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巴文化传统符号与旅游工艺品设计的融合

  • Update:2014-10-09
  • 唐 丽
  • 来源: 《装饰》杂志第7期
内容摘要
本文分析了当前旅游工艺品设计存在的问题,认为传统地域文化符号在传承文化、彰显地域特色、保护传统工艺等方面具有深远的文化价值。把传统地域文化符号融入旅游工艺品创新设计中,是解决现存问题的有效途径之一。
关键词:传统符号、巴文化、特色工艺品、融合
*本文系重庆高等教育改革研究重点项目“产品设计专业‘项目导入式+校企联动式’实践教学模式的构建与实践”(项目编号:132068)及董顺伟主持重庆市涪陵区科技计划项目(应用技术研究与开发资金一般类)资助项目“乌江流域民俗特色文化旅游工艺品设计与开发新产品研发”(项目编号:FLKJ,2013ABB2102)。
 
地域文化是一个地区在历史行进中堆积、筛选的最能承载地域特色、人文精神、民俗风貌的结构体。随着我国旅游经济的深入发展,地域文化的推广成为一种必然。这实际上是经济的文化属性和文化的经济属性的交融。深入挖掘地域文化内涵,并且将其注入特色旅游工艺品的设计中,可以大大提高产品的文化价值,也可以大大提升产品在市场中的核心竞争力,同时也向外界传达着地域特征和地区民族的自信力。然而,在旅游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人们对旅游工艺品的开发与设计忽略了对地域文化符号的理解与运用,这样就形成了旅游工艺品缺乏个性,旅游工艺品毫无亮点的局面,从而使得本地域的民族特色、审美空间与意境缺位。笔者在此以巴文化传统符号作为着眼点,探索如何把浓郁的巴文化传统符号与特色旅游工艺品进行积极有效的融合。
 
一、巴文化传统符号的意蕴和价值
 
德国艺术史家威廉·沃林格在《抽象与移情》一书中写道 :“美化的本质在于其作品能够展示一个民族最本真、最明确的艺术取向。”[1] 传统文化符号是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的传播载体。巴人或巴族是中国古代西南及中南地区的一个族群。所谓“巴文化传统符号”是古代巴人创造的,由巴族工匠铸刻于青铜器具上的有象征性、抽象性、神秘性的一些文化符号,具有较强的图腾意蕴和文字色彩,是春秋战国时期遗留下来的一种神秘文化。
 
在长期的迁徙繁衍中,巴人选择白虎作为自己的民族图腾。层出不穷的考古发现证实了这一点,如虎钮錞于、虎形铜戈、虎形铜剑等。在巴式柳叶剑的剑叶上,布满虎斑形纹饰,在剑身近柄处,铸有虎斑纹。这些虎斑饰纹恰好深刻地反映了巴人在历史发展中形成的价值观。而且,这些虎斑饰纹也显示出较高的美学价值。多变的形态、细腻分明的纹路、凹凸有致的纹理、整体布局分布的连续性,都体现了远古巴人极高的锻造工艺。
 
巴文化传统符号由于独特的图形符号和文字色彩,具有很强的表现力。对其特质进行挖掘、提取、抽象与概括,形成概念元素,把它们融入旅游工艺品设计中,研发出能体现巴文化特征的主题式系列旅游工艺品,突出造型的独特性和形象的鲜明性,以及工艺品的观赏性与实用性的结合,注重工艺品的原创性设计,表里俱新、形质兼优的产品才能凸显地域特征。
 
二、巴渝文化符号的形与意
 
1. 虎钮錞于
 
虎钮錞于是远古巴人广泛使用的一种古老乐器。 (图 1)多为青铜制造,筒形,上圆下虚,顶有虎钮可悬挂,以物击而鸣,多与鼓配合,是古代祭祀、娱乐之器。虎钮錞于的出现也应对着巴人的生活,巴人不仅能征善战,而且能歌善舞。在战争期间,巴人金鼓齐鸣,昼夜驰骋。平日,巴人男耕女织,颂歌蹈舞,并且在舞蹈中融入战斗技巧的元素。虎钮錞于反映了巴人期盼和平,柔美细腻的情愫,能深刻地反映巴人尚美的精神追求。
 
