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杂志,《装饰》杂志社,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www.izhsh.com.cn

芝加哥的发现:1893年与1933年芝加哥世博会考察

  • Update:2010-04-28
  • 李云
  • 来源: 《装饰》杂志

二、野生的洋葱与工业化的奇迹

在19世纪末的美国人看来,芝加哥能获得1893年世博会的主办权是很意外的事情。它的竞争对手中,纽约是美国的经济文化中心,华盛顿是政治中心,而芝加哥在1833年的时候才算刚建立了城镇,它又有什么优势,能够击败这两个竞争对手,这须从它的历史说起。

芝加哥位于美国中部,密歇根湖西岸,其名字来源于印第安语,意思是野生的洋葱,也有顽强生命力的意思,后来一系列的波折使这个名字显得非常相称。在19世纪初的时候,这里是对抗印第安人的城堡,后被这些土著居民踏为平地。直到1830年左右,芝加哥还只是一个主要跟印第安人做皮毛生意的边陲小镇,居民不到100户,直到他们凑足大笔金钱与部落首领达成交易,换取了和平,才搭上了工业化的发展快车。

“在19世纪下半叶的所有工业化世界里,芝加哥的地理位置最具优势。” 它位于整个美国地理区位的中心,在其东部是传统的发达地区,西部还尚是一片蛮荒之地,因此是疏通美国各区域经济的枢纽。借着西进运动的顺风,它只用了不足半个世纪的时间,成为当时世界最大的铁路中心之一。世博会举办前,从城市发散出去的铁路线就有四五十条,每天出入的火车有850辆。随着铁路的修建和物资的中转,芝加哥地区的经济很难不发生跃进。1850年的时候,全市人口有3万,1880年迅速到了50多万,到1890年时则是100万,10年之后已经成了世界第五大城市,人口达到了200万。 在基础设施方面,它拥有1400家旅馆、465个教堂、24家日报社、3所大学、1个交响乐团,大街上都是煤气灯照明,几乎所有高层建筑都安装有电梯。 因此,芝加哥完全具备申办世博会的实力,欠缺的只是申办的资历和声誉。

最后的竞争在纽约和芝加哥之间展开,纽约人根本不把这暴发户对手放在眼里,在《纽约太阳报》上就有这样讥讽:“难道芝加哥人的外套上是三个口袋,一个装手表,一个装钱包,还有一个放大刀或左轮手枪?” 他们眼中的芝加哥还是舞刀弄枪的狂野西部。当时,纽约通过募捐已经获取了500万美元的保证金,在中央公园划出了一片地作为园区,一派成竹在胸的姿态。但最终国会还是选择了芝加哥,这样的结果不应仅仅归结于市政府的积极斡旋,除了芝加哥具备的硬件实力外,它还有纽约没有的一种气质——蓬勃的青春活力,它是当时新兴城市的一个典型。社会结构不稳定,人口频繁流动,再加上1873年几乎把整个城市燃烧殆尽的大火,看起来整个城市的心态都不够成熟稳重,但反过来看,这也是一种能动的生命力。

还有一层原因是,1893年时,芝加哥在美国的地位与美国在整个世界的地位很相似,都是第二次工业革命之后的新兴力量,都需要展现自己的机会,世博会在这里举办有一定的代表性。它是芝加哥的成年礼,也是美国的成年礼。

1 2 3 4 5 6 7 8

评论

暂无评论!
填写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没有用户名?
[发言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