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米兰家具展:不能坐的椅子有什么用?

  • Update:2011-04-25
  • 博洛尼的蔡明
  • 来源: 新浪博客

 米兰家具展第二天,举着手机拍照拍到了椅子专区。有些惊艳图片已经在微博放过,这里系列地再放一些,结合着椅子聊聊设计。

椅子这个东西,是过去150年设计史的一个缩影,设计风格的改变、技术的发展,都在椅子上出现重要标志。以致于不管是建筑师还是设计师,但凡你想要青史留名,必须设计出至少一把经典椅子,用来证明你的地位。利特维尔德的红/蓝椅(风格派的代表作,一个开始是灰、白、黑,后来被利特维尔德用红、蓝、黄又涂制了一遍,拥有了惊人的美感),马特斯塔姆的悬臂椅(随便搜一下这个三个字,就知道现在60%办公商用椅的原型来自哪里了,上世纪20年代,那就是一个美妙的“弹性空中支架”),等等,都是以艺术品的身份被保留下来的。

椅子非常理性,是接触清醒状态的人类时间最长的家具(床接触的昏睡状态人类),所以是人体工学最广泛的实验基地。同时椅子也非常感性,不管简约华丽还是抒情,都可以在这个支撑物中得以表现。一个家里,要说床像亲人,完全接纳你,天天拥抱你,沙发像情侣,团在里边,暧昧亲昵,那椅子yaome是绅士,君子之交淡如水,要么是可近观但仍不可亵玩的风情女郎。

 

“用来坐的”,是椅子最重要的属性。那么实际不少设计型的椅子,坐着说不上太舒服,甚至像微博里的铁丝椅,没练过几年铁档功铁PP功,轻易不敢尝试。不能坐的椅子,本身是后现代的玩物。后现代本身就很批判,很个性,符合了人们解放的冲动。“不是不讲道德,而是反统一道德;不是否认真理,而是设定有许多真理的可能性”。所以后现代的椅子,实际是在刺痛人类的麻痹神经:“你早已忘了椅子的存在,忘了可以用来坐的椅子有多重要,我就偏做一个不能坐的椅子放你面前,你才会想起这件事。”

有点儿小孩撒娇的味道?差不多。设计师是世界上最躁动不安、最寻求灵感刺激的一群人。现代主义高大全,我看着腻歪了,就在它的边界四处晃悠晃悠。

绿植缠绕的环保椅,坐上去有要随植物长到云霄的感觉没?


意象的附着。你做一面绿植墙,这中植物那种植物,要么开得特好,要么几近枯萎,跟人们说,要注重环保啊,要注重绿化啊,我们的生活怎么能少了绿色呢?观众啪啪啪一鼓掌,该环保的环保,不关心的大概依旧不关心。把绿色的意象缠绕到生活具象物椅子上,味道一下就出来了。你觉得坐着其实有点别扭,但视觉和想象中使用起来的感觉又特别美好,就意识到绿植、绿色的清新效果原来非常不错。你未必会买这把椅子回去坐,但你可能会买回去摆起来,更可能在搭配别的家具时想起绿植的美妙。


不是恐怖片道具啊


解构主义是能给人强烈灵感刺激的。你想象着,从侧面根本没法看清一个女人脸的全部。但是解构主义阴谋家们,将女人另外半边脸的皮肤,啪,接到这半边,在一个平面上用画表现出来,这该多刺激。很多人看过一幅画吧,一个楼,绕着楼梯上去,兜了一圈,发现又回到起点,循环往复,悖论一样永无止境。这把椅子就给人这样的感觉。我当时拍椅子的时候,很想找个墙根,腾,拿一个大鼎,倒立过来看看这椅子现场什么颠倒效果。可惜身手远不如大学跳霹雳舞的时候了,只能拧着腰歪着脖子凑合看看。在电脑手机上倒过来,感觉就很好了。

石阶上最巨大的烛台


椅子、沙发,都特适合这种微观材质集合成宏观物质的手段。它对人的刺激在于:一下见着这把椅子,你的大脑永远忘不了这里有无数的蜡烛,但你的眼睛永远留有整体“椅子形状”的视觉残影。在这种自我矛盾的纠结中,设计师旁边开始偷乐了。当然,用什么微观材质来做,也很讲究。有意境的设计师,会把微观和宏观巧妙地结合起来。

缠着的当然不是蜘蛛网,而是柔滑的丝线。这意境很颓废很美,让人想起习惯一开始像蜘蛛网,后来就像钢丝绳。这么缠绕着,看起来是椅子的附着品,特轻柔,衬托出败落美。但一多观察,又像这些丝线成了主角,抢走了视觉和心灵的归宿。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