 
1. 作者拍自重庆三峡博物馆
 
2. 柳叶剑
 
柳叶剑是巴文化中最具代表性的器物之一。其最早出现于商周时期,一直没有受到外来文化的影响。( 图 2) 柳叶剑本身简朴,完全表现了巴人顺应自然的生命哲学。在巴文化符号里面,柳叶剑象征着巴人英勇尚武、坚韧厚重、智慧灵动、阳刚英武的生命特征。
 
 
2. 作者拍自涪陵区博物馆
 
三、巴文化传统符号在特色工艺品设计中的融合
 
巴文化传统符号是巴地区历史四千多年传承和积淀下来的艺术形态,把巴文化符号融合到旅游工艺品设计当中,绝不是简单的复制和变异,而是从传统巴文化中提取设计视觉元素和审美形态,以现代的创新意识和工艺材料进行再创造。尤其需要设计者具有对巴文化和艺术有较深的认识和理解,对消费心理和现代市场需求的透彻认识与把握。在文化与民族传统的共存中构建“根意识”,寻找全新的本土文化,把文化融入旅游工艺品中,增加旅游工艺品的文化含量,提升其文化品位,改变传统工艺品产业的价值链,提升传统产品的市场价值,巴文化传统符号与旅游工艺品设计的融合需要对巴传统文化符号的创新融合。就此,笔者做了如下思考 :
 
1. 外在形元素与特色工艺品设计中的融合
 
(1)形的提取与抽象
形指产品的形态,即物体外形和神态的结合。工艺品是一定的形态存在,供消费者选择,但工艺品形态的价值不仅仅在于它的自然材质属性,更重要的是它的形式感所传递的文化内涵。从传统符号中对形进行提炼,必须立足于对原型的分解、简化和艺术加工。从巴文化传统符号原型中提取出某种形态符号,加以简化和抽象,并将提炼抽象后的符号作为设计元素融入旅游工艺品设计中。例如,对虎钮錞于和柳叶剑复杂的外形进行删繁就简,在规整特征的基础上运用点、线、面的构成语言,进行有变化的、生动的、富有个性的归纳,更加突出其外形特征。在保留传统造型特点的基础上,进行二次适度抽象夸张,强调二次的原创性。使形更为个性化,更富地域特色。如图 3 运用简洁的直线、凹凸线、虚实线高度概括出虎钮錞于和柳叶剑的主要特征,准确地将英勇威猛的精神气质表现出来,形成独特的视觉形象,进而使人们加深对它们的文化理解。
 
 
3. 基础形提取图样(以此作为设计的图样资料库)
 
(2)对“形”元素进行打散与分解,采用现代再构的设计理念重组
打散与重组是指将传统文化符号的构成体系进行打散、分解,再根据时代的审美意识,进行异位、拼接、重新排列和组合,从而创造出新的秩序和关系,形成新的图形视觉语言。这些分解与重组并非简单机械的组合与拼接,也不是断章取义、望文生义式的堆砌与罗列,而是在充分理解符号本身内涵的前提下,重新进行有机的整合。打散构成的方法很关键的一点是,将原形分解后对形象进行变异转换,使之产生新形。变异、转换是图形的再设计过程。[2] 在工艺品设计中应用这一方法,探索传统文化符号新的表现形式,不仅可以抽取出传统文化符号最有特征的设计元素,还能将设计元素进行再次排列和组合以获得新的视觉效果。比如,我们在对虎钮錞于和柳叶剑的形的提炼和概括的基础之上,进行有创造性的打散与重组。运用现代再构的设计理念,对形再次延伸、变异、转换,进一步加以塑造。
 
我们以此理念和方法设计的“主题首饰”系列作品(图 4,耳环、项链、手链等),以虎钮錞于和柳叶剑为设计元素,融入巴文化中的白虎纹样,运用现代再构设计理念,使用现代镂空技术工艺,传达出极具巴文化的阳刚、英武、勇敢、朴素的精神气质。
 
