化层次。某一些特殊的品牌以及带有导向标识的产品反映出不同层次的、与知名设计师或著名的公司相关联的名望。在全球范围内,消费者们开始穿着设计产品,即时地向陌生人或旅行者传达出这样一种信号,即他们是某个好品位的全球知名品牌的用户。他们属于某个特殊的群体,满怀自豪地穿着自己的部落服装。
在她最近、也是该书的第三版本,关于21 世纪的前十年的陈述中,斯帕克指出了在宏观的全球文化与经济背景下设计与设计师身份的另一个重大转变。在她看来,设计的身份已经上升到了施主的位置,例如,越来越多地介入有关当下社会、生计以及地球的生态的问题。不同于20 世纪设计师室内装饰者、创新者和服装供应商的角色,今日的设计师自觉地意识到自己是强大的世界公民,他们具备了自信和必要的手段展示并参与某种共享的意识。设计不仅仅局限于创造更多的消费产品或制造出多重的身份,而是开始与理念相关。地球上的人们意识到我们所居住的星球是多么的脆弱,以及我们可以为它的可持续性发展做出贡献,设计有必要参与这个完善的过程。因此,它介入了生态问题,例如,创造出清晰的信息图像展示如何回收我们的日常垃圾。斯帕克宣称这个领域聚焦于社会的需求,借此使得视觉传达具有更强的互动性和包容性,并通过当代技术与虚拟企业拓展虚拟现实。目前,该专业延伸到不同的媒体,在实践中实现了跨学科,与不同的团队合作项目、参与计算机生成的社会互动并介入各种虚拟现实的实体。此外,通过持续整合特别的设计创造、创新、跨文化沟通以及国际交流,设计不断地改变着全球消费者以及商业景观。西方国家的这些举措已经扩展开来,涵盖了包括巴西、印度、新加坡和中国在内的新兴国家。斯帕克论及了进入了全球市场,设计师们正在改变世界经济平衡与消费者的电子商务交易现象。与此同时,民族设计团体在发展着他们自己的文化美学,这反映在他们于全球市场的成功。兼容了地方与全球的美学,带着国际化意识,演进产生了混合设计,或者说是“全球—本土”作品。斯帕克进一步推测认为,就如同英国和美国在20 世纪所经历的过程一样,这些新兴国家的设计师以及他们在设计中扮演的角色最终会获得影响力和权力。

结论
斯帕克在本书第三版的最后论述中宣称21 世纪的设计已经成为一个“变化的中介”,提供“形式功能”,传递多方面的信任系统、信息和价值并将其人格化,继而,现在的设计活动体现并传递了社会文化的内容。这个行业在建构今日的生活方式与我们的环境的充满生气的过程中是一种重要的生产方式,也是重要的参与者。另外,在历史学家的眼中,设计不仅有效地斡旋在跨国公司与国际消费模式之间,而且还作为21 世纪前10 年一股重要的人道主义力量赢得了全球的认同。

参考文献:
[1]http://fada.kingston.ac.uk/staff/penny_sparke/penny_sparke.php
[2] 朱利安·弗里曼(Julian Freeman),《艺术》(Art Book),13.2卷( 2006.5),第 57-58页。
[3] 彭妮· 斯帕克:《设计与文化导论:从1900 到今天》(第三版),劳特利奇出版社(Routledge),伦敦,2013。第二版,2004 年。第一版,1986 年。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