 
4.“主题首饰”系列设计
 
(3)直接或简化使用纹样
传统纹样元素体现地域文化内涵,是工艺品设计的点睛之笔。除了直接引用传统纹样,还可以用现代的各种表现手法(简化或夸张、有序或无序、均匀或渐变)来处理虎钮錞于和柳叶剑中的传统纹样,如虎斑纹、手纹、花瓣纹、蛙纹、草木纹等,在挂包、饰品、器皿等工艺品上不对称地、无序地设计一些简化的轮廓纹样。夸张造型与简化纹样巧妙组合,摒弃了华丽的元素和讨巧的精美装饰,形成独特的视觉语言,有意无意间体现了特色工艺品的地域文化特征。
 
2. 内在情感元素与特色旅游工艺品设计的融合
 
巴文化传统符号是巴人对生活美的诉求的浓缩,是对生活的归纳。它有着独特的地域文化内涵,呈现出巴人远古的生活状貌,传达出巴人先民的朴素审美情怀。从视觉上讲,这些传统符号的外形具有很高的审美意义 ;从神韵上讲,这些传统符号的内在蕴藉着丰富的民族特性、神秘的宗教意义、朴素的哲学观念。
 
虎钮錞于和柳叶剑寄寓着巴人先祖在历史的迁徙繁衍中,生生不息的对美的诉求。虎钮錞于和柳叶剑的美学价值存在于形神兼备。形存在于外形的简单、对称、朴素。在这样的形的背后,隐藏着巴人务实、淳朴、坚实的品格特征,也浓缩了巴人尚美、果敢、刚毅的生命热情。这也就是二者的神。在特色旅游工艺品的设计中,我们就是要提取其形,锻造其神。设计者可以通过造型、色彩、纹样、材质等多种形式来反映。这个设计过程不是简单的复制与再现,而是需要设计者运用现代的概念和方法,通过现代设计语言(非对称式、解构与重构等设计语言),以现代设计理念(简约、朴素)为前提,对外在形式元素进行提炼加工,用现代视角重新设计组合,以此来深刻传达出工艺品的内在情感,做到神似大于形似,让人感觉到巴人的地域文化和巴民族气息。
 
从消费者的消费心理来看,现代人在忙碌的工作和繁复的生活中,也渴望用外物来寄托和承载精神诉求。人们渴望回归简朴,渴望精神的昂扬。对于这些精神需求,我们完全可以通过在特色工艺品的设计中融入传统文化符号来实现。虎钮錞于和柳叶剑上的传统文化符号,本身就是巴人在历史的演进过程中,把对生活的理解、对情感的解释、对未来的祈祷进行提炼概括出来的。在特色工艺品的设计中,把现代人的心灵需求与这些传统文化符号相融合,实际上赋予了旅游工艺品独特的生命力和饱满精神气质。
 
结语
 
将地域传统文化符号融合到现代特色旅游工艺品设计中,必须深刻理解传统文化符号的文化意蕴,理解其包含的地域特征、历史演变、民俗风情。在此基础上用现代的审美眼光进行观察,不是模仿,不是重复,也不是简单的组合与复制,而是用原创的形式来为传统文化艺术注入新的内涵与灵动的生命力,更是在传承传统与开创时代艺术之间的一次平衡。古为今用,实现既承继民族传统的审美情感,又凝聚现代审美艺术的品格。笔者撰文的目的在于抛砖引玉,总结实践经验,让现代旅游工艺品设计中出现更多熟悉而又新颖的传统文化符号,使之成为人们情感体验的源泉,从而营造具有地域特色的现代特色旅游工艺品,开辟具有时代精神的地域文化风貌的创新之路。
 
注释:
[1](英)大卫•布莱特 :《装饰新思维——视觉艺术中的愉悦和意识形态》,江苏美术出版社,南京,2006,导论,第1页。
[2] 陈原川 :《中国元素设计》,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北京,2010,第 48 页。
 
参考文献:
[1] 曾超:《巴人尚武精神研究》, 中国教育文化出版社,北京,2006,第 136-138 页。
[2] 陈原川 :《中国元素设计》,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北京,2010,第 42-47 页